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74、铁血时光里最柔软的挥霍

274、铁血时光里最柔软的挥霍

  于嘉理突如其来的不顾一切肯定有来由,畅快淋漓以后紧紧抱住白浩南的声音都好像是从云端飘过来的:“你离开桂西的时候,我就说过,如果我们有再重逢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审视我对你的感情,是傻乎乎的迷恋,还是精明的算计……”

  只想抽根事后烟的白浩南靠在床头,拉了枕头稍微垫一下,隐约觉得这最后两句好像在影射谁,不过这会儿男人的脑子里一般都是蝌蚪状的东西,哪怕是贤者时间也更在意各种触感,低头审视怀里姑娘的身姿,真是多一分觉得胖,少一分又失了韵味的感受,他又有点来劲了。

  但女人这时更容易感慨些:“可今天你突然带着人冲进黑夜,我坐在那就六神无主了,远处的枪声爆炸声密集响起的时,我心里面忽然说不出的后悔,我突然很害怕失去了才知道后悔,为什么不在我们还都存在的时候尽可能留下最美好最欢畅的一幕呢,就因为我一直非要驯服你,非要把你变成个安分的住家男人,家庭妇男,就一直跟你这样捉迷藏,结果忽然在某一天就失去所有的可能性,我一定会后悔死的!去年你离开桂西的时候我已经经历了一次,那一次还隐隐觉得你在寺庙里面会被磨掉锐气,自然会变得成熟起来,可现在看起来,是你在带动别人,有些人永远都在追求自己向往的东西,我在追求,你也在追求,听见那乱七八糟的枪声,我反复找他们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像个生怕当了寡妇的新婚小媳妇!”

  白浩南嘴角挂着尝了甜头的不要脸笑容,眯着眼慢慢把手指在于嘉理的肌肤上滑动,真是顺滑细腻,所以就不想说话了。

  女人确实更加感性,絮絮叨叨好一会儿抬头发现白浩南有竟然有睡着的迹象,也不生气,不知道从哪里学点手法来撩拨白浩南再来一次……

  于是迷迷糊糊的白浩南又忙碌下,狭窄的折叠床比军营里士兵们的行军床还是要宽点,两人紧紧相拥的起码也能容纳下,但也就必须得使劲拥在一起。

  所以等事后半梦半醒的聊了会天,于嘉理又再提议继续……

  白浩南这一晚前半夜在厮杀,后半夜仿佛厮杀得还要劳累些。

  第二天一早都不想起床了:“你……唉呀,你给我通知一声,有事儿再找我,没事儿我眯会儿。”

  不过于嘉理反而是变得珠圆玉润般神采奕奕,自己都觉得自己润泽得能够掐出水来,本来就在最美好最有女人味的年纪,气定神闲的穿上衣裳腻声:“早知道是这滋味,当初在桂西跟你较什么劲啊,早早的开始运动,恐怕健身都不用费那么大劲了。”

  白浩南完全懒得趴在床上都不抬头了,随意摆摆手示意个中指!

  于嘉理还低头凑他中指上亲一下才笑着出门去:“我决定了,再待几天走!”

  白浩南连忙在枕头里发出一声哀嚎!

  于嘉理配合的哈哈哈大笑,她也装不来温婉可人。

  但哪有让白浩南有空闲休息呢,不过半小时后邱泽东就带着人过来找他去勘察昨夜战场,于嘉理舒坦的坐在小院里那个阳光篷下,铺着洁白桌布的小桌椅边吃早餐呢,随意的摆手:“大琳子,你去叫他不?”

  大清早的雨停了,到处青翠欲滴的天高云淡,正符合她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小婉看李琳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才快速看了于嘉理一眼,老板敏锐的等着呢:“我把他吃到碗里,心里有不舒坦没?”昨夜的动静说不上刻意散发,但肯定也能在旁边屋听见点。

  秘书摇摇头:“您跟他在一起,那当然是最好的,肯定比跟这个军阀长官在一起好,可还是希望能让他自由自在的。”

  于嘉理娴熟的在勤务兵服侍下给面包抹花生酱,白浩南嗤之以鼻的那些贵族礼仪,她坐在这桌边不由自主的能端起来:“我都让大琳子去骚扰他了,还不自由?我能感觉到他还是喜欢我的,很喜欢。”

  哪怕没了以前的营养不良,小婉还是时不时的露出点羞涩的内向神情,但显然她的心思不像展现出来这样:“那就恭喜于总了。”

  于嘉理还是那句安排:“再停留四到五天,我们回去好好跟那位庄大妈详谈,把那天我构思的翡翠交易中心计划更全面的细化整理出来,这就是我俩这几天的工作内容,等到他们去古国都的摄制组考察回来,我们再全面把内容整合下。”

  小婉又快速的看于嘉理的表情,低头点点不说话,但有拿小本记了给推过去,上面写满了关于白浩南这边生活上需要的物品,于嘉理没有因为秘书考虑的都是自己男人的事而勃然大怒,反而笑笑又抓过笔补充几句:“安排吧!趁早给他买过来,那个日本人翻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可我又不懂足球专业术语,我觉得这是个机会,逼他自己学会的机会,你这一年不是就逼着自己学会这么多东西么,不能让他过得太自在了。”

  小婉竟然悄悄的叹了口气。

  这边李琳还没进屋就有点脸红,等进去看见白浩南光屁股趴床上被单都没盖好,那上面清晰的一条刀疤还是她跟着经历过呢,就鼓起勇气进去了,先快速的伸手拉了下被单给盖住,还顺便欣赏了下白浩南那紧扎的后背肌肉,以及后腰上几乎唯一的伤疤,听见白浩南艰难的呓语:“啊,干嘛……”才拨拨自己的发丝蹲下来,她个子高,这么蹲在旁边像大白鹅似的,伸手轻轻推白浩南的手臂,也不说话,睁大眼带点笑意的推。

  白浩南使劲坚持才能睁开眼眯着看眼前这阳光明媚的笑脸:“啊……早,让我再睡会儿!”

  李琳手指没挪开,就搁在白浩南的光膀子上:“你要娶于总了?”

  白浩南好像被提醒到昨夜的折腾,勉强抬手示意:“别提这个,别听她瞎比比!”

  李琳的手指顺着白浩南抬起的手臂滑下来,收到自己蹲着的膝盖上:“那我该怎么办?”

  白浩南的眼睛看着美好的东西,就没闭上了,眼神难得干净,声音也干净:“这一年跟于总的工作怎么样。”

  这个时候仔细就能发现李琳的笑容具有特殊感染力是有原因的,她本来就个高白皙,眼睛特别圆,带着弯弯的眉毛很容易显出让人疼爱的无辜感:“我知道我笨,但是一直陪着于总,生活上当助理,酒桌上帮她喝酒,所有公开露面的场合,我都担任公司代言人和礼仪顾问,她从来没欺负我,工资我也挺满意的,可……”说到这里稍微有点大的薄唇嘴皮终于有点下撇:“我更想和你开开心心的生活,啥都不用操心,我知道你会照顾我,一看见你我就老高兴了,可于总……”

  白浩南只能伸手拍拍这笨姑娘的肩膀:“珍惜这份工作吧,很难找到这样一位没有坏心眼的老板,而且还能发挥你的长相特长,对,你还挺能喝酒,千万别把自己托付给任何人,千万别相信任何人会白养着你,一旦谁养你,那你就没了价值,在别人眼里一钱不值连花瓶都算不上,你这辈子就算是毁了,我也一样,千万别成了别人传宗接代的工具,知道嘛?”

  外面邱泽东已经忍不住满脸焦急,因为坡上指挥部那边整装待发的警卫排和少校都等着了。

  于嘉理慢条斯理的喂旁边阿达一片面包,示意小婉:“你去看看不,我觉得不至于吧,昨天晚上都榨干了啊。”

  小婉连忙摇摇头,低下去的时候嘴角却拉起点什么表情,估计白浩南最密集的巅峰状况是她才见证过的吧,这算什么呢。

  所以女勤务兵立刻跑到门口招呼了,虽然没进去,白浩南也彻底清醒了,使劲挠挠头坐起来:“拿衣服进来啊……”

  李琳慌忙跳起,然后见证了俩女勤务兵给白浩南穿衣服的盛况!

  社会主义国家寻常是看不到这样腐败场面的!

  出来面对于嘉理都是满脸的惊讶,于嘉理打量她,似乎没发现自己想看见的情绪:“没跟他谈谈?”

  李琳是真的没复杂思路:“她们居然连内衣都给他穿!”

  白浩南已经提着枪冲出来了,嗯,是步枪,经过桌子边的时候还想顺便抓点早餐,于嘉理眼明手快的抢了小婉送上的面包片要体验生活:“亲一下!”

  她还是感觉有新婚生活的前后区别了。

  白浩南却伸手掂掂她的下巴:“猪头肉才不轻呢!”然后转身就跑了,邱泽东他们快步跟上就是一大队人,让差点跳起来的于嘉理啼笑皆非还喊不得,很没面子的对上两个使劲忍住表情的下属:“敢笑,这个月奖金补贴扣完。”

  说完李琳就带头哈哈哈,小婉也使劲抖肩膀。

  于嘉理只能无奈的摇头咬牙切齿:“怎么就不能老老实实按理出牌呢?”

  其实翁莱少校对这次夜间反偷袭伏击的评价也是不按理出牌。

  差不多有六七十号人顺着林间便道,李海舟带人走在最前面,主要是防备昨天晚上安装的最后两组定向雷,山口上的机枪岗哨肯定证明了安全,但再往前还是要比较小心,所以白浩南跟翁莱都被重兵保护在后面。

  指挥官的名声都是打出来的,如果说之前白浩南是因为特区长官的军事代表身份来获得官兵上下的认同,仅仅是对王老爷的敬畏,现在一场场战斗都在提升他的威望。

  昨天晚上仅仅带着四五个人就摸黑上山去伏击夜袭敌军,这种做法在从来不擅长夜战的官兵中间传得有点神乎其神,据说通讯中心昨晚已经把消息八卦到各个阵地上去了,有两个连的预备队正在加紧赶回来。

  今天早上就是见证成绩的时刻。

  李海舟其实不太紧张,昨天晚上回撤的时候,他还一直走在后面摆弄地上的石头,也就是把拳头大的石头不太正常的摆在路中央,无心者走过去根本看不到什么,但他自己一路走来就能连成线,确认没有人再过来,起码没有成队的人经过碰到。

  最后到了横摆几块石头的地方蹲下去慢慢靠近,发现绊发线挂着露珠藏在草丛里,轻手轻脚的按照程序拆掉触发装置跟雷管,收进包里才继续前进,其实定向雷很安全,都是固定方位,站在后面拆就算手潮炸了也死不了人,最多变鸡爪子。

  但是再往前,触目惊心的尸横遍野就出现了!

  横七竖八的敌军尸体已经冰凉,可能有伤员都很难捱过暴雨洗礼下的夜间低温,而且是越往前走越密集,百米不到的便道上杂草丛生,左右还有很多树枝都盖住了路面,但现在却遍地都覆盖尸体。

  白浩南自顾自的伸手虚空在前慢慢念经走过,翁莱少校却蹲下去仔细观察。

  不按理出牌的这个结论也就是这么来的。

  说是伏击,却没多少子弹射杀的痕迹,基本上都倒在了定向雷的攻击性下,李海舟把这种美国人捣鼓出来,全世界都仿制的防御武器用得恰到好处,开始白浩南都有点不理解,为什么明明弹药堆里面那么多成箱的定向雷,这些本地军人却不太喜欢用。

  但跟部队朝夕相处一个多月,现在心里也多半明了,可以说这一带就是现代文明的沙漠,譬如手机之类基本上很少有能用过一年的,所以李海舟才能低价收购到那么多二手直板机,本地军人使用手机包括对讲机都极其粗暴,稍微有点小问题,连白浩南这种不懂物理化学的体育文盲,也知道大概应该遵循拆开电池看看,或者送到修理店修,本地人脑海里根本没有电路或者化学反应之类的概念,一贯都是直接找把小刀匕首开始乱撬、乱敲。

  枪械也就罢了,对于爆炸物来说,特别是使用上还要遵循一定电子爆破或者雷管引爆之类技术规范、基本常识的玩意儿,恐怕连长官们也不敢让普通士兵过多接触,这不是培训与否就能解决的问题,为了能保证军营阵地不随时发生自爆,本地军人一概不提倡用这个。

  还有个最大原因还是懒,懒得布雷,懒得拆雷,毕竟李海舟用这个的目的都是临时防御,为了保证事后不要炸到自己人或者平民,用过以后都要拆雷的,哪怕是自己亲手安装的地雷,拆除时都是个非常危险的事情。

  所以忽然冒出来这么个不按理出牌的炸弹狂人。

  双方都有点不适应

  现场清理出来八十九具尸体!

  近乎于全歼!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