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86、老姜自然老辣

186、老姜自然老辣

  白浩南表示他主要还是玩,最多就是用玩枪来打发时间,因为答应了要陪着阿威恢复身体的,现在随着阿威逐渐能下地行走,除了玩枪其他时间都陪着少爷在健身房努力。

  其实这家里有个设备完善的健身房,只是将军和将军夫人用得还多点,阿威看起来是从小就文静不好动,颇有儒雅之气的强权将军和比将军还凶悍的太太养育下这样的儿子有点走样,好像也就不显得出奇了。

  所以白浩南督促阿威健身锻炼,得到了全家的支持,阿威自己也很努力,这点和于嘉理有点像,都是为爱而努力嘛。

  只是相比于嘉理当初是减肥,阿威主要就得增重,白浩南为了让他有兴趣,不惜用健身房那些短平快的路子,依旧还是蛋白粉、增肌粉加上半身项目比较多,持续坚持一个月,就能看见本来文质彬彬的阿威胸肌、腹肌和手臂跟发了泡一样的结实浑圆起来。

  果然,这种从健身房镜子里面都能看见自己身体明显变化的感觉,让一贯只注意自己面部外观的阿威也对自己的身体有了自信心,每天都能保持大剂量的运动,要把自己彻底改造成为强健体型。

  将军夫人最喜欢看儿子和“男朋友”呆在健身房挥汗如雨了,经常端点水果什么的进来,坐在边上看着就舍不得走。

  其实阿威的长相多半是跟他父亲走的,将军夫人年轻时候估计都不是很漂亮的那种,现在气质更显剽悍,真的找个儿媳妇可能也是要被婆婆收拾的可怜人,现在反而对上白浩南很客气。

  但是白浩南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快到年底,伤筋动骨一百天,阿威骨裂的腿部和肩部都开始在做力量性训练,虽然还要带上护具保证安全,但这会儿如果再打架,再挨打,他的抗击打能力都会强了很多,唯一比较难的反而是眼睛,视网膜脱落有点视力受损,未来可能一辈子都要戴上矫正眼镜,这都是为了保护白浩南受到的伤害,所以他有点内疚,一直协助照顾到恢复为止。

  电视上关于绿衫军和白衣信众在首都对峙影响整个城市秩序的事件已经如同过眼云烟,确实没人再记起那几个自焚的僧侣,传说瑞能已经逃到了国外,法恩寺的一堆首领被抓了大半,其他和尚信众遣散得很多,之前法恩寺著名的那些佛法活动已经成了笑话。

  而电信老板已经竞选成为高级议员,据说下一步会朝着总理发起冲击,现在是国内最耀眼的政治明星,早就没人记得那个电信杯足球赛后身败名裂的足球和尚了。

  不过起码在北部区州府,天龙寺足球队已经成了非常常见的弘法活动,阿威不止一次叫白浩南看电视上球队的新闻,看一大一小两个穿着粉红色袍子的身影坐在球场边,白浩南不发表意见,主要还是对这俩回去当尼姑,而且很可能是当一辈子尼姑有点挠头,难道这就是自己带给她们的人生变化?

  白浩南是没觉得当和尚尼姑多正确,人生还是要浪啊。

  他觉得自己该出发去浪了。

  特么又禁欲了这么久,每天被将军夫人热情洋溢的当女婿看着,连家里的女仆白浩南都不敢多看,免得引发血案。

  要知道上次引发血案的那位LADYBOY一帮人现在有多惨。

  虽然阿威学着白浩南的心态,压根儿没在意那帮人会有什么结果,甚至连愤恨追查的心思都没有,但他母亲不这么看啊,老板因为涉嫌无执照违法经营、勾结黑社会团伙挑衅滋事、蓄意殴打他人以致重伤,那个LADYBOY其实是他的姘头招牌,也被当做主犯一同定罪,这样两个同性恋被投进监狱判了终身监禁,恐怕会把他们去那家监狱犯人给乐死了。

  至于那帮打手则直接被判处了苦役,也就是类似劳改那种,五十年!

  是要在第六军的劳动场地一直干重体力劳动五十年,一直由军方监督!

  那就等于是要累死的节奏!

  全都是走正常司法程序审判的,还允许对方请律师呢,据说当时那几个人就一直在法庭上磕头磕得血都出来了,将军夫人派去的那位眼镜助理毫无波动,而且还有高额赔偿金全部捐给本地最大的天龙寺,直接把那个身家颇丰的老板罚了个底儿朝天。

  大人物不会弄得血呼啦次的,反正求死不得求生不能,这一辈子就算完了,苦熬下去吧。

  这仿佛也是给白浩南的警告。

  现在洗了个滚烫的热水澡就下定了决心要给阿威说一声,所以套上大短裤一边擦着水渍一边踱出来思索着开口:“阿威……我想……”

  没错,自从回到这将军家的大宅子,就给安排的这两张床的大房间,将军夫人还婉转的提醒说阿威的伤还没好,悠着点,所以才特别改建了这个大卧室给两个小伙子住,白浩南还发现床头柜里放了那个小包装的!

  所以他一贯在阿威面前还是很注意不要卖弄风骚,结果难得现在想着事情光了膀子出来,阿威顿时看得有些目不转睛,脸色还发红,可白浩南一开口,他那张好不容易又开始俊俏起来的脸蛋立刻就发白了,但是没说话,使劲在全落地窗前的圈椅里面坐正些,然后把已经拉上的窗帘再拉了拉。

  其实平时阿威没什么女儿姿态,就像他说的那样,不是所有男同都娘娘腔或者很妖娆,又或者有传说中什么攻受之分,就是两个男人都相互有恋情,然后角色会不由自主的偏向女性化,现在是有点难过的感觉。

  白浩南还是奉行快刀斩乱麻:“差不多了,你现在伤势基本要痊愈,关于瑞能和法恩寺的事件也处理得差不多了,我不可能一直躲在你家的照顾下做个莫名其妙的人,更不能改变我喜欢女人的态度,如果你还愿意以后把我当朋友的话,我该走了。”

  阿威的声音好像有点飘,更有点苦涩:“你去哪里?”

  白浩南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顺着国境线去缅奠吧,听说那边边境靠近中国,有些地方的生活跟在中国没什么区别,我想在那里再呆段时间,差不多凑够两年就回国了,现在见了些世面,好像也不是很怕那些个什么庄家了……”好像是为了调节气氛,还尽量说笑点:“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被他们追杀的时候看见手枪,吓得魂都掉了,现在肯定不会怕。”既然都有军队的教官来指导打枪了,白浩南肯定也顺便学了点擒拿之类,但纯粹是顺便,好奇的学了学,包括打枪在内,白浩南也不过是觉得好奇,回国以后估计就玩不到了。

  阿威没有笑,颇为哀怨的转头看白浩南,接触到他的光膀子还立刻把目光移开,话说这些天白浩南自然也趁着健身玩枪把自己的身体又控制回来,起码在医院那些天增加的肥膘都转化了,真不知道阿威看了是不是真的有那方面冲动:“你为什么就不能留在这里呢,或者我俩干脆搬出去,就算你还有半年回国,为什么就不能和我在一起,你是非要逼我跟你走么?”

  白浩南看着他的目光呢,顺手抓了T恤穿上,过去拉了椅子反骑着坐在阿威面前:“哥们儿,如果你是个妞,我多半会留下来,如果你是个纯爷们儿,说不定我也会留下来,因为这两种相处起来对我都不难,唯独你这样,我没法接受,你还愈发的来劲,我早点走最大家都好,你说呢?”

  两人都是小平头,阿威疗伤的时候推了个光头,所以现在比白浩南还短些,低着头很委屈:“我……允许你找女朋友,只要你不走……”

  白浩南坚定得很:“别!用我们中国会议上经常听见的话来说,这叫做不可调和的矛盾,你知道嘛,你对我好,我也当成哥们儿回应给你,这就够了,我喜欢女人这是个不可改变的东西,就像你喜欢男人也不能改变一样,现在你的伤好了,我再拖下去估计这就真的会变成破事儿,行不行,就当你帮我,开车送我出去,然后我自己随便找个车就走了,以后等我回了国,那都是过几年的事情了,你可以到江州去找我玩儿,行不行?实在不行我自己出去,应该也混了个脸熟,我俩还不至于朋友变仇人吧?”

  阿威不说话了,扭头看窗帘,真感觉到他那种失恋般的痛苦,白浩南熟悉,姑娘身上见得多,所以这会儿不撩拨,万一真的黑化了,把自己也弄到那什么深山老林里的苦役去,那就惨了。

  其实很快,阿威就苦笑着回头:“你可能没想到我有多喜欢你,我怎么舍得让你讨厌我呢,那说好,等你回到中国,给我打电话,我去看你……”

  挺真情流露的场面,可换个男人对白浩南这么说,他就是觉得很出戏啊,还得尽量绷住了别笑,阿威看出来了,起身的时候忍不住锤了他一拳抱怨:“你就想跑出去自由自在的玩儿!”

  那不由自主娇嗔的口吻让白浩南扑哧,然后一直到下楼上车都嘿嘿嘿。

  阿威也笑,哪怕有点刻意,也让自己一直笑着下楼,碰见在楼下要给儿子和女婿做点饮品的母亲,都说他俩带狗子去散步。

  为了不节外生枝,白浩南啥东西都没带,除了那条宋娜给他缝的银行卡腰带给系在腰上,再说他现在还有点现金嘛,那一晚之后都没用过钱的。

  看似宽松的将军宅子周围其实岗哨密布,起码全副武装的巡逻队都是交叉无漏洞的,隔壁左右两栋看似普通军官的宅子其实是警卫室和车库,过去说了声要了辆车开出来,阿威还找警卫要了支佩枪,说是晚上出门注意安全些,上了车以后才满是赌气抱怨的递给白浩南:“不需要就扔了,还有这个不要的话也扔了……”又是张银行卡,不过是国际银行信用卡。

  白浩南只拿了枪别到腰上,这时候他认得这是支极为普通的美制1911,溙国军队的枪械其实很差很乱的,大多数都是从越战时期美军淘汰下来的老爷枪,就连第六军也是在部分精锐部队才比较统一,当然将军卫队这里就肯定很精良,包括这支1911的成色都很好,跟那些普通士兵手里磨得发白的手枪区别很大:“行了,你还差我四粒子弹呢。”

  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本来就苦苦控制情绪的阿威立刻就崩溃了:“你还记得?!”

  白浩南差点给自己一嘴巴,玛德现在连男人都撩了,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经常跟女性分手,我都是这么说的,这会儿觉得多大个事其实回过头拍拍屁股就忘了,没准儿再遇见个心动的还会觉得那会儿好笑呢,别往心里去,成吗?”

  阿威已经带哭腔了:“不会的!你跟其他人不同,我不会忘记的!”看白浩南把那信用卡退回来更是声音都高亢了:“我不希望你吃苦,也不希望你为了钱受罪!起码你不要让我担心!”

  白浩南发现他有发飙的前兆,联想到他母亲发飙的凶悍,不吭声的悄悄把信用卡放进车门夹缝里,待会抱了狗子走就是。

  结果出了高级军官的防卫圈,再穿过一百多户的军官区,出门时候刚接受了哨兵对少爷的敬礼,对面一辆迷彩越野车开过来,大灯照在这边挡风玻璃上闪过,若温将军探头:“怎么?这么晚还出去?”

  阿威隔着白浩南用溙语说了什么,少将看了眼白浩南,收回目光靠回椅背上,阿威刚小声叮嘱:“我说我们出去买点东西……”

  少将重新探头探身,递过来一张卡片,然后对白浩南做个很潇洒的美式军礼:“拜拜……”接着就让自己的卫兵把车开进去了。

  俩年轻人有点冷,阿威还探头接过那张卡片看了下吃惊:“这是纳猜叔叔的联络卡,他负责边境军团的!父亲怎么知道……你要走边境出去?”

  能做到这种地位的老家伙啊,眼光还不够毒?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