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81、胆战心惊怕怕哒

181、胆战心惊怕怕哒

  一切的财富跟社会地位,在军人的暴力武装面前,那就是渣!

  这一幕给了白浩南极为深刻的印象。

  那辆刚刚开过来的敞篷小跑车也被砸了,因为最后还来了两部履带式的装甲车直接拖了这跑车到一片玻璃瓦砾废墟上,就好像拖拽什么塑料玩具那么轻松,摆正了再用履带装甲车碾压上去!

  白浩南认得那辆兰博基尼怎么也得好几百万,现在就没事儿人一样被碾爆了变成一块金属废品饼,那个被砸得满头是血的时髦中年男人,应该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被拉拽着跪在废墟面前看自己的店和车都变成渣。

  因为是那个中年女人,应该就是年轻人的母亲疯狂的指挥周围军人这么干的,所有人似乎都觉得理所当然。

  谁叫这酒吧欺负人呢,看这些位酒保迎宾的做派平日里就没少打人,那金属棒球棍、砍刀什么的都随手拿出来,活该今天踢到钢板上了!

  白浩南最后终于知道面前这位中年男人是谁,特么整个北部区的战区将军!

  溙国南部是海,舒舒服服的海景没有任何争端,东边是俩又穷又小的国家,其实历史上就是溙国为了避免被殖民扔出去的包袱,西边是缅奠漫长的边境线,可这条边境线一直延伸到西边缅、溙外加个小国家三者交接的地方就是著名的金三角!

  可以说整个溙国最需要军队的也就是北部区,这里战区的军力是全国最大的,可能除了名义上首都卫戍战区最大,其实真正随时都在打仗折腾的,就是北部战区!

  这位中年人就是战区总司令,一脸漠然的看着白浩南。

  白浩南觉得后背上那支手枪硌得慌,心里更发慌!

  年轻人第一时间就被救护车带走了,走的时候一个劲要拉着白浩南,不知道用溙语在跟父母说什么,但他那脸已经肿得好像猪头了,白浩南都可怜这曾经的“情敌”,赶紧恭送,但那暴跳如雷的母亲也跟着救护车消失以后,白浩南只敢呆呆的站在那,陪中年人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的街道建筑慢慢夷为平地。

  他毫不怀疑自己要是敢偷偷上车,周围那些端着步枪的军人一定会朝着自己打成马蜂窝的!

  直到亲眼看见那俩履带式装甲车趴在废墟和跑车上,那个老板被瘫软如泥的拖过来,跪在中年人面前使劲磕头都没得到将军半个字的回应,又被拖走上卡车。

  中年人才对周围无数围观的人双掌合十做个溙国人最常见的回应,然后所有军人就开始挨个儿收缴所有人的手机了!

  从装甲车来,周围已经人山人海的水泄不通起码数千人,整个夜市、酒吧街的人可能都挤在这里了,他们却没注意到外围又是一圈军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拿着枪要求所有人把手机交出来,而且要搜身,不然根本不许离开。

  似乎有个人想赶快把手机存储卡抠出来,立刻被发现以后,之前一直很客气的军人忽然就用枪托砸翻在地,连人带手机拖走,这下再没人敢有花样了。

  白浩南没有被搜身,一名戴眼镜的军官来到中年人身边以后,他被示意跟着上了黑色的奔驰越野车,可怜白浩南都不敢说自己车里还有条狗!

  车门没锁,哪怕是小偷把阿达放出来,白浩南也觉得比眼前的军人更容易放过阿达。

  太吓人了!

  这时候白浩南终于想起好像少年时候看过几部港片,讲到东南亚军事政变时候的那种恐怖感受。

  上车的时候他的腿肚子还在抖!

  来的文质彬彬军官原来会说汉语,坐在副驾驶上算是当翻译,开言就介绍了面前的少将身份,白浩南觉得腿在抽筋!

  这特么就是掌管几万十几万军人的将军?!

  梦想能场控几万人的瑞能跟这种铁血实权派相比就是坨屎啊!

  白浩南有生以来第一次面对,眼珠子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了,哪怕对方身上就穿着身极为普通的纱笼衬衫,可能是正在家里喝茶休闲被喊出来,非常轻松的穿着,还是给人予巨大的压力,这点从那位文官侧身说话一直都是躬身能看得出来,所以同坐在后排的白浩南也学这个动作。

  现在谁特么再跟他说什么东南亚小国家不值一提,绝对大耳刮子抽过去!

  白浩南算是明白哪怕是指甲盖大的国家,那也是国家,那国家里的将军、社会顶层也是对下面人掌握了生杀大权,随便怎么着的。

  别特么跟我说什么人都是平等的。

  现在他简直庆幸自己没因为争抢那个“妞”把那小伙子打一顿了,不然现在绝对被枪托砸得爹妈都不认识。

  可文官叫白浩南坐正了,因为少将要看着他的脸。

  白浩南有心慌惴惴的偷瞄过,就一眼心里印象就深刻得要命,感觉秒杀之前电信老总给他的轻描淡写感觉。

  如果说瑞能的仙风道骨在白浩南眼里不过是个肥皂泡,一戳就爆,电信老总的气定神闲还是让他觉得很有分量的,可跟现在这位看着不起眼的中年男人相比,也就像头大白猪,不是侮辱智慧的意思,就感觉是猪面对这虎狼狮子猛兽的感觉。

  而且温吞吞的狮子老虎最吓人。

  白浩南感觉自己把脸这么摆着颈椎都在抖。

  但脑海里倒是忽然想起,不知道天龙老和尚面对这种狮子老虎是不是能真的气定神闲?

  也就是这一刻开始,刚才的紧张恐惧才好了不少,那老和尚一定是笃定的,虽然说不清为什么,但白浩南就是知道老和尚要是坐在这里就是不会害怕。

  所以他也没那么害怕了,慢慢的把目光定下来,虽然不敢对视惹着对方,但可以看着地板上的全包脚垫出神,之前战栗的感觉也平静了。

  对,在脑海里飞快的把刚才那一段复盘反思了下,自己又没做错什么,更没和那小年轻有对抗,就算争风吃醋又没起冲突,至于自己出来他已经被打了那也跟自己没关系吧……虽然这么说有点牵强,白浩南在试图说服自己了。

  少将这个时候开口了,文官几乎是等到他话音落下才立刻翻译:“你是谁,姓名、身份、哪个国家,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认识阿威先生多久了,你们现在的关系到了什么样?”

  阿威?阿威是谁,白浩南只惊诧了半秒,已经平静下来的他还是立刻反应过来应该就是那倒霉的年轻人:“我叫王建国,是在天龙寺出家的和尚,我不认识阿威先生,起码在刚才之前不认识,连这个名字都是刚知道,我甚至连他为什么被打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因为被那个LADYBOY叫人打的。”

  惊诧有半秒,犹豫连半秒都不到,白浩南决定还是用佛籍来保护自己,而且很鸡贼的把自己摘出来,这方面他的反应一贯很快。

  对他,文官就是边听他说边翻译,几乎同步,所以少将也在同步回应:“和尚?那你怎么出现在酒吧?”

  白浩南咬牙:“我已经……还俗了,刚刚下午才告别了天龙寺的主持,所以打算自己来酒吧街庆祝下,才遇见了刚才……”

  少将打断他:“王建国?你出家的法号是什么,你不是溙国人?”

  白浩南有点肝儿颤:“出家的法号是……王陀,我是中国人。”面对瑞能的时候他敢故弄玄虚的说什么越湳籍,港澳台大陆内地乱扯,现在面对这样的狮子,啥都不敢乱说。

  估计白浩南要是解放前做地下党,抓起来估计别说美人计,连用刑都说不上,稍微喊声大刑伺候,什么都交代了。

  车厢里安静了几秒,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掂住了白浩南的下巴,换个女人绝对很挑逗,但现在白浩南差点没跪下喊饶命,结果面对面的和少将眼神交错,忽然听见对方问了个匪夷所思的事情:“你参与了法恩寺的善款贪污揭发事件?”

  文官翻译过来,白浩南脑海里就哐的一下,自己这张脸还是被认出来了!

  反正就是佛门败类被人发现的感觉,但大心脏的好处,或者说专注记忆力的好处就是这个时候还能多线程操作,注意到对方这句话的措辞,哪怕是文官翻译过,善款贪污揭发事件……

  如果对法恩寺有好感,应该不会这么说,特别是这样的下属,这么尊重小心翼翼的下属敢用这几个字,说明他们是认为贪污真实存在的,起码用了揭发这样的词儿,所以白浩南真的打算赌一把了:“没错,我就是最近全国报纸上那个被佛教徒联合会到处寻找的佛门败类,但我是被陷害的,那些照片其实都是为了……”

  少将打断:“从头说!”

  好吧,白浩南就从开始踢球说起,尽量避开提到宋娜和阿依阿班,只说自己跟这支球队,少将打了个岔:“天龙寺主持为什么信任你?”

  如果要解释自己是于老板介绍过来的太过遥远,白浩南灵机一动:“前几个月日子州府那个抢了小女孩的犯罪分子就是我抓住的,主持认为我很有前途,本来是想让我潜心修佛,留在天龙寺当……主持的。”

  玛德,听语气文官翻译的时候都觉得不相信,但少将示意白浩南继续,还做了个手势,立刻有司机上车来发动车辆。

  白浩南就原原本本的说啊,从自己只是为了弘法到首都,省去老和尚带自己去法恩寺的那段,只说阵势搞大了,整个首都的佛教徒都来,主持们也来交流了,瑞能大师最热情,最希望能一起搞,邀约自己到法恩寺去谈,结果谁知道去了那种地方,自己那时候就觉得他们太坏了,玷污了佛教,可如果当面撕破脸说不定会被丢下山崖去,决定将计就计的获得信任再逃脱,谁知道被人偷拍了,接着再一起搞那个佛教徒足球管理协会的时候,自己主动找了机会跟电信老板摔碎假金佛,然后曝光这一切,自己身败名裂是确实没想到对方有偷拍的把柄,所以也没法再在佛教界跟溙国待下去,准备还俗以后离开。

  泡妞这么些年,白浩南的花言巧语总算是用在这个时候了!

  东拉西扯的基本上都是亲身经历,只是极个别转折点上修改下,可信度非常高,文官翻译得都似乎听入了迷,忘记说话,还是少将轻哼一下催更,他才赶紧续上,只是不知道他这翻译有没有白浩南说得这么精彩。

  但少将的判断力是毋庸置疑的:“意思是说现在首都这场风波就是你跟电信公司老板推动起来的?你一个中国人,来溙国推动这种事情?”

  白浩南好像发现吹牛吹过了,要是被当成间谍直接咔嚓了那就太冤枉了,赶紧纠正:“没有,摔碎金佛只是我觉得他在搞假,也是想报复下他用美色*诱惑我的事情,我只想让他在那么佛联会的高层面前丢脸,发动新闻媒体是那位老总的事情,我都没想到他有这么大的能量,出事以后他立刻就叫我滚蛋了……”

  少将继续催更:“然后呢?”

  白浩南不得不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失意又气不过的家伙,失去一切之后偷偷摸上那个山顶别墅去找到监控设备内容,文官差点又断更。

  少将都怀疑白浩南在搞艺术创作了:“你凭什么说你这些是真实的!”

  白浩南实在是不想把宋娜和阿依牵扯进来,想想举双手:“我后腰还有支手枪……”司机可能有警卫的职责,差点都踩刹车了!

  文官更是一边翻译一边直接起身。

  少将倒是很有军人色彩,屁股都没动,直接斜倚着伸手过来就从投降派的后背摸到手枪拔出来,白浩南现在已经豁出去不怕面对这手枪枪口了,因为周围恐怕有一堆步枪枪口:“我把监控硬盘交给了电信老总,也看见他们用来证明了那个投资银行的资金被当成善款给了法恩寺,这些我都不太懂,但留在首都看见整个局面……感觉好像电信老总跟他们达成协议了,他竞选议员,那边瑞能也没被抓,法恩寺还在对抗,然后也不知道是谁来暗杀我,我抢下这支枪赶紧回来跟寺里面告别,准备离开,这枪我一枪都没打过,刚才……呃,阿威先生打了几枪,我都不会用这个。”

  少将漫不经心的拿着手枪,白浩南心惊胆战的看枪口对着他操作,很娴熟的怎么咔嚓咔嚓咔嚓,那黄橙橙的子弹就从上面弹出来:“不会用?刚打过的手枪你倒是会退膛?”

  白浩南赶紧小比划:“是阿威先生怎么也这样弹出来子弹的,最后军人到了以后他才还给了我。”

  少将斜眼看白浩南,但明显思绪不在眼神里的那种。

  贵人想的事情总是比较多。..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