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67、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267、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小婉干净利落:“不会,于总!”

  李琳大眼睛骨碌碌的做个鬼脸:“他说了他不结婚的。”

  于嘉理哼哼。

  李琳小心翼翼:“他真的不该被管着,爷们儿就得自由自在。”

  于嘉理哼哼哼,然后看见女勤务兵已经满脸笑容的站在车门边鞠躬了,还有一群行动队的年轻人跟在后面等待安排,那种明显的阶级差别,让于嘉理也有点受不住这种主仆关系的殷勤,赶紧叫俩姑娘跟自己一起下车,栏目摄制组和应该是老于派过来的几条汉子从那两部车上下来,纵然其中有当过兵的,还是一脸的崇拜:“卧槽!于总,你这朋友太不一般了!这简直就是军阀啊!”

  于嘉理应该早就过了显摆的阶段,但现在是真忍不住:“我投那嘉能健身中心,他搞的!看看人家,两手空空来东南亚,一年的时间,这就是人中龙凤,马中赤兔!有些人只要风云际会,一定会扶摇直上!”

  李琳忍不住使劲在后面给小婉翻白眼:“艾玛,我看她比谁都乐!还摔打咧!”

  小婉只笑,但做了噤声的手势,李琳眼神不服气的闭嘴了,但嘴角的笑忍不住。

  女人都愿意看见这种璀璨的男人吧。

  特别是半小时以后,从摄制组到于嘉理全都跟着白浩南登上那个几十级台阶上的瞭望台,居高临下看见那座曾经在边境线上被誉为边陲珍珠,地图上虽然很难找到,但在某些层面传说已久的药丸批发市场、西南赌场、东南亚艳丽小镇,却被大面积的推平成了旧城拆迁的景象。

  竟然有种难以形容的震撼。

  白浩南其实也不经常来这里看,最近不就是天天拆嘛,每天都能看见建筑材料流水般的运走,他对拆迁工作又没什么兴趣的。

  现在站在高处,要知道当初他们选择这里作为攻击点,就是这座前首府是典型的盆地环绕,周围连绵起伏的山脉中难得有这样一块洼地,所以才兴建起来,不然就像其他边境城市那样干脆跟国内隔河相望了,也正是这个距离边境有几公里距离的特点,让这里反而和其他边境城镇区别开来,一来城市规模可以发展得比较大,二来好像有了缓冲,各种黄赌毒产业也可以做得更上档次,所以整个城区密密麻麻的比庄沉香那个临河小镇发展得大多了。

  可站在高处这么一看,远处那些高楼、酒店、桥梁甚至广告牌、霓虹灯似乎都历历在目,可近处差不多四分之一的区域,却齐刷刷的被推平!

  好几辆坦克装甲车散布在最前方朝着完好的那边,后面就是好几辆工程挖掘机之类和运输车辆在蚂蚁搬家,推倒的大型废墟后面还顺便驻扎了战斗阵地,散布了三四个在各处,感觉这片工地同时也是战场。

  游客们、摄制组站在这里一看,那种俯瞰战场或者棋盘的感觉非常强烈,再配合远处时不时的零星枪声,于嘉理都深吸一口气:“这就是你……现在面对的事情?”

  白浩南以前可能会显摆下,这两天有空复盘的时候,真的会想想老和尚说的三身,虽然不太完全明白那些复杂的东西,内心飘飘然会坏事这个道理是清楚的,面对这种似乎掌控巨大局面的感受也能平静些:“嗯,天天都这样……”

  摄制组在不停的扛着镜头拍摄,白浩南其实有想过是不是应该禁止下的,但这个时候想想还是补充解释:“这里曾经没有这么大,可能就是个村子,因为靠近中国边境,著名的到东南亚边境来赌博,这种事儿都听说过,就是来这里,这里也是金三角曾经进入中国运输毒品最主要的门户,我不懂政治,不知道背后有多少国家博弈,但毒品是个坏东西,听说最近两年这里还在朝着招募世界各地美女来发展,这里就没什么正经生意,还成为反政府武装攻打的据点,所以我们就干脆推平了这里,我们要的是和平,要的是生存和发展,这是新特区领导全面倡导的思路,一个和平、兴旺、到处都在努力建设的新特区对任何一方都是好事……”

  于嘉理的眼睛就是在放光!

  好像自己看中的男人在放出夺目的光彩,映亮了她的眼眸。

  想想吧,一年多以前,两人各自带着一条小狗站在足球场边认识的时候,白浩南还多么落魄,哪怕两人交织到一起,白浩南还是多吊儿郎当。

  她是有点迷恋花痴这个男人的阳刚帅气,但她内心一直最崇拜的可能还是成功男人,起码像她父辈那样举重若轻,在时代浪潮中能呼风唤雨的伟岸男人。

  所以她对白浩南一直恨铁不成钢,就是出于这种下意识的着急。

  可现在呢?

  那个摄像机想转过来给白浩南一个特写的,白浩南只是抬抬手,邱泽东就无声的摁住了镜头,不凶但很坚决,他那黑瘦脸庞上对领军者的唯马首是瞻,让于嘉理格外感触。

  现在想来,白浩南在球场,在健身中心,其实一直都能领导人,只是换到战场就显得格外……

  远处突然一声爆炸打断了于嘉理的遐想,李琳还立刻发出声小尖叫就下意识的想躲白浩南身后去,幸好小婉扔了手里的记事本一把抱住她。

  因为白浩南几乎是在场十多二十人关注的中心。

  远处蓬蓬蓬的接连有烟雾弹起,爆炸好像是在废墟堆上也腾起大片粉尘,紧接着噼里啪啦的枪声放鞭炮似的响起。

  国内来的所有人有瞬间都想躲避的,但看白浩南他们却都只是站在那,眯着眼远眺,就不好意思的跟着也站直了不丢脸。

  邱泽东他们腰间的对讲机都过了好几秒才叽里哇啦,参谋对白浩南的汇报也很简单:“迫击炮弹,配合小股骚扰,前沿直接打退,装甲连不参与。”

  白浩南点点头对国内的朋友:“看见没,每天都会来几次,对面那些酒店、赌场正常的时候据说一家一年能有三五千万的营业额,一条街十多二十家赌场,除了害得赌徒家破人亡,那些开赌场的赚得油水肥厚,这里的老百姓没什么好处,政府也没税收,所以我们拆掉这座城镇就是在断了有些人的财路,他们会疯狂反击,打着各种自由、民族、革命啊各种各样的旗号来反击,但这颗毒瘤我们始终要挖了,因为这里的老百姓要生活,而不是在枪口下被迫缴纳各种税收生存,就这么简单,每天都会来打几场的,整条防线就是抵挡住这些人,最近自从我们开始拆迁,好像骚扰都集中在这一片,反而其他地方还轻松些了。”

  邱泽东脸上涌起点骄傲的表情,但不会说这是白浩南的抉择。

  确实是,远处从完好城区挤出来的人影在这瞭望台上根本看不清,哪怕白浩南他们拿了几只望远镜给来宾们看,也最多是小蚂蚁,刚刚进入废墟区域,就被这边阵地上用小型迫击炮跟枪榴弹给打回去,只是胡乱的朝着坦克那边发射几枚火箭弹,藏在废墟中只露出顶盖的坦克连炮口都懒得转动,朝着那边大概方位回了两炮!

  有于嘉理身边安保的家伙对同伴小声:“坦克启动很麻烦的,特别是这种突然来又突然走的袭击,说不定还没把发动机给启动完,就撤退了,所以事先标定了大概方位吓唬两炮就行。”

  白浩南多看两眼这肯定当过兵的,那家伙连忙闭嘴摸出一包烟来到处散发,但主要还是为了抢望远镜。

  对于国内来的人,这种场面太稀罕了。

  白浩南已经习以为常,看这骚扰很快被撵回去,示意结束景点参观,就差举个小旗子到下一处了。

  于嘉理走下工兵挖出来的土梯步时候伸手要白浩南扶:“你喜欢这样么?”

  白浩南摇头:“仅仅是为了保证后方安全,等局势稳定下来我就回国,见识过就行了,刚开始有点刺激,现在才觉得还是国内好,我还是想搞足球,如果要搞健身中心的话都比这个开心。”

  于嘉理却低声:“但我需要你在这个位置上。”

  白浩南吃惊的用眼神询问了。

  于嘉理没再多说,直到接下来参观了指挥中心,观看了整个北部邦领地区的军事地图,还有军事参谋们最近没事儿做出来的战区沙盘,这里当然不许拍照,但白浩南肯定已经看得都没啥兴趣了,翁莱少校带着审视的目光看旅游团经过,却没对白浩南的做法提出异议,再说白浩南也只是在这里短暂停留,其他炮兵阵地、通讯中心包括战地医院都没去,直接领到自己的小院吃饭。

  昂温带着人殷勤的搞了好几个野味,说是李队长昨天晚上弄的。

  白浩南就决定还是把厨子带上,问李海舟要不要一起去游山玩水,邱泽东直接建议否定:“您不在,最好还是留下,我也留下,虽然我对这里非常熟悉,但我看所有安排的线路都是基于车辆能够到达的,那就没多少难度,联络员就够了,我俩都留下来暂代您的责任。”

  李海舟也是这个意思:“联络员我大多都派出去了,其实我跟老邱私底下讨论是有点提防的,这些每天来骚扰是什么意思?隔着这么远,我们又没伤亡,他们每天来骚扰,我的感觉还是在探明火力点,只不过老邱认为他们有可能想突破防线骚扰后方,我认为是想来军营搞大事情,无论哪种最近都要小心,你在外面也小心些。”

  白浩南对地形图了然于胸:“快速的走一圈吧,最多两三天就送回镇上,不,现在应该叫特区首府了,那这边就拜托你们,我人手稍微多带点。”

  哼哈二将对他的决定连连点头。

  姑娘的心思肯定不在吃野味,哪怕于嘉理有点好吃,那在桂西也能从各种渠道吃到,随便吃点就一起去参观了白浩南的临时寓所,于嘉理还在那行军床上颠了颠:“好像两个人是有点挤哦?”

  小婉瞥老板一眼,还是没说学外语的方式有很多,又不一定是非要在床上的,手脚麻利的把白浩南不多的那点衣服给整理下,用记事本自己细细摸摸的写不少。

  李琳居然关心那种直接把布挂在墙上的临时装饰办法,嘻嘻笑的到处看,又偷偷去看了女勤务兵们的宿舍,但以她的观察力和思考范畴,真的找不出什么可以汇报的,等白浩南那边说完吃完十来辆越野皮卡车就一起上路了,白浩南的确是要绝对保证安全,有两部皮卡车上还装了高机,另外有一部就是之前那华裔特种兵用过的MG3机枪也给装在车斗里,凭这三十来个行动队员,对付反政府武装的普通骚扰也很有优势了。

  邱泽东还给几个联络员特别提醒了好几处他认为应该避免被伏击的地段,整个车队应该是拉开前后距离,三四部车一组前进,所以于嘉理他们那三部车上的大功率车台就能分别到各组起到很好的联络作用了。

  虽然带了俩勤务兵,但上车后还是三位姑娘和白浩南一起,他才找于嘉理询问之前在瞭望台上的那个问题:“为什么要我留在这个位置上?”

  于嘉理组织了一下思路:“你知道在缅奠最赚钱的是什么?”

  说老实话,从那些摄制组的拍摄,到于嘉理看见军事场面以后提到这句话,白浩南有那么一丁点思路,认为于嘉理是不是接受了国内什么有关部门的叮嘱,他自己本来是不愿意陷入这种复杂的事情里面的,这跟爱国不爱国没关系,但能够做贡献,为那个国家现在自己都有点羡慕的安宁做点贡献,白浩南也能接受,所以一直都没有开口询问,留到这个绝对保密的时候。

  没想到于嘉理一开口还是跟生意有关,白浩南居然感觉松了口气。

  站在庄沉香的角度,他不想得罪纳猜,肯定更不想得罪国内,换做另外两方的角度又不想伤害庄沉香和这片新特区。

  如果只是谈生意那就简单多了,稍微一想:“这片我知道的就是赌博,毒品也很大,色情行业其实不是最主要的……往着西北方向,嗯,就是我们防线抵御的方向,有两个邦应该还有翡翠生意,有一个邦就只能砍伐原始森林来换钱了,这里人很懒的,想发展工农业不太可能。”

  于嘉理笑笑:“如果能看到希望,再懒的人都会勤奋起来。”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