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54、锤炼就是把杂质给一锤锤挤压出去

254、锤炼就是把杂质给一锤锤挤压出去

  上午都还一切正常,山区林间带着雾气的那种宁静下,白浩南甚至还悠然的跟李海舟去军营的车辆维修区查看了下摩托车,对于这个自己没有车辆生产线的国家来说,所有车辆都是比较珍贵的,大城市那边十多二十年的日系老车都还在发挥余热,所以这边军营摆开阵势,自然也就有配套的机修队伍,来为十多辆装甲车辆和几十部各种皮卡、越野、轿车提供维修维护,那些军车倒是完成运输工作就继续承担自己的物资运送工作川流不息,不会在这边长期停留。

  所以之前在战斗伏击中被破坏的那些车辆只要是没有烧毁的,都一股脑的拉到这边来维修,包括十来辆摩托车。

  因为邱泽东说首府距离那边的边境口岸几公里,只要绕开首府用摩托车走山路,也能比较便捷的抵达边境口岸,现在那边肯定收留了很多首府周边山村山寨的难民,稍微隐藏下身份到边境口岸购物并不会引起什么问题。

  李海舟很戏谑的找白浩南询问购物清单,并且狮子大开口的要求自己买的东西也都报账,主要是还得买些破直板手机,只要能通话就能达到他的目的,白浩南让自己的传令兵把之前在小镇缴获那些首府人士的几十台手机全都给他好了。

  原定中午各部分的指挥员常规会议后,李海舟就悄悄带两三个少年骑摩托车过去的,结果就在这时候,应该是从内地专门调运过来的吊车抵达了,和平板车一起开进城区,正在想方设法的要把直升机残骸给吊装搬运上车,一直在防范的叛军武装分子偏偏在节骨眼上发起攻击了。

  而且有种谋定而后动的感觉,肯定是把这边城区分布兵力的状况摸得比较清晰,依托城区建筑的掩护,突然开始从大街小巷中间蜂拥而出,不问三七二十一,先用火箭弹和机枪、自动步枪铺天盖地的朝着直升机坠毁地段直射!

  再没有重火力,再没有装甲车辆,仅仅就凭RPG火箭弹,硬是打出朵花来。

  正坐在指挥中心的总部各级官员们突然听见枪炮声远远传来,心里都明白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哪怕心里有想法也还是都能做着不慌张的模样各司其职,倒也没有慌乱,一系列的步兵电台和手机通讯都开始传递各方消息了。

  应对还是很得体专业。

  可马上手机信号全部中断,无论是国境线那边切断了通讯信号,还是城区内所有线路的电源被切断,总之这时候包括军方在内大家所有的手机都没了用处,好在这些正规野战部队并不完全依托手机,分发到连排级的电台和各种对讲机开始发挥作用,虽然大多数民用对讲机只能在一两公里范围内通话,但通讯兵架设了中继天线以后,整个军队的通讯还是没有瘫痪的。

  得到的反馈信息是,第一时间直升机残骸就被放弃了。

  本来对于一共只拥有二十多架直升机的这个国家空军力量,哪怕是坠毁的直升机也有很多用途,残缺配件和里面军方的一些配备都有必要带回来,但对方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肯定洞悉这点思路猛攻这个点,说不定就是一直在等吊车抵达。

  一个波次的攻击就炸毁了残骸,还顺便把那辆张开支撑脚的吊车也炸了,只有没熄火的平板拖车夺命狂奔,顺便带着当时现场凡是能够爬上平板拖斗的政府军士兵一起沿着大马路冲回了山坡下,而本来就分布在城区边缘的那些连队就跟武装分子交上了火。

  标准的城镇巷战,每个街角每栋建筑背后可能都有战斗,成建制的部队在这里也会很必然的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撮的队伍,没有做到每人都有单兵电台的政府军基层队伍很快失去连排级指挥控制,只能靠连排长大喇叭吼!

  没错,真的是拿着那种国内菜市场的电喇叭吼,呼叫所有队伍边打边撤,主要是尽可能接应那些围在直升机残骸周围的连队。

  这么折腾下,整个战斗就打了两三个小时!

  武装分子显然很明确出城山坡这边多半有防御阵地,根本就不出来,连直面阵地的机会都不给,尽量躲在各种建筑后面做掩体打枪,开始还抬了两挺高射机枪来远距离测试山坡上的阵地,结果被这边的大口径迫击炮连立刻来了个连片端!

  后来就全都分散用枪支射击,驱赶政府军退出城区就行。

  政府军再把坦克慢慢挪上去,小心的把装甲最厚的部分面对交火方向,开了几炮主要是掩护步兵撤离,也无心恋战的退出城区。

  因为在整条防线连绵二十多公里,很多山头高地阵地好像都同时受到了冲击,只是各处人数不一,有的三五个人鬼鬼祟祟的过来打几枪,有些则是上百的队伍来企图穿插冲击防线。

  于是整个指挥部就跟炸了锅一样,到处都是电台和对讲机呼叫的声音,一堆参谋在铺开的大地图上到处标注受到进攻的位置,翁莱少校则一直拿着卫星电话站在门口肯定是跟上级汇报,白浩南这名义上的指挥官则抱着手臂站在地图边看热闹,可能还是在比较究竟跟足球场的分布图有什么不同。

  但一直站着看两三个小时还是有点枯燥,而且各部分的战斗也在趋于明朗,城区的退出来了,武装分子也没有追击,但其他防线阵地漏洞百出,各防区的边界是否没有空隙被穿插、火力覆盖区域、交战区域、警戒能力、防御重点方向、阵地内运动,还有后备队是不是能及时到位弥补协同,这些都是专业级的军事细节,对于有三个营都是游击队级别,其中一半还都是招募不到一个月的新兵,所有军官可能最多速成班的水平,猛然爆发出来问题可想而知的多。

  白浩南只能庆幸自己幸好不是真的在管这事儿,悄悄给邱泽东做个手势,拿了台对讲机约定好频率,带上阿达就溜了,在门口遇见翁莱也能神情泰然的旷工,谁叫他仅仅就是挂个名儿,来担任庄沉香的代表呢。

  当然也没走远,就在指挥部下面的村落里,看李海舟正在把行动队调集起来分布,国境线购物就别想了,现在各处都是作战阵地,多次参加过机动袭击的行动队由昂吞和一个年轻士兵带领,阿哩和阿瑟则负责灵活的联络员们,包括那几名女勤务兵一起开始演练,在没有接到任务的时候,担任白浩南和庄沉香的警卫队,一旦有这样的袭击或者突发事件,联络员们该怎么做,行动队该怎么做,贴身警卫队又要怎么防御,在这样一直枪炮声隆隆的背景下,还是很有实战气息的。

  白浩南很没气质的蹲在土坎上和阿达一起观赏,发现女勤务兵有过来准备给他搭个桌椅的企图,赶紧跑了,实在是不太习惯这种明明在打仗,却要标新立异于整个军队,特别养尊处优的感觉,接着溜达到背后的迫击炮阵地,这可不是之前李海舟喜欢的那种半人高小口径迫击炮,全都是能打好几公里的大家伙!

  一人多高的迫击炮对于身材普遍矮小的缅奠军人来说,装炮弹不是得猴子爬树,就是要搭板凳梯子,而且每打一发炮弹,还得用水瓢对碗口粗的炮管浇水冷却。

  看着很有观赏性和莫名的喜感。

  但这七八门迫击炮虽然隔着山体,却能通过对讲机得到什么地方瞭望哨的参数,调整一次打一轮,整个阵地炮声隆隆,尘土飞扬,结果白浩南这无聊的长官走过来,立刻又引起炮兵连连长叫喊所有炮兵敬礼。

  白浩南只能又撤,通讯中心是在一片纱网篷布下的各种电台,这个更看不懂,发现有参谋在敬礼,白浩南连忙急停变向,下面停车场上车队排得很整齐,但显然这会儿路上都挤满了准备前往各处增援的预备队车辆,他也不可能去兜风。

  野战医院的规模比之前看见的都好,三五个军医,十几个卫生兵护士,也不知道那个嘉桂有没有在里面,反正都戴着口罩,准备了几十张病床,上午都还是空着的,现在已经开始惨叫繁忙起来,应该就是直升机残骸那里撤回来的一部分伤员,在野战手术之后躺得乱七八糟,到处都有人在举着血袋或者输液瓶飞奔,叫喊怒骂的声音也多。

  白浩南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多停留,转到厨房那边发现都忙得很,还在杀猪,据说今天是周末,按照规定是要杀猪犒劳的,所以场面也有点血腥,阿达又被刺激到了,以为是另一种战场,一个劲往白浩南身后躲。

  所以最后只能讪讪的溜达回自己的寓所,其实也就是绕了一大圈到李海舟他们的训练范围背后来,女勤务兵立刻帮他把院子里的桌椅摆好,茶水小点心,纸笔书籍,尽量搞得像个英国贵族打猎的派头,嗯,白浩南这文盲就一本书,于是东张西望一阵,还真的就只能把那本《足球智商》拿起来翻看了,一个单词都不认识,每隔几页有张足球阵型勾勒图,虚线实线什么的还有编号,看不懂下面的文字解释,就肯定看不明白图表,所以白浩南招手把小野给叫过来,让他看了给自己解释。

  那可把日本友人急得满头大汗,他能看懂这些英文足球术语,用日语表达肯定没问题,但换成中文么,茶壶煮汤圆有货倒不出,只能艰难的用手绘了足球平面图,然后站着用全身动作来解释,还好都是足球教练,有些东西是共通的,但看起来也像是做游戏的我比划你猜,把逐渐站过来站一排看热闹的女勤务兵笑得前仰后翻。

  然后白浩南问她们,终于这些在首府长大的女青年多半在学校学过点基础英文,要看懂这种足球专业书籍不太可能,但是听小野用英语对话解释,才能一知半解的转述给白浩南,往往是几个姑娘一起聚精会神的听起小野绞尽脑汁的用单词解释,偏偏日本人的英语发音又在全世界都比较独特,所以这个场景那才叫纠结。

  书上一幅图下面二三十个单词,非得小野看了,换成最简单的身体部位或者日常单词发音转述,其中偶尔还要掺杂点蹦出来的中文,女勤务兵们商量总结了再汇报给老爷,外面打仗可能都死了好几个人,白浩南才知道这幅图的意思是传球的智商,如果接球队员正好是擅长腿接球,那么接下来的动作就会顺畅百分之七十,成功率又会提高多少,所以传球队员的智商,在于熟悉自己队友的细节应该到这种程度,对不同的人,传球要尽量照顾接球人的脚方位。

  跟每个人都是左撇子或者右撇子一样,脚也是有擅长腿区分的,只是寻常人很少有区别使用,足球运动员就很明显。

  哪怕是真正能练到左右开弓的顶级高手也有主次之分,总会本能的用擅长腿做动作,而这种很粗浅道理的细节,老陈从来没跟白浩南说过,他只会要求加强弱腿练习。

  换句话来说,这是个有点鸡贼的思路,好像又偏偏有点适合白浩南,起码半个多小时才搞懂的这么一幅图,他靠在椅背上慢悠悠的闭目思索,女勤务兵连忙都让开免得打扰他,小野则趁机坐下来慢慢翻书,他还是不愿拿枪作战。

  白浩南好像在脑海里面模拟自己假若还在职业球场上,还站在那个拦截后腰的位置,前面还是那帮队友,以他的记忆力,当然对这帮孙子哪条腿最擅长如数家珍,甚至不排除第三条腿的,假如,假如自己有这个思路,在传球给某个人的时候,故意朝着他的擅长腿适合方向去,白浩南的脑海里都有那名队友,连停带过的快速动作,得到最佳结果,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但都是无意中完成的,那时候就觉得是运气好顺风顺水,现在想来,就这么一点点细节上变动,也许球场运转就会流畅很多……

  只要是在思考足球,哪怕周围枪炮声震耳,白浩南都觉得心里美滋滋!

  他是真爱这个,而且可不比那血呼啦次的战场舒服得多?

  不过这时,白浩南后腰上挂着的那部对讲机忽然带着电流干扰声哇啦啦的叫,邱泽东急切:“老板!折冲村的防线被打穿了!有条山道可以迅速靠近增援堵截,他们需要向导!让联络员带队,让李队长带了熟悉折冲村的联络员去给后备队带队!赶紧!”

  一下从座位里面弹跳起来的白浩南篡改命令:“老李!折冲村谁熟悉,带上!跟我一起去给后备连队带路!马上走……”

  回头对坐在那发呆的小野踹脚:“我不管!你必须想办法,把这个给我翻译出来!”

  日本友人脸都烂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