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04、一览群山低 回首颠沛伴流离

204、一览群山低 回首颠沛伴流离

  教学任务完成以后,再把车从乱糟糟的草丛树堆里面开出来,粟米儿已经是满脸红霞飞,眼波流转水盈盈的,自己蹲在副驾驶抱着膝盖不知道想什么。

  老司机也没多大祸临头的惊恐感,一路惹的祸还少了?

  虱子多了不愁,大不了跑到桥那边去不就没事儿了?

  相比刚才的感官刺激,色胆起了的时候能包天,什么狗屁主席,在白浩南的价值观里压根儿没有威慑力。

  这边女孩儿有经验的也早,这粟米儿看着也应该不小了吧?反正虽然肯定是第一次,但接下来没有多少痛苦的过程,主要还是老司机授课的技术好!

  但有了伊莎的前车之鉴,白浩南没敢问。

  所以把车停在河滩边才说话:“一句话,已经这样你情我愿的事情,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该怎么办你自己拿主意。”说着从后腰把那支银色的手枪拔出来丢过去,这会儿姑娘眼里的神色他还是有底儿的。

  自己下车招呼早就围过来的少年们开始从车上搬东西。

  除了刘老头说的,就是一大盘铁丝和几把钳子。

  问清楚这些少年中颇有几个会做点吃的,就让他们自己把锅灶支起来煮饭做菜,特别是用崭新的打气枪给气罐加压液化,有的是人用力,其他人主要是把铁丝钳断了用来捆扎那些长木板,人多就好办事,没多久就借着路边的树干搭了一排木板框架,有些手脚麻利的爬上周围的芭蕉树砍下很多大片的树叶覆盖在顶上,就算是个棚屋了!

  说到底这个架势就是白浩南在牵牛当初那个什么足球俱乐部感受到的经历,这世上既然有巴萨、皇马这样恢弘壮观的职业俱乐部,也有就是搭个棚的野外足球俱乐部,重点是把这个搭建起来,那就有了基本的架子,任何东西先得有个架子再逐渐改变。

  一贯都是流浪流窜的少年们有点兴高采烈,这时候他们不觉得是在干活做事,踢球是玩儿啊,搭棚不是给自己找个住处么,住在镇里也是那种乱七八糟污水横流的棚屋,这里还风景都好得多呢,通风敞亮,还有吃的!

  有几个已经一本正经的在把大芭蕉叶铺在地上算是饭桌了,这边很多正儿八经的家里也是用芭蕉叶这么干的,所以要这样的热带雨林地区生存下来是很容易的,只是营养不良,寄生虫、病患等等状况就很麻烦,加上这周围自然资源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想吃饱就不太容易了。

  白浩南的态度就是敞开了吃,真正健康的运动食品不是大鱼大肉,这个他太懂了。

  所以搭建棚屋的事情规划好了,都是昂吞和阿哩在带领着做,他主要抱着手臂指点做饭菜的,严格比例和食用油料,哪些菜只能清水煮了放点盐,哪些不许吃,反正一句话:“这么弄,你们吃了更有力气。”

  那个傻乎乎的昂温踢球没什么天赋,做菜煮饭还行,埋着头一直忙活,白浩南叫他做什么都行,只会嗯嗯嗯,加上好像年龄是比较大的,其他人都是在给他当帮手,看起来都是寻常的食材,还是自己弄的,但似乎白浩南说出来以后就变得不一样,操作的少年都恭敬的说是,阿瑟带头喊他王叔,其他少年自然都这么喊,因为租房子的时候白浩南还是给那房东看了下自己的护照。

  听起来有点像是一群公子少爷哥喊皇帝的弟弟一样,白浩南有点乐。

  粟米儿一直坐在车里没动,后来天色渐暗,看那些少年欢天喜地的开始吃饭,白浩南只随便吃了点东西,他本来晚餐就吃得少,加上当和尚那遭还觉得这个真是对身体健康有好处,放了筷子站到棚屋外面看,她才摘了棒球帽悄悄溜下车站到白浩南身后轻扯他的衬衫:“你……说了教我用枪的。”

  白浩南当然分辨得出是什么枪,点点头回到越野车上打开前座阅读灯,把那支银色手枪拆开了给粟米儿讲解,这种史密斯维森的手枪具体型号他没玩过,但类似的也差不多,发现子弹跟自己的不太一样是稍小点的九毫米,还把自己的1911拆开来给粟米儿儿比较。

  女人其实对这种冷冰冰的机械没那么感兴趣:“我说的是你教我瞄准打枪呀。”

  白浩南才恍然的收起男性思维:“哦哦,我学的时候是先从拆开始的,你不用,只要会打就行,但现在天黑了,也没个好瞄准射击的,而且晚上枪响多了还是不好,明天白天教你怎么样?”

  粟米儿伸手关了阅读灯:“那……你再教我用那种枪?”声音尽量平静,学她妈那种特有的平静,可实际上还是有点腻声。

  白浩南立刻就是心里一荡,清晰的倒嘶着用牙齿抽风降火:“再等会儿吧,我把这边安排好了再说?”

  粟米儿用鼻音嗯的时候都悠长了。

  白浩南趁着还有点理智:“这事儿你咋想的?”

  粟米儿用鼻音想:“你呢……”

  得得得,这黑灯瞎火的听这声音就没法说话,白浩南忍不住伸手过去捞一把赶紧下车,还得撑着车门做几个俯卧撑转移注意力,过去把军车挪停到棚屋旁边不占用道路,再跟这帮少年商量下,今天先勉强克服条件,明天该补充什么补充,他还把那写字板从军车上找出来,上面画了好几种健身器材,都是当初在天龙寺总结出来用废弃轮胎、石头、木杠之类做出来的器材,东西都是到处能找到的。

  少年们没有物理常识,白浩南也没多少,但这些东西很简单,他们更熟悉地盘,一个个点头答应下来,白浩南吩咐好明天早上就开始正式锻炼跑步,自己起身出来,出来时瞥见阿哩站在边上,心中一动,又倒回去把军车钥匙给他:“恨不恨我,还是恨你自己,都是你自个儿的事,你可以想是练好了身体找我报仇,又或者干脆忘记你做的,我做的那些事情,好好抓住这个机会,你的身体条件是所有人中最好的,不靠这个事情出头,可惜了。”

  瘦高少年也就是在这些营养不良的家伙中间高,一米六几主要还是瘦,接过钥匙没说话,看白浩南转身出去。

  阿瑟在外面探了下头,白浩南其实本来准备一直带两三个少年回去跟自己一起住开小灶的,但显然现在有些事情变化了,顺手把自己那支1911拔出来递给他低声:“万一有事始终记得自己保命,还有这个手机你明天自己去装张卡,这里再给你五百块钱,有什么该用的地方先用,不够找我,不给你多,是怕别人起贪心抢你的,有空去给我搞点9毫米的子弹和两个步枪弹匣。”

  少年一个劲使劲点头,可能他格外在乎这种被信任的感觉,那表情就差使劲宣誓效忠了。

  白浩南笑着摸摸他的头,带着吃得圆滚滚的阿达回到车上,全靠越野车的车灯一直射着这边,才能有点光,这边镇子里不太习惯晚上点篝火。

  所以启动车辆以后,白浩南没回镇上而是爬上了那条小路。

  仿佛在黑暗中,粟米儿就更加大胆疯狂,直接爬到白浩南身上又那么骑坐,这回白浩南可以理论下:“老子在开车,这路这么颠簸,翻了怎么办?”

  身娇体软的姑娘明显是食髓知味:“摇着……不正好么?”

  白浩南顿时觉得卧槽,有道理啊!

  姑娘在这方面很有天分嘛

  但还是坚持着把车给开过去了,那片院落已经烧得面目全非吱声残垣断壁,还有些余烬暗红的影子,稍微打开车窗外面都是呛人的燃烧味道,一直在摩擦摩擦的姑娘终于被影响到,不满的摇几下转头看周围:“你来这里干什么……”说到后面竟然又是声音一荡:“那边……就停那边,哼,她跟野男人在这里,我也要!”

  好咧,教学工作立刻就展开了,白浩南很有些要教训下小朋友的意思,学生也有种特别来劲的刺激感觉。

  当然白浩南的主要目的还是回来这里搬那台烧油的发电机,下午发现这个到处泼洒柴油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当时稍微搬得离房屋远点避免烧毁,下课后开着车灯提了牛仔裤下来看,虽然扑满了各种灰烬,但确实没有被烧到,正好可以搬过去给棚屋用。

  粟米儿这会儿连片刻的分开都不愿意,只裹了白浩南的衬衣趴在他光背上,连体人似的跟着东游西荡,白浩南还得尽量弯腰帮她省力,这种时候他太会知情知趣了。

  其实那双胳膊抱得很紧:“真好,有你这么好的男人……”

  白浩南本来想说老子不谈恋爱不结婚的,但抬头月夜星空,这一片本来就在小山顶上视野开阔,甚至能远眺小镇那点灯光,还能环顾周围连绵起伏隐约的丛林山丘,以及身后那条蜿蜒的界河,不懂风水的他都觉得这里位置不凡,伸手托住粟米儿,感觉肤如凝脂就没说出扫兴的话来。

  这姑娘看着个头不高也不胖,却入手极沉,测了好多次骨龄的体校生只能揣测这小姑娘要是再发育绝对会窜个子,却听得粟米儿把头侧放在他肩膀上轻声:“我很喜欢跟你在一起,从来都没有过这样安全舒心的感觉。”

  白浩南想说荤话那是因为老子技术好,但却说不出来,手上垫了垫算是回应,粟米儿更轻声些几乎贴着耳朵:“外公很凶,很凶,也很紧张,我觉得他胆子其实很小,还没有妈妈大,自从当上这个主席,成天都疑神疑鬼,深怕身边每个人都可能造反暗杀他,枪毙了好几批人了,我都不敢回去,宁愿呆在学校,可在学校又孤独,看着那些家庭安定的同学,只能羡慕。”

  白浩南终于绕个弯子:“你念的外国哪个大学?美国,还是欧洲?”可能在中国人的概念中,到外国读书都是去这些地方吧。

  粟米儿扑哧:“中国!民族高中!”

  白浩南忍不住又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这事有点猫儿偷糍粑,脱不了爪爪!

  年龄越小越容易死心眼!

  果然,恋奸情热的高中女生准确把握到了白浩南这声音传达的情绪:“怎么?!你不也是中国人么,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一定会一枪崩了你!跟我妈妈一样,无论你逃到哪里去,我都要杀了你!”

  哪怕刚刚从少女变成女人,那变化的声音堪称经典,瞬间从亲昵变得凶悍严厉:“我告诉你,如果你对我好好的,我就做个好女人,一辈子都把你当成最尊敬的男人,如果你敢背叛我,我也要变成妈妈那样!”顿了下还提高音量:“对!如果你敢对我妈妈动手动脚,我就杀了你们两个!”

  上回伊莎的威胁还只是涉及器官,这个就直接上升到性命,而且是灭门的这种口气!

  有刹那白浩南都在考虑自己要不要收心当个老老实实的庄家孙女婿了,哈哈,庄家!

  冥冥中难道自己真的绕不过这个词儿?

  所以这会儿他居然哈哈一声笑出来。

  粟米儿不知道在想什么,还一叠声的加重语气:“不许!绝对不许!”然后才反应过来:“你笑什么?很好笑么?”

  白浩南摇头:“行行行,你说什么都行,任何一个男人这个时候都是什么都答应的,至于回头做不做得真,那就不一定了。”

  粟米儿哪里明白这种浪荡子的心思,这会儿还处在生命中最敏感深情的时候,索性双臂绞紧了男人的脖子:“一定!必须一定!”

  白浩南还是那口吻:“行行行,一定一定,天上星星要不要,回头给你摘一个。”

  这么明显的敷衍,粟米儿都能被哄着,声音立刻又变得有些发腻的鼻音:“嗯!真好……我想跟你以后在中国去定居,我喜欢中国,现在我也有家了,有人疼我了!”

  白浩南忽然心中一动,玩世不恭的敷衍都去了好多,伸手从后背摘下姑娘到身前来横抱:“我的命在哪里都还没搞清楚,但如果最后我活着回去了,我的家在江州,你到那里最大的足球俱乐部去找联系方式,只要我还活着,就给你个家,找不到我,那就多半孤魂野鬼的死在哪里,别往心里去。”

  月朗星稀,仿佛镀了层淡淡的银色在女孩儿脸上,白浩南看着这充满眷恋的双瞳闪着光,似乎隐隐中放弃了自己以往的态度。

  女孩儿满足了,醉了一般竭力抬起上半身撅起嘴要亲近,但衬衫领口没扣完,哪怕她肤色再黑,黑衬衫衬托下的黑夜中都显得白皙诱人,白浩南蜻蜓点水的在嘴上沾一下移到胸口去,粟米儿又有点哼哼的提醒他上课。

  白浩南忽然想起来,卧槽,这旁边刚烧死个人,背上多少还是有点凉飕飕,赶紧搬了发电机换教室!

  他才没有月下佳人的情趣呢。

  不过上车看见阿达前腿交叠的趴在完全放平的车厢后面一脸老司机的笑容。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