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72、咆哮的心里奉送一句MMP

272、咆哮的心里奉送一句MMP

  老兵都知道,战场上子弹其实是打不到多少人的,除非特种作战,很有目的性的伏击之类,绝大部分子弹都是在放鞭炮一样的给自己壮胆,多了不说,这一个月左右的各处防御战,大多都是光打雷不下雨,冲锋的人少目标小,防御的先顾着躲好自己,盲目射击,能把敌人吓退就好,这其实才是大部分作战的真实场面。

  防御战最有效的其实是爆炸物,特别是定向雷,这是很多国家军队达成了共识的,一枚五十斤重的重型定向雷,能在一瞬间带来一个连队所有火力的杀伤面积和威力,所以有经验的作战人员都会善用爆炸物,美国人有钱用导弹,中东恐怖分子用路边炸弹,李海舟就只要能搞到手的什么爆炸物都喜欢。

  这偏偏就是白浩南从来没接触的,他打一开始就想玩儿枪,而不是杀人。

  哪怕是三斤左右的轻型定向雷,瞬间爆炸的冲击波和里面蕴含的钢珠跟说明书上标示的一样,每枚固定在树上朝着路面美式反步兵定向雷能炸出五十米的扇形范围来!

  一百来米的距离本来三四枚左右就够了,李海舟在这片山坡边缘安装了七枚!

  说是来都来了,天晓得对方有多少人,万一哑火呢,所以带来的大部分都安上,反正都是串联压发,用不上最后拆了带回去就行。

  所以好些区域是重叠爆炸的。

  白浩南他们趴伏的这一侧就感觉一股狂风带着雨水砸向对面,哪怕知道这种定向雷不会朝后面伤害,还是死死的把自己身体头部压在满是腐枝败叶和雨水流淌的土壤里面,嗅着里面难闻的气息,却觉得味道好极了!

  因为活着!

  而不是成为定向雷阵那一侧的猎物!

  听着暴风骤雨般击打在下方人体跟树林树干上的声音以后,惨叫声来得无比凄厉,成片的惨叫同时还有不可抑制的枪弹射击!

  哪怕有一个受到浑身瞬间千疮百孔爆炸弹片袭击,却没有失去知觉,下意识的朝着周围扣动扳机,都会引发这些被袭击者惊恐不已的跟随行为!

  所谓铁军就是在任何状态下,行动如一,整齐划一,指挥官如臂指使,可这都是理想中的,真正战场上有多少部队能做到这点,三五人的精锐小队可能能做到,眼前这接近一个连队的规模,惨叫呼痛,破口大骂,忙不迭朝着周围射击,忍着剧痛朝周围希望滚翻躲避的!

  实际上在这一刻,和整个营地突然感觉到夜袭时候的惊慌没区别。

  特别是这样彻底黑暗中遭遇懵头懵脑的袭击,更是乱得更无头苍蝇下。

  再无差别爆炸,再全方位覆盖,总有人运气好被同伴挡住,总有人恰好在死角,所以总有人在反击。

  可是猛然爆发的枪声听起来不过十多支的模样,朝着周围各个方位,特别是他们认定的上坡,爆炸物来的后方胡乱射击,却没有遭到任何还击。

  感觉就是他们仿佛走进了什么无人值班的地雷阵,无意中触发了什么机关导致的方位。

  一轮猛烈清空弹匣的惊慌行为后,整个树林又沉入了更让人惊恐莫名的死寂!

  只是这次除了雨声还夹杂着有些人忍不住的呼痛呻吟,明显感觉到生命都在远离他们而去。

  但没人敢动,能够幸存活下来的都在一动不动的等待眼前场景,哪怕是苟且偷生,能够这样趴在地面闻到满是血腥和硝烟的气息,也比立刻不知道哪里的冷枪或者爆炸带走性命强,而且能一下死了就好,怕就怕像眼前这样,被这种装药量不大的定向雷袭击,漫天暴雨梨花针似的全都是钢珠打在身上,浑身都是伤,却有不少都是半死不活的在挣扎!

  雨林中就僵持凝固了!

  只不过对于等待了几个小时的猎手来说,这个收获的时刻,身体所有不适跟艰难全都被兴奋的情绪激发得情绪高昂,相对应本来带着昂扬气势才能坚持在黑夜中穿行几个小时的偷袭者,现在彻底落到生理心理的最低谷,只有恐惧、惊慌和深深的后悔混杂在心头,只想用尽一切办法逃离这里!

  在这样一高一低完全不同走向的情绪驱使下,先沉不住气的肯定是被袭击者。

  有聪明点的似乎在顺着原路慢慢想爬回去,也有人在朝着对面下坡处的树林中蠕动,但这里本来就是个溪流边的低洼,后面没什么可远离的,再退入溪流估计就得站起来跑,不然只能顺着溪流逃跑,但前面只要遇见断崖就彻底迷路了。

  所以顺着原路撤离是最靠谱的。

  随着有人试探的地面动作没有得到射击回应,马上迫不及待的跳起身来就想跑,这种连带榜样效应带动其他只要还能挣扎起身的人都不顾一切的跟着爬起来转身,刚才还寂静一片的树林中忽然就腾起来好些动静,虽然看不到……

  于是嗖的一下,就从远处扔出来一个还在空中就燃烧起来的火球,等落地的时候火焰已经越发的猛烈!

  可以说整个树林这片便道上所有身影都暴露出来,接着一股猛烈的枪弹射击唰啦啦的顺着火光指引准确的扑进那些起身的身影中!

  白浩南却分明从步话机里听见李海舟没有压抑的骂声:“卧槽!瓶子没碎!”

  继第一次在折冲村战斗中看见阿哩他们使用浓烟炸弹,还有普通的杀伤炸弹以后,白浩南后来见识过李海舟他们做的燃烧弹,那种黑乎乎粘稠的糊糊据说粘在身上烧起来都扯不掉,只要用玻璃瓶做了内胆被摔碎流淌出来,就很难被扑灭,但显然这个燃烧弹丢在了什么尸体上弹了几下,继续燃烧却没有跟设计想象的那样蔓延开,所以李海舟立刻又扔了两枚燃烧弹出来!

  这下他趴伏的方位被彻底把控到,好几支之前隐藏的枪械都在朝着他那边射击!

  可这片便道上的火光已经不可避免的点亮了,特别是燃烧的第一个瓶在高温下炸开以后,哪怕是雨水都没能让火焰熄灭,远远躲在树丛黑暗中的袭击者尽情的利用这些火光照明单方向射杀敌人!

  特别是那些一直躲着伺机反扑的,立刻成为关照的重点,一挺机枪加上两支不同方位的步枪立刻就能从七八十米左右距离覆盖点名!

  白浩南都听见邱泽东在指点方位:“机枪!再靠右,树丛下,第二堆火焰侧面,步枪……我来!”

  唯有白浩南和另一名步枪手一声不吭的继续趴在原地,枪声距离他们好像都有点距离,火光更是隐约。

  所以哪怕听出来对面只有几支枪,但光是那支轻机枪的急促点射,就足够让人失去一切抵抗的勇气,因为被彻底晾在光亮中,除了知道大概方位,连怎么反击都做不到,有人试图扔出手雷,但只是扬手起身的动作,就够显眼招来射杀了,寥寥几枚更是被浓密的树枝树干给挡住,反而是早就瞄好了角度,了解便道上方枝干比较少的细节,李海舟心满意足的再扔出来几个杀伤炸弹以后,就阴测测的提了枪支转移方位。

  这种只能被动挨打的局面,说明已经掉进了精心安排的陷阱中,最后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了,剩下只有不顾一切的转头想逃离,但刚刚抵达溪流边,最后的最后两支步枪才猝然发作!

  以前解放战争的时候很讲究口袋战术,一定要把敌人引到口袋里面来,然后必须要扎紧袋口!

  白浩南抓起那支AK步枪的时候,枪管上还用细铁丝临时捆了张芭蕉叶耷拉在枪口前面,李海舟这么安排的时候他还不完全明白,但打起来才知道,不管有没有下雨,那枪口焰大部分都被芭蕉叶给覆盖了,现在雨中更是延长了芭蕉叶的存在时间,湿漉漉的把枪口本来明亮的火焰降到了最低。

  战斗的时候,哪怕能够争取到几秒钟被敌人晚发现的几率,子弹都已经喷射出去撂倒一片了!

  原本就待在溪流旁边正对着两米宽不到便道的两杆步枪打出来一片极具穿透力的杀伤!

  接着听见撕心裂肺的叫喊:“投降!投降了……”

  除了华语还有缅语……

  这就是内心已经彻底崩溃!

  听着这带有明显北部邦领口音的叫喊,白浩南不知怎么有种松口气的味道,但清空了弹匣,默默抓起M16步枪的时候,阵地上的枪声又安静下来。

  火光摇曳中,不清楚谁在叫喊投降,有呼应的声音,但很虚弱得没有几个了。

  可是就如同白浩南经历过的第一场夜间伏击似的,没人敢回应。

  自己就五个人,没有任何人敢壮着胆子慢慢的靠过去接受投降,况且连对方喊投降的都没有站出来,这诚意也就一般般了,也对,对方也不敢肯定自己站出来是不是就立刻当头一枪,所以场面就这样凝固了。

  火头还在燃烧,但显然也烧不了多久,特别是在这样的风雨中,对讲机里传来邱泽东的声音:“撤了?”

  白浩南在芭蕉叶的掩盖下拨开衣袖再看看,接近十二点,不可能在这里跟对方熬到天亮,那也太煞笔了:“好……慢慢收拾东西明天再来清扫战场。”

  李海舟分配:“还得留下防备,那谁,你溪流边去布雷。”

  白浩南张了张嘴,想留条生路给对方,后来还是哂然的苦笑下,战场上怎么可能有半点仁慈,球场上这比赛都还没吹哨呢,转头看几米之外那名行动队员灵巧的顺着山坡滑下去,无声无息的绕到溪流那边的便道上安装定向雷。

  自从李海舟发现在兵营里可以领取到大量定向雷以后,自制炸药的热情都转换了方向,据说这个玩起来花样多得要命。

  白浩南还得帮这名行动队员担任警戒,防住任何人从袭击发生地退回来,直到灵活的小兵过来拍拍老板的腿,已经把弹匣都收进弹匣包的白浩南才像蛇一样慢慢往后退下去,后退爬了十几米都到另一侧才猫着腰起身,顺着树干上缠着的白布条,呼叫收回居中的邱泽东,然后才是机枪手和李海舟,这家伙又顺着便道口布下自己最后两枚定向雷,才心满意足的跟着撤离。

  走了没有五分钟,后面的山坡上就传来沉闷的一声爆炸!

  五个人带着满身的水色泛光,白浩南忍不住还是伸手掌心向下,两个跟着他在河滩足球场训练过的年轻士兵连忙笑着叠在他的手背上,李海舟和邱泽东反应还慢点,五个人叠在一起才听见白浩南:“感谢大家的拼搏,也感谢老天让我们判断正确,感谢保佑!”

  真的,不由自主的在这个时候,是个人都会产生点对老天的信仰。

  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湿滑地面走到即将能看见营地的转角处,邱泽东还是指派两名行动队员留下做哨兵:“老板马上下去安排人上来更换你们,这里必须设立一个火力岗哨,我到周围勘察地形。”之前是因为这条便道两三小时的跋涉之后还有山坡上的阵地堵住了进口一带,所以想安排懒惰的本地兵来放哨肯定也是来睡觉的,现在是肯定有必要了。

  这种专业安排,白浩南就更不多说,跟兴奋不已的李海舟一起下山靠近营地,还提前更换了对讲机频率找到营地内派人出来这边迎接,结果证明他俩想多了,除了几个躲在遮雨蓬的哨兵,发现营地本身没有遭到袭击的各部分居然又回去睡觉了!

  等五六个行动队员带了两挺机枪和弹药雨蓬布顺着便道找过去以后,白浩南和李海舟才带浑身湿透又长途步行过的蒸腾水汽回到指挥中心,翁莱少校还在通讯中心里面等着,立刻迎上来:“是你们在交火?通讯联系不上……”

  白浩南点头:“对方一个连队摸过来当敢死队想突袭营地,被我们伏击了……天亮才能知道有多少伤亡,估计大部分吧。”

  翁莱喜出望外:“我马上派人过去勘察!”

  白浩南拉住他:“我们布了雷,天亮了李队长带人去拆掉才能靠近,现在……老李,你给少校汇报经过!”借着指挥部和通讯中心的昏黄灯光,白浩南看见中间那山洞墨绿色弹药箱之间探出来张白净的脸蛋在张望,他得去把朋友,不对,是大老板投资方给安顿好了。

  知道白浩南不太喜欢复盘讨论杀人,憋了一路的李海舟喜不自禁,终于找到个人可以倾诉,白浩南过来就看见小婉想冲上来,又不敢走出弹药箱的范围,笑着伸出手臂,这个曾经在传销团队里面挖空心思想拉白浩南下水的脆萝卜姑娘立刻一头扎进他怀里,不顾白浩南浑身都在滴水的湿漉漉凉意,自从离开传销地就没有再怎么身体接触过的姑娘,这一刻两条细细的胳膊箍得好紧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白浩南顺手就把她的腰托起来掂量下:“嗯,终于要健康些了,胖点好。”

  之前在传销地一直有点营养不良的姑娘没忍住,嗯嗯的就压抑住声音埋在白浩南胸口使劲哭起来!

  白浩南却看见于嘉理抱着手臂无声的靠在弹药箱侧面看着这边,眼里虽然充满关切,却不急切,主要是招手让勤务兵来服侍人。

  话说她这故意把俩姑娘带着一起来的目的也够值得揣摩的。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