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74、笨贼一箩筐

174、笨贼一箩筐

  原以为这两天风声这么紧,这个纵情声色的地方应该稍微消停点。

  没想到居然顶风作案!

  可能真以为白浩南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的逃离了首都吧。

  更应该还是没人能想到,居然会有人大费周章的从山崖这边攀爬上来。

  老实说溙国真的蛮对白浩南的胃口,这里的人都有种随遇而安的乐天,特别是男人喜欢踢球喜欢玩,不太喜欢干什么费力的事情。

  感觉如果不是宋娜和阿依这么督促,白浩南这懒货也未见得会花费心思爬上来。

  但正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原本打算偷偷摸摸去搞点证据,结果努力之后立刻有了回报,而且还颇为让人惊讶。

  来的人不是瑞能,而是几个老和尚!

  连阿依都认得是市里面几家大庙的主持,低声几乎是只对着手机耳麦动喉音:“曼通寺的主持,猜迪隆寺的主持……”

  那边宋娜就大惊小叫的说自己马上记下来,还叫阿依说慢点!

  白浩南很想翻白眼提醒自己正在用相机拉近了拍照啊!

  当然这一幕可能对两位天龙寺曾经的尼姑有点刺激。

  那些混血女子今天没有开内衣趴,可能晚上有点凉,但都是很漂亮的晚装,包臀裙、露背装比比皆是,端着饮料穿行在老和尚们中间笑语晏晏,看得出来这些主持明显是第一次来,很有点不适应!

  但多数眼珠子乱转乱看的模样,比白浩南当初的丑态也好不到哪里去!

  特别是这些混血女子开始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坐靠在老和尚们的身边时候,手上可能有点迟疑,但最终还是颤抖着摸上腰臀,没白浩南那么急色,但是对美色也没那么抵抗,特别是从外面这样看过去,那带着落地玻璃的大厅里,某些可能他们自以为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手势也不比弹吉他差多少。

  最主要可能还是没意识到这就是这两天分外火爆的足球和尚佛门败类贪恋女色的泳池附近吧?

  白浩南有点遗憾听不到里面说什么,但他这边还是有了新发现。

  当僧人和美女们差不多散坐开来,有个气度非凡的胖和尚起身到前面说什么,立刻被辨认出就是佛联会的一位高层,当初在法恩寺畅谈佛门足球弘法事业的时候,他主力发言赞同这个项目并提出来让白浩南担任理事长,现在想来他应该就是瑞能在佛联会的重要关系,现在甚至在帮瑞能召集这些首都大庙的主持沟通,只是不知道这番沟通内容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上。

  白浩南能做的就是尽量把镜头拉近些,偷拍这些老不休的家伙,应该人前人面都信誓旦旦痛骂自己是佛门败类的头面人物们,现在面对美色诱惑,还不是一样的勾当?

  能坐在那一动不动的也有,但真是少数,过了一阵居然还有搂着美女上楼或者出来到别处去的!

  难道就没想过这两天曝光在报纸上的佛门败类照片,随时可能也会成为他们的把柄么?

  最后甚至还有一个老和尚跟个姑娘到跟前的泳池躺椅边来捡垃圾了!

  白浩南反应过来这点的时候,真是用极为细小的动作把身侧那个一直在微声打电话的小尼姑给拽下去,阿依还想探头看!

  真是近在咫尺不过七八米的距离,庭院灯下白浩南都能清晰看见那女子满脸不耐烦的敷衍表情了,埋头在胸口的老和尚看不到这种反应还特磨叽,当然正事儿也没多会儿,白浩南无声的都用手机给拍下这春宫戏了,一动不动的想来远处那摄像头也录得正欢。

  就算最后拉起僧袍回到道貌岸然的模样,这位老和尚可能都还没反应过来这环境跟大热的**如出一辙么?

  估计还是晚上眼瞎!

  因为知道那摄像头估计一直对着这边,所以白浩南眯着眼睛缝躲在草丛里大气不敢出,却感觉手臂下挤上来小身板,他一边压下去一边喉咙出声:“干嘛……”

  阿依好奇:“我要看捡垃圾!”

  白浩南真想把这不知道到底明白多少的小萝莉给踹后面海里去!

  真正在海面上的小学女教师莫名其妙:“什么捡垃圾?”

  山上俩都不吭声,于是宋娜有点可怜兮兮:“你们在干嘛,我一个人在海面上漂着好吓人……”

  可老和尚完事儿了还意犹未尽的搂着念了段经,直到其他老和尚都差不多了,不多的两三位一直坐在那落地玻璃大厅里喝茶跟高层谈完事情才一起起身离去。

  汽车轮胎的声音远去以后,女人们骂骂咧咧的嬉闹声音回荡在这片美丽的山间别墅里,白浩南都有点好奇自己摆平那几个妞以后得到些什么评价了,当然这时候也不好意思去问阿依她们在说什么,白浩南的脑海里想的都是这些收集的东西到底够不够!

  他还是知道这种机会难得,不可能天天都用气球吊着上来偷窥偷拍,眼瞅着这些女人全都笑骂着走进泳池对面的那栋侧厅,从窗户上感觉应该是在看电视或者里面还有休息房间了,白浩南静静的等待其他人手出现。

  起码半小时,感觉山下宋娜的声音有点自己吓自己的颤抖了,白浩南才看见有俩老妈子清洁工出来收拾大厅,也有点骂骂咧咧的那种,这回白浩南敢问阿依,时间其实已经接近半夜,靠近海边的山上又是溙国的凉季,小萝莉估计也有点冷,使劲抱着手臂挤在白浩南臂弯下小声:“就是咒骂那些和尚,很不敬的话……说终于可以下班休息了。”

  白浩南的目光随着下班的清洁工看她们消失在朝着喷水池那边的远处,不知道是半夜还要下山还是那边有清洁工的住处,不过肯定没听见什么车辆声音,想来这些见惯了高僧们龌龊样的女人们确实已经没了半点敬意。

  他在这种时候肯定是有耐心的,静静的再等了十多分钟,终于看见两个和尚拿着对讲机从大厅那栋小楼上下来,接着关上楼里的灯,然后也朝着清洁工消失的那边去了。

  除了泳池边侧厅窗户上还有电视光线的闪动偶尔有点笑闹声音,整个别墅泳池四五栋建筑之间就死一般沉寂了,只剩下三五盏庭院灯还有点死气沉沉的照着这片环境,阿依悄悄从白浩南肩头露出半个头看看,带点小怕怕的倒吸一口凉气又躲回去。

  还是有点不甘心,白浩南狠狠心,决定还是冒个险,收起手机相机,伸手把阿依摘下来低声:“你躲在这里等……”

  小萝莉根本就不给他机会,直接重新抱住他的腰,反正白浩南身上也跟她类似的黑色运动衣,腰间更有条宽宽的作战带,很好挂着的:“冷!”

  简单明了的一个字都能让白浩南脱了外面的运动衣,阿依裹上还是摇头:“怕!一个人在这里怕!”

  白浩南不磨蹭了,缩下脖子顺着后面的草坪树根下匍匐爬行,小萝莉基本趴在他背上乘坐免费魔毯。

  主要是绕到距离建筑最近的直线位置,拉起头套再让阿依抱紧了自己的头,白浩南猝然弹起身体,弯着腰飞快的一下冲过这段草坪,跳上空地然后两个大步就扑进对面的建筑墙根里!

  而且动作极快的按照刚才看见那和尚离开时候的步骤,无声推开大厅滑门,只是一肩宽就闪身进去,顺手还拉上门背靠上去,结果可能紧张之下忘了背上还有个小萝莉,阿依闷哼一声就撞门上了!

  白浩南抱歉得要命,还来不及说什么,对小姑娘挨了重创都不吭声的表现更是嘉奖,拍拍后背的腰迅猛跳过刚才一直观望的大厅,猴子一样弹上通往二楼的梯步,刚才有老和尚带姑娘上去,那俩一直没现身的青壮年和尚也是从这里出来的,除此之外白浩南没再看见别的工作人员了。

  现在他感觉是任何地方可能都有摄像头在面对,所以压根儿不敢停留,也不在乎会不会留下指纹脚印,橡胶钉的帆布足球鞋倒是能提供很好的消音成绩,除了偶尔在木地板上有吱吱的摩擦,几乎没有体重带来的落地声,阿依似乎也感觉到了白浩南的紧张,使劲把脸蛋贴到白浩南的耳侧,两人都戴着衣帽呢,但隔着两层布料,都能听见对方咚咚咚的剧烈心跳,还好白浩南不至于气喘吁吁。

  脱了运动服给阿依裹着也好,白浩南就能直接在自己身上那记者背心和作战带上抽出粗壮的改锥暴力撬门!

  以前在体校的时候白浩南都是踹门的,但偶尔偷偷去老陈那房间涂改训练记录什么的就得用银行卡、云母片之类不声不响开房门了,改锥不过是把这种模式给放大,只听咔嗒一下,一手猛提球形门锁的白浩南就把房门给撬开,还指挥小姑娘趴在楼道口窗户上:“看住外面有没有动静!”

  这时候的阿依太听话了,捂住可能还是有点疼的头悄悄躲在窗户边,不可思议的看白浩南迅猛的推开一扇扇房门还没多少声音!

  二楼其实就五六个卧室,推开都还有点乱七八糟看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但这反而让白浩南觉得应该有东西,既然这几个房间都有男女鬼混过的痕迹,那两个拿了对讲机的青年和尚当时呆在哪?

  难道躲在房间柜子里面偷拍么?

  这种思路下他多看了看,其实也没发现摄像头在哪,虽然白浩南笃定一定会有偷拍摄像头,最后退到楼道上来思索,从四面八方看过去房间里仿佛也不太可能有暗藏空间,毕竟建筑不大,各个房间都已经到边了,中间这个可以俯瞰楼下大厅的起居室里几张沙发上也找不到什么痕迹,白浩南只敢把头灯简单的扫扫,有点纳闷。

  结果这时一直站在窗边把风的小萝莉哧哧,白浩南回头,看见她在使劲指头顶上,然后才恍然大悟的抬头打开头灯一看,竟然有个阁楼盖板!

  再左右看看发现一根窗帘杆似的玩意儿可以勾住盖板拉下来,结果立刻滑下来一挂扶梯!

  白浩南给自己的小帮手做了个大拇指表扬,快速爬上去,果然发现里面一大堆屏幕!

  几乎整个别墅院落里的各个角落,从半山腰的门禁到所有路口、山坡山林,再到各个房间里面都有监控正在运转,特别是楼下几个卧室里面,回想下应该就是对着床铺的壁灯上都有摄像头!

  大多数屏幕已经关闭了,但几个集成了一大堆小画面的屏幕还开着,显然刚才白浩南偷偷跑过的地方,包括这栋楼大厅走道,如果还有人在值班说不定都会被发现。

  这时候白浩南已经不想那么多了,先检查整个监控室里面,发现后面有一大排光盘存储盒就全抱下来,然后顺着监控显示器找到后面不停闪灯的机箱,这个过程中还是请教了小学教师的,宋娜已经忍不住催促了:“快!快点,我好怕,好黑好冷……找机箱,如果有机箱就是拆下里面的硬盘?”

  白浩南什么时候拆过硬盘?

  他根本就不认得那里面乱七八糟的零件什么东西好不好?

  最后看一眼那集成小画面的屏幕,发现没有什么人走动的痕迹,那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拉拽掉背后那些根本分辨不出来的线缆,直接抱了那个快半人高的塔式机箱就下楼!

  老实说,可能小学教员都不知道这些大型监控站用的电脑主机可能都得是服务器,而且是自带多少个监控硬盘的大家伙!

  也就白浩南这种四肢发达的运动员了!

  感觉他练了这么些年的深蹲,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搬动这样一台主机箱!

  抖开塞在衣兜里面的尼龙布双肩包把那一排光盘全都抖在里面背上,双手抱了硬盘艰难的从扶梯上挪下去。

  起码得近百斤!

  踩上那折叠扶梯就是一阵嘎吱吱的声音!

  站在下面的望风小萝莉吃惊的看着这个“方箱子”从梯步上出现,哪怕知道是白浩南在搬东西,还是被吓了一跳,迎过来徒劳的想帮忙,但显然把这还俗小尼姑塞进机箱里可能都没有太大的问题,白浩南叫她前面探路。

  也许就是这么一眼没注意外面,爆窃二人组忽然感觉到外面有灯光闪动,还有车辆的声音抵达了。

  白浩南只想说:“卧槽!要不要这么刺激……”

  难道在伤风败俗的成为佛门败类以后,还要被抓个现行么?

  人生这么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8919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