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68、脱缰的野马说跑就跑

168、脱缰的野马说跑就跑

  白浩南找到球迷们主要是讨论哪些人可以留下来协助自己。

  毕竟再无业游民,也不可能几百人都留在首都,但又需要带着几十号人去搞球迷活动,这几天比赛中的大旗、煽动、鼓舞、引导都做得很不错,经常当替补的白浩南在球场边没少看江州球迷这么搞,看来需要比较系统的来捣鼓这个事了,佛门足球管理协会应该也能先招募点员工吧,白浩南主要是不知道谁来付工资,而且就算之后自己出事跑路,也不会太牵连到这些人,选些就算出事也无所谓的游民比较合适。

  结果一问之下,一群人兴奋得很,就跟打算去重当居士的宋娜差不多,一来是为寺庙出力,二来是为自己爱好的足球做事,这可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两大信仰,这可是梦想一样的事情,一个个都舍不得走,而且能到首都来做事,工资少点或者没有都行,反正大家先睡车上停车场能管饭都行!

  实在不行少吃点,或者干脆刮了头出家挂单化缘吃饭!

  天龙法师的弟子现在也有资格收徒弟了。

  面对这一张张热情的脸,白浩南忽然心头有些憋得慌,那种知晓事情真相,还不得不欺骗这些真诚美好愿望的感受真特么烦死了!

  所以必须把大部分人先劝回去,留下脑子比较灵光,也挺有带头指挥能力的一帮人,说好一切走着看,尽量不会让大家吃亏,但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这种草台班子说散就散,各位如果不得不灰溜溜的回州府去,也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宋娜不在,这里面有几个能说华语的都结结巴巴还没阿依表达得清楚,白浩南顺便把球员们也喊出来都坐在寺庙大门外的停车场开会,交代清楚这只是政府和法恩寺安排的事儿,有利有弊,不一定就是好事,先说好可能会搞砸,有顾虑想潜心静修或者要回去工作的,明天就跟大部队一起先走,留下来具体会遇见什么他也不知道。

  这时候还是能看得出来普通溙国人大多是比较乐天的,或者说没那么多复杂心思,没有国内人常见的瞻前顾后,乐呵呵的大多都选择跟着龙毗去看热闹,至于以后,反正大不了又回去呗,和尚球员们更热烈的要团结在龙毗身边共进退。

  连天龙老和尚都说过溙国人的忠诚度非常低,很难对一家企业甚至一座寺庙忠诚的跟随,但眼前的场面还是略有不同。

  可能还是两种信仰交织在一起吧。

  白浩南点点头约好明天一早继续化缘,球迷们该回家的都准备上路,自己就先撤了,球迷们又热情的希望他安排点能量水,白浩南不得不让阿依去把宋娜叫出来冲泡蛋白粉,可能真是这些批发的粉末既没说明书,也没包装,现在在球迷中间都传得有点神乎其神了,端着杯子一个个对龙毗简直有些感恩戴德。

  反复感受到这么多人真挚的感情,不可能再一概而论的鄙视为傻子或者HMP,让一贯抗拒感情成为自己负累的白浩南还是有点郁闷或者压力,悄悄的打算从寺庙另一边溜出去散个心。

  没想到刚从佛塔边溜出来,就听见后面悉悉索索的声音:“龙毗,您去哪里?”

  白浩南泄气的回头看,果然是阿依跟着狗子追过来,阿达还满以为自己的追踪技巧立功了,得意的使劲摇尾巴!

  很想踹傻狗一脚的白浩南没好气:“这么晚我还能……”面对一脸关切又睁大眼的小尼姑,总不能说自己要去泡妞吧,只能随口:“我去探路……”

  小萝莉就决定了:“那我陪着您做翻译!您可能路牌都不认识吧?”

  文盲龙毗哑口无言,只好带着阿依开车在周围随便转了一圈,赶紧回去寺里睡觉休息。

  一直到睡前尽量养成反思的习惯,白浩南都还认为溙国人给他的印象就是效率低下,干什么事情都是拖拖沓沓的,但显然在精英阶层不这样。

  起码瑞能大师在他胡天胡帝的时候就敲定了佛联会这一系列的安排,等白浩南又再醒过来,带着和尚和小尼姑上街化缘的清晨,新的冲击又来了。

  开始他们还没注意到,只是发现怎么上班族一个个手里好像都拿着报纸,这种感觉比前几天密集多了,接着化缘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对和尚的态度和前几天也不一样,阿依也只是隐约听见法恩寺,反馈给了白浩南,直到一个白领把报纸无意中朝着和尚们这边露了一下,大字不识一个的白浩南跟和尚们一起惊讶了,赶紧派人去买了报纸,结果报摊免费赠送了好几份,拿过来都如出一辙!

  因为头版头条都是巨大的金佛摔碎特写照片!

  只看一眼,白浩南就知道肯定是昨天那些旁观的记者中间,有谁用了那种长炮筒的相机,在那几秒之间,抓拍到了极为清晰的特写!

  足球和尚们亲眼看见龙毗摔碎的,白浩南没提,他们也没特别在意,可能都不知道这金佛是需要三万铢才能供奉的。

  但是首都民众可能都知道吧。

  阿依就坐在路牙子上,小大人似的捧着报纸一字一顿翻译给白浩南听:“骗局!巨大的骗局!法恩寺假金佛供奉骗取十二亿泰铢!这是标题,内容说这个小金佛实际上都是从……嗯,中国买来的骨胶制品,一个价格不过一百二十泰铢,却要收取三万泰铢的成本费用……”

  骨胶?

  阿依都是跟也在翻看报纸的青年和尚们交流一下溙语,才能用骨胶来形容那个东西。

  白浩南也不知道骨胶是什么,但也明白肯定是个很便宜的工业制品,只是分量拿起来沉甸甸的和黄金差不多……不是,他现在关心的不是这玩意儿到底什么做的,怎么一夜之间,这件事就突然爆发了!

  换做几年前的白浩南,那个成天在俱乐部吊儿郎当醉生梦死的职业球员压根儿就不会从眼前的局面看出什么来,这一年多密集经历的事情,还是让白浩南立刻就能反应过来,这事儿不简单!

  可能傻了吧唧的人会以为是什么记者不畏生死的报道黑幕,展现新闻自由,恪守记者的天职。

  而经历过选秀大赛,经历过健身中心推广之类事情的白浩南多清楚啊,连天龙老和尚都知道引导媒体来传播消息,眼前这五六家报刊都一水儿的头版头条,这怎么可能是个人行为,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而且还是很有实力的人!

  白浩南蹲在马路边差点哈哈哈了,老子还是洪福齐天啊!

  不就摔碎个金佛嘛,都能被人抓住机会炒作起来,搞成个大消息!

  当然他没笑出来,蹲在那还是想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下一秒先选择给法恩寺打电话,有点急切惶恐的打过去:“我找瑞能大师……”那边表示听不懂,他才让阿依来表露,结果听清楚是天龙寺的王陀法师,那边过了一会儿居然把电话给挂了,冷冷的没有回应那种。

  换个人得罪了全国第一大庙的人,可能都会吓得浑身发抖了吧,白浩南却有点兴奋的战栗,起身从墙根巷子出来挥手:“收队收队!”现在让他说几个简单的球场上单词还是没问题的,一起惊奇坐在路边看报纸的和尚们赶紧列队起身回寺庙。

  果然挂单的寺庙原本的各路化缘和尚回来,都得到这个消息了,大多数人还是幸灾乐祸,首都的寺庙里眼红法恩寺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终于遭了报应!

  白浩南把自己的和尚召集起来让翻译传达:“不许外传是我摔碎了小金佛的事情,这件事可能到此为止,足球管理协会多半也搞砸了,今天大家就把东西收拾好,随时准备出发返回州府,首都这里水太深,不是我们呆的地方!”

  早上宋娜去送那些离开的球迷了,回来时候已经抱了一大叠报纸激动:“法恩寺出事了!”

  所有人都看着这后知后觉的秘书助理,不过宋娜也有自己的关注点:“上网,我们马上去上网关注这个事情……”

  寺庙里面就有电脑,不过寺里的主持跟一堆和尚已经围得水泄不通,还是宋娜立刻要求出去找网咖,也就是国内的网吧,和尚们开始分队,懂电脑的一起,不懂的收拾东西,并且跟原定留下来的球迷一起把东西装车,毕竟球队还是有些东西,球迷们更是帐篷睡袋都不少。

  宋娜自己也有手机社交账号,上面果然已经开始疯传关于法恩寺的消息,白浩南还是那个观点:“这是背后有人在操控,这一次好像是要把事情彻底搞大!”

  说着让宋娜搜搜关于法恩寺贪污善款之类的消息,果然发现老和尚说的那个徒儿被判刑的新闻已经是好几年前了,那时候就有好几个寺庙以及相关政府部门提出指控,当时也是闹得轰轰烈烈,最后法恩寺就是以交出那么个替罪羊了结此事,但之后明显变本加厉了,小金佛供奉项目十年来一直长盛不衰,而拓展到全球,搞卫星频道都是最近几年的事情。

  单靠一个记者,怎么可能如此异口同声的爆发出这么多头版新闻?

  网上的那些门户网站、八卦新闻都在铺天盖地的放出新闻,而且这一次都是直指瑞能大师,强调他才是一切伎俩的背后主使,上次的贪污善款案到最后责任人自杀了,数亿善款也无影无踪。

  这完全跟当初麦姐给白浩南描述娱乐圈八卦媒体炒作的路数一模一样,要的就是万箭齐发,瞬间造成到处都能看见这些相关消息的局面,一股脑的把瑞能大师以及法恩寺的名声搞臭!

  五六个和尚一字排开坐在旁边翻看各种类似的新闻,发现有新消息就叫阿依过去看几眼回来用汉语复述给白浩南,白大师像个老板一样坐靠在沙发上慢慢喝茶,指挥宋娜操作电脑,谁叫他连站看看,看他们怎么说……”

  宋娜很快摊开手:“什么消息都没有,连昨天讨论的足球管理协会都还没来得及更新,这个网站做得很差。”

  白浩南被提醒:“你查查看这个足球管理协会有消息了没。”

  结果这次抓了个正着,小学女教师很快惊得捂住自己嘴:“龙毗……有你,有你了……”那口气居然还有点喜悦!

  白浩南终于凑上去看,当然首先还是觉得姑娘身上味道好闻,然后才凝神看见照片上的自己,坐在球场边戴着耳机和眼镜,颇有幕后主使的气质,在一大群各种中老年和尚主持中间显得格外醒目。

  宋娜欣喜的念相关文字:“说是您带领天龙寺队获得了这次比赛冠军,现在已经获得佛联会的青睐,邀请你组建佛教徒足球管理协会,引导各大寺庙比赛弘法……”

  白浩南凑近些,胸口都几乎擦过姑娘肩头了,宋娜咬咬嘴皮没动,白浩南是凑近了看新闻发布时间,就在刚刚……

  如果是昨天,这新闻那就没什么意义,不过是当时讨论以后放出来的消息,现在这个佛门动荡的时候,居然冒出来这个新闻,很有点鬼魅啊,不知不觉都压在秘书肩上,宋娜的声音就像在咬耳朵的轻柔:“龙……毗……”

  溙国姑娘说话就像温柔的大舌头,现在更是让人听了骨头都酥掉,白浩南赶紧直起身表达自己的怀疑,宋娜说话都红脸了:“要不您给主持询问下意见?”

  白浩南觉得有道理,点头要了阿依的手机靠在沙发上给天龙寺打电话,他那部电话现在已经不敢随便乱打了,小萝莉表情尽量装着没看见宋娜的模样,但眼角有种强忍的诡笑,让白浩南很想一脚把她连阿达踹飞。

  老和尚接听以后很简单:“你要注意保证自己的安全,动起来了,根据我知道的情况,那位坐在你身边的人,才是可能发动这一切的,一直有从政的意愿,也有很大的能量,而另一边佛门是不能涉政的,但法恩寺裹带了很多官员形成影响力,而且他们最大的善款来源不是普通信众,而是一些金融行业的老板官员,这才是他们最大的金主,这很可能会演变成政治斗争……你得注意,很可能现在你已经被牵涉进去,我感觉这个消息更像是试探,发动方试探佛联会的反应,毕竟佛联会这些年都是他的背后强力支撑。”

  坐在身边的人?

  白浩南目瞪口呆的看眼坐在自己沙发扶手上忍俊不禁的小尼姑,然后才想起来应该是昨天那位看似和气生财,对谁都笑眯眯的电信老板!

  怪不得会有那样的什么佛联会的会长都出现在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里,才不是给自己这个小卒子看的,分明就是在对电信老板施压啊。

  卧槽,这些都是超高级玩家,随手就能玩出这么大的阵仗,自己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怎么会变成政治斗争!

  太吓人了!

  吓人的还在后头!8)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