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43、站在巨人的肩头自然看得远

243、站在巨人的肩头自然看得远

  所以白浩南出现在这个小行动队里真是恰如其分,肯定会带着正规军、尖子生傲慢情绪的特种兵们,和地头蛇之间不可避免会有点相互看不顺眼,正好需要白浩南这么个没脸皮的家伙来缓冲,稍微麻烦点的是特种兵里面能说汉语的就来招呼的这一个,据说他是早几代就入了籍靠海边的华裔,现在伸手不打笑脸人,对白浩南的殷勤也和气下来:“我不是瞧不起,我知道这片山区地形很复杂,我们人数也不多,必须依仗你们对周边环境的熟悉才能顺利完成任务,但这种不按照规矩来的做法的确很危险。”

  换做往时,邱泽东肯定会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但现在看了白浩南的态度,似乎也明白说那么多废话干嘛,别人根本就不在意,低头从还带着露水跟泥土的灌木丛里爬出来,整理下自己身上的枪械就拉了李海舟检查车辆。

  看来对方是想抢夺车辆,所以子弹都打在挡风玻璃上,应该没想到这车上是武装人员,更没想到后面还跟着战斗力惊人的特种兵,白浩南跟着那个华裔进去看了,邱泽东希望能有活口的想法落空了,这些特种兵的思路好像不一样,一击必中彻底灭杀对方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他们的宗旨,七八个正躲在废弃房屋里面休息或者慌乱中准备抵抗的小圆帽武装人员被击毙得有点惨,李海舟站在白浩南身侧低声,他是识货的:“小技术非常好,这是专门练过的,你看墙面上有散布钉着的弹片,摸摸还是热的,他们一定是先消灭外围,然后丢进攻手雷炸了里面再一鼓作气的冲进来绞杀,这叫做房间清除,难度很大,专业性很强,我以前压根儿就没练过这个,所以第一次攻击那个指挥部都只敢丢炸弹不敢进去清剿,稍有差池,往房间里面攻很容易死人,我不会就不装逼了。”

  白浩南默默点头,对特种兵们有点炫耀的展示战果致谢,然后吩咐李海舟带着行动队员按邱泽东的要求搬运一部分弹药藏在什么地方,自己趁机站在房间里开始对着死者念回向文。

  这点让普遍信佛教的缅军特种兵立刻对他换种眼色看待,虽然没有一起做什么,语气都尊重不少,完事儿往外走的时候还主动拍拍白浩南的肩膀表示善意。

  再上车邱泽东当然会问白浩南这个细节:“您信奉佛教?还这么专业?”

  白浩南的回答出乎他意料:“不信,但是觉得这么做能让自己心安,对了,既然政府军特种兵这么强,怎么没有用他们打下来这些自治邦?”

  邱泽东也不纠缠在信仰问题上:“地形地貌是个很大的问题,整个北部地区都是原始丛林地区,正规军过来他们的重装甲根本没法用,很多道路都会成为打伏击的重点,飞机大炮能起到的用途很少,只要遇见重装甲部队就化整为零的逃进山区很难让正规军抓到,至于特种兵,几千上万像美军那样成编制才能打特种作战,缅军么……能有个大队几十上百人就不错了,很贵的。”

  李海舟证实了这点:“美军只要算得上特种作战的军人基本价值上百万美元,从培养训练经费到装备支持、后期维护、保险养老各种支持很贵的,而且能做到这种等级的就跟你们那职业球员一样万里挑一,你以为人人都能训练成这样,流水线似的产出一大堆?能做到成建制的全球也就中美俄三家大国,其他国家都只能零星培养,财力物力人力技术缺一不可。”

  这么一类比,白浩南立刻就明白的专心开车。

  就这么再随口聊着,但精神明显比之前要绷得紧多,所以也换成了白浩南这职务最高的来开车,因为李海舟得在后座准备一支RPG火箭筒,据说这是他们总结出来的遭遇战战法,只要在车辆上迎面碰见,要是发现对方是武装人员有可能会火并,后座都会立刻跳车发射火箭弹!

  白浩南从来没用过这个,自然没法掌控这种很有自伤危险性的大杀器。

  邱泽东主要在副驾驶指点道路,并且一路讲解这些地方的情况,看得出来他的确是有过细致的调查经历,随便一个小寨子小村落甚至山坳都能说得头头是道,似乎每个可能会被作为战略据守的点,他都关注过,哪里有块巨大的石头或者特别的树干都能如数家珍。

  开始白浩南有点惊讶他是不是也有自己这样的记忆力,李海舟反而大大咧咧的习以为常:“你玩儿过电脑游戏CS没?只要天天玩那个,不到一年,你连每个拐角每个箱子有多高都能记得一清二楚,这是我在网吧里面消磨了两三年的最大感受,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搞熟了而已。”

  邱泽东也认同:“这对我来说就是基本科目,保证清楚邦内任何可能组织伏击阵地的地形,您回头问问三小姐,她保证也有这个基本功。”

  白浩南只能赞叹:“隔行如隔山,我也就会打个枪,开个车。”

  李海舟嘿嘿:“认识到这点就不错了,有些人以为自己打枪打得准就天下无敌,打仗哪有那么简单,光是我说的那个到地上爬战术都得练好久,到了……就前面那个村子。”

  顺着公路过去首府还有十来公里,按照邱泽东的说法剩下都得走山路,因为转过山口就有工事检查站,沿着不太可能全面封锁的山间密林穿过去,自然就能靠近首府,然后再选择拍照的方式和时间。

  这次明显还安全些,靠近村落边的时候,有流浪儿一般的少年跳起来做手势迎接,抢着到前面掀开用破旧喷绘布遮挡起来的破屋棚,车辆分别开进去躲藏,恐怕连美国侦察卫星都没法发现这种隐藏方式,在足球队训练过的少年看见白浩南自然是热烈又激动,可能上过战场格外容易让人有恍若隔世的味道,白浩南对迎出来的三个少年挨个拥抱,他本来就高大很多,这种宽厚的胸膛让少年们更有点泪目,所以白浩南也不着急走,看李海舟带人搬运弹药,修整装备,自己分别跟联络点的几个人聊聊,口粮补给其实都靠后面输送,但现在手机信号没那么好,再汇报消息就要靠近城区,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少年带着一部破直板机靠近也没什么问题,就怕遇见伤兵游勇,前两天有人被流弹伤到,送回小镇了。

  白浩南不敢随便许诺,更不会吹牛皮欺骗,只能提醒他们注意安全,轮流值勤,回去以后在小镇肯定会有好的待遇,自己也随时都会关注他们,少年们比他轻松得多,还拿出足球来展示,平时反正都是爬山瞭望观察,没事儿还能几个人踢踢球呢。

  特种兵们看见弹药藏匿完毕就不耐烦的催促赶紧上路,趁着天黑之前抵达拍照取证之类以后就能连夜返回,这是最简单最安全的。

  白浩南拍拍少年们的肩膀,背好自己的步枪就和这十多人的小队一起上路了。

  除了五名缅军特种兵,其他年轻士兵都是李海舟这段时间越带越顺手的几个家伙,相比之下足球少年们普遍更适合承担盯梢打探的任务,真正论到突袭穿插战斗还得从年轻士兵里面挑选,拆开三个人分头背负几斤重的部件,其他人连白浩南在内每人都额外带了两发迫击炮弹,现在李海舟无比喜欢这玩意儿,不知道是不是他血液里就流着爆炸的因子,据说无论是攻坚还是突围,他已经到了动不动就会来几发的痴狂地步。

  特种兵们当然不参与这边的装备分担,不过他们的东西也不少,除了长短枪装备,基本都是一个大包带三天饮水给养,子弹量大得多,有两个还额外背负狙击步枪和军用电台,加上每个人都有的单兵电台,好像还有两部卫星电话,再有挂在屁股上的钢盔,重量其实比野路子的家伙们大不少。

  穿过村落进入密林以后,邱泽东非常娴熟的在前面带路,这也是他这次参与的主要任务,要进入首府恐怕没谁比他更熟悉各种路线了,士兵们一路上还得轮流上前挥舞砍刀劈开过于茂密的植物开道,毕竟在这样水分和阳光格外充足的热带雨林,稍微一段日子没人走,山路就会被重新淹没,只有阿达贴着地面走才没那么吃力。

  当然这也给大家增加不少心理安慰,完全不用提心吊胆有人伏击。

  特种兵千里万里挑一的素质体现出来就是这样的山路攀爬,一声不吭,坚韧得像石头,他们的傲气是有根源的,白浩南这边也普遍不错,就两个后来补充的年轻士兵走了两小时后就有点体力不支,邱泽东指前面:“再坚持下,翻过那里就能俯瞰首府,整体休息准备下一步行动途径。”

  特种兵们没表示反对的加快步伐,只有白浩南这个名义上的总指挥,居然过去帮小兵接过步枪来自己扛,还把已经在吐长舌头的阿达抓起来放到几支背上步枪形成的间隙里面背着走,论肺活量跟耐力,恐怕他才是专业的,负重越野还有点新鲜,有兴奋剂加成的作用,邱泽东又忍不住多看几眼。

  这密林中的山路就是看上去一点点,实际上都要走很久,起码又是半个多小时以后才抵达山脊,不需要刻意隐蔽,浓密植被都得拨开些才能眺望远处,其实已经很近了,仿佛就在山脚下。

  白浩南也第一次看见庄沉香他们口中说了很多次的首府,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国内他见过的乡镇都能媲美这里的建设规模。

  就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区里有条小河,恰好在这里有点比较平坦的空地,于是就形成盆地底部的城区,往北十多公里据说就是中国边境线。

  和庄沉香的小镇类似,高层建筑屈指可数,而且都集中在最中心的区域,可能就是个十字街道口作为整个邦首府的核心,再以这里向周围扩展,而且是毫无规划性的扩展,哪怕白浩南这种从来没有城市建筑概念吃身体饭的家伙看了都觉得乱七八糟,特别是那种蓝色波纹钢板大棚搭建的建筑,在国内可能是厂房临时用途的过渡性感觉,在这里却随处可见,于是整个城区就铺得很开,就像一张尽量摊平的鸡蛋饼,也就中心区域有点城市味道,当然现在灰暗得很,还到处都有黑烟滚滚,偶尔还能听见零星枪声。

  看到这个,放下狗子拿出望远镜的白浩南有点笑了,一直注意他的邱泽东连忙问他笑什么,白浩南轻轻摇头:“笑我自己,以前我从来不会觉得这种城市跟我有什么关系,但现在,如果有可能我会带着联军攻打这里,可以全面控制这里,我才知道做人还有这么大的差别,卧槽,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对城市具有生死掌控的感觉。”

  邱泽东对他这个感叹有点费解:“就这个?”

  白浩南点头:“你不知道我以前是怎么样,顺便笑庄主席他们,他们的眼界成天盯着,觉得只要占住就会满足的邦首府,就是这么个乱七八糟的地方?他们这眼界比庄小姐来真是差得太远了,现在我也终于明白做人的确是有眼界高下的区别,成天盯着鸡毛蒜皮的事情,那自己也就是个鸡毛蒜皮,抬头看远点的人,心胸自然就宽广了。”

  邱泽东深为赞同的点头:“所以我看你以后,就决定加入你们!”

  白浩南正经不过三秒:“这个马屁拍得好!其实以前我也是只会盯着自己身边屁大点事情的,譬如美女什么的,哈哈哈。”

  搞得书呆子邱泽东表情颇为凌乱,感觉这个上级领导飘忽不定很难抓准风格。

  特种兵们这个时候在根据他们的GPS定位仪确认路线查看军用地图,李海舟装着不太经意的蹲近点悄悄看,不需要听懂说什么,屏幕上看什么,他自己都是行家,中国国内能接触到新技术比这里更多,只是他在部队的时候装备技术肯定没到现在突飞猛进的地步,重点是需要知道门朝哪边开,后面就能顺着方向改进了,全程他都尽量看,才不跟白浩南和邱泽东感叹呢。

  其实邱泽东提出来的方案更简单,他指顺着山脊的方向:“往那边走,我们就能靠近城区俯瞰,直接就在山头用望远镜观察到街面情况,你们如果带了相机也能拉近了拍照,然后我们就后撤完成任务。”

  一直也拿着望远镜在远眺的特种兵们摇头:“上级要求的是拍摄到在街道上屠杀或者死难者的照片,这么远根本看不到。”

  白浩南有点忍俊不禁:“那就没有啊,明明看不到,我在街面上都看不到什么人……偶尔有点持枪的军人跑过去,你们不会想就我们这点人也进入城区吧?”

  没想到那特种兵相互用缅语商量下,体现出来军人特有的另外一种轴:“没办法,这就是上级交代下来的命令,我们不能质疑对错,哪怕真的没有屠杀,也要确认各条街道上没有才能算是完成任务,哪怕今天夜里摸进去,我们也要做个比较全面了解!”

  这是艺高人胆大还是缺心眼呢?

  就十五个人加一条狗!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