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40、你的理想是什么

240、你的理想是什么

  白浩南来兵营挑过两次人了,看见的大多是已经训练了好久的兵,虽然勉强能够挑出来些身体条件和灵活性比较好的,但真正看到新兵训练才知道为什么养军队这么花钱。

  他在足球场上培养过的人手最差也是爱好足球,起码身体是协调的,这里抱着各种各样目的来参军的年轻人,连向左右转跟齐步走都做得乱七八糟,站成一排的人看着还多健康多机灵,教官喊一声双手抱头原地起跳,那场面就像一群癞蛤蟆在求偶的乱跳,把刚刚走进来的年轻姑娘们笑得花枝招展,前俯后仰,这里的姑娘肯定很少有胖的,所以到处看着都挺娇小玲珑,那场面……只能是让癞蛤蟆们跳得更有劲了。

  白浩南这种最看重身体训练的运动员出身,感觉脑门子的血管立刻都在暴跳。

  可以说军事训练和体育训练,在基础体能部分是相同的,前者难度更大,白浩南才知道自己所有带过的球员哪怕是流浪少年们,也算是筛选了些去干杂活,剩下手脚灵活,身体协调性比较好的,而这里的军队就没得挑,能来凑人头就不错了。

  他是有瞬间想按照庄沉香说的那样把这些身体不协调的家伙挑出来送去当炮灰了,但瞬间又反应过来自己这点选择就能决定不少人的生命,之前的烦躁暴跳丢了个干净,让自己的传令兵把姑娘们领到新兵办公室去办理手续领军装,自己过去指导脾气暴躁的教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专业体育中淘汰率比军事训练更大,但体育教练又更有耐心纠正每个细节,所以以白浩南已经带过各种乱七八糟队伍的经验,给了教官最简单的命令:“跑圈,不用这么早就搞队列训练,直接带着他们跑圈,不停的要求加速、立定、再加速,并且逐渐要求保持队列,等把这个身体协调性打开以后,再开始后面的军事训练。”

  哪怕在场有当了好多年兵的老油子,也没谁敢反对王建国这位军事代表的要求,现在都有好多士兵跟着送饭的仆人称呼他王老爷了,地位可想而知。

  相比乱糟糟的难民接待政治作秀,白浩南更喜欢这种训练场面,不一会儿就摘下背上的步枪,坐在操场边看得津津有味。

  其实主要也是用这种简单的方式排解心里面的忐忑不安。

  一直在担心兜里的电话会传来让自己害怕的消息。

  首府和周边几个小镇只要变电站、主要电缆没有被破坏,就能持续提供由中国方面援建的移动信号,连号码都是中国国内的号段,所以李海舟他们建立了几个在小镇和靠近首府外围的联络点,只要回到联络点附近,都能把消息传递回来。

  现在一直渺无音讯,可就不是没有消息才是好消息,会不会全军覆没了?

  那个邱泽东会不会把自己真正费了些心血的年轻人们全都带进死亡深渊里,偶尔忽然想到这个,白浩南就会心悸!

  甚至连粟米儿为他挨了一枪,现在躺在不知道哪里的医院里,白浩南都没有这样挂记,可能只有他才知道自己多在乎那个阿哩,还有阿瑟,以及一帮乱七八糟热爱踢球的少年跟年轻士兵,在他眼里这些家伙才更像自己的孩子,用足球联系起来的感情。

  所以白浩南坐在那也时不时的掏出手机瞄几眼。

  忽然有人在背后轻轻踢了下他,白浩南还以为哪个新来的女兵敢这么没大没小,焦躁的心情都有点没好气的转过头,却看见是那位喜欢夹着小棍的翁莱少校,依旧戴着墨镜,依旧脸色阴沉,说出来的华语都有点怪怪的口音:“你不认为你有更重要的职责工作么?坐在这里浪费时间。”

  白浩南真的是个蛮好相处的家伙:“您应该知道我就擅长点足球,军事方面如果胡乱插手,那才是搞破坏,最多也就是担当庄小姐的军事代表,但不是来指挥专业人士的,具体该怎么做还是你们的事儿,我最多能帮忙训练下新兵,差得很远,如果真的要训练出两三千能够上战场的新兵,要不少时间。”

  翁莱少校冷脸冷面:“你们中国人,就这么喜欢插手别人的事情么?”

  白浩南完全懵逼:“你说的什么意思?”

  少校都冷笑了:“你还在装糊涂,你们就巴不得我们这里乱吧……”

  白浩南莫名其妙的刚要说自己懂个屁,他那一直攥在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抱歉一下连忙接听,那边是李海舟的声音,压抑不住的兴奋:“卧槽!搞了把大的,我们接连突击了两个村落,缴获爆炸了他们囤积在那里的弹药堆放,结果偶然抓到一个舌头说他们进攻的指挥部就在那附近的小镇,我们连忙开车绕过去,最后一段爬上山坡用那门迫击炮炸了个干净利落!卧槽,我从来没想到这种最不起眼的63炮能打出这么好的效果!其实是个通信指挥部被我们端掉了!现在已经回撤到联络点,你派过来的参谋建议我们留下侦查人员,其他回撤?”

  白浩南求之不得:“回来!赶紧回来,一直担心你们有问题!到了北口给我打电话,那边现在已经堵得水泄不通了!”

  李海舟乐淘淘的挂上电话,所以白浩南面对翁莱少校也有了底气:“刚才我的人给我打电话,他们刚刚端掉叛乱进攻方的通信指挥部,还炸掉两个囤放弹药的地方,希望能够有效缓解进攻首府的势头!”

  翁莱少校的千年表情终于变化了:“真的?在什么地方?”

  白浩南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他们刚刚经过有移动信号的联络点给我打电话,具体的还得回来以后汇报再说。”

  翁莱少校还是难以置信:“你的什么人?你不是说你只是擅长足球,最多能训练新兵么?”

  白浩南解释:“我把镇上原来的流浪少年集合起来学习足球,也顺带教导他们射击之类的东西,之前对抗首府的袭击他们也出了不少力气的,这次本来昨天就安排过去到首府周围做探子的工作,结果一位庄主席的军事参谋建议他们可以用车辆快速穿插到战场后面去捣乱,破坏整个攻打首府的进度。”

  翁莱少校已经等不及:“赶紧的,马上走,我们去接洽这部分作战队伍,了解他们到底造成了什么样的战果,这对于整个政府军和联军反扑收复全邦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真是马上赶着到了北口,而且借着这事,两部在车顶上架了车载机枪的装甲车碾压到了马路上,把所有路上的车辆都给驱散干净,凡是不立刻驶下公路阻塞交通的,直接用装甲车给推到路边去,不管什么车什么人,总之立刻都得把整条公路给空出来说是方便军事物资运送。

  之前还对白浩南这个中国人身份颇有微词的翁莱少校这回彻底不吭声了。

  特别是等到天色落幕,李海舟他们的三四辆皮卡车越野车不声不响的开回来,被装甲车护送着直接回了兵营,邱泽东不但能在那张大型军用地图上指出各种战斗地点,李海舟还能提供一系列用手机拍摄的现场照片跟视频,翁莱少校已经喜不自禁的赶着先把功劳汇报给上级去了。

  白浩南只关心自己的人:“就回来你们十多个人?其他人呢?”

  李海舟满不在乎:“全都回来那也是十多辆车,这个时候十多辆车多显眼,再说他们还得当探子呢,所以大部分分散留在那些联络点附近,我们也只是回来汇报内容商量接下来的行动步骤,最重要是补充装备,只有拉出去打过了,才知道我们最缺什么。”

  七八个邦军边防营的营连长参谋都有点表情讪讪又羡慕不已的看着这帮立功回来的家伙。

  李海舟让自己的手机在大家手中传阅:“重点还是邱参谋的观察力足够强,当时我们炸了一个弹药库正准备上车快速撤离,迎头遇见一组武装人员的车辆,立刻就先下手为强的丢炸弹,他们有几个王八蛋还用脚踢过去!其实对方也就十来个人,我们可是分了前进组、掩护组、接应组、火力组反复演练了冲进村子里出了问题应该怎么办的,立刻就把这几辆车干掉了,本来都要走了,邱参谋却叫住我们下去把对方伤亡人员快速拖出来检查一遍,发现几乎都是携带手枪的非一线战斗人员,他就怀疑周围可能有什么高级官员集结地点,立刻就地讯问俘虏,嘉桂还给那人做了急救,他就承认那边有个指挥部,他们是过来送物资、电池、设备之类的刚刚返回。”

  邱泽东其实也不书呆子:“李队长的眼光更好,我们都清楚那个镇子的方位,但李队长稍微登高看了下,就判断是个通讯指挥部,从房屋外面的天线长度和密度都能判断是个野战电台前沿指挥部,所以我们立刻就安排了对这个指挥部的破坏袭击。”

  前通讯兵兴奋:“先用迫击炮轰一轮,前面还试了两发才找准方位,但这种六零口径炸不穿楼板,只能破坏惊吓,幸好另外两个突击组、火力组也悄悄靠近,快速消灭了逃出来的敌人再丢炸弹炸了个干净,才赶紧跑!”

  报喜完毕进来的少校皱眉:“有没有进去搜寻获取情报?”

  邱泽东和李海舟都摇头:“当时场面太紧张,那是个两层楼的小房,有不少房间,如果我们的人冲进去很可能陷入跟里面幸存者的纠缠,老板要求我们安全第一,快打快撤,确认丢了足够的炸药,还歼灭了十多名逃出来的人手,我们就立刻撤退了。”

  邱泽东还在地图上指了指下:“我们实际上是兜了个圈子从后方靠近首府被攻击的战线背后,距离他们发起进攻的方位已经很近不过几公里,所以根本不敢停留,稍微延误就会全军覆没在那里,所以打炸完立刻就撤了,如果我们手里有足够的破坏火力肯定会干得更彻底一些。”

  翁莱还想吹毛求疵,白浩南连忙护短:“已经很不错了!我介绍下,这是我们整个联军的政府军联络指挥官翁莱少校,这几位是营长和连长,这是庄小姐培育的军事教官李队长,这是庄小姐的军事参谋邱先生,这个战果非常不错,但接下来怎么样,我们必须听少校安排,另外这边兵营里主要加强新兵训练和部队整编,需要的枪支弹药清单也列出来请政府军支持,他们已经在外面连续跑了十多二十个小时,我先安排他们吃饭,怎么样?就拜托少校您跟各位安排研究接下来的作战计划,我们听从命令就好,还有一部分打探消息的人手会陆续把情报传回来的。”

  接连听了一两天的各种军事会议,白浩南也能说点类似的腔调,少校明显是不太适应他这种不抢夺军事大权的和稀泥风格,还愣了下才点头跟营连长们通报从政府军那边得到的反馈消息,毕竟是政府军,有飞机大炮坦克,特别是直升机一直在对这些区域做空中勘察,这个小分队之前两次破坏的弹药库白天已经被直升机捕捉到了浓烟滚滚,而那处指挥部,现在正在跟各方确认,没想到是这边干的。

  白浩南这边已经带着两人出来,李海舟更熟悉他:“不想跟他们掺和?”

  白浩南点头:“三小姐不介意把邦军交给政府军渗透管理,这也是个坦诚的态度,但起码自保的小队伍还是要有,所以这样我们仨会尽量把对外出击、收集情报还有训练扩大队伍的事情做起来,但主导进攻的是军方,我们最多做周边的配合并且提出我们的意见,你俩觉得怎么样?”

  李海舟没意见:“只要有仗打!”凑近了还是低声:“其实在两个弹药库我们抢了不少枪支弹药,但还是缺军用炸药和火箭筒,如果有了这两样,我们这种游击骚扰的作战方式会更有效,带来更大的破坏性!”

  邱泽东还在适应白浩南这个毫无架子的领导风格:“我……很感激王先生对我的信任,也感谢李队长在战斗中的身先士卒,我只是个非常熟悉这一带环境,又想完成自己理想的家伙,非常感谢能让我跟你们一起战斗,我会全心全意的努力!”

  白浩南高大而热情的伸手,而且是交叉伸手给两人:“那就行了,我们三个一起努力!老邱,你的理想是什么?”

  那口吻跟某个选秀大赛上的评委都差不多。

  但紧紧握住的三双手,显然也没想到他们会打出什么样的成绩来。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