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25、终于当上鸭子被赶上架

225、终于当上鸭子被赶上架

  惊呼连连的国际组织们心满意足,庄沉香趁机邀请他们一同到镇上用餐,外加下午参观最新的产业项目规划。

  来都来了,这个顺便得到一致同意,不过有几个着急得赶快把消息和素材发出去,身边一个随从都没有的庄沉香安排自己的女儿来协助办理。

  粟米儿尽量用应对得体的英文和这些欧美人士交流。

  这就是为什么富二代、官二代们从起步开始就高于普通家庭的最大原因。

  白浩南从瞄准镜里观察到庄沉香满意的手势,早早下去开了那辆途锐充当贴身保镖。

  上车的时候庄沉香还带了两位很谈得来的欧美女性一起,等于是护身符,并且把女儿放进一大堆欧美人士的面包车里。

  然后十多二十部车才一起返回小镇上,李海舟带了四五个全副武装的足球少年开白色越野车跟在最后协助白浩南,庄沉香身边最亲信的人几乎给连锅端,现在近乎于赤手空拳返回自己的领地,如果没有这些国际组织的包围,很可能就是砧板上的肉,随便别人拿捏了。

  那不到三十名年轻军人留在了事发现场在昂吞的指挥下清理尸体,其实就是随便挖坑掩埋,车辆残骸推下路基,白浩南的小心思是让这些年轻军人暂时不要回到镇上受干扰,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哪怕是留下点棋子都有用。

  进入手机信号区,白浩南拨打阿瑟的电话,简短几个询问以后,夹在耳边的话筒就听见少年不停汇报各种信息:“加强营已经上街……边防营还一直在营房,政府军加强了岗哨……”

  挂着联合国旗帜的日产越野车在前面开道,他们雇佣的安保人员有些是欧美国家的,还有些是从首都或者邦首府雇佣的本地人,不属于邦首府能管辖的,虽然不耀武扬威,但戴着墨镜放下车窗非常明显的展现了自己身份,不是这些普通地方军或者民族武装敢随便动手的,那很可能就会惹来一大堆国际上的讨伐。

  所以哪怕看见路边已经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站着邦加强营的红色臂章,这些军人也只能恭敬的看着行礼,个别低级军官在用对讲机不停汇报,这提醒了白浩南要给自己的人手配备类似东西,包括自己现在如果有个蓝牙耳机或者耳麦不方便得多?

  既然事情已经不可挽回的开始了,那就全面应对吧?

  以前每次都选择转身逃跑的白浩南,从溙国开始有了纠缠反抗的迹象,现在决定站住了,坚决不退!

  当然话是这么说,具体的做法肯定是要用鸡贼的迂回方式。

  电话里听见阿瑟汇报人数少得多的边防营也出来了,不过没有上街控制局面,而是前往了办公楼,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办公楼周边给围起来,所以车队过去进入公楼下停车场,庄沉香终于能安全回到自己的军队中间,而且就算这支队伍叛变,托国际组织的福,她也不会有生命之忧。

  用庄沉香的话来说,这片土地上就是不停的叛过去叛过来,无数的派系和力量错综复杂,从来就没有清净过,连她都不敢完全相信自己的边防营。

  现实就这么可悲,国际组织其实也大多数都是灰溜溜的没啥用,只能保个性命平安。

  但下车看起来还是满满的安全感,起码黄营长和几个军官很认真的过来行礼,听庄沉香有点脸色严峻的给他们讲述了车队被伏击的状况,白浩南假装观察自己衬衫T恤上的草屑土色,实际上随时可能拔出腋下的勇士,眼神还在跟不远处下来的李海舟交流,那家伙带着一群提了AK步枪的家伙慢慢挪到墙根蹲着,看似人畜无害,如果爆发起来,倒是第一时间就能靠着墙形成火力点,把这院子里所有人都给突突突了。

  粟米儿完全镇定下来了,跑前跑后的招呼国际组织的人士们到餐厅用餐,光是这点就是普通同龄人难以比拟的。

  表面热闹的镇办公大楼周围,真是步步惊心。

  事态没有朝着最危险的方向发展,黄营长他们表达了对最行政长官的忠心,特别是庄沉香简单描述了新特区未来的前景,未来自己一定会有更大的财力物力发展军事装备,扩大军事力量保卫这片特区经济成果,在场的人都能水涨船高,几名军官更加热烈反应。

  庄沉香满意的进去陪欧美客人了,黄营长下达一系列命令给连排长,带着两个参谋和亲兵过来找白浩南抽烟:“可惜了,三小姐的卫队里面有几个是我们边防营最强的战士,全都死了!”

  白浩南不抽,但能做出悲伤的模样:“全靠他们拖住,我才能把车掉头带着三小姐离开……我们现在最需要什么,如果要防备加强营的话。”

  黄营长头发有点少,比大多数人都更像个国内乡镇干部,脑门油亮亮的飞快看眼白浩南小声:“从上午加强营就突然开始整队排列,分发实弹,需要防备他们?”

  白浩南盯着对方眼神:“这时候什么都可能,毕竟是从邦首府过来的匪徒,天晓得他们和哪一方有关联,万一从加强营里面冲出来少数人要攻击三小姐怎么办?主席这么喜欢三小姐,还有米儿小姐,今天差点都死在那辆奔驰车里,接下来肯定会清查的!只有本地的边防营才不会跟首府那边有关系吧?”

  黄营长连忙划清关系:“绝对没有!我敢保证我的人绝对和首府没有关系,全都是周边招募的,基层连排长也都是三小姐亲自提拔的,我……更是跟了三小姐好几年过来组建队伍的,一定会听从三小姐和您的安排。”

  白浩南宽对方心:“我不会穿军装的,我要随时跟在三小姐身边保证她的安全,帮她搞钱,所以军队肯定是你掌管,看看这么多国际组织都支持三小姐,以后她发达了,你肯定不一般!”

  黄营长试图控制面部表情的,但始终有些喜色,可能无论如何都笃定三小姐的靠山是主席,只要主席不倒这就是通天大道大差不差吧。

  谁能想到父女之间的关系还扑朔迷离呢?

  但起码到现在,身边最基础的武装力量,也就是最基本的生命安全暂时保住了。

  这点在下午前往射击场拟建地块参观的时候,也得到了证实。

  虽然加强营牢牢控制住了整个小镇的街道局面,但边防营分出来一百多人的连队前呼后拥整个国际人士参观团,其他人都留在办公楼区域保证不会被占领,并随时和加强营保持了沟通,知道他们也就是得到邦里的命令要全面戒备,但戒备什么没说。

  庄沉香跟国际人士们苦笑自己去首府就是全面介绍这个特色旅游项目的,准备投资四千万,带来数百个就业机会,以此为龙头带动健康旅游产业,可携带的文件都被烧掉,现在只能用IPAD给大家展示。

  其实就是把白浩南做的那套商业计划书用英语大概念了一遍,边看边讲解。

  国际人士们也相信这个小镇行政长官是打算用正规的商业运作来改善民生环境,又拍下不少信息。

  直到吃过晚餐才在小镇北口恭送国际组织的各位人士返回邦首府。

  庄沉香可以安全的返回镇上了,在没有欧美人士护身符的前提下,有这么多自己的边防营军人围住她,起码不会出现一群军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来要把她强行带走的局面。

  一切笔杆子、嘴皮子、政治手腕在军人面前都是纸老虎,这是白浩南在若温少将那里得到的警示。

  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句老话他是切身体会到了。

  重新回到那套名贵木料的居所里,一直在外展现出坚强姿态的女人终于把自己疲倦的扔进沙发里:“让我眯会儿,有事叫我……”

  粟米儿这下知道过去帮母亲脱了半跟鞋,抱了床小毯子盖上,轻脚轻手的却看见白浩南在主卧室里面边打电话边捣鼓,用口型问他在干嘛。

  吩咐李海舟把人都带回去,如果真遇见加强营硬攻,他那几个人没啥用,纯粹是炮灰,先把所有足球少年带回去,连同那些年轻士兵也带走,这是下午白浩南找黄营长要来的人手,立刻开始李海舟说的军事训练,这五十来个人可能不会用到正面打仗上,必要的时候能疯狂一把抢下母女俩送到界河对面就算是没有白费功夫了。

  所以挂上电话给粟米儿示意了墙角那个拉开柜子的盖板口,这小姑娘还不知道母亲的后路,很吃惊,也对危急程度再加深认识,可还是相信外公:“他……不会害妈妈的!”

  白浩南笑笑不反驳,白连军这当爹的也不想害自己,但也没多疼自己,不是所有的父母都会为了子女放弃一切,譬如自己那母亲就是典型案例,白浩南不相信任何感情会在利益面前保持绝对永恒,恐怕就是从幼年开始萌芽的。

  用脚把好奇探头的阿达拨开,确认绳索稳定,让粟米儿守在洞口才顺着滑下去,落地还体贴的垫了床床垫,防止慌乱中摔伤,接着打开手机当电筒,这提醒白浩南自己真的要准备些东西在手边了,一辆很不起眼的丰田皮卡车停在黑屋子里,货厢丢着几包东西,估计是应急的,车头那边倒是对着个薄薄的卷帘门,直接能冲撞出去的那种!

  车钥匙就插在上面,白浩南试着打燃车没问题,才悄无声息的顺着角落上唯一的防盗门出去,在办公楼一层通道角落里,顺便巡视了圈到处都有边防营军人看守的大院和邻近街道,再走远点就能看见加强营在巡逻了。

  不敢走远,白浩南心头一动的拨打了那个最早接触这片战乱之地的电话号码,对那边怒气冲冲不耐烦的老头儿解说了自己这两天经历的事情。

  陆老头沉默,没有骂也没有嘲笑,好像还能听见他的竹大勺在面汤锅里磕碰的声音,等白浩南絮絮叨叨把所有细节都说完,从自己得罪了老太婆,杀了她的随从,到她可能看出来自己和庄天成的孙女有私情,断了这小姑娘的可利用价值,起码一部分价值,想推出她干儿子又被拒绝,现在这干儿子干脆被杀死在路上,以及这个小镇的走向,庄沉香设计的走向,都说了。

  对着手机低声说这些的时候,白浩南一直站在办公楼下的停车场上慢慢围着建筑转悠,判断那停皮卡车的黑屋子应该也是在很不起眼的角落,冲出来就是一堵围墙,办公楼后方不为人注意的围墙,撞垮就能冲上街道的角落,当初庄沉香没少花心思啊。

  这时候那边说话了,明显换了个地方,也是低沉的声音,一上来就直接否定了庄沉香的设计:“她做不到,庄天成就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这么看起来庄沉香比她老子有出息,但起码现在她做不到,没能力也没力量做到,庄天成绝对不会支持她,一个自己长期吸毒的家伙,从小就坑蒙拐骗的家伙,你能指望他选择庄沉香这条明显很艰难的正路?如果庄沉香不妥协,他一定会放弃这个女儿,因为另一边他老婆的家族,首府那些股东,包括镇上的这些场子都会促使他放弃一个女儿,要知道这里是他当年从一个混混起步的地方,这里是他以后的退路,他把庄沉香放在这里就是为了保证这里在自己的控制中,只要在自己家族手里,他才不会在意这里的人死活呢,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庄沉香把这里变成新争议的地方,他的性格注定只求这里平稳,哪管这里的人已经半死不活!”

  白浩南忽然有点明悟,从年龄上算起来陆老头跟那庄天成不是差不多嘛,都是在这个小镇上长大的,说不定嗯……白浩南又想到些儿童不宜的场面了:“你很了解他?”

  陆老头简短:“做好准备吧,他绝对随时翻脸,千万不要以为他会在意这个女儿,这是个无情无义的家伙。”

  接着直接挂掉电话。

  手里只有五十个半拉子娃娃兵,然后一支不太靠谱的两三百人私军,却要面对五百人的邦军加强营,还有邦首府那边随时可能调动过来的更多武装力量,更不用说邦军同盟的政府军重装火力,飞机大炮坦克车。

  白浩南有种业余玩家忽然走上称王称霸血腥战场的不真实感觉。

  我特么只是想带个小足球队混日子打发时间,怎么就变成战争场面了!

  没学过啊!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