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44、没有人是幸免的旁观者

244、没有人是幸免的旁观者

  白浩南得到邱泽东比较肯定的眼神后就耸耸肩:“好吧,随你们,但出事就跑,那时候只看谁跑得快了。”

  特种兵们表示他们有把握。

  按照李海舟的说法,他们肯定有预案,什么情况下要怎么做,应该心里还是有谱的,所以他也不能弱了名头。

  又不是进入城区打杀救人干什么,那就不需要所有人都进去,李海舟钟爱的迫击炮肯定要留在最后面山坡高处建立炮击阵地,作为向导和支援的行动队员也不用进去,陪着其他突击枪手做火力掩护,他自己用那支SVD做狙击观察。

  几乎同样的情况,特种兵里面也是狙击手和通讯兵留在后方高点,另外两人下山到城区边接应,只有唯一能说汉语的华裔和邱泽东这个首府通一起下去拍照。

  本来白浩南肯定应该作为最高指挥留在这个山巅上拿望远镜看热闹都行的,但是看着干瘦的邱泽东拆下他身上的迫击炮弹,忽然就开口:“老邱,我跟你一起去,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拼命也要把你扛回来。”

  可能这就是有些人生来不凡的原因吧,在某个节点或者某个闪光点的时候,会做出与众不同的决定,谁都想不到在冒着这种巨大危险的时候,这个最有理由远离危险的假指挥官,没有对行动计划做出任何指示的指挥官,感觉就是来游山玩水混个资历的家伙,竟然敢去最危险的地方。

  特别是邱泽东被他这个理由给惊呆了:“我?因为我?”

  白浩南若无其事的点点头也开始摘身上的东西:“现在看来,你对庄小姐,比我更重要,如果不是只有你对首府最熟悉,你根本就不该下去的,这么个任务比起最终夺回首府,甚至控制全邦改变这里的情况,你的价值在那些地方更重要,所以我还是跟着一起去,别的不行,我身体好,逃命的话扛着你也比较有把握。”

  邱泽东虽然是华裔,可还是有点营养不良的地方特色,一米六出头的身高黑瘦身材,感觉魁梧的白浩南随时能把他拎起来就跑,反差是挺大的,李海舟这个时候还是吭声了:“要不……我去,军事素养我可比老王好,你用狙击步枪给我们照应着,你射击还行。”

  白浩南拍拍他肩膀:“你辛苦了这么久,也该我舒活下筋骨了,没事儿,就我们两三人进去,反而容易快进快出不是?”

  邱泽东还是呆呆的,可能他一直不被重用,不被别人看在眼里,无法施展抱负的过了这么久都习惯了,结果现在被这样对待,心情激荡是难免的,哪怕是成年人,酸甜苦辣也看得多了,还是定定的看着白浩南,结果白浩南干脆揽了他肩膀一起走:“不用耽搁了,走吧。”

  一直顺着密林植被下山,邱泽东都在询问白浩南:“你是真的想让我全心全意帮助庄小姐?”

  白浩南点头:“我跟她关系更像朋友,现在纯粹是帮忙,在她最艰难单薄的时候帮帮忙,我是中国人,我迟早要回去,老实说我现在就有点想回去了,如果不是答应了要帮庄小姐,我想现在就干脆翻山越岭的跑回国境线那边去,你知道怎么过境吧?待会儿记得拉住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理解我这么想回国的心情,所以以后应该是你帮助她,那个军师什么什么佐她,我有信心让她听你的意见。”

  邱泽东想想:“辅佐,辅佐她……可我是被你吸引的,包括到现在……”

  白浩南夸张的惊吓:“不是吧,你喜欢我?我有个溙国男朋友这样对我,已经把我吓得够呛。”

  邱泽东脸上纠结扭曲然后舒展苦笑:“我更习惯什么都认真严肃的谈,你呢,好像有点游戏人间,也许就是你的这种境界吸引我,我知道我其实不算很聪明,勤能补拙是我一直的座右铭,哪怕我一心一意的学习那位领袖的每个脚步,但最多是邯郸学步,东施效颦,我不可能有他那样的雄才大略,所以有时候到处游历也是排解苦闷的一种方式,但自从听说你的消息,特别是结识你以后,我就觉得要是能一直跟着你做事,应该很快活,很期待,因为你总是充满了兴致勃勃的生机,不会被负面困难的东西压倒,如果你要回中国,我都很向往能够去中国看看,去游历那些毛先生游历过的地方,这恐怕才是我一生最有可能实现的梦想。”

  任何一个国内人习以为常的国内旅游,在他看来就是奢望。

  白浩南笑着拍他肩膀:“没问题,所以更要保住命,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有这么多美丽漂亮的妹子,有这么多惊险刺激的生活,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要去经历,哪有时间灰心丧气,虽然我还没完全搞清楚我以后干什么,但回到国内是绝对的,我也肯定能活得自在,那时候恐怕你跟在庄小姐身边忙得不见得有时间来看望我了。”

  邱泽东摇摇头伸手:“那就说定了,我听从你的安排去帮助庄小姐,但未来当她的事情有了结果,无论是好是坏,已经不是我能影响左右的时候,我就去中国找你,行不行?”

  看他的表情,仿佛这个握手具有了契约的意义。

  白浩南爽朗的握住摇晃两下小声:“记住我的名字叫白浩南,到了中国就凭上网搜索,都能找到跟我有关的线索,然后找到我在什么地方,江州,我多半会在那里。”

  邱泽东再次惊讶:“江州我知道,您还很有名?”

  白浩南装逼的淡然:“一般般!”

  邱泽东有转粉的趋势:“说说,说说?!”

  直到完全走出密林地带,白浩南都在讲自己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还是那几个特种兵和突击手叫住了他们,除了在后方能打一公里多的迫击炮组,分头前往头顶上方山崖上的狙击手跟通讯兵,其他六名火力接应组都跟着到了这里,年轻士兵们帮自己的两人整理装备,特种兵们还提了狙击手和通讯兵的防弹背心给他俩穿上,然后摘了步枪战术背心子弹袋之类,那个华裔特种兵腋下挂了把乌兹式冲锋枪,白浩南两人把折叠AK步枪用个不起眼的桶包提着,阿达自然是摇摇摆摆的也跟在白浩南后面。

  邱泽东给三人的定位就是中国来做生意的老板,带了两个本地保镖,这样无论是遇见哪一方的武装人员,能不火并就不火并,毕竟走进来的目的仅仅是那名华裔特种兵沿途用手机拍照,同时要求白浩南和邱泽东也尽量拍其他方位。

  其实如果从那三个少年蹲守的无人废弃小村落开车过来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但为了躲避防守关卡增加隐秘性,翻过山体丛林过来整整花了三个多小时,已经下午四点过了,最佳的结果就是进去走上半个小时,把尽可能转悠到的主要街道、河面、桥梁挨个拍照,趁黄昏来临撤离,那就叫完美。

  顺着有点下坡的山区公路前行,应该是近几年修建的水泥路还比较新,但表面覆盖了厚厚的黄沙尘土尽是乱七八糟车辙印,属于雨水泥水之后从来没有清洗的结果。

  邱泽东自然是熟悉得很:“这就是庄栋梁搞的那个社会行政管理局的职能,但是他们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想尽一切办法揽钱上面,根本不会考虑这些民生事务,仿佛在他们眼里这里不是他们的行政管辖区,只是个可以无尽索求的钱包,任何投入都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而不是发展这里,这点也是让我很灰心的。”

  白浩南慢慢点头,他耳朵上戴了条耳麦线,一直连通李海舟的电话,那边高点自然能俯视大概的街道动静,只是纵横交错的街道,他只能看到一个方向,为了降低三个男人并肩走的醒目感,华裔特种兵走在街对面,尽量低眉顺眼的靠着路边墙根走,都能看见对方拿着手机假装若无其事的摆动,却在不停的咔嚓拍摄。

  三个人都拍,政府军提供的拍照手机,据说效果很好。

  但随着走过外围那种蓝色大棚一样的工地、厂房之类接近有路边商店的街道,白浩南立刻注意到几乎所有闭锁的店门上都贴着告示,稍微走近点用手机拍摄时看见“纳税通告”!

  里面罗列出种种民族大义,这场战斗都是为了推翻政府压迫之类,最终归结到一句,每家都要交税,名目众多的税款。

  邱泽东习以为常,无奈的摇摇头:“怎么都是老百姓受难,哪一方拿下控制权,第一件事就是美其名曰收税,其实不过把搜刮民脂换个说法而已,只有政府军暂时不需要这点钱,但庄天成当上主席以后,一开始也是收了不少税来恢复秩序的,直到赌场、夜总会之类开始赚钱了,才基本上把税款全部免掉,其实一来本地人没什么钱可收,二来也主要是为了吸引中国人过来开店,这里到处都是中国人开的店铺,只不过这一打仗,全都没有了。”

  空荡荡的街头,除了被打得满是弹孔的路边车辆,就是路中心有还在燃烧余烬的汽车残骸,建筑倒没有多少被破坏得很厉害的迹象,但没有拉下卷帘门的商店肯定就被抢掠一空,地面到处散落的碎玻璃比建筑残渣都多。

  踩在上面有嘎吱嘎吱的声音,白浩南走得比较慢,好像在体会一出荒诞的电影场景。

  但明明从这里往北十公里,就是中国,那个被这片土地上所有平民向往的安全国度,原来战乱就在这样触手可及的地方,其实从来也不曾遥远过。

  感觉不那么真实,又偏偏肯定是真的。

  边走能边听邱泽东熟悉的指出挨家挨户的商店是什么,老板是来自国内什么地方的人,哪家的川菜味道不错,哪家的湘菜又很有特色,开小超市的夫妇在这里本来赚了点小钱,结果男人赌上瘾了又演变成让老婆去卖的悲剧,很有生活化的细节不断重现战乱前的样子。

  可耳机里随时都有李海舟话痨般紧张的碎碎念:“右手啊,注意右手,我看不到那边有条街道,建筑,随时注意抬头看建筑,这种两三层的建筑房间里随时可能有狙击手,我跟你说这种城镇巷战攻打的时候不危险,危险的就是现在这种相持或者相互清剿的时候,打败的一方随时有枪手躲在每个角落,那些获胜的就到处抓老鼠一样,美军打下伊拉克和阿富汗那么多年,都没法控制城区,就是到处都藏着狙击手路边炸弹,路边啊,垃圾桶不要靠近……”

  虽然邱泽东说没有这么吓人,现在可能是攻占方在集结又或者搞军事调动,暂时没人,这个城区也没大到随时能藏匿狙击手让人无法控制的地步,毕竟就这么大,几千人整齐的推过去就能把所有建筑清理干净,现在明显是中国人逃回国,本地人逃到周边去,经常打仗的整个城大家都熟练的逃空了。

  哪有到处屠杀的局面。

  但空荡荡的还是吓人,让人神经绷紧了的那种吓人,随时被周围不知名的窗**杀的那种恐惧萦绕在心头,白浩南甚至都按照李海舟说的有意无意摇头晃脑起来。

  这时候才觉得,可以轻松自在最多防个摸包小偷的走在街上是多么幸福,甚至连小偷都会觉得很亲切了!

  哪像这里,到处都是垃圾!

  马路上随处可见垃圾丢弃物,天上的电线、灯杆破损比较多,有些似乎还是故意撞倒撞断破坏的,但就是几乎没看见尸体,抬眼看看对面的特种兵,他也在点头,用手势示意前进方位。

  邱泽东明白:“他们在首府没有驻军,这是当初庄天成投靠时候的协议之一,但有驻军办事处,所以他们平时没少拍照获取这里的地形地貌,如果是攻打这里没必要用这么重要的特种兵来冒险,他这是要到最繁华的赌场一条街,那里很可能还会有留下来的人,平时也是人最多的,如果真有他们说的那样,恐怕……我是觉得不可能有。”

  顺着特种兵走过的街道转弯,按照邱泽东的指点把手里桶包丢进建筑缝隙里,靠近河边栏杆,拍照,表明河道上除了到处淤积的陈年垃圾,没有尸首遍地,也没有血流成河,朝前再走,豁然走上宽阔的三车道大路,两边都是之前少见的大楼,远远的能看见有人影在路面晃动,在那些看起来金碧辉煌的大楼霓虹灯招牌下面若隐若现。

  实在是公路上燃烧黑烟的汽车残骸和被下午风吹起来的沙土太影响视线了。

  连狙击手都在电话里心惊胆战:“我看不到你们了,你们拐弯进入建筑后面我就看不到了!”

  白浩南的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脚步都有点机械了。

  隔着街道的三个男人慢慢朝着未知的前方走过去。

  阿达拖得有点远,似乎狗子都感觉到那种胆战心惊的味道。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