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45、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245、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其实这件防弹背心穿起来很不舒服,军迷李海舟是不屑一顾的,说现在国际上都什么高科技了,国内军队也在装备好东西,但这所谓最精锐的特种兵穿的防弹背心也就是里面夹了防弹钢板的内衬,最多是国内银行押款员的档次,又重又别扭,主要还是型号对白浩南都有点偏小,那个华裔跟邱泽东穿起来都尽量箍紧再罩上寻常T恤跟本地最常见的夹克或者廉价西装,唯独白浩南不用箍紧都有点喘不过气,当然也有可能是紧张造成的。

  他跟邱泽东都把手机揣兜里了,白浩南甚至把耳麦都摘下来只是卡在衣领里面,只求不露出任何会引起怀疑的细节,毕竟以顾泽东在这里进出生活这么多年的经验,他调整出来的外观是最恰当最平常的,那个华裔都脱下了特种兵战靴换上了行动队的解放胶鞋,现在还胆大包天的把手机握在手里,虽然自然下垂,也肯定在继续拍照,可能这就是他的业绩吧。

  走近了,一百多米能看见是些穿着普通便装的男性手里提着钢管或者砍刀在路面上晃悠,但两侧装饰豪华的门头下方,就坐着几个怀里抱着步枪的八角帽!

  已经被叛军控制了!

  看那些懒洋洋坐靠在塑料椅子里面的八角帽军人,就知道他们对局面比较放心,联络点的少年也说了,城外关卡的地方有人防备,可这翻过山再进来就没看见人啊,总得有点居民,或者总得有点军人在街头巡逻吧?

  军人没动,反而是那些路面上的男性趾高气扬的看这边,顾泽东好像视力不太好,使劲眯眼低声:“这……好像是赌场夜总会里面的保镖,看场子的混混,对,有个认出来了……毕竟这些里面有很多值钱设备,游兵散勇的抢了也没用,就怕被打砸烧了,这可是赚钱的东西,哪怕是叛军攻进来也想留着用,之前的股东更是想换个领导人还是继续赚钱,这肯定是私底下有协议,留了人提前来看守东西。”

  连战乱都要分三六九等,平民只能逃难当难民,有权有势的就可以选择当墙头草,继续获得利益,这就是白浩南瞬间的感受,邱泽东已经迈步走到他前面,多走几步辨认出更多人来:“老雷?你还在城里?我们躲在外面跟这个达号吓得可够呛……”

  达号就是指北面来的中国人,这是这一带独有的称呼,而且一般特指有点身份的中国人,达是尊称,号是汉人,白浩南在小镇就听得很少。

  果然认得就简单好多,那些本来迎上来的保安打手,立刻换了表情:“呃?老……邱?你没去南边?”

  邱泽东还招手把对面的华裔指引过来,面对那边单独清查,随意的稍微借着来人遮挡,不被远处八角帽看见的展开破西装露出腰间手枪:“我又没人要,在外面捡了个达号,准备把他护送回中国去,搞点钱,还有什么地方能喝酒的,晚上来请你们喝酒?”

  白浩南其实紧张得肝儿都在颤了,这时候他知道这时候身上带着手枪反而不是什么稀罕事,毕竟在步枪面前屁都不是,特别是这里距离那边几个随意抬眼张望这边的八角帽还有十多二十米的距离,他们大腿上的步枪能全面压制手枪,周围又没个可以躲避的掩体,这可是战乱中第一次这么近的面对敌军。

  不紧张是不可能,白浩南的余光瞟着那边,稍微有人抬头或者把步枪换个动作,都能让他心惊胆战。

  还好邱泽东在之前首府军政层面失宠也有好处,中下层就算认识他也不知道他的真实情况,平日里估计也没少在这些地方徒步考察,有人还嘻嘻哈哈的伸手揽了他的脖子悄声低语,邱泽东摇头了,笑着对后面两个同伴招手,被这群人围着一起走过去。

  就在街面上走过去,从两边都有枪口的乱糟糟路面上走过去,白浩南有种抗日战争时期被伪军陪着走鬼子关卡的惊悚感。

  他脸上还是能尽量堆出来好奇又比较客气的笑容,对两边的军人做出双掌合十的点头哈腰来,其实那些戴着八角帽,脖子上系着红领巾一样装饰物的迷彩服军人,还能对他回以温和的微笑点头,这进一步助长了白浩南的胆汁分泌,看来对方军人也不是那么滥杀嘛。

  稍微镇定点想想,除了在战斗中你死我活的开枪射杀,起码小镇上的军人平时也没到随便肆意打骂,开枪杀人的地步,前提是不要去招惹。

  起码比动不动就拍桌子要求杀了他的庄天成还有他老婆强得多。

  但他管得了自己,管不到别人,就在邱泽东还神情自若的回头解释:“几个邦的联军正在那边学校操场阅兵,邀请了所有居民都去观看,只留下部分站岗维护秩序的哨兵,我们赶紧穿过去就能找到人送你上车……”

  侧面忽然传来声清晰的喝令:“那个谁?后面低着头那个,抬起头来!”

  这种声音在这个时候简直像晴空霹雳,白浩南都差点跪下去了,一回头,那低着头的不是华裔特种兵还有谁,抬起头来脸上绝对很难出现白浩南这种鸡贼的讨好笑容,他是军人!

  正儿八经的军人,训练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军人,不是特务或者情报人员那样油滑善变,一张脸紧绷着更衬托出那双眼睛像如有实质的狠劲!

  低着头一直顺着墙根走可能看不出来,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这就像有些武侠小说里面说的那种外门高手,浑身的战意或者杀气,不由自主的就会提升到最高点,一抬头就感觉勃然而生!

  白浩南心里第一反应就是糟了!

  果然那边的四五个八角帽军人跳起来三个,纷纷喝骂:“谁!你特么是干什么的?看什么看?!”

  这纯粹是种军人之间的下意识反应,就像当过兵的人才能辨认出那种兵味来,反正白浩南咋一看就肯定不是军人。

  邱泽东立刻回身:“兄弟!兄弟!没事……这是保镖!是我这个达号老板的保镖,也是华人!他们就是在南边看到乱糟糟的才决定返回中国去,没事没事!绝对没事……”一边说一边就从兜里掏出香烟开始散发着凑上去。

  结果当先跳起来的军人一把拍开他,眼睛继续盯着华裔:“卧槽你嘛!你以为不是这里人就不敢弄你了是不是,看什么看……现在这里是军管区!证件拿出来检查……”手里还提着步枪靠近,二话不说把枪托直接朝着这名华裔特种兵砸下去。

  明明是他自己叫人家抬头看的,现在却被那种流露出来的攻击性搞得火冒三丈,他的同伴也起身口中骂骂咧咧靠近,白浩南甚至都不觉得这几名军人有什么错误或者过分,他也拿着枪口对着过敌人,知道那种随时面对可能的各种危险时候,心情好像很容易暴躁,不知道是情绪阈值比较低,还是有种居高临下可以随便打骂掌控生死的倨傲感,就是容易爆发。

  这时候就得赞一句前足球运动员的走位意识了。

  好比白浩南在教导任何一支业余球队的时候都最常喊的抬头!

  随时抬头看周围的形势,观察队友的位置,对方的位置,这已经是任何职业球员深入骨髓的职业反应,只是抬头看这个习惯有了,大局观可能是个天赋的东西,有些顶级球员就是能抬头瞬间发现敌我双方的态势布局、强弱点在什么地方,白浩南没那么强,但下意识的一直在看整个局面,不光看这边起身的几名军人,同时看街对面另几名,而且脚下不由自主的都会移动,朝着更利于自己照顾全场的空位移动。

  偷偷摸摸不为人注意的移动到最能纵观全局的角落上。

  这特么简直就是本能,足球运动员跑位的本能,而且眼睛还随时关注着场面上其他所有人,特别是那个华裔特种兵。

  如果换白浩南这么一枪托挨了就挨了,但这华裔几乎也是本能,一闪身就躲过去,让扑了个空的士兵更加恼怒,转手更把步枪枪口对过去!

  这种步枪是没有枪刺刀的,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开枪,但动作更像气冲冲的用枪口去捅,结果立刻让白浩南见识到了什么叫专业。

  那动作快得有点眼花缭乱,就是顺着这士兵猛捅的枪口,那本来就避让侧身的特种兵突然抓了枪管顺方向一拽,另一只手同时抓枪托猛撞!

  真的,就是借力打力,借着对方猛的一下动作,感觉四两拨千斤,而且迅猛娴熟得平时不知道练了多少遍,反正那个士兵可能脑子还没醒悟过来,步枪已经被夺过去,胸口更是被这特种兵用肩膀非常合理的撞开!

  整个动作堪称一气呵成!

  而白浩南在那华裔躲开枪托的刹那,就已经知道没法悄无声息的躲过去,展开左臂让出腋下,看那夺枪动作出来,右手已经抓住勇士手枪外拔,甚至比那特种兵还先开枪,直接射击那背对一侧的军人!

  同时左手又到右边腋下拔出备用弹匣!

  真是亏得白浩南身强力壮,单手擎住这种大口径手枪射击,又在穿过道路中央的时候,把敌我距离缩短到了六七米,这种时候手枪调转枪口的便捷性完美体现出来,军人们忙不迭抬枪,甚至有人回头拿靠在椅子边步枪的时候,白浩南已经快速命中身体!

  只能打最容易命中的躯干!

  同时能瞟见那个特种兵就是个半跪在地上,端着步枪朝白浩南反方向射击!

  两人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却能做到各自交叉攻击,最大限度保证了对方的后方无恙。

  而白浩南最为看重的邱泽东则顺着他被推开的力量,很没形象的滚倒在地上拔出腰间手枪,动作非常狼狈,但却简单实用的就那么躺在地上双手握住跟白浩南同时攻击一边。

  枪声爆发得无比迅猛,感觉就是一刹那三支枪同时发作,接着军人们还是有开枪的,但晚了。

  如果是那位华裔单独发作,肯定会被反击,但白浩南优良的站位帮他压制住了另一边,甚至邱泽东倒在地上开枪的造型都让他身后那几名已经拿着枪过来的军人都楞了下,然后真不是这位特种兵射击技术的对手。

  特种兵看来不是以一挡百那么神奇,但只要有人协助,他们的战斗功效确实超越普通士兵太多太多,起码这个时候,白浩南听见的步枪声音只有这一把清脆短促又非常有节奏感的啪啪,啪啪,一连串两连发!

  从抢夺对方的枪械到手,检查保险机构在什么位置,再开枪命中,这种娴熟没有千锤百炼是不可能的。

  而白浩南能做到的就是近距离手枪射击,自己还大步冲上前去,力求用最准最稳定的方式命中对方!

  瞬间开始,瞬间结束!

  马路两侧各有四五名军人,眨眼间就躺在血泊里!

  刚才还提着砍刀跟钢管做出一副叱咤风云模样的保镖、混混们呆若木鸡,他们不是没见过枪战,也不是没开过枪,但这么三个看起来刚刚还人畜无害的家伙突然发作毙杀了近十名全副武装的军人,这种风卷残云的砍瓜切菜让他们目睹还是很恐怖的,特别是其中多少有些子弹在他们头上飞过,有两个已经吓得坐到地上去了。

  也许他们就连刚刚经历的城区争夺战,都一直躲在这屋檐下听候大佬们的谈判,没有在狂风骤雨里面摔打吧?

  偷奸耍滑的只求享受,只会养出些废物!

  还不如气喘吁吁冲过来想帮忙的阿达!

  不过因为命中的是躯干,还有人在挣扎着想要把枪举起来,白浩南没有补枪的习惯,而是立刻冲上去一脚把枪踢开,手上迅速的换掉弹匣,再俯身捡起步枪,正好抬头扔给跳起身迎上来的邱泽东,自己再去抓其他的:“撤了?!”

  没想到那华裔却朝着那边屋檐下的一辆摩托车上冲过去,上面插着塑料弹簧串的钥匙很显眼:“就是这个!上来,去冲一圈!”

  不是吧?

  还没念经呢!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