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77、三十六计,居家伴侣

277、三十六计,居家伴侣

  白浩南叫了李海舟带人下来看着这个明显跟他同类的家伙,自己立刻回头点起人手就返回小镇,不,现在的特区首府。

  翁莱少校表示他会要求正在回来的连队分一个也直接返回城区。

  庄沉香在电话里面倒是挺沉稳:“我跟米儿不下楼就行了,今天上午也停止接待其他不认识的人手,把武装卫队放到一楼防止硬冲,你路上小心点儿注意安全。”

  白浩南本来打算带上于嘉理她们直接送回国的,这姑娘比他还理智:“我的事情还没办完,不可能半途而废的回国,那么你认为现在是这个兵营安全,还是那位庄大妈的新农村建设小区安全?去吧去吧,镇定点,既然你已经得到风声那就占取了主动,我还要等着考察摄制组回来呢,不会随便离开这个院子的,正好休息下,昨晚儿累着了,你晚上要回来吧?等你啊!”

  白浩南忽然有点理解为啥有些中年男人一听老婆说晚上要那啥反而想请假了!

  主要还是特区首府现在只有大约一个连队的战斗人员,而且为了不制造武装气氛,都尽量在兵营和几个防守点不外出,防御足有十多公里长度公路沿线的各种乱糟糟新城建设区域,难度不小。

  那个姓宋的俘虏说他也不认识去特区首府办事的那帮人,现在基本都是来自各邦的武装人员集中在那个前主席的镇子上,决定去那边暗杀或者生事的那帮人都是另外邦的,这已经接近于搞恐怖袭击了,所以他内心还是有点不认同。

  前沿军营也处在风声鹤唳的时候,所以白浩南只带了二十来个行动队员跟自己分乘几辆车过去,还顺便叫上了嘉桂带急救箱同路,路上反复担心会不会晚到一步到处血流成河,亲自开车的他差点把后面几辆破皮卡都甩掉了,结果赶到那个查扣武装枪械的三岔路口时,发现事情正在变成另一个方向。

  本来就比他提前十多二十公里折返过来的那个连队也刚刚到,乱糟糟的军人们正满脸好奇的看着大变样新城街道下车,而整条街道上现在已经到处都是三四个一组的武装军人,在到处检查搜身!

  除了那种明显看起来肥头大耳营养过剩的中国来商人、游客,其他所有当地人或者看起来比较健壮结识的男性,甚至各种女性,都会被搜身!

  为了这个还专门把之前配备给庄沉香的所有女保镖、勤务兵都分出来协助。

  这么严防死守是没错,但据说有七八个人的这支作乱小组潜入以后不是得被吓住,夜长梦多搞出更多事情来岂不更让人头疼?

  想想七八支突击步枪的杀伤力,白浩南现在知道这种武装分子面对平民有多大的危害了。

  现在当然就不用交出枪械,借着前面连队正在整队,白浩南靠在那水泥小碉堡一样的检查室外面给庄沉香打电话,那边也很无奈:“你说你这个消息很确切,我能做的就只有这样,还刚刚让他们把电喇叭装到皮卡车上,准备安排到街上公开宣布下发生了什么事情,请大家不要大惊小怪的破坏了投资气氛!”

  白浩南点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自己原本在想这种鸡贼的路数,没想到别人已经搞出来,说得难听这叫恐怖袭击,但他却认为如果敌我双方把战场扩大到这个层面,总不能不要脸的说自己过去这么搞就不是恐怖袭击吧,所以应该叫骚扰,制造恐慌气氛,这才是对新成立正在招揽各方投资还有民众信任的特区最大威胁。

  正好这个时候就转头看见道旁高大的树荫下已经悄然成型的小天龙寺!

  虽然是个分店,但白浩南看了第一眼就下意识的觉得应该叫小天龙寺,和溙国那个大殿感觉是缩小了好几倍,只能容纳几十人的佛堂大殿里面还在做内部装饰,但建筑框架屋顶都已经弄好,一尊三四米高的大佛俨然成型,周围的白色佛塔更像是天龙寺最著名的金佛塔缩小版,甚至连帐篷里面的和尚都是迷你版的配备,十来个坐在里面念经,热带地区最不缺的浓密连天大树下,可能是平整出?br/>-----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匆院笮藿ǚ鹛玫目盏厣希父瞿昵崛苏谔咔颍邢敢豢矗诒呱系那EU酒鹕恚闷娴纳斐げ弊庸劭凑獗叱啥拥奈渥熬耍吹秸饫锏氖熳笥依锩婵峙禄姑豢醇饷炊嘈钩∶姘伞?br/>

  远远的似乎看了白浩南,立刻使劲挥手,一瘸一拐的朝着这边来了,那几个踢球的年轻人转头,也连忙朝这边跑,白浩南心里忽然一动,对电话那头的庄沉香出主意:“那就来个引蛇出洞?既然是针对你的,找不到你就制造爆炸的话,我们就帮他们知道你在哪里,哪里的人最多!”

  庄沉香还没白浩南这么娴熟三十六计:“啊?让我当诱饵?”

  白浩南已经在给牵牛他们招手了:“骗人嘛,立刻安排你刚才说那皮卡车巡街,你准备下词儿,就说为了庆祝什么什么的,在……在以前那个赌场背后停车场,镇上最大那个停车场晚上天黑前举行一场足球赛,欢迎所有人去看比赛,现场送什么或者抽奖,总之把人全都吸引集中过去,说你也要在现场剪彩讲话,他们肯定就会去了!”

  庄沉香有点迟疑:“行么?他们可是来生事的,遇见这种情况我们不是应该尽量把人疏散些么?”

  不太懂这种事情处理的白浩南按照自己思路无奈:“就这么屁大个地方,能把人疏散到哪里去?就这么办!我说了算!”

  庄沉香还笑得出来:“哟,不错啊,现在有点领军的气派了,行!听男人的,你保证安全啊。”

  挂了电话白浩南迎上被扶过来的牵牛:“怎么样,待在这里觉得无聊么?”

  阿哩和阿瑟也混在这几个年轻人中间,现在满头大汗的有点吃惊。

  牵牛嘿嘿笑:“我才第一次出国,怎么感觉就来了乡下,不过还行,吃好喝好寺庙里面也挺好玩的,我还跟他们去过一次溙国呢,这一趟出来就走了仨国家!”

  白浩南也哈哈笑,把自己的意图讲了,特别把阿哩和阿瑟叫过来:“我是觉得你俩练球绝对能出点效果才让你们留在这边的,现在有事情正好,你俩立刻去办公楼领对讲机,频道还是我们用那个,然后去停车场周围的楼顶上找好伏击监视的位置,把行动队带十个人过去,你们先藏在那边,有任何情况先下手或者联系我都行!”

  俩少年立刻点头转身,还得去那小碉堡里面把自己的枪械领出来,这又提醒了白浩南,到旁边已经列队的连队里,把配备的五六个携带SVD狙击步枪的枪手要了,让他们跟少年走,这连队就不用过去了,主要负责把这一带的野外山头把守住,这唯一的三岔路口卡着公路收缴武器是没问题,但对方只要有心,绕着从山上翻进来,那就没辙了,所以连队洒开来主要是防止对方拿了轻武器在街道上直接突突突,七八个人面对手无寸铁的人群还是能带来很大杀伤的。

  牵牛看白浩南头头是道的安排周围人,特别是军人都立刻敬礼执行,羡慕得不敢随便说话,直到白浩南又在沉思还有什么漏洞才小声:“你看起来有点老陈以前带着我们的味道了,所有人都听你的,真牛逼!”

  白浩南抬头对发小笑,想伸手揽住他肩膀的,看着旁边成队经过的军人还是忍住了:“有点危险,你就待在寺庙里……庙里也不安全。”

  牵牛不满:“卧槽,我什么时候成了累赘包袱,不过就是半月板磨掉了,我还能上场踢球呢,一瘸一拐是这样就不会感到疼!”

  白浩南心疼:“好了,我知道你能,我特么是看多太多死人,舍不得你出事儿,那行,还是你带着两边假装打比赛,你来当教练兼裁判带队安排,球衣本来就准备了的吧……都来了,我跟你们把事情一起安排下。”

  小跑着过来的粉红色袍子不是宋娜还有谁,阿依在后面有点跌跌撞撞的:“龙毗!等我……”

  宋娜气喘吁吁:“有事情?”还是没忍住,伸手帮白浩南身上的军装衣领整理了下。

  牵牛对白浩南和尼姑的互动有点吃惊,特别是他最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近一直跟着于嘉理那边做事呢,白浩南泰然的接受了,等阿依一头扑进他腰上抱着才把事情解释了:“不能把你们留在这里,连庙里的工人都走,顺便过去搭建个球门,我的思路是把所有人都吸引过去,这样这几个人也必须过去,我们就比较容易逮到他们了。”

  正说呢,果然一辆架着大喇叭的皮卡车顺着马路慢慢开过来,宣布为了庆祝佛寺在特区首府建立,举行军民球队对佛教僧人球队,欢迎所有居民前往看球,可以抽奖,可以下注!

  显然听见的路人一个个脸上顿时意动,立刻又朝着那边走的。

  对于完全封禁了黄赌毒的本地人来说,难免少了点耍事,牵牛都说最近每天他们在路边踢球都有好多无聊的当地人看热闹,现在这样肯定能吸引好多人过去。

  白浩南看看自己手腕上的表已经过了中午两点,对远处探头探脑的阿威招手,一群人干脆就先过去,只是宋娜对白浩南要送她们去办公楼里面躲避下摇头:“佛祖会保佑龙毗和我们的,既然说了是佛教僧人球队,我们就应该站在场边和龙毗一起战斗,这也是我们来到这里宣扬佛法的目的。”

  白浩南就不劝说了,在自己身边也确实会比较安全,和宋娜挤在副驾驶的阿依探头嘻嘻嘻,对白浩南身上脏兮兮的军装都好奇:“你是参军了么,一大早就这么脏,还有血迹,很危险么?阿达呢,怎么不带它来跟我玩啊。”

  后面的阿威主要心疼:“非要你去么,上战场的事情就让别人去啊,你知道我每天要特别给你念多少次平安祈愿经么?”后面带着埋怨甚至有点嗔意的口吻,肯定听得牵牛浑身起鸡皮疙瘩,连宋娜都赶紧抱了阿依躲在车窗边对白浩南悄悄做鬼脸。

  白浩南倒是越发的心态平和,特别是对这种真心诚意的关爱,伸手到后面拍拍阿威的僧袍:“辛苦你了,怎么样,这几天忙过了我可能才会有时间偶尔来城里,寺庙立起来你们就先回国去好不好?”

  仨光头都使劲摇头,宋娜还代表了:“这里更有修行的意思,看着我们引导不信佛的人跟随佛祖,很有成就感。”

  白浩南好奇真的有人信佛么,居然还不少,只不过中国商人游客们时不时登门要求鉴定手里盘的珠子跟佛牌是不是正宗,让僧侣们有点头疼。

  进了镇子又感觉几天不见换新不少,阿依正在悄悄给白浩南军衣上抹掉泥块,他想起来靠路边停下指挥其他车先走,给庄沉香打个电话:“把我的普通衬衫和夹克拿一套,叫彭妈送到院子门口就行,我待会儿穿着军装可能有点打眼。”

  挂了电话,车厢里面气氛就稍微凝固下,心思一直在如何才能揪出这几个家伙上的白浩南是真没想到会有什么含义的,但在宋娜和阿威这样的耳中听来肯定有区别,连阿依都感觉到气氛变化,悄悄左右看,专心思索的白浩南忽然察觉安静,使劲挠头准备解释几句的时候,外面一个灰扑扑的身影忽然敲车窗,转头一看,穿着家里仆人普通衣裳却一脸灿烂笑容的不是粟米儿还有谁。

  白浩南也笑了,放下车窗让牵牛给打开门先上来,粟米儿对俩尼姑还很亲热:“嘻嘻又有两天没去寺庙了,这两天特别忙,听说他那边打得很激烈!”

  军营的情况照例每天都有给庄沉香汇报的,粟米儿得到的信息肯定很详尽,宋娜连忙回应:“我们一直在全力建设寺庙,这种安宁都是前线战斗换来的,真不知道很激烈么?”

  阿威更紧张,所以白浩南一边罩上便服外套,一边顺口讲了下昨天夜里的战斗,当然是前半夜的。

  车厢里面听得惊叹连连,宋娜得忍住伸手的冲动,之后重新启动的越野车前行刚要转向面馆那边靠近赌场区域,白浩南忽然瞥见街对面那家餐馆,当初庄沉香曾经请于嘉理她们用餐的那家野味餐馆里面,靠墙桌子边忽然有个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这辆途锐!

  那种眼神是绝对的不友好!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