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09、人生总是要不断挑战难度

209、人生总是要不断挑战难度

  当然,白浩南的托辞肯定是他这两天有多么多么的忙。

  甚至连半夜接收药品这种事情也要安在自己头上,彰显自己是为了小镇的繁荣富强呕心沥血。

  粟米儿脸上洋溢着光彩恨不得跳到他身上,使劲用眼神示意换地方,看样子最好先上上课,周围这颇有点人山人海的集市让她都不耐烦了:“妈妈把我放下她就回去了……”

  白浩南却不急色:“你到那边,河边的树丛那边稍微等我几分钟,把这些训练课程安排完了我马上跟过去,这里上午就有两拨人要搞训练课,我怎么可能走多久?”

  粟米儿跟任何一个刚刚进入热恋的女孩儿差不多,使劲嘟着嘴背着手踱到河边却也不愿意走远就在那看,白浩南只好简单给昂吞和阿哩讲解了自己的意图,让他俩一个带着少年们开始做力量训练,一个先领着年轻军人们做最简单的触球感受,再用眼神驱动粟米儿跟自己分开走,前后钻进河滩球场边一人多高的芦苇丛里,耳中都还能听见公路上的喧哗,白浩南刚拨开一大片遮住眼睛的长叶,带着馨香气息的身子直接把他扑翻在地,顿时压倒一片芦苇……

  等再好好说话,那都是下课以后了,粟米儿脸上汗津津的吐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含着的发丝和叶片,心满意足的坐靠在白浩南身上,拉了他的手使劲环抱住自己,柔声诉离情。

  原来白浩南把她送回去,母女俩当天就返回邦首府直到刚刚才回来,那位被白浩南开枪打倒的黑脸膛在首府也是有些关系的人物,干掉他就涉及到一系列职务变化,总得回去解释来龙去脉,顺便粟米儿也跟母亲回去露脸,但更多却是想回去买点漂亮衣裳,要不是归心似箭都想干脆到中国去一趟,那里才是采买的最佳地方,这时候的粟米儿算是真正懂得什么叫女为悦己容:“好看不?”

  白浩南的手都待在白色弹力背心里漫不经心的捏泥塑,哪里还在关心服装搭配的好看:“好看!那这次就能在这边多待些日子了?”

  回头凝视情郎的姑娘眼底都全是浓情蜜意:“嗯!一直待到春节以后,本来要回学校放了寒假才来,我不想走,就提前请假说是跟妈妈在这边学习。”

  结果白浩南的潜台词是:“那来日方长不着急,你先在这歇歇气,我去带个有球训练差不多就是中午,我们俩再悄悄出去玩会儿?”

  这时候的姑娘哪里舍得分开半分,蹦起来转身直接骑在白浩南腰上又把他压倒满面桃花:“哪有中午的时间!就是趁着这会儿提前过来跟你玩会儿,中午妈妈就要来了!”

  一边双手撑着白浩南的肩头献上自个儿,一边迫不及待的邀功:“我跟妈妈专门去首府跑了好几个外驻机构,现在她回去办公室就是安排立刻接待工作,那边中午抵达吃过饭陪着对小镇做完了解,就会过来拍摄考察你这个足球项目。”

  白浩南只能暗赞声庄沉香的执行力够强,估计去首府解释姓李的怎么被干掉都是小事情,关键还是这个和其他部门机构宣传足球的事情:“你妈怎么说的?”

  粟米儿已经迫不及待的埋头催促敲上课铃,含含糊糊:“她说你很棒……”直到开始上课才长出一口气腻声:“她说你说得对,女人……就要独立,不要把自己拴在男人……”后面几乎都是喉头勉强滑出来的音调,这难免让白浩南仰望着摇曳的草丛和天空,感觉是庄沉香在这么腻声说话。

  忘情于教学课程中的粟米儿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随口说什么了:“妈妈还说,她,也在反省自己,好像,好像是太极端,但是压力这么大,身边不是王八蛋就是蠢货,难免着急……可我,就是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啊……”

  这种激情中的胡言乱语让白浩南也挺错乱的,仿佛面对的角色也在不停的变幻,相当刺激提升情趣。

  直到好像听见公路上传来车喇叭声音,白浩南一听这底气十足的喇叭洪亮就说是虎头奔的高级货,这草丛中下了课还腻在一起的野鸳鸯才赶紧打理衣服起身,白浩南经验十足的提醒脸蛋绯红的姑娘到河水边慢慢洗把脸再出来,他探头看见果然是庄沉香满脸怒色的双手叉腰站在路边,远远的盯住着从草丛中出来的白浩南,眼里的火气都能隔着几十米弹过来!

  白浩南低头看看自己的足球裤和T恤上没什么不妥,大跨步跑过去献媚:“你看看,你这么漂亮,那么多人盯着你看,还不高兴点?”连吹捧的词儿都懒得换。

  庄沉香比女儿还是更成熟大方,白色长裤虽然熨烫得笔挺有棱,大腿和腰臀都绷得浑圆,同样的粉绿色罩衣里面白色弹力背心让白浩南都有错觉自己刚把手抽出来了,不知道是看了他这色眯眯的模样还是别的,反正一待他走近,庄沉香就是一脚踢过来低骂:“成大事的人还忍不住这一时半会儿?”

  结果她这运动机能比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白浩南站在路基下本能的一让她踢出来反而失去平衡,手还徒劳的挥了下差点尖叫,但下一秒已经被白浩南抱住了,哪怕才是第二次这样满怀横抱,白浩南却明显觉得双方神态都有点变化,起码庄沉香惊慌之色瞬间褪去,给了他狠狠的一嗔,就差骂句欲拒还迎的讨厌了,他也有点情不自禁的手指自发的动了动,更换来庄沉香哼声,只是那鼻音确实有点悠长,然后似乎才深呼吸厉声:“够了没!这么多人看着!”

  白浩南脸皮厚,嘿嘿的笑着把地方长官放下,还把双手扶在庄沉香的手臂下,这不是路基,对她这样的白色高跟鞋不方便站稳嘛,顺势还弯腰把白色长裤上的草叶什么的拂开,前前后后都有点,大腿上最难弄掉停留得久些,庄沉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力拿手指戳白浩南的头:“我说你够了没!一点没有定力!”

  感受着这绝对不是青涩小姑娘能比拟的成熟风情,白浩南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水准:“对着米儿,真有点像对着你……”

  庄沉香只能甩开手给他一巴掌打过去,因为看见女儿甩着手上水珠急切的跑过来:“好了!别当着米儿疯言疯语的!今天怎么会这么多人?”

  最后的问句分明提高音量给女儿听了,白浩南背着身躲开巴掌也会意:“主要是我们搞了个球队小诊所,免费对赶集的村民乡亲诊疗,而且告诉他们说是你帮他们买单了,结果加上看热闹的不知不觉就这么多人挤在马路两边空地上,要不要把人驱散开?米儿说今天有其他机构来?”

  哪怕粟米儿已经春风满面的站在了白浩南身侧,庄沉香还是没忍住再拿手指给白浩南戳过去,虽然还是同样的动作,这次就指头翘得高高,力量也是点到为止,满面喜色看似埋怨其实表扬:“你说你!明明能把事情做得这么漂亮,但为什么就不能把握得更严谨些呢?”

  然后顺势把手指也戳到女儿头上压低声音一样批评:“我这两天给你说了多少次!男人就没有裤腰带能拎住的,关键在你!一回来就忘得一干二净!你外公知道了怎么办?你看看他那样子,经历的女人比你读的书还多!迟早伤心的是你!”

  粟米儿却觉得和白浩南一起并肩被批评了,兴高采烈的往男人背后躲点:“人家本来就想他嘛……”

  庄沉香立刻伸手揪女儿耳朵去,粟米儿躲了,她就顺势举高揪白浩南的,而且还揪住往马路上拽:“米儿!你呆球场边,我跟他说正事……你看看!看看!这么多人,你不在这里把局面给我控制好,跑去……”上了路面简直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甩开手,指着满路上的人劈头盖脸批评!

  好吧,这下刚才一直伸长脖子看八卦的路人还有庄沉香的保镖随从们觉得理所当然了,甚至是羡慕不已,能够又抱又打又骂这是多亲近的表现。

  好看女人就值得给面子,白浩南不抵抗的低头,悄悄往后看,却发现粟米儿躲在路下的树丛后也偷偷看得起劲,还对他做鬼脸,就只能继续听行政长官批评。

  庄沉香其实是大满意,算着今天召集相关机构部门来参观采访,就是打算趁着赶集日,这样小镇不至于看着冷清寒碜,本来因为粟米儿回来一路上都请求先过来,那就安排女儿先过来通风报信做点准备也好,结果下车的时候就发现这边热闹非凡,再回到镇上赶集的人少了起码一半,才觉得文章可以干脆都做到这里来,赶紧过来却结果根本找不到人:“她年纪小又刚尝到滋味,有点疯是正常的,你都能当她爸了!也跟着乱来?”

  白浩南终于回应:“别吓我,反正她不对,我也不对,行了吧,别心里不舒服拿我出气,赶紧说正事,真要撒气换个没人的时候。”

  庄沉香又被撩了下还哑口无言:“你!”再次做个很有女人味的无言白眼,使劲闭闭眼深呼吸让自己稳定下来:“马上……把整个局面调整得好看些,细节整理下,路边到河滩上的梯步,诊所排队的队伍,运动员的伙食,还有这么多山民,他们中午吃什么?现在我不需要他们在小镇里面看,直接全都带到这里,马上就要到了!”

  白浩南如释重负:“早说嘛……”然后赶紧跑了,看来三小姐的威名还是大,起码山民乡亲们只敢远远的站着看,都没围到近前来,但为了看到这边场景好多都站到路对面山坡上,甚至还有爬树的,现在白浩南幸好有个机灵的小厮,一转身只挥手阿瑟就跟阿达一起冲过来,尽快吩咐下去,昂温立刻带两个人拿铲子到路边去挖出临时的土坎梯步来,做饭菜的多做点,待会儿做些假装给村民乡亲分发饭食的场面,那些年轻士兵背来的步枪集中排列整齐些,摆到球场边去,白浩南印象中小时候看过本小人书讲什么足球比赛让战争都暂停了,这里也可以假装演绎下,连粟米儿都被安排了角色,嘉桂坐在小诊所一直都没停歇过,问明白她那还有口罩,就叫她拿给小姐戴上,冒充诊所的助手,不然别人看起来这就一个人太寒酸,但大小姐的衣服得换,和地方长官的太雷同了,所以白浩南抓了件自己的T恤给她罩上。

  粟米儿对这里原本唯一的女性开始专注观察,在白浩南面前神态自若的嘉桂立刻有点局促,三小姐的女儿这个身份还是能压得她小心翼翼。

  其实粟米儿发现这卫生兵好像不怎么漂亮就热情多了,她也算是准确把握到了白浩南的尿性,只对漂亮女人感兴趣!

  连球场上的少年和年轻士兵都被临时安排清理全场以后,白浩南也在给庄沉香介绍自己的诡异属性:“别!千万别让我出面!老子真能把事情完全搞砸了!”

  庄沉香本来想干脆把他捧高高的:“你有了价值,才能在她外公面前得到机会!”

  白浩南摇头:“我不需要在他那里得到机会,我搞这个,最早是无聊搞着好玩,接着觉得可以改变下这些少年的命运,现在是想帮你分担点事情,混过这半年我拍拍屁股走人,我能保证在中国国内让米儿有个比较稳定的生活,当然过得好不好还是她自己要努力,现在我是觉得你太累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居然敢不要脸的伸手过去摸庄沉香的脸颊,就站在大路上!

  庄沉香第一反应竟然是先瞟远处女儿在看这边没,没躲:“又开始疯言疯语的骗我这孤儿寡母,不说得到机会,起码也能保证安全,米儿外公知道你跟米儿有了私情收拾你怎么办?你要出人头地他就会掂量下值不值得笼络。”

  白浩南真觉得这当妈的脸蛋还娇嫩些,估计是保养得好:“怕个屁,大不了我往河对岸一躲就是了,你把米儿丢回中国去,好了,真的,我在中国国内两次把事情做到风风光光出人头地,看着就要有搞头了结果却出事搞砸,在溙国都当上全国佛教徒联合会的足球管理协会理事长了,特么最后狗血淋头的到处是丑闻,真的,这次千万别把事情搁我头上,说不定老子又要把事情搞砸,就说是你自己的思路,请了个懂点足球的下属搞,还盛情邀请真正的足球人士过来援助,这些套路不用我教你吧,我躲在后面做事就可以了,不要你的钱。”

  不得不说,面对名和利,白浩南都经受住了考验,庄沉香的目光都前所未有的柔和:“真的,有你,好像就是有了你来,我忽然觉得很多事情清晰明朗,迎刃而解了,之前对姓李的我一直下不了决心,谢谢你!”

  白浩南正经不过三秒,斜眼递眼色:“诚心感谢的话,回头我们单独喝一杯?”

  庄沉香满足他的给了一脚踢到小腿上!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