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47、尔虞我诈偷心间

247、尔虞我诈偷心间

  站在茂密的树丛中回望,白浩南叹为观止。

  他在小镇北口也主导过一次伏击,但那是黑夜中偷偷摸摸朝着隐约的人影射击,连敌人有多少在哪里都看不清。

  现在路面上尽是冲在最前面的摩托车、皮卡车和越野车,不光车斗里,原本连车窗外的踏板上都站着武装枪手,除了基本上都身着军装戴了八角军帽,少数穿着便装的还格外彪悍。

  但这一刻被带进伏击阵地下方猝不及防的遭受了秋风扫落叶般痛击!

  原以为是以多打少的猫捉老鼠,谁知道被老鼠带进了风箱!

  那几名负责火力突击的特种兵有携带一挺机枪,其他都是突击步枪,而且普遍都挂了榴弹发射器,装备比李海舟的行动队精良得多,所以这一瞬间光是第一轮射击就造成极大的杀伤。

  也许这就是世界各地各种战争,不约而同的特别喜欢运用伏击战术的原因吧。

  打了追兵一个措手不及,别说摩托车,就是越野车体内外都能被雨点般的子弹顷刻间打个透心凉!

  挂在车身和站在车斗里面的枪手纷纷翻滚摔下来,少数几个企图躲在车辆背后还击的枪手,刚刚探出头,就被更高处的狙击手找寻点名。

  大量的杀伤几乎在第一个波次就完成了,而且暴风骤雨的立刻收工,把七八辆车一堆摩托上的武装分子收拾以后立刻停止火力压制,只剩下零星的点射和狙击步枪那清脆的单发射击!

  因为后面大量的军人立刻吓得躲进了周围各种街道建筑房屋中间,潮水般的退回去不敢再贸然探头。

  这边明明能够射击四五百米外的那些徒步军人,却也没有打,邱泽东比白浩南的作战经验更熟些:“这种距离上……能打中的几率比较小,子弹浪费很大,我们没有充足的子弹,肯定准备撤,还要留着防备被一直咬着追打,他一直在呼叫同伴准备射击,安排得很精细!”

  可那个一直捂着耳麦的华裔特种兵却站起来朝着山脚快步跳跃下去,白浩南只愣了下跟着起身还摁住了邱泽东:“你就留在这里把风抱住狗子!我跟他帮帮忙……”

  实际上三人扔了摩托车跳下来爬上山坡茂密的树丛灌木林不过二三十米,现在看见当先跳下去的特种兵荡出挂在腋下的那支乌兹冲锋枪,敏捷但小心的猫着腰靠近那些被打翻在地的武装分子,开始捡枪拆子弹袋!

  白浩南也反应过来,因为来的时候就抱着边打边撤的心态,他们都是把弹药藏在一路上的联络点、补给点,翻山过来的时候携带弹药并不会很多,现在立刻捡点才是最靠谱的补给方法。

  不过那个华裔看见白浩南也在帮忙接连背了两三支AK步枪到背上,做个手势让白浩南过去,指着前面满地乱流油液的越野车:“你到那里帮我掩护,我把这挺机枪搞走!”

  白浩南顺着看了眼心中暗惊,这辆已经挨了不少子弹的皮卡车后车斗里面架了一挺满是洞洞眼的细长机枪,旁边挂了长长的子弹带,看上去就很不适合在之前那茂密丛林里面移动,这分明是没打算原路撤回!

  他不太懂作战技巧,但聪明细致的观察力没少。

  但这时候不吭声,点点头端着步枪悄悄前进靠在车体边,华裔还指点了他:“轮胎!躲在轮毂侧面,千万别躲车体车厢边,步枪子弹一打就穿!发动机也能挡。”

  白浩南块头有点大,小心翼翼把自己的身体蹲着还得缩小到轮毂那么大,耳机里面立刻传来李海舟的嘲讽声音:“老板!不要这么秀气!”

  白浩南悄声回应:“他们看样子不会马上撤?”

  李海舟也小声:“好像……那电台一直在叽里哇啦的,还用手势告诉我不许开炮。”

  俩听不懂任何汉语之外语言的家伙只能瞎眼。

  不过白浩南这个掩护位是真有用,华裔刚贴着车身游移上车斗,先忍不住小吹了声口哨,白浩南就看见他把两箱铁皮盒子提到车斗挡板拐角处叠着,普通人家孩子看起来是饼干箱子的东西,白浩南现在知道全都装满了沉甸甸的杀人子弹!

  这样低矮行事没问题,等到华裔刚刚试着探手起身想动手拆卸机枪架上的螺栓之类,立刻从这些乱七八糟的车体后方传来开枪的声音!

  子弹可能没瞄准,但他的避让动作还是让全身重重的砸在车斗底板上。

  还有活口!

  狙击手不可能解决掉所有方位,白浩南循着枪声方位立刻猫腰再快速越过一点空隙到另一辆车后,上面的李海舟马上正经:“别探头,轮毂,别起身看……”

  那枪声猛烈而急促,好像光是从这枪声就听得出对方紧张又慌乱的情绪,非常近!

  近得白浩南自己也没轻松到哪里去,整个身体都在发紧,耳朵大脑充血!

  这跟猝然激发的枪战不同,那时候根本不用多想,尽可能抢先拔枪射击就是胜利,而现在是僵持,明明知道几米内就有个枪手,甚至还可能不止一个,自己握着枪把的手都在变潮了!

  脑海里面应该是不光肾上腺素,还有多巴胺,还有什么老秦说过的运动激素都在狂喷,喷得整个头脑都晕乎乎了,白浩南觉得比当年自己跟随老大哥们第一次去夜总会的兴奋刺激感增加十倍!

  这就是俗称的冲昏了头脑!

  所以这个时候,前职业球员只能反复在心头狂喊自己要冷静!

  不要因为任何激动兴奋就放弃了判断,比赛!自己是在比赛,正在面对球场上面冲过来的前锋!

  这么一想,回到自己熟悉的情景模式,白浩南果然冷静多了,紧紧把自己的身体靠在沾满尘土的越野车轮眉附近,恨不得把耳朵都贴到车身上倾听,咔!的一声脆响,那边枪支弹匣里面的子弹打空了!

  冷静的想,不是说这子弹打空的更换弹匣机会就该白浩南冲出去,天晓得那两三部车被打中以后慌乱间撞在一起的背后躲了几个人?

  而是这声音给了白浩南比较确切的方位感,起码之前近距离被子弹爆炸音搞得他都无法判断,现在细微的声音后面紧接着在忙乱的找寻弹匣吧,白浩南冷静下来的脑海里才能仿佛浮现出这样的场景,弹匣被摘下来的摩擦,金属磕碰的声音丢到地上,从布袋子的弹匣包里拔出新的弹匣……

  基本确定了方位,白浩南悄悄平端起自己的步枪,耳机里面的李海舟肯定明了了他的意图:“差不多!差不多……对,那个方位我看不见……枪口低点,别顶在车身……”

  砰砰砰!

  白浩南朝着面前的车身上扣动扳机,李海舟的说法是对的,子弹在刚出膛的时候速度还没达到峰值,抵在车身钢铁皮上不是什么好事儿,但现在隔着半米多的距离,只见看似坚硬的车身蒙皮就像纸糊似的,噗嗤嗤接连被打出一连串的洞眼来!

  那边一声惨叫!

  白浩南顺势趴在地上再把枪口朝着明确的方位打了一梭子,扑通倒地!

  这时候华裔已经悄无声息的摸出个多功能刀钳,把那机枪架上的枪身螺帽拆掉,轻手轻脚像个贼子一样捧了下来嘘嘘的对白浩南示意两声,弯腰再抱起几支完好的步枪用弹链一捆,拎了子弹箱转身就跑!

  白浩南没有去看那边惨呼连连的模样,弓着腰从地上把之前收集的七八个子弹袋抓起来,又拎了几支枪才跟着扑进树丛里,果然那个华裔特种兵没有丝毫朝着高处攀爬会合的意思,就在这距离公路几十米的地方山坡上构筑阵地!

  没有挖掩体的工具就利用石头,找寻半人多高的大石头做基础,快速搬动累积其他大石块挡在周围,很明显,哪怕是石头,在被子弹冲击的时候都比车身有效。

  白浩南跟邱泽东对视一下,赶紧有样学样,军事参谋还低声:“这边的兵懒得很,从来不愿挖掩体,怎么说都没用。”

  华裔听见了,却手指他俩到稍远的地方构筑:“看住不同方位!”

  没错,他们仨呆的这个公路转角还能附带瞄着关卡撤回来的方向。

  白浩南力气大又惜命,动作自然快,还帮邱泽东弄了不少,最后顺着破旧西装后背上的洞检查伤情,防弹背心都有洞,可打在上面只是个小凹点,后腰的地方,白浩南有点咂舌:“这玩意儿还是有用哦,没有的话你这脊椎说不定都给打伤了!”

  邱泽东有点后怕:“当时只觉得一把大锤打在后腰上,现在居然都不怎么疼了。”

  三五米外的华裔做个噤声的手势,悄无声息的指他那边的公路,白浩南和邱泽东立刻紧绷起来,分发步枪,然后把自己尽量掩躲在石头堆后方,白浩南还把手边起码五个子弹袋的十多个弹匣纽扣都无声的打开,面前平摊开四五支AK步枪,心里才有种要打牙祭的满足感,耳麦里只有李海舟的提醒:“人越来越多,不可能要我们十多个人,防守几千人吧?刚才那第一轮不过是伏击的突然,还不撤?”

  白浩南只能咬牙用喉头发音:“他们,有经验……”

  就这么点声音,华裔都回头很不满的怒目,丝毫不顾在那赌场酒店前的战斗,白浩南可是救了他的命!

  但白浩南果然信任有经验的高手,赶紧住嘴,这时候才明白安静不一定是非要防止被敌人发现,更是能有清晰听见敌方运动声音的用途!

  一点几不可闻的发动机声音越来越近!

  从一开始的若隐若现到越来越清晰,让白浩南能够大概判断这应该是辆发动机状况不错的车,尽量挂在怠速状态慢慢前进,尽可能不带动油门加大声音。

  而且随着这个声音从另一侧靠近,沙沙的脚步声也出现了!

  车辆很慢,周围还有人在步行!

  一直趴在白浩南身边的阿达都紧张,几次三番想起身,被白浩南用手肘压下去。

  白浩南觉得自己的嗓子眼都有点审美疲劳了,没有那么频繁的去叫心肝过来一起塞着,但大脑还是不可避免的开始狂飙风暴,脑血管似乎都在受到集体挤压,呼吸都紧张起来,再次伸手摸摸另外几支AK步枪的保险片都打开了,又把手里的枪确认拨到了连发的最大火力,接着想起李海舟给自己说过,技术不好,没把握在连发的时候打出小点射,那不如把保险调到单发上,手指频繁的动快点就是,学那个东瀛动作片著名的加藤老师手速最好。

  于是悄悄的又把保险片拨到了单发上,然后这个时候却发现比他更靠近关卡那边的华裔特种兵慢慢的移动左手到身后,非常明显的对白浩南指了个山坡上的手势。

  白浩南刚有点懵逼不知道什么意思,就看见那手指变成了中间三指张开在后背,慢吞吞的收起一根……

  这时候华裔的右手已经把那支满是洞眼的机枪枪托抵在肩膀上对准下面公路。

  慢慢的又收起一根……

  白浩南最开始真想过是不是要他起身往山坡上去的,但想想连说话都不允许怎么可能做这么大的移动动作,这时候他甚至也已经看见路面上出现了车辆!

  一辆货厢里架着高射机枪的皮卡几乎是无声的在滑动,然后周围围着一群端着步枪的军人,小心翼翼的往前移!

  真的是用驾校学车移库的速度移动,尽量不惊动任何人的移动。

  如果不是这名特种兵要求绝对噤声,说不定就被人这样摸到近前了!

  接着白浩南已经看见那三根手指默默的全部收回去握成拳头,离开后背前狠狠的重点再指了一次山坡上,白浩南已经听见那挺机枪狂暴的开始发射!

  这是种白浩南从没听过的机枪声音,似乎子弹枪声都连成了线!

  最经白浩南的感受就是手枪大多啪啪啪,步枪都是砰砰砰,机枪哒哒哒。

  可这枪声听起来就是兹……

  只见弹链、弹壳一阵乱飞,就让下面二三十米的皮卡车以及周围的那些枪手遭遇到四十米大刀的砍伐一样,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

  射速太快了!

  如果不是那三个手指特别强调的三二一倒数,还有反复指向山坡上,白浩南肯定探出身协助射击了,现在却知道华裔这么指肯定有用意,无声的把自己那支AK步枪指着山坡上。

  也就是一刹那!

  当机枪爆发突然开始收割下面生命的时候,山坡上惊慌失措的跳出来好几条身影,而且高度还在这边的伏击阵地之上,完全是循着声音猛然冲下来,然后还是很难看见这种几米之外就是浓密灌木的大树底下居然有个机枪阵地!

  如果白浩南跟邱泽东都投入到伏击中,可能暴躁的枪声中根本听不到背后的动静!

  现在白浩南带着难以言表的幸运后怕,端起步枪面对十多米外的伸长脖子的军人扣动扳机!

  甚至都已经忘了自己调到单发上,砰的只有一枪!

  那边有人应声倒地!

  幸好他身后,邱泽东的枪声已经响起来,他那典型的土匪式砰砰砰连发,把碗口粗的树林中打出一片秋风扫落叶来!

  接连有人从山坡上惨叫滚下去!

  但可能被这连串枪声吸引,突然从白浩南身边灌木丛窜出来一条身影,不顾一切朝着邱泽东的方位扑过去!

  白浩南吓得魂都要掉了,面对面看着也是突然发现他,脸色不比他好到哪里去的八角帽当地武装分子,呆滞得枪口都转不过来似的,因为白浩南的枪口就抵在对方胸膛了,几乎本能又面无表情的扣动扳机。

  砰!

  那种近在咫尺被7.62毫米步枪子弹打翻在地的冲击力反弹,带着温度的鲜血直接溅在白浩南脸上!

  该死!

  又忘记在单发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