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96、有个大胆的想法

196、有个大胆的想法

  是个三十多岁的本地男人,给白浩南第一印象就脸黑!

  他也皮肤黝黑,长年在露天训练就是这个结果,但对方比他还要黑,因为偏偏还穿着件宝蓝色的对襟衣裳,衬着脸膛就是紫红色的暗重,然后还有很沉的眼袋能让色素再深一圈,这么黑的脸膛还能看出熊猫眼,可见是有多不健康了,总之一见面就不喜欢。

  当然更不喜欢的就是对方带着一脸的愤慨,几乎是踹开门的,站在门口就大声咒骂,哪怕也是西南地区口音,可一旦说快了还是很难明白其中夹杂的大量方言是什么意思。

  但白浩南看看这唾沫横飞的黑脸膛,起身让开些站到窗边,因为庄沉香整张脸也虎着,自己夹在两个要吵架的人中间多没趣,还要两头看脸色?

  所以连听的兴趣都没,扭头看着下面应该是昂吞过去给少年们说了什么,纷纷开始搬东西走人,有些还带着铺盖卷和自己的杂物包,但也有些人是朝着其他方向的缺口走,估计不是叫人就是拿东西。

  白浩南眯着眼看这些少年,脑海里想的都是这些人如果真的如同陆老头说的那么懒惰,除了踢球可能没法指望他们做什么,自己要怎么才能带动这帮家伙呢?

  只要思路转到足球有关的事情上面,白浩南就不是太在意身边发生的喧哗,庄沉香没有针尖对麦芒的吵闹,而是冷冷的等着对方说完似乎才回应两句,没注意分辨内容只感觉语气说不出的刻薄跟鄙夷,气得那个男人重重的摔上门出去了,白浩南眼角一直瞟着对方保证别有危险的,见状等了会儿,看庄沉香胸脯起伏好几下平复,他才重新坐回去,不过这次拉了椅子稍微换点角度,能斜对着大门口,要是再来点什么冲撞不至于吓人:“我选了镇子西边,对,就是昨天杀人那个地方的河滩来作为足球训练场,虽然稍微有点斜度,但稍微打理下就能踢球……”

  这让庄沉香的注意力转过来,眼神明显是在专心听了,白浩南轻言细语的解释和刚才那个男人的粗暴形成很大的反差:“本来还有停车场那块地方的,只要能拖开一部分废弃车辆,也能腾出地方来,但我觉得如果因为你需要宣传这个少年踢球的事情,在河滩那边形成的的边境铁丝网之类场面背景会更好看,更容易让人同情,毕竟停车场周围看起来还是像个旅游区域,少年们看起来最多像乞丐,而不会让人觉得环境有多差。”

  庄沉香回头看了眼窗外的那片空地,少年们已经不见了,再回头脸上已经有点笑意:“你很懂得造势啊。”

  白浩南也笑:“既然你这里可以上网,你可以搜搜看溙国最近的弘法足球,还有那个瑞能大师的事情,我都参与了,虽然我只是个带队的教练,但最终能形成多大的影响力,我觉得你可以借鉴,这对于你的地区肯定是正面健康的,也能够获得更多的利益,而我不要什么,只是觉得这半年无聊,不如带点孩子踢球打发时间,也顺带做点好事,如果这足球赛能推广开去,对整个邦或者其他邦一起,都能获得好处,没有一点害处。”

  庄沉香的眼睛又在白浩南跟电脑屏幕之间晃悠:“刚才……你听见了?”

  浪子如白浩南,多能领会这种语气的转换:“啊,说快了就听不懂,他应该是对你很不满,也很不敬吧,我只希望不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争风吃醋,把我牵涉进去的那种。”

  庄沉香的眼神兴趣显然比刚才听足球安排高:“哦?如果是呢?”

  白浩南很闲逸的靠在椅背上翘了个平着的二郎腿,他高大嘛,做出来就很懒散也有点潇洒装逼的味道:“如果真的是,那这人就不咋地,你这成天操心的逼事儿这么多,他还纠结在这种男女关系上面,眼界也就不过如此了,心胸还有点狭窄。”

  说这话的时候,白浩南其实自己都有点吃惊,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评价别人的眼界,呃,对,面对陆老头的时候,自己好像就已经感觉出来了。

  难道是因为之前面对瑞能、天龙、若温还有那电信老总见识了一番高等级操作,现在再回头立刻就能感觉到差距了?

  真特么好像去跟著名球星们踢了几场球,哪怕自身技术没见多提高,起码见识不一般,知道什么是好了。

  庄沉香一直盯着白浩南的脸,对他这么漫不经心好像还在想别的状态应该能看出来:“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白浩南摇摇头:“我随口说说的,不至于为这个要杀了我吧?”

  庄沉香嗤笑下,确实有着成熟女人的妖娆风韵:“哪有这么多打打杀杀!”

  白浩南不怕露怯:“昨天晚上还是把我吓得够呛,为了好像我有点钱,这些少年就可以结伙要把我杀了抢劫,其实我从溙国出来,也就带了几千美元,当然,如果真的需要投资把球队做好,我还是可以再找我的朋友借些钱。”

  庄沉香单手撑脸了:“真的要杀人,或者面对危机的时候你够胆大,但在谈判的时候又足够细心谨慎,就凭这收放自如的两点,好多男人已经不如你,你放心,我不会图你那点钱,一个营的兵力一个月就要花我七八十万,还狗屁效果都没有,我需要的是人才,如果你真的能帮上我的忙,我不会亏待你。”

  白浩南立刻堆砌起夸张的笑容殷勤:“感谢老板!”可能之前和阿威住在军营里面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好像真是私人部队武装供养起来,居然这么贵?还是有点震撼到他了,相比之下什么玩车玩表玩游艇的都是渣啊,甚至换个角度说若温将军这种拿着国家军费的玩家跟这位都不是一个路数的。

  庄沉香笑起来,就好像白浩南第一次看见她时候的感觉,她可能有点溙国或者什么地方的混血,脸型比较大气眼角有点长,笑起来就很媚,比实际年龄更年轻的感觉:“好吧,一年到头在我面前说得天花乱坠的人多了,就看你……”

  话还没说完,那扇可怜的办公室门又一次被撞开了!

  白浩南幸亏自己有先见之明,但他没想到的是这次冲进来居然是个气焰嚣张的时髦少女!

  黑色宽大T恤上有白色英文图案,加上破洞牛仔裤跟头上的嘻哈棒球帽,一看就是这个小镇上没有的时尚气息,虽然放到大都市里面还是有点土气,但现在已经比较惊艳了,当然脾气态度就更让人惊吓,年纪轻轻的手臂上似乎就有浑浊不清的刺青,耳朵和鼻子上更带着亮晶晶的金属环,特别是耳朵,白浩南能想到的就是那什么九环大刀,在耳廓上挂了一串!

  结合进来就拖长声音的喊妈,容貌一看确实是庄沉香的血脉,高鼻大眼,眼窝有点深邃的混血气质,本来青春无敌稍有姿色就好看,这脸蛋虽然还没完全长开,但也挺引人注意了,就是有点黑,明显没她母亲那么注重保养,但这种小麦色皮肤搭配桃红色的唇膏又显得挺浮夸有个性!

  所以看到这里,白浩南还是忍不住立刻转头看了眼庄沉香,看着这双老的不算老,小的不算小的漂亮母女花,脑海里多少有些不堪入目的思路!

  还好这个时候庄沉香的注意力都被女儿吸引了:“怎么?妈妈在谈事情……”

  少女年纪不大说话却毫不留情:“谈什么谈,待会儿谈到床上去了,你知不知道姓李的差点撞了我的车!你看你找的什么男人!”

  一直还算端得住的庄沉香在女儿面前有点应接不暇:“瞎说什么!我已经叫他滚蛋了……”女人的声音总是要悦耳得多,白浩南也更有兴趣倾听,哪怕庄沉香说快点他也能大概分辨,明艳黑少女的声音他就更专注听了。

  结果这时少女转头就看他,一脸的没好气:“就因为他?”

  白浩南装着没看见对这边起身:“三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按照刚才说的去操作,您给留个电话号码?对,我也去买张电话卡。”

  庄沉香好像从女儿的咄咄逼人中摆脱出来:“看看看,叫叔叔!王叔叔……以后不要跟那个姓李的接触,离他远点。”

  少女冷哼一声,白浩南都觉得当妈的应该叱骂几声,但庄沉香却很是放任女儿胡说八道:“什么叔叔!还不是你的野男人,我不管,我要去找外公!拿钱给我,我要走了!”

  野男人没有被侮辱到的感觉,还饶有兴致的看这充满叛逆气息的少女顶撞母亲,寻思自己这年纪的时候敢这么说话,起码老陈是劈头盖脸的打巴掌,自家老爹白连军那就更是抄家伙,看来这孩子就是打得少了。

  起身的庄沉香却没有半点火气,还试图想跟女儿亲近些:“既然来了,就陪着妈妈多玩些日子,对,踢足球,我们这边搞了个足球场要踢足球我们一起去看看?”

  少女极不耐烦的闪肩躲过了母亲的手:“看什么看!又穷又脏的地方能有什么看的……”再次看见白浩南的表情,声音陡然提高变得尖利:“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一双色眯眯的狗眼看上去就不是好东西!”

  白浩南各年龄段女性通杀的,一瞬不眨的其实更关注庄沉香的反应,瞬间做出选择对上反应:“对,如果不是你母亲,我看有谁能让你挖眼睛,过来挖,信不信我一巴掌抽翻你!”

  庄沉香吃惊看白浩南,这货转头:“你这女儿就是缺管教,欠抽……”

  还没说完,黑衣少女已经尖叫着冲过来,边跑就边抬腿踢白浩南,前职业球员忍俊不禁的看着她那不协调的运动姿态,只是轻轻伸脚绊了下,穿着破洞牛仔的少女立刻摔下去,然后白浩南真的毫不留情一巴掌打在少女后脑勺上!

  倒是把要摔地上的少女抽回他之前坐的椅子上!

  少女难以置信的楞了两秒才转头对着母亲指人惨叫:“他!打我!你看见……他打我!我要杀了他……”

  白浩南眼角瞟着庄沉香的表情,又是一巴掌打了少女的手:“杀什么杀,有本事自己来杀我!这时候知道找你妈求援了?你这种脾气以后出去被人打,被人轮J,被人搞大肚子,被人甩,都只会回来找你妈?你不是刚才还瞧不起她嘛,有本事别找她啊!”

  少女看着若有所思没有反应的母亲,更加气得浑身发抖,从兜里摸出个手机:“我要给外公说!我要……”

  白浩南笃定了,这次直接伸手拽了那手机随手揣自己兜里:“嗯,又找你外公,你一辈子都能找你外公?随时随地分分秒秒你外公都能来保护你?我就看看现在,你外公来不到,你被人收拾了,能怎么办?”

  少女立刻发狂一般跳起来想拳打脚踢,白浩南多高大,就站在那只挥巴掌打后脑勺!

  这特么就是老陈的训练绝技,从少年队带队就是成天打后脑勺,白浩南他们多皮的孩子,一个个几乎就是被他从小这么打大的,所以小伙伴们从小没少练着相互打闹,没想到现在用上了,确实有神乎其神的功效!

  打脸仿佛有很大的侮辱性,而且脸蛋上也容易留下掌印被家长投诉,拳打脚踢身上更容易留下伤痕,偏偏就后脑勺控制好力度,说是打不如说是摁着头拽,现在这少女在棒球帽后面扎了个马尾更是适合白浩南这么打,绝对不痛,但每一巴掌都能打得少女一趔趄!

  他才没有不打女人的教条呢,反正少女踢他一下他就一巴掌:“你这种脾气暴躁的小姑娘我见得多了,以后离开外公母亲的保护,第一个被人搞死的就是你!除非你一辈子躲在这里不出去,你外公你妈再牛逼,能全世界牛逼?外面一个小混混就能搞得你死去活来你信不信!”

  这话分明是说给庄沉香听的,而且看着白浩南这相当有分寸的巴掌,肯定知道他的用意何在了,就那么静静的看着。

  少女更是带着鬼哭狼嚎一般扑打白浩南,想撕咬他的手和衣服,都被白浩南一巴掌一巴掌打得一次次摔回座椅里!

  这教育方式倒是很符合白浩南的成长经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