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80、与其虚度一场,也要不负勇往

280、与其虚度一场,也要不负勇往

  说是来了七八个人暗杀制造混乱,但完全可能有个别漏网之鱼!

  白浩南哪怕只有一条腿,依旧能够弹跳起来,转身一把抱住了庄沉香,另一只手揽住后面满面吃惊的粟米儿,几乎是本能的挡住了这对儿母女。

  口中不顾一切的大喊:“开枪!叫屋顶开枪啊!”

  这时候哪里还在乎风度,在乎礼仪,周围已经乱作一团!

  因为感觉来偷袭制造混乱的枪手已经被干掉,所以两支连队没有到球场边展示肌肉,亲民活动肯定想尽可能掩藏暴力和凶残的狰狞一面,所以枪支什么的也尽量不要出现,连白浩南他们所有的长枪都集中在途锐车上,留了俩行动队员在外围看守,现场其他人身上最多带着手枪,而且还仅限于庄沉香和白浩南的这几名贴身护卫。

  但远处却还有人带着长枪,那几个被白浩南一开始就要求携带SVD登上周围建筑屋顶作为高点观察手的军人,当白浩南他们在枪战的时候,这几个军人已经爬上屋顶开始做准备,一点没派上用场,后来也就索性让他们留在高处观察全场了,以前还在国内打职业联赛的时候,那种几万人的体育场高点,白浩南就曾经看见过狙击手,从未摸过枪的他早就跟警花什么的好奇搭讪过,别人说是在那里可以俯瞰全场,观察任何有可能出事的地方,只要有反恐要求就会安排这样的枪手。

  现在就当是演习吧,所以白浩南坐在中间还似模似样的拿过对讲机对高点枪手们讨论过几句,现在自然就是吼给他们听的,阿哩确实灵活,几乎和白浩南同时动,拔出手枪一个迈步跳到白浩南身后遮挡,手中抓着对讲机同样高喊:“开枪!开枪啊……”

  枪声其实和白浩南的动作是同步的,白浩南看见过的那是特警,能不能开枪打人是要请示汇报的,这里是军人,而且是刚从战场上拉过来的军人,根本就没有脱离战场的觉悟,甚至都没想过开枪是不是会误伤周围的人,从看见对方兜里摸出来手枪,已经接二连三的调整瞄准,然后扣动了扳机!

  那个刚刚冲出来不到十米远的男人孤零零的站在场地中间的空地上,啪啪啪,跟电影里面胸口衣服下面装满血袋炸开一样,猛然绽开好多血花!

  SVD其实是前苏联设计制造的一种半自动狙击步枪,用欧美国家的眼光来看,很不精准,但是在现在大约各个方向都不过两百米内的距离上,只要不是变态到警方狙击手那种要求一枪毙命,必须打中什么中枢神经的要求,军方狙击手的态度从来都是撂倒成功,而且一枪接一枪打到不能动为止!

  如果是白浩南他们这样平视开枪,真的不可避免会有误伤后面人的可能性,恰好是这些屋顶斜着往下打的枪手,不考虑跳弹的问题,这是最安全的角度。

  全场数千人在短暂的惊慌失措后,就这样看着那个男人被打得浑身抖动的委顿倒地!

  可能其他地方的普通老百姓第一时间早就炸锅了乱成一团,但别忘了这里曾经三天两头都能看见街头枪战,首府那边来的人也司空见惯,所以眼光都看见呢。

  然后一起屏住呼吸,看见那个男人左手掌滚出来个黑黢黢的铁疙瘩,手雷!

  所有本地人都能懂行的立刻看他手指,看那大拇指上挂着铁丝拉环,已经被拉开了!

  去掉这保险环以后的手雷就在地上骨碌碌的不规则滚了几下,几乎是所有人惊慌失措的眼睁睁看着在场地中央嘭一声闷响!

  白浩南的屁股就是这么挨了个弹片的。

  通常这种美制进攻手雷的爆炸范围是五到十米,但实际上能飞出去五十米以上,宽度就有五六十米的停车场中央给炸了个小坑,周围如同仙女撒花般,有二三十号人被弹片迸射到!

  而且基本都是和庄沉香坐在一排的这边大佬,能够享受到庄沉香这样被肉盾挡住的几乎没有,阿哩正在扭身呼叫,所以身侧也被弹片打中,他丝毫不顾自己的手臂跟肩头都在流血,懊恼不已没能把老板全身都挡住!

  阿瑟是个头太小,那混乱的刹那根本被白浩南的大动作遮挡,甚至还拔出手枪挡在了庄沉香的背后,以为是跟阿哩前后保护呢,现在倒机灵的马上掏出兜里的小急救包,扯出里面的药棉纱布要帮白浩南止血包扎。

  腿上被咬了一口的火辣辣还没消除,感觉屁股上又尖酸刻薄的钉着什么,白浩南还摸了下自己的后背和后脑勺,气得都笑了:“卧槽……叫卫生兵!卫生兵……我特么今天早上真的该拜了菩萨再出门!”

  被他揽在怀里的粟米儿尖叫着连忙探头看,比白浩南还惊慌的检查其他部位,倒是庄沉香笑眯眯的缩在塑料椅子上,眼神从甜蜜到坚定:“你是第一个不顾一切都要挡在我身前的男人,谢谢你,谢谢……”说着伸手推到白浩南的肩头,扶着他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转头看了看,看到那边已经开到场地边的那辆大喇叭皮卡车,洒脱的迈步过去,白浩南连忙伸手推阿瑟:“快!跟过去帮忙,米儿,去帮你妈!”

  从后面挤上来的宋娜和阿威连忙想接班!

  粟米儿抬头看了看,庄沉香那几个反应还是慢点的女保镖终于跟上去,和秘书助理们一起簇拥着庄沉香,可能以为她要撤离,却没想到庄沉香探头到皮卡车里拉出了包着红布的麦克风,之前车上宣读比赛事项的麦克风,自己抓着货厢挡板被保镖勤务兵们推上去,就站在挡板边缘尽量高一些:“安静!请大家安静……我在这里!这是来暗杀我的!来破坏我们这个特区新城安宁的恐怖分子!但是我还是在这里,我!庄沉香,以前的三小姐,现在缅奠北部特区第一任行政长官,我会在这里一直看到球赛结束,并且向大家保证,我绝对不会向恐怖屈服,我们整座特区新城都不会因此停下我们和平建设的脚步……”

  粟米儿已经确认白浩南真的只有屁股上被弹片钉了,甚至想立刻撕开那浸着鲜血的裤裆口子检查白浩南的伤口,被白浩南捂住了:“小姑奶奶!好歹等到卫生兵……”

  嘉桂手忙脚乱的背着医药箱挤到前面来,本来想全面看看周围情况,被粟米儿和阿威一起抓住:“快!快先给他止血!”

  卫生兵还是被权贵压制了,快速检查后判断这还不算什么,直接撕开点裤子挟出没有深入的弹片就行,毕竟白浩南那屁股上的肉锻炼得不是一般紧扎,当初砍刀都咬得住,简单的消毒止血以后完事儿,但其他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有几个可能需要动手术才能取出深入躯干的小弹片,不致命但也很麻烦,最主要还是怕感染,这都不是卫生兵现场能做的事情。

  好在她经验也还算丰富,快速区分以后先往这城里面……小诊所倒是有两个,但做能做野战手术的恐怕都在战线军营那边,还是白浩南机灵,指本来就对足球不怎么感兴趣,和宋娜她们坐在后面的阿威:“问他,马上从溙国军营那边看能不能请个军医过来动手术,不行再叫我们的军医回来。”

  阿哩混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口,还是阿瑟帮他包扎的,提着拔出来的手枪警惕着左右担心还有袭击者,是白浩南低声叫他跟阿瑟都把枪收起来,明显能看见有扛着摄像机和单反相机的人士走进场子里面来。

  庄沉香已经非常善于利用这种局面,就像当初天龙老和尚利用白浩南救阿依的事件来宣扬佛法一样,现在庄沉香清晰的谴责恐怖袭击,谴责这种破坏大家安宁生活的阴险用心:“我们这里已经平静了快两个月,犯罪率几乎等于零,没有枪击案,没有毒品贩卖,没有恶性犯罪,这样的生活我们几乎从来没有享受过,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新的城市规划已经公示在了城区大道上,这里将变成一个超过五十万人口的新型现代化城市,我们会有公共汽车,会有学校、医院、足球场,我们能够自由的到首都去旅游,办理护照出国去增长见识,这一切都是以前我们从来想都不敢想的生活,很快我们就能拥有了,但是有人却想来破坏……”

  和平地区习以为常的公共设施,在这里却显得那么珍贵遥远。

  不得不说庄沉香描绘的远景确实让在场的本地人非常向往,对于那些投资商、游客,甚至国际组织工作人员又觉得非常振奋,掌声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就热烈响起来,庄沉香抓住了这个机会指挥皮卡车载着她慢慢驶向场地中央,经过了受伤的这些人慰问他们,又请场上刚刚才还在踢球,被爆炸还是吓得有点吃惊的溙国僧人们一起来为袭击者超度念经:“这是个可悲的袭击者,这些试图破坏社会安定的人都是可悲者,他们看不清历史发展的轨迹,看不到民心所向,看不到这是整个缅北地区所有老百姓的渴望,对和平的向往,我再次呼吁所有北部区域的各族民众,放下手里的枪支武器,到新特区来!无论你以前做过什么,属于什么派别,是否被政府认可获得过身份地位,只要愿意努力工作,遵纪守法,新特区都能够给你一个崭新的身份,我们一起建造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现代化城市……”

  掌声几乎就没有停过,甚至有些人不由自主的仰头对着那个慷慨激昂的女长官发出了欢呼尖叫,不少人更是成群结队的涌上去,围在皮卡车周围,使劲挥舞手臂高喊建设新特区的口号。

  白浩南因为屁股有伤,一条腿又不能支撑,只好挂在阿威身上,有点呆呆的看着眼前打了鸡血一般的场面,终于承认邱泽东说得是有些道理,庄沉香确实是个发动民众,带动民心的高手,大多数人真的是很容易被煽动的傻子。

  自己怎么可能是这块料,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心里发憷,还是足球最亲密。

  但这个场景肯定非常深刻的留在了许多人脑海里,这就好像是个对比,是个提醒,提醒大家其实战乱随时可能到来,如果不竭尽全力支持庄沉香,不团结在她周围来努力的话,现在看似走上正轨的生活瞬间就能回到以前无处不在的恐惧当中去,哪怕就是那些利益阶层,在这个没有黄赌毒,却立刻引来了很多中国投资商的环境里,他们比普通民众有了更多机会,最主要是获得了一个成为正式公民的机会,类似于洗白自己身份的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呢,真要在那些匪窝一样的环境里面刀口舔血一辈子么?

  更重要的是现场这些摄影摄像的媒体宣传,如果说白浩南之前面对那几具尸体做法事的时候庄沉香还有点遗憾自己的镜头们不在,现在还不知道抓住机会那就太不符合她的风格了,这将是新的一波针对北部地区所有民众的心理攻势。

  一直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庄沉香都还兴奋的在给各方打电话,谈论今天的足球赛,今天的两起针对自己袭击,以及从阵地上传来的对军营偷袭,这一切都证明那些反政府武装是多么恐惧自己的发展,这才是能够解决战乱状况的最佳思路。

  白浩南觉得她也像个搞传销的在忽悠各种掏钱的客户,瘸着腿招呼宋娜阿依她们坐下来喝茶,牵牛他们还是第一次经历爆炸,亲眼目睹开枪射杀,再加上之前那几具尸体,有点惊魂未定,来到这行政长官不怎么高档豪华的官邸也心神不宁,所以干脆一起叫过来做做客吃个饭,如果觉得有点担心,也可以先各自回国了。

  粟米儿连忙摆出女主人的模样忙前跑后,庄沉香可能看见女儿的举动,刚放下电话准备参与下,她的电话又响起来,然后有点出人意料的接听之后挂掉起身:“建国,留下米儿招待你的朋友,我们要马上前往战区军营,洪登中将已经得知我们被恐怖袭击的事件,同时也对你提出来的雨季攻势非常感兴趣,要求马上到前线指挥部一起开会,也是对昨天成功阻止敌军偷袭进行表彰!”

  看来若温少将说白浩南在军队发展会很有前途,这眼光确实没得说!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