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21、螳螂捕蝉,金蝉脱壳

221、螳螂捕蝉,金蝉脱壳

  经历过狂风大浪的庄沉香倒是第一时间跳起来俯身到副驾驶旁边抓步枪,只是白浩南为了这边不被人偷走,把锁扣扣上,慌乱中很不方便从后面摘取,更何况车辆还在剧烈的摇晃掉头,动作更是大得类似甩尾,军用车的座椅都是半截靠背,根本没头枕之类,所以起身的庄沉香只能伸手抱住白浩南的肩头,而且一旦抱住,好像就决定要把这强壮的男人当成依靠的大树,又或者是干脆给白浩南挡子弹?

  反正整个胸口压在白浩南头上,双手锁住他的肩膀,紧紧的!

  粟米儿这个时候还是显得稚嫩不少,只来得及一边尖叫一边弯腰抱住母亲的腿。

  白浩南感受着弹性十足的后脑勺触觉,驾驶技术有超水平发挥!

  反正那枪声连片响起的时候,他好像只恍惚听见车尾厢那边有零星的咔嚓两三声,反正还没车身和其他车辆撞击的声音大,跳腾着冲离车队以后加足油门朝着小镇的方向狂奔!

  这时候的白浩南还来不及颤栗,但能感觉到脑侧那圆鼓鼓的胸口急促心跳声,而且把他锁骨紧紧攥住的双手格外用力,似乎在用这种力度强行压制自己的情绪,他深吸一口气,听着粟米儿的尖叫声哼唧,那就连续喊:“阿达……”

  狗子的脚爪在后面金属货厢板上发出声音靠近,白浩南心中大定,自己关心的人和狗都还活着没事,那就万事大吉,甚至还有闲心调侃了:“师傅,**是要动起来的,小马达的频率最好……谢谢……”

  庄沉香没有理会他这个蹩脚的玩笑,甚至没有反应,只显得手指更用力,白浩南的锁骨周围都觉得有点疼了:“喂!有感觉就大声叫出来,这里没有别人……”

  庄沉香的胸口却明显在深呼吸,很大幅度的呼吸,然后缓缓的吐出声音,有点漂浮不定的声音:“杀我……是……谁要杀我,老头子?老太婆,还是谁……”

  没错,上位者考虑的往往就是根源问题,这样的事件到底是谁策动的,这么赤裸裸的伏击,如果不是因为她心血来潮的转换了座驾,整个邦甚至整个北部区域,所有自治邦领跟政府军方面,都知道这位庄天成的三小姐公开出行绝对是坐在这辆虎头奔上的,这也是北部区不多的几辆防弹车之一。

  以战争专家的眼光来说,其实这种车队最容易被伏击,一来远离了三小姐自己的地盘,最多不过几辆车上十多个卫兵保镖随行,反抗能力很弱,二来更重要的是从小镇到邦首府就这么一条路,而且这个目标太过明显,沿着毫无可变化性的固定路线前进,可以说在面对突然袭击的时候,几乎无解!

  唯一能庆幸的就是对方可能也只有一枚火箭弹,用在了最重要的虎头奔上,接着因为浓烟白雾加爆炸,有那么丁点混乱笼罩的时间,白浩南机敏的抓住逃离了!

  可能谁都没想到那辆看起来连车窗玻璃都没有的简陋军车,实际上才坐着最重要目标。

  但这可能是保镖头子或者军事专家考虑的问题,庄沉香只在乎自己活下来后,那究竟是谁要杀死自己!

  这时候的每一个判断也许都是致命的,如果是老头子大义灭亲,恐怕连镇上都不能去,那里可是有整整一个邦里驻扎的加强营!

  回去就等于自投罗网!

  她太清楚女人在这种争斗中如果落入最后的悲惨境地会受到什么样的凌辱跟折磨了!

  老太婆呢?

  其他人呢?

  这一个个选项带来的都是截然不同应对。

  所以在白浩南加速回撤的时候,她只是从喉头挤出来:“如果……如果,被包围要被抓住,你……杀了我,朝我脸上身上开枪,打得越烂越好,我不想别人碰我!”

  白浩南听得有些不寒而栗,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哪怕是顶着两座软绵绵的大山,还是从身体边缘看见了如花似玉年纪的粟米儿,正当青春年华的少女模样,面带惶恐惊吓,现在也伸手过来想抓住白浩南的胳膊,这样的女孩儿也要开枪打烂?

  这才是战乱的真实面目!

  没有规则,没有法律,没有保障,随时可能葬身火海,随时都有爆炸和枪击!

  神经没有松弛甚至没有崩断的时候,只能无时不刻都绷着!

  还好这个答案很快就给出来!

  刚刚转过一个低平起伏的山头,枪声已经几不可闻的时候,连庄沉香都松了一口气,顺带松开胸前的白浩南准备坐下去,突然就从路边冲出来一辆车!

  这条路上基本就没有车的!

  已经好久没有正常的生活秩序,所以从首府到小镇这条唯一的道路上已经很久都没有公共班车,只有军事车辆跟物资运送货车往来,路边时不时能看见的寨子,全都是木板搭建小楼的那种破烂小村落,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车!

  但现在这辆皮卡车分明带着很强的目的性突然从路边树丛背后冲出来,狠狠撞在军车车头上!

  那场面,简直就像白浩南当初那辆蓝色小跑车被工程铲车直接掀掉车头的情景再现!

  只是这回,皮卡对“悍马”,实际上也是皮卡车的假军车分量相当,如果撞实了,被拦腰撞住的假军车一定会遭受重创。

  但对方肯定万万没有想到这是辆假悍马,更想不到的是为了假装得尺寸都差不多,这辆皮卡车几乎加宽加长了整个车头,用角钢焊出来框架再蒙上铁皮的假壳子。

  白浩南真的想不出第六军为什么要这样假装一部悍马车,威风?还是为了骗军费,又或者别的原因,反正在这一刻却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那辆冲出来的皮卡车肯定久闻悍马大名,知道这种自重好几吨的美军制式军车不是普通民用车能撼动的,所以特别朝着车头撞过来,试图用撞歪的方式别停悍马,甚至都能看见皮卡车后面举起的步枪了!

  枪口朝着这边挡风玻璃马上就哒哒哒的扣动扳机的感觉,可那万万想不到的车头空架子立刻被皮卡车整个撞掉,然后这辆车就好像使尽全身力气出拳,却扑了空的拳手,撕下那车头,直接从假悍马发动机舱前面唰的扑过去,冲出路面一头扎进另一边的土坎下!

  从发现撞击就猛踩刹车希望能躲过这一劫的白浩南正好这时候狠狠的把车停住,刚要轰油门重新起步,庄沉香已经拔出她后腰的银色手枪拉开车门:“抓活口!我要知道是谁杀我……”

  白浩南闻言立刻也推开驾驶座门,他就能一手拽下门边靠着的AK步枪:“米儿!跟过来!”

  真的是下意识,对白浩南来说,战斗就像足球,这个时候任何人都应该是战友,甚至连阿达都飞扬着长耳朵跟着他跳下来。

  但仅仅不过几秒钟以后,白浩南就有点后悔叫粟米儿跟着自己冲到现场了。

  那辆皮卡车的货厢里站有两三个枪手,手里端着AK步枪的枪手,却被这样猝不及防的一头扎进半米多高的路边土坎,车辆翻滚着直接摔出去,这种交通事故摔出去的人能有几个还完好无损的?

  就算地面有树丛草丛,那依旧是七荤八素,庄沉香给白浩南展现出她虽然没多少战斗技巧,但绝对经历不少。

  脚上还穿着一双中跟皮鞋的小镇行政长官,猛然跳下土坎,毫不畏惧的直接冲到甩飞好些零件的倒扣车头边,双手持枪半跪对着里面的驾驶员厉声嘶吼:“谁!谁让你们来的……”

  这就是白浩南跟粟米儿听见的声音,远远的感觉那女声都扭曲了!

  接着就是枪声!

  还好是庄沉香的枪声,那支银色手枪在半米不到的距离上扣动扳机命中目标,接着对准下一个!

  这次连询问都没有,直接开枪,啪啪啪的手枪枪声回荡在这边阳光普照的热带路边树丛里!

  白浩南甚至能看见有个皮卡车后排的枪手,艰难的带着满头血迹想爬出来,但迎接他的居然就是弹头!

  太近了!

  白浩南不懂手枪弹头刚出膛的时候其实还没达到最高速,这个时候遇见骨骼非常容易翻转,也就很容易在头颅里面炸开大洞出去!

  所以他终于在四五米的距离上欣赏到真正意义的爆头,一点不热血沸腾,只有恶心!

  那种看见人面部变形,接着脑浆夹杂着红色一起喷涂到墨绿色皮卡车身上感觉,只会让人恶心!

  最后跳下来的粟米儿刚拔出自己后腰的手枪,哇的一声就扶着土坎开始泛呕!

  经历过几次的白浩南稍微好点,有种喝多了洋酒整个胃部都在翻腾的强行压制,迈开大步冲上去想帮庄沉香掩护遮挡,结果只听那手枪啪啪啪的变成咔咔,接连两三声扣空扳机打完弹匣的声音,接着庄沉香站起来,一手抓过白浩南手中的步枪,转身朝着远处那几个被摔出去正在地面痛苦翻滚的身体开枪了!

  而且她可没有什么讲究精确射击的两三连发技巧,就是发泄一样的扣着扳机不放!

  AK步枪是全世界出了名的连发后坐力巨大,就算是个成年壮实男子都很难控制这种强劲后坐力带来的枪口上扬,可从小就在这片战乱土地上长大的庄沉香给白浩南展示了什么叫土法上马,既然控制不住这种乱抖的枪口,那就索性不控制,然后竟然把步枪平放射击,枪口不停上扬的步枪现在变成了水平扫射!

  那几具倒霉的重伤员本来就头破血流,现在干脆被打了个透心凉!

  这可是以火力凶狠著称的AK步枪,在这种七八米距离上可能每发命中身体的子弹都会打个对穿过!

  以白浩南随时都把弹匣填满的习惯,整整三十发子弹瞬间清空!

  等白浩南跟上来的时候……只能去收尸!

  一边摸出兜里的步枪弹匣丢给面容扭曲的女人,一边提着那支小巧的格洛克手枪靠近地上的身体,确认都已经死得极为难看,还是忍住呕吐的欲望,伸手捡起地上的两支步枪,转身拉站在那还有点发呆的庄沉香:“走了!免得追上来……”

  庄沉香使劲摇摇头,飞扬的长发都甩到了嘴前,所以声音有点含糊不清,更像喝醉了似的摇晃身体:“姓廖的!姓廖的来杀我,就是那老太婆的干儿子,你记得么?”

  记忆力超群的白浩南怎么不记得,当时庄沉香宣布要让他当射击场总经理的时候,老太婆就说要把管理权给她的干儿子,不过白浩南在乎的是安全:“走……赶紧走……”

  庄沉香终究还是这个邦传说中最狠毒的女人,突然转身就朝着土坎跑去,还叫喊试图去倒扣车体里面捡步枪的白浩南:“上车!上车,往刚才的山坡上冲!那个山头能看见伏击的地方,据说姓廖的就在伏击队伍里!”

  白浩南还没这么强的战斗敏感性,但够听话,听行家的话,冲过来一手托住庄沉香那沉甸甸的丰臀往上推,另一只手干脆拖过来粟米儿,接着双手直接甩上去,自己才抓着旁边的树枝攀爬,随手扔了手里的步枪到车里,最后跳上来的是阿达,没了引擎盖和前保险杠的假悍马立刻轰鸣着朝另一侧树丛草丛冲进去!

  难度不大,顺着被那辆皮卡车碾压出来的车辙往上冲就可以,正如庄沉香对这片地形的无比熟悉,很快皮卡车还没冲上山头,就看见那边好几股浓浓的黑烟在升腾,还有零星的枪声在响起!

  无比清晰的枪声中,庄沉香已经拍打白浩南的肩膀:“停车,我们悄悄爬上去!”

  这时候的白浩南当然听从命令,抓了步枪跟着跳下,粟米儿还是差点,全身瘫软无力的侧卧在后排座椅上无法动弹,白浩南很清楚她就是被猛然刺激以后身体内剧烈分泌的肾上腺素击倒了,可能这小妮子从来都没有这样全身强劲分泌肾上腺素,这种人体自身产出的兴奋剂,也能让从未有过经验的人瞬间兴奋过头,全身肌无力……新球员第一次上大场面正式比赛的时候,就很容易出现这种事情。

  所以只有两个成年人小心翼翼的顺着土坡探出头去,看见的是几百米外,到处一片狼藉!

  远远的十多个胸前挂着子弹袋,头上还缠着红白方格头巾或者小圆帽的武装分子,正游走在每辆被打得七零八落到处冒烟的保镖车辆边,时不时对着那些还在动弹的身体抵近射杀!

  无比冷酷的枪杀伤员……

  然后唯一一个没有挂子弹袋的年轻男人,正急不可耐的蹲在虎头奔残骸周围,用个灭火器洗刷辨认尸体。

  庄沉香的牙都要咬碎了,狠狠的举起步枪……

  却被旁边白浩南伸手给摁下来。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