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32、瓜女婿终究要见老丈人

232、瓜女婿终究要见老丈人

  一  一位邦领主席的儿子,身着便装带着一群武装人员还有迫击炮偷偷摸摸来到邦领主席女儿的管辖区,没有事先通报,没有沟通,这是要干什么?

  总不能说是来打猎玩儿吧?

  如果没有提前防范,恐怕这位二儿子就要带着庄沉香回去当猎物了,既然是兄妹,等待庄沉香的命运可能没有其他战乱中女性那么悲惨,但所有政治道路跟梦想抱负都化为乌有了吧。

  结果鬼使神差的伏击,竟然把这个二儿子给枪杀了。

  怪不得加强营硬着头皮也要过来收尸收拣伤员,还找到这位少东家给连夜送回首府去。

  原来这次还有这样的大人物在其中!

  就好像那位姓廖的干儿子也在伏击庄沉香车队的武装分子里。

  这里的人讲究什么事儿都要亲力亲为么?

  不过换个思路也对,其实就屁大点个地方,能调动的人手亲信就这么点,收拾庄沉香也不是很随便的事情,所以很重视的有要人带领也符合常理。

  但到现在才几天,邦首府那边已经接连折损了两个主要干将了!

  可以说派来的头头都被干掉了!

  白浩南都在想难道这说明庄沉香真是有当老大的命?!

  接了庄沉香的电话,白浩南脸上尽量控制,肯定还是有惊疑不定的神情流露,同样穿着连体军装,但多了很多勋章、军衔的中将宽皮大脸被墨镜遮了不少,对白浩南决定立刻返回办公楼也没意见,说本来就要去会见这里的镇区管理者,最近在缅奠好些电视台上也看到她的新闻了。

  所以昨夜跑过来的白浩南只能搭乘军方车辆,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去跟将官挤那部敞篷军版越野车,随便爬上后面跟着的装甲车就行,其实这还是他第一次坐装甲车。

  那个很有点想攀附的连长也跟着爬上装甲车顶坐在白浩南身边低声介绍,原来这个国家大将就是最顶级,中将差不多算是权倾一方的巨型人物,除了战事几乎不可能到这种小地方来,他们从来就没见过这么高级的大官,今天早上临时过来的,那肯定是因为前两天加强营和边防营,还有昨天晚上枪炮连天的原因,因为据说这位中将就是当年收服了庄天成的政府军将领,当初还没当上将军,就是解决了几大邦领之一才扶摇直上,现在他的大功绩出问题,肯定要过来看看。

  其实这种履带式的装甲车行驶来非常沉稳,就是坐在光秃秃冷冰冰的平坦车顶上,随时有种装甲车刹停,自己就会飞出去的感觉,所以白浩南紧紧握住了装甲车顶的金属把手,眼睛看着前面那拿小棍儿的将军副手好像也在凑着说什么,没准儿也在讨论自己。

  都在算计。

  啊,战场如球场,看来都需要鸡贼的算计!

  短短几百米,履带式装甲车轰鸣着很快抵达,转弯的时候都有甩尾的感觉了,停在办公楼前把这里的卫兵们都吓了一跳,以为又要搞事,还好看见王长官大喇喇的在车顶站起来,表情立刻都换成了高兴,还有哨兵过来立刻帮王长官当人形梯的。

  抓着铁扶手梯下来的白浩南觉得这小子很有前途,高兴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把连长递回来的步枪扔给他,还有阿达也给他抱着,自己快步追上前面的将军做引领的手势。

  得到短信通知的庄沉香已经站在楼道口迎接了,办公大楼的一二层都是行政办公区,对外接待也一般都在二楼,所以庄沉香引着这意想不到的贵客走了一圈在会客厅坐下来汇报谈话……

  白浩南惊诧的发现,这姑奶奶居然说的是汉语!

  然后洪登中将回应的也是汉语!

  卧槽,这个始终和善谈论佛教的中将很腹黑啊!

  而且戴着墨镜的中将还笑眯眯的转头指了下坐在会客厅尾部的白浩南:“王先生是个很能协助庄女士做好工作的人选,值得大力提拔,委以重任。”

  庄沉香美目闪动,应该说她还没多少机会面对这种级别的大官,也没想到政府军居然是来这么尊大神,一个劲的感谢,并且对接连几天发生在小镇周围的武装冲突表示遗憾和惭愧,自己没把工作做好。

  顶着和平发展联合会头衔的中将安慰了小镇长官,肯定这种根除黄赌毒的行为是正确的,遭遇挫折跟阻挠也是正常的,政府军方面会大力支持云云……

  总之还夹杂了缅语的谈话后,庄沉香肯定是喜上眉梢。

  跟白浩南一起在办公楼下恭送中将离开的时候就差磕头了。

  白浩南能理解她这个非常时刻,忽然有了新的靠山感觉,一直陪着她表现热切的谄媚状态,有些时候比庄沉香还夸张,但随着装甲车队消失在街角,女人的脸慢慢变冷,男人的腰又直起来,然后相视一笑,庄沉香主动伸手挽住了白浩南的胳膊,一起慢慢朝办公楼里走。

  有点遭受风雨以后夫妻同心的感觉。

  庄沉香说得很平静:“庄栋梁排行老二,但他从一开始就是我父亲培养的接班人,因为大哥吸毒玩乐得有点过了,于是最近一年甚至搞了个社会行政管理局让庄栋梁当局长,其实就是把首府的市长架空,让他当实际上的首府城市管理者,为以后当邦主席做准备铺垫,一般他是不参与军事行动的,但他手下有几个狠辣的家伙专门负责干这些事情,可能这次还是因为针对我,才让他到第一线来,谁知道……”

  白浩南在乎她的反应:“你也不是很悲痛?”

  庄沉香苦笑下,还把头都靠在白浩南的手臂上了:“同父异母一起长大,你说没感情肯定有,但这几年相互争权夺利也没少,我到这里来,就有被放逐免得跟他争接班人的原因,毕竟他在首府的经营比我深厚多了,老太婆也向着他,把族里的侄女嫁给他连成一气,这下好了,加上姓廖的,老太婆最器重的两个年轻后辈,都被我们干掉了。”

  白浩南心宽:“那不就正好适合你爬上去?”

  庄沉香忍不住冷哼下:“老太婆跟庄栋梁的人不对我恨之入骨?怕是老头子都要恨得要命!他终究还是瞧不起我这个不听话的女儿……刚才居然还打电话过来把我大骂一顿,难道我就该乖乖的束手就擒?”

  两人慢慢沿着楼梯往七楼办公室去,现在每个楼层都站着三四名端着步枪的卫兵,楼道头窗户边还有哨兵,可谓是防守严密,但却带来不了一丁点安全感,白浩南都忍不住想自己刚才把步枪给了谁,最后还是夹夹胳膊确认勇士的存在比较放心。

  庄沉香可能也是需要找个人倾诉抱怨下:“这几年我是最艰难的,在这个条件最差的角落,负责跟两个邻国边境的防备,又不愿让毒品横流,现在还反对用绑架赌博的不法手段来生存,这是瞎子都能看出来的区别,难道我也非得去做那些非法勾当?作为一个地区的领导者如果都只有这种思路,那这个地区还有什么发展的未来?真的要把这里打造成毒品原产地,赌博绑架高发区彻底毁了这里的声誉才开心么?”

  白浩南轻轻拍她的手:“你说这些我不懂,但球场上有句著名的话,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现在是他们在进攻,我们在防守,我想哪怕邦首府翻脸,也不是一点都没机会,以前我觉得尽量争取,打不赢就退到溙国去,今天你看看,这位中将不也很希望有个英明的地区领袖么,说不定我们还有进攻的机会呢。”

  庄沉香深呼吸下:“他可不是什么……不说也罢,这更是老狐狸,他怎么对你印象还很好的样子?以前我看他对庄栋梁都没有这样高的评价。”

  白浩南立刻就得意洋洋了:“我多帅啊,人见人爱嘛!”

  庄沉香也笑了,伸手打他一巴掌:“又开始调皮!”

  正好粟米儿出现在楼道口上了,一脸的没好气:“我在办公室帮你们忙得昏天黑地,你们倒好……”后面没说,因为旁边的卫兵一个个看着呢。

  庄沉香连忙松开男人抱女儿,热情得堪比面对将军:“天啊,你还记得洪登中将么,以前你外公说过好几次他都很尊敬的那位洪登将军,刚才居然说他很不错……”

  粟米儿立刻喜笑颜开:“真的?怎么说……”

  庄沉香游刃有余的带开女儿注意力,笑眯眯的搂着进办公室去,白浩南则得到卫兵们更加崇拜的眼神和敬意,那个之前接过步枪跟阿达的卫兵赶紧也凑上来,白浩南笑嘻嘻的拍他肩膀示意,走出去一步再倒回来低声:“帮我去弄套子弹袋弹匣包来?另外今天早上收缴的那些步枪中,我看见有M16,你问问黄营长能不能给我一套那个,另外帮我找个望远镜。”

  有眼力的小兵立刻去了。

  白浩南就喜欢机灵的家伙,背着步枪走进庄沉香的办公室里,庄沉香又躺在沙发上打盹了,粟米儿看他关了门就往白浩南身上跳:“我回来先睡了会儿,妈妈忙着各种事情,现在你累不累?”

  还得赶紧扔下步枪接住姑娘,白浩南随意的靠坐在单人沙发上:“不累不可能,但事情还压得我喘不过气……接下来怎么办?”

  庄沉香躺在长沙发上有美人春卧的侧面曲线:“对啊,怎么办?大局势看起来似乎有利,但具体操作始终非常艰难,我们手里能动用的资源太少了,如果他们不考虑损失彻底反目的话,光是一个加强营就能把我们连锅端了,幸好现在又冒出来政府军的态度,那肯定不敢这么贸然直接动手,可接下来怎么相处呢?我总不能造反吧?难道你真的让我去进攻首府?”

  粟米儿骑坐在白浩南腰上,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白浩南,又回头看自己母亲:“你们说什么进攻首府,还是要跟外婆吵架么?”

  庄沉香是开放式教育:“米儿,成年人的世界总是复杂的,你二舅今天早上就被打死在那片山丘下,昨天晚上是他带着人打算来把我们抓回去的,我想他应该不会直接杀掉我们,但我不会让人这么对待我,我会反抗,虽然那是你的外公,我的父亲,但我认为他们做错了,我有做正确事情的权利,既然我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了,我就要这么做,这不是吵架这么简单的事情,姓廖的是你外婆的干儿子,你二舅是你外公最器重的接班人,都死在这里了,现在局势很严重,你明白了么?”

  哪怕已经尽量超越同龄人的懂事程度,嗯,跟男朋友的进展也比较超越同龄人,但现在还是有点太陡了,粟米儿艰难的眨巴眼,又看白浩南:“我……二舅,被……”

  白浩南点头:“对,就是我下令伏击的,因为那些人明显要进攻小镇,我必须抓住机会先下手,不然我们输了,说不定就会死在他手里,我没得选。”

  粟米儿深呼吸,急促的那种,有点难以置信。

  庄沉香不逼迫女儿,继续跟白浩南讨论:“我想洪登中将的到来也是想压住双方都不能内斗,毕竟他的目的还是要让各邦都投向……”她的电话响起来,拿起来接听以后不由自主的坐正了:“是!好的,好……”

  挂上电话她也有女儿那样的急促深呼吸,然后对白浩南解释:“洪登中将决定今天下午在小镇举行一场合作签字仪式,表明和平发展联合会要全力支持小镇搞无害化新经济,邀请邦主席也出席签字仪式。”

  白浩南有点懂了:“找个理由,他当裁判,让你们谈判?”

  庄沉香点头:“必须讲和,毕竟各邦关系很紧张,这是政府军收复的唯一一个邦,如果内乱那就太不像话了,洪登将军跟政府的脸面都丢尽了。”

  粟米儿感觉吃惊:“要看见外公过来?”

  庄沉香嗯:“毕竟这里距离政府军自己的基地很近,相比让中将去靠近战斗前线的首府,这里还是安全得多,据说已经有装甲旅过来了,这也算是彻底稳定小镇的局势,不许再打了。”

  白浩南忐忑:“我要见老头子了,他会不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这个女婿身上?”

  他耍宝的表情却被粟米儿当真:“就是你!你要好好跟他说,会好好对我的,是外孙女婿,不是女婿!”

  白浩南哀叹:“老子不就是长得帅么,红颜祸水啊!”

  庄沉香笑得抓了手边的靠枕就给他砸过去。

  不要一张脸!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