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29、生死就在一瞬间

229、生死就在一瞬间

  其实从办公楼到北口,不过三四百米!

  镇子就这么大,显然偷袭者也无比熟悉这片环境,知道只要悄无声息的摸进来,甚至过了北口都不用动车,悄悄靠近办公楼周边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特别是如果真用一门迫击炮来制造混乱的话,这种设计很容易得逞。

  但偏偏遇上了死马当做活马医的白猛将要求暗中观察防备,也偏偏遇上了李海舟这个炸弹狂人不按理出牌。

  有几个人会不问三七二十一,看见武装分子的车辆经过路边,就直接引爆炸弹的?

  反正白浩南狂奔三四百米可能连热身都算不上,还是托白天用瞄准镜观察了好久的福,他比较清晰北口公路这一边是低矮山丘,一边是农田芭蕉林的地形,远远看见那火光冲天的车辆残骸,都不带停歇的,脚上蹬着小镇街头能买到的最好运动鞋,也就是国内几十块钱的假皮山寨名牌,一头扎进路边几栋简单破旧房屋间缝隙,冲进后面的树林里,结果立刻就感觉到迎面一扑!

  吓了他一大跳,嘴里都忍不住卧槽,身体倒是很机敏习惯的闪躲让了下,感觉堪堪躲过对方的滑铲!

  然后就跟对方在外面近距离的火光晃动下一起:“槽立嘛!你个王八蛋!”

  “我靠!吓死老子了!”

  那满脸紧张的不是李海舟还有谁?

  白浩南真得把嘴里的心脏吞回去:“槽槽槽!你特么不按照老子指挥在这里干嘛?”

  李海舟其实也在浑身发抖:“卧了个大槽!你又没说接下来你要干嘛,我特么总得留个观察哨吧,无论留下谁我都不放心,阿瑟那几个最机灵的又在镇子到处散着,只能我自己留下,我肯定有信心跑掉的!卧槽,卧槽!太特么吓人了,老子全身注意都在前面,突然听见背后冲进来个人,以为是要摸舌头的!”

  白浩南能听懂这个部队里面的常用术语:“我才不是来抓哨兵,我带了人来包抄……”

  确实是,就耽搁这么一小会儿,后面噼里啪啦一大群军人就端着步枪顺着白浩南冲进来的路线也扑进树丛来,当然他们知道猛将在前面,有心理准备冲进来没有被吓着,但一个个差点没把肺吐出来,没有热身就这样狂奔的结果,好几个干脆滚到地上去抽风箱。

  还没立刻到处乱闻的阿达有警惕性。

  真是平时不努力,稍微动一下就要了命!

  李海舟听了白浩南复述的庄沉香战术安排,没有半点异议,还满脸兴奋:“好!我跟着你……这丘陵白天我也熟悉过。”

  这才是爱岗敬业的好同志嘛,白浩南都想优哉游哉的交出前线指挥权了,之前的激动兴奋情绪都飞了个干净,转头低声催促:“赶紧的,全都跟上!”

  李海舟比他专业:“前后搭手在战友肩膀上,跟着我带队摸过去!记住你前后人的脸,不要掉队了!”

  除了路面上的几团大火,周围是没有灯光的,所以黑黢黢的摸上山丘,确实需要这点小技巧,好些人都在剧烈喘息的当口,李海舟已经无声无息的带队爬上山丘,白浩南听着外面时不时的几声零星枪响,伸长脖子试图判断方位,口中不得闲:“那……队伍谁带回去了。”

  李海舟敢批评他:“夜行军闭嘴!”但一两秒后又小声谄媚:“小野那鬼子!”其实他也有点紧张。

  白浩南再次对自己的队伍感到有些绝望,这特么都是些什么人啊,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他立刻就跟李海舟分享:“那孙子当过鸭子,还卖PY……”

  李海舟肯定本来想再严肃纪律的,但这个话题太过劲爆,白浩南明显感觉到自己扶着的肩头都僵了下,退伍军人瞪大眼转头:“啥?!老子还天天跟他睡一起……”

  哪怕正处在战斗前沿,分毫必争的生死搏杀关头,白浩南还是差点没忍住哈哈哈的大笑!

  当然这也成功压住了他之前热血沸腾的劲头。

  可能对于新上场的人来说,控制住了兴奋冲动,活下来的几率就会大了很多倍!

  这点马上就体现出来。

  有人带路的好处就是哪怕在黑暗中,哪怕只有微弱的火光跟天色,白浩南他们没有半点耽误的抵达山丘高处,李海舟很有经验的集结所有人半跪整理装备,自己和白浩南趴着前移从草丛里探头。

  如果是浑身激动兴奋的状态,从白浩南探头第一眼,注意到路面上三四部车辆黑影,还有那远处就在山丘脚下,马路边趴着似乎有几个身影,他可能仗着自己有几十号人,直接冲下去了!

  就如同人生其实随时都在做决定,先迈右脚还是左脚这种平时看起来毫无意义的选择,在战场上,要不要多蹲一下,还是脑子一热管他三七二十一就冲出去,这点选择带来的就是生命差异。

  这时候不用李海舟拉,鸡贼的白猛将就一动不动,因为那天被伏击,庄沉香就教过他等等,再等等看。

  战场上是有战机稍纵即逝的说法,但一个战机没了,还可以等下一个,哪怕等不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贸然出击的结果就是自己变成别人的战机,那时候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长长吁出一口气,平静心情等待,白浩南还悄悄的摘下后背的狙击步枪,试图利用瞄准镜观察,这时候他真怀念体育中心每场比赛前外面那些卖“正宗”军用望远镜的小贩,国内真好!

  李海舟却伸手压住他动作:“别!现在地面太黑又有火光,瞄准镜如果反光我们就被发现了。”

  没有多少物理知识的前职业球员赶紧哦,又摸出对讲机拧小点声音跟情人在被窝你小声说话差不多:“到……了,我们……到了……”

  李海舟被他鬼鬼祟祟的语气逗乐:“老板,你能不能正经点。”

  白浩南承认:“我有点紧张,放松下气氛。”

  结果那边庄沉香的内容差不多:“建国,正经点!所有人都在听……那我们就准备攻击吸引注意力……”

  李海舟悄悄竖大拇指:“老板娘才是懂行的,打兔子搂草,只要他们正面佯攻,我们就能观察到敌人几乎所有人的动静,快汇报你看见的。”

  白浩南还是很听人劝的描述下黑黢黢的山丘下面都有什么。

  那边收到一声,接着开始噼里啪啦的枪声大作!

  而且从这山丘顶部听起来的感觉,似乎有些枪声远近还不同,感觉有人都摸到山丘侧面越过了火光熊熊的路面,就躲在路边水沟里。

  这种突然靠近展开战斗的进攻态势,顿时把本来趴在公路转角处的人影们吓了一大跳,刚才白浩南分明看见马路边趴着的身影动弹起来转身跑。

  在马路下面可以遮挡的农田边顺着马路方向跑,还有远远似乎能听见的低喊声。

  这让已经转头准备挥手的李海舟都凝固住了,不止那几个!

  接着让白浩南和李海舟浑身一哆嗦的一幕出现。

  看似黑黢黢的山脚对面那片农田开阔地,这本来看起来平淡无奇完全可以忽略的开阔地上,忽然就站起来密密麻麻的身影!

  散布在开阔地上很松散,却占了很大的面积。

  怕是有上百人!

  白浩南他们要是刚才按捺不住,直接冲下去,可能还在山坡上就会被人当场毫无遮挡的靶子,打个漫山遍野的尸体!

  这片看起来不过几十米距离到公路的山坡,就像这片上百名枪手看电影面对的幕布!

  真的是逃过一个大劫!

  从看见人影密布开始,李海舟就悄悄趴着往后退,白浩南还诧异他难道是怕了,这货在他身上随便一拍暗声:“等我……千万别开枪!”

  结果拍的白浩南屁股,身上顿时有鸡皮疙瘩低呼:“滚!我看你跟小鬼子睡多了!”

  李海舟也没那么紧张了,嘿嘿笑着消失在后面的草丛外才起身,白浩南隐约听见自己的军事副手开始把那些卫士一串串的往前带,分列在自己身侧的左中右,七八个一排挨个指定趴下的位置,又用他那个极具中国军队风格五指并拢指向前动作吩咐几句。

  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看这个神秘的武装人员一直跟三小姐的男人厮混在一起,这些最近两天临时作为警卫的军人很服从。

  特别是他们也看见山坡下那些密密麻麻的人影,就更专注了。

  李海舟最后一句往往都是:“等我喊了开枪!才能一起打!”

  白浩南趁此机会用对讲机汇报这个惊人的消息,庄沉香也吓一跳,看来对方也不惜血本,而且哪怕中了埋伏,还打算打个伏击,毕竟一般这种场面下觉得被炸的一方溃败,很快就会跟她这样来查看现场收获战果。

  但没有选择主动占领山丘,看来军事指挥素养还差点,只是有点毒!

  叮嘱白浩南小心,赶走就行。

  百把人除非跟加强营里应外合,不然也很难强攻下小镇。

  真的只是赶走么?

  李海舟无声无息的趴回白浩南身边的时候,已经带着不由自主的冷笑:“这叫火力分配,每个组负责不同的射界范围,不会大家都挤着打一处,却让更多敌人躲了去,这样才能在一波突然火力中,尽可能的消灭最多人数,这是正规军队打歼灭战的王牌绝招,打么?”

  相比那光天化日下拿着狙击步枪射杀武装分子,现在只是隐约的黑影,心理上的抵触就跟白浩南第一次开枪反击阿哩他们几个少年一样淡薄,况且如果不消除这些人,假如他们和加强营真有联系,现在军营里面的加强营知道突袭已经失败胶着,破釜沉舟的打起来,山丘跟北口上的这点人马就腹背受敌。

  远处北口的佯攻枪声还在此起彼伏,虽然不那么密集,但起码也有十几二十杆枪在打单发制造声势,算是在帮这边吸引注意力,那些黑影似乎起身都在朝着马路上聚集。

  别指望热带地区能有多高级的路面,到处都有龟裂的水泥公路都是十多二十年前的产品,这种泛白的水泥色,倒是相对能衬托出那一堆堆的人影。

  似乎在争论或者安排什么战术,下一步很可能就要散开做出其他应对了!

  这是最集中的时机。

  这才叫战机。

  仿佛边锋已经狠狠的带球冲到敌人禁区的侧面,强力中锋已经稳稳的站在球门前面,只等最后的边路传中射门了!

  必须得抓住!

  所以白浩南没什么犹豫:“打。”

  他轻声确认这个事情,结果李海舟也是未等声音落地,突然炸雷般的高喊并同时开枪:“打!”

  反正也把AK步枪平端在眼前抵住肩膀的白浩南感觉就是被耳边的炸雷吓一跳,手指已经条件反射的扣动扳机!

  他打过不少长枪,可以说AK步枪是给他感受最差的一种,粗糙、笨重、后坐力不舒服,对他这样一个很习惯于身体感受的前运动员来说,其他好几种欧美步枪都要舒服得多。

  但是这确实是白浩南第一次跟几十个人同时开枪。

  射击场里面习惯于戴着隔音耳罩还没多大枪声感受,前段时间在河滩练枪那也是一支枪清脆悦耳,现在就是天雷滚滚!

  满街铺上鞭炮一起点燃的那种效果。

  一瞬间耳膜似乎都堵住了!

  隐约还听见阿达似乎被吓得汪汪叫了两声。

  但更大的感受是视觉。

  已经习惯了夜幕中的黑暗,勉强辨认出下面的人影所在,结果都在扣动扳机以后被彻底推翻,枪口前面绽放出明亮的火焰,视野立刻变得模糊一片!

  就是数码相机被破坏了白平衡的感觉,眼睛也没法在暗色中看清东西,只感觉耀眼,被那枪口焰晃花了眼!

  但手指没有离开扳机,白浩南甚至学着庄沉香的动作,把步枪放平,任由连发产生的枪口上扬变成水平扫射!

  扣住不放的弹匣瞬间就被清空!

  第一次参与实战的白浩南哪怕平时练得再多,这个时候拆装更换弹匣都手忙脚乱,黑夜给了掩护,也给了心底莫名的恐惧!

  因为停下手中枪,也能看见下面有好多枪口焰在绽开,在反击!

  以白浩南的聪明,当然能想到刚才自己的枪口焰几乎是打开的电筒在指点方位!

  周围的枪声此起彼伏,不知道是在换弹匣还是躲避,因为有嗖嗖嗖的子弹划破空气声音好像就在耳边擦过!

  这才是战斗!

  无论做什么样的准备,一旦开火,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白浩南都想大声念经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