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65、信仰不是坏事,脑子更是好东西

165、信仰不是坏事,脑子更是好东西

  再来一次法恩寺的广场,已经体会过数万人大球场上球迷们白衣如雪,齐刷刷的念经助威,白浩南更加确定瑞大师看中自己的这种能力了。

  因为过来带队介绍的和尚,说这里平时主要都是保持在万人左右规模,迄今十来年,五六万人的大场面,也就搞了三次,不得不说每搞一次还是耗资巨大的。

  数万人的吃喝拉撒,哪怕有这些信众的供奉,那也不是个小消耗数字,起码对于这片巨大的广场,摆出数万人一起修行的震撼场面,其实都是可能张罗列队数小时甚至几天,能保持个把钟头就不错,几万人还不是纪律严明的军队,很难做到整齐划一的。

  白浩南在决赛的时候已经体会过了。

  但显然足球场这种每次比赛都能轻易集聚起数万人,而且还是自行来自行走,又按照足球场看台整齐分布形成的宏大局面,可以说是最专业化的把这种大型集会低成本化了,这时候就显得这片绝大广场上连个座位都没有,一马平川的在上面想把几万人排列整齐是多么傻逼的事情了。

  好看是好看,壮观也很浩瀚,但是比起足球场那已经绵延上百年的数万人球场怎么分布看台、通道、厕所,怎么井然有序的自动进入,眼前这一切又显得是那么理想化的业余,特别是看到居然能够如臂指使的指挥起全场数万人表现出那么巨大的群体力量以后。

  瑞能大师这个明显有点喜欢大场面的家伙,肯定对白浩南这种通过足球掌控大场面的手段有点垂涎。

  不但不花钱,还能通过收取门票获利,隐隐然的有条金灿灿的钞票之路已经铺排在白浩南和瑞能大师之间了。

  欢迎的法恩寺僧众从停车场就开始,这点比天龙老法师过来时候是天壤之别,佛联会的头头们还获得了电瓶车运送的福利,白浩南却执意要求带着球员们步行过去,那位电信公司老板再次回头看了看这个只会说汉语的和尚。

  没错,白浩南跟自己的队员们甚至都没法用语言交流,不知道是失误还是刻意安排,曾经白浩南身边的三个翻译,都不在身边,现在也没有向法恩寺要求来个翻译,白浩南就那么跟着向导和尚,带着二十来名心怀崇敬的佛门球员一起,走上了那座巨大的平台。

  没有语言交流,那就不用语言吧,白浩南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来看看自己的球员们。

  这时候他终于也能体会到天龙老和尚带自己来的目的,就是要看看自己面对这样罕见的人间奇迹,会受到多大的心理冲击,还会不会坚持心中原本的东西。

  只不过白浩南可能是心里原本就没啥东西,看了也就看了,见过世面的他不至于被这么个巨大的广场就搞得世界观都颠覆了。

  但是对年轻和尚们,那就不一样了,没有习惯的传统建筑,没有随处可见的佛门偈语,甚至连寺庙常见的红色金色都没有,就是一大片巨大的广场和那中心白色的怪异建筑,还有那顶端的金色圆球。

  白浩南双手合十的走在队伍侧面,用手势就能要求和尚们排成跑步的两列,其实跟早上出去化缘时候的队列也差不多,这时候很方便他观察这些球员脸上表情,慌乱惊奇看着远方那咪咪建筑的有之,难以置信环顾周围的有之,但更多和尚还是目瞪口呆的不停把目光在远景和龙毗身上交替,不断交换看。

  这是运动员或者说足球运动员一个很常见的下意识反应。

  真正的职业足球运动员心里都有种根深蒂固的教练至上意识,这跟军队小卒子看将军的目光差不多,看电视直播球赛的时候,很容易捕捉到这个细节,哪怕是很多大牌球员,在爆射打飞、沮丧失误、带球被抢、乌龙踢进自家球门的时候,他们都有个下意识偷看教练席的举动,哪怕隔着几十上百米实际上看不清教练表情,但他们心里是很在意教练这个时候反应的,因为骨子里就是服从这种上下级观念的,只有极少数人可能放弃了这种伦理关系。

  白浩南是淡定的。

  双掌合十的他从眼神到身体都是淡定的,寻常脚步前进,寻常态度面对向导和尚充满自豪的夸夸其谈,真正做到了充耳不闻,反正他又听不懂对方叽里哇啦嗲嗲的说些什么,就是沿着道路前行,时不时侧脸都是在观察队伍里的球员。

  可以说他这种淡定立刻就能传递到球员身上,看他,再看远处的奇景,再回头看龙毗,再看远景,多往复几遍,那种震撼就奇迹般的消失了,心里也就能平复下来。

  这就是榜样的力量。

  为什么有些足球教练喜欢站在场边呐喊嘶吼,其实场上奔跑冲杀的球员根本听不到他做什么,但只要球员们回头,就能看见那个肢体语言极为丰富的教练正在精力旺盛的展现动作,心里会不会就多了些斗志呢?特别是相比有些教练只会傻傻的坐在教练席上无助的双手抱膝紧张啃手指头,那种哪怕坐着也是傲慢、笃定、气定神闲的教练,谁能给球员传递更多自信心和求胜欲望呢?

  白浩南不懂复杂的精神力量,但是他对这种教练能够传递的能量,太熟悉了,老陈就是永远在那跟个招财猫似的巍然不动。

  所以,神奇的,一多半球员居然就很快淡定下来,双掌合十都不看那远景了,低头默默的跟着教练前行。

  队伍的从众心理又让少数人立刻感觉到了团体的稳定,哪怕有几个颇为惊叹不已的,在周围人全都稳定下来的氛围中,自然也就悄悄收敛了。

  走到那座山峰顶个点点的建筑有一两里距离,球员队形丝毫未见紊乱,穿行在午后空荡荡的巨大广场上,显得格外刺眼。

  一直到慢慢走近建筑,看清上面围成一圈圈的阶梯状台阶,年轻和尚们已经都能不东张西望的土包子样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比天龙老和尚带着白浩南来的时候效果还好。

  毕竟那时候白浩南只有一个人,现在是个群体,每个单独的球员身处自己的群体就会格外有种向心力,特别是这种太过浩大的场面中,身边每个伙伴都是那么的亲切和由衷信任。

  有时候足球运动员也很容易在场上产生这种错觉。

  白浩南想着都想给老和尚留言了,以后再带弟子来这里,最好成群结队的来,魔抗能力一定会有大幅提升。

  向导和尚自然没有带着这些天龙寺的和尚们进入建筑高处内部那个高级议事厅,而是在基座就带着他们走进去,有个巨大的环形通道,感觉车都能开进来那种。

  和国内过马路的地下通道差不多尺寸,但地面墙面天花板全都是石材,磨得光可鉴人的那种高级石材感觉很豪华,柔和的光线照明自然也就让墙上的一幅幅挂画显得很有高级画廊的味道,或者干脆说是个显摆大厅,沿着通道这样走过去,光是看那些一人多高的大幅挂画照片,都能让访客肃然起敬,白浩南又想怂恿老和尚依样画葫芦的搞一个。

  僧王来到这里视察的照片,在这个君主立宪制国家王室到达访问的照片,数万名僧侣信众共同修行的场面,晚上星罗棋布感觉整个天际都布满了祝福灯光的修行场面,上千名佛陀带着苦行僧模样列队步行的场面,信众们挨个儿跪在路边,给苦行僧们脚下洒满黄花花瓣的场面,哪怕白浩南听不懂溙语,看不懂画幅边上的文字介绍,都能看懂这些苦行僧起码步行了好多公里,几百上千吧,因为那些周围人的服装变化很大,但跨越那么多场面,竟然都能路边一米不拉的跪满了信众,沿途洒满花瓣,让佛陀们一直走在黄色的花瓣路上。

  佛陀们肩扛红伞,背负化缘的包,脸上带着拈花一笑的和善,眼中充满了对前途的坚定,还有特写呢。

  看看那些虔诚的信徒,看看那眼角流下的泪痕,看看那宛若花中凌波微步的僧人们。

  试问这种信仰的力量是不是很让人震撼?

  天龙和尚的苦修能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来么?

  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反正白浩南看了心里就有点哂笑,看来各大寺庙这修行其实也是个拼排场,拼投资,拼钱多的事情,球员和尚们又有点惊叹的时候,他想的都是瑞能这老小子可真舍得花钱做场面!

  不可否认那些路边的信众也许都是真的信众,他们表达的情绪也是真的,但一路看过来那样式统一装着花瓣的袋子在每张照片里都给白浩南留下深刻印象,想来光是在这步行几百上千公里的沿途卖这个花瓣包,法恩寺就赚了不少钱吧,这有点像什么?

  动物园里面卖给游客的投食啊!

  只有买了花瓣来投洒才能表达自己对佛祖的爱戴,那也就是变相的鼓励花钱,法恩寺的宗旨不是花钱越多就越靠近天堂么?

  以白浩南那种鸡贼的阴暗心态,甚至不介意再组织一支清扫大队,佛陀们走过以后立马后面派人把花瓣清扫装袋,几辆货厢车就够了,弄个清扫车呼啦啦的吸进去,装好又提前拿到前面去卖,简直就是一堆花瓣循环卖,这生意做得越久,步行穿越时间越长,钱就赚得越多!

  好生意!好生意啊!

  想通了这点,白浩南差点哈哈哈的笑起来,等到看见有大幅的照片是显示瑞能大师仙风道骨穿过信众接受顶礼膜拜的时候,白浩南却从那几乎等身高的照片中看见路边一脸崇拜的泪流满面的青年女信徒,不就是昨天跟自己在豪华酒店床上翻云覆雨的混血美女么?

  原来这特么都是演员!

  同样的东西,这样精心安排的顺序游览下来,让球员和尚们感受到的就是敬仰,可能普通信众已经陷入崇拜了,在白浩南这里毫无半点内心波动,甚至想笑。

  宗教好不好,看满世界几大宗教的声势就知道市场确实很大,是不是真有上帝、菩萨、神仙,这不是白浩南能明白的深奥道理,他自己是不信的,但天龙法师展现出来的信仰力量,抚慰安顿心灵的宗教,起码在白浩南接触的普通溙国民众身上是正面的,大多数人是和善、礼貌又充满对生活的热爱。

  但跟传销一样,念经的和尚稍微带歪点,这背后蕴含的巨大力量就很容易走岔道,因为信宗教的智商白浩南现在感觉跟信传销也差不多了。

  特别是那个向导和尚声嘶力竭打了鸡血一样的宣讲态度,就是让白浩南觉得无比熟悉。

  要是陈美娟来讲,他可能还多看几眼,谁喜欢看这么个说话嗲嗲的肥和尚了。

  整个队伍在地下穿行了一个半圆,就跟开车进入转盘从第二个路口继续直行一样,走出这座建筑,面对的是一大片跟机场航站楼一样的连片建筑,就是用那种白色的什么布蒙皮拉扯起来感觉是巨大的棚,那天晚上入夜了没注意到,现在稍微走进棚里,轰然一下又是大场面。

  原来大太阳晒着,白天时候的信徒们都躲在这里聚集念经啊。

  红色地毯有点球场座位排列的意思了,横着一行行,很容易的就让信徒们盘坐在上面理出整齐的行列来,就从足球和尚们进入的这个大棚边缘开始,数十行,每排都有几十名上百名男女老少白衣信众盘坐念经,充满全方位的视觉冲击让人油然而生敬意!

  当然,在白浩南眼里,这不过还是千人老鸭汤的升级版。

  唉,对他怎么就这么难迷惑呢?

  难道他真是道心坚固的天选之子么?

  尽量掩盖住自己有些讥讽的眼光,远远的看过去,巨大的天棚前方,数千甚至可能过万信众的前方是黄色僧侣们的坐席,有巨大的电子显示屏和周围挂满了传递声音的音响,而最前方当然就是面对信众们的大师了。

  一排大师坐在高背椅上面对所有人,而他们身后的台子上,一把金色椅子,跟白浩南去平京那皇宫参观看到的龙椅款式差不多,但气势分量差很多的上面,坐着墨镜大师。

  哦,对,是瑞能大师,说错了要被这么多信徒一人一口唾沫淹死的。

  白浩南摆正自己的态度,肃穆认真的双手合十,沿着红色地毯中间的宽敞大道,朝着大师前行。

  他确实有演神棍的天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