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63、这到底是吃肉还是吃屎?

163、这到底是吃肉还是吃屎?

  白浩南真是没能忍住的哈哈大笑!

  发自内心的欢笑。

  那种男人看见漂亮姑娘投怀送抱的舒畅笑声。

  当然立刻就展开手臂试图抱住更多的姑娘了,这特么简直是人生最大的乐趣了,同道中人啊这是!

  可能他这种过于豪放的反应,把瑞能大师都愣住了。

  一定心里也在用溙语卧槽……

  哪怕这块盘丝洞一样的妖精之地,多半是他用来把佛门子弟拉下水或者冲击价值观的地方,但可能真没见过这么主动投入的同行吧!

  而且还是从以严谨正派出名的天龙法师座下出来的。

  白浩南想的是已经都这样儿了,不如先过把瘾!

  不得不顺便提一下,溙国漂亮姑娘大多都是有混血因子的。

  历史上溙国周边国家都是被不同欧洲国家殖民的区域,自己虽然逃过殖民历史,但在越战时期却是所谓的联合国军最大的后援基地之一,有大量混血儿在那个阶段出生,特别是重点作为港口中转站的首都附近,这几天白浩南没少在烟花之地发现这种带着异族风情又有本地特色的妖冶姑娘。

  现在肯定就是来者不拒,热情娴熟得让这些美女都吃惊!

  用上下其手来形容白浩南这时候的动静都小了点,还得加上前后左右,总之就是全方位的揩油,十八般手势样样拿手。

  甚至连本来有可能跟那瑞能大师雨露均沾的美女,都被他拨拉到怀里,绝对不嫌多!

  老人家能看不能吃的抱着美女不是浪费么,都给自己好了!

  不是还有泳池嘛,旁边都有几张躺椅,舒坦得都躺下了还跟目瞪口呆的墨镜大师道谢:“这怎么好呢,您太热情,没问题!没问题,一定招呼好,小弟我对美女还是有几招拿手功夫的!”

  让原本可能想看看这位天龙法师得意弟子面对美色会怎么惊慌失措的瑞能,可能都生出来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哑然失笑的在旁边躺椅坐下:“天龙寺……居然还有你这样不拒女色的存在?”

  白浩南理所当然:“您都这么好品味,怎么能灭绝人性呢,对不对?这才是生活嘛,真不错,真不错,这些美女真不错,能听懂华语么?”

  瑞能大师肯定是从白浩南的手法里确认他绝对不是佯装好色,顿时有些完全舒展的笑着俯卧在旁边躺椅上,当然有俩内衣美女立刻体贴的坐靠在他身边拿捏按摩了:“都不会……怎么样,看来你的确是个聪明人,不是天龙那样的死脑筋,现在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

  哪怕知道这溙国马杀鸡很有名,白浩南还是抓住时间过手瘾,其实连嘴都不想空闲的,有点含糊:“老和尚……可是许诺以后把天龙寺传给我,您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瑞能的墨镜后不知道是在如何精细观察这个沉溺于女色的光头,分辨他在这种时候到底是真是假:“哦?你确定?”

  其实美女们反应还是热烈的,不管她们是什么身份,起码白浩南这样身材健壮的年轻和尚连她们从心理生理上都更能接受吧,特别是看他跟瑞能说话都没多毕恭毕敬,肯定也不是一般人,自然是曲意奉承了,白浩南躺倒在椅背上立刻有俩滑腻柔软的身子靠他怀里,更有姑娘娇笑着从那边端来饮料,两位男人都有,没想到白浩南居然拒绝这冰镇的彩色饮品:“给我来罐啤酒?有没有?什么来着,大师,啤酒怎么跟她们说?”

  瑞能都有点愕然了:“你连这么点英文或者溙语都不会,天龙会把他毕生心血传给你?”当然得到翻译的内衣姑娘连忙小跑而去,给白浩南留下个颤巍巍的诱人背影。

  他都又垂涎三尺的狠狠看一眼,才艰难把目光收回来偷看手臂上挤着的风景:“如果你看过天龙寺他现在那几个三棒子打不出闷屁的徒弟,就知道天龙寺要是交给他们,准保会被搞砸,我才拜到他门下几个月?说好了帮他把天龙寺搞得全国闻名,这不是达到目标了?念什么佛啊,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去看过什么经书学过什么法门,念经修行不过是个骗傻子的口号,不就是要这些傻子供奉给寺庙么,这年头明明有了网络,有了这么多宣传方式,还用老一套,全特么都是瞎费劲!我早就跟他说了,费那么大劲干嘛,我这么搞,钱滚滚的就来了,还没来首都比赛,上个月就新增几百个年轻僧侣,我再动脑操作下,全国到处搞搞新意思,把这个弘法足球扩展推广,老子是可以上市的!”

  哦哦,过去的一切真的都不会白费,哪怕是于嘉理曾经随口为了鼓励白浩南给他描绘的远景规划,现在都能成为白浩南信口开河的话题,瑞能听了不得不眼睛一亮,隔着墨镜都能看出来他的感兴趣:“哦?怎么搞,说说看?”

  正好那头发金黄似乎带点欧洲混血的妞儿用托盘弯腰奉上啤酒了,白浩南自然是驾轻就熟的轻舒猿臂就把这姑娘娇呼着连人带酒揽在胸口上,还很是调戏的把拉罐夹在那内衣沟壑里,用尾指连拉环带内衣扣一起给开了,根本无惧这种前开扣内衣的花样独到,换来一堆美女们的惊呼娇笑,这下谁都知道这是个花丛老手了,白浩南色眯眯的凑上去在胸口夹住的拉罐上饮了一口,可能只有这种饮料才能避免被下药吧,口中却调笑:“大师,怎么做,那就是我的价码了,这么几个妞儿可不够。”

  瑞能这下不得不哈哈哈的笑几声,仰头摸摸自己的光头:“这下我相信天龙寺真可能会是你接手了,够聪明,也够无耻!”

  白浩南谨记自己的价值:“这是个专业活儿,我在越湳、香港、还有别的地方都操作过,专业,未来天龙寺要是到我手里,那我就是一方头头,我跟您也没什么矛盾,甚至我还很景仰您这过的才叫聪明人的生活,费那么多话干嘛,不就是尽量多吸纳信徒,让他们乖乖的把钱都送到庙里来么?只要有了钱,什么都能有!对不对?”

  瑞能看来是要重新确认下眼前这个似乎贪恋美色的年轻人到底有多少分量了。

  白浩南不打扰他,忙自己的,正好最近有点胡茬了,到处划拉逗得姑娘们笑声一片,这需要一副大心脏。

  明明知道现在是走在剃刀边缘,这个明显不是温文尔雅的瑞能大师,只要一言不合很可能就是刀枪伺候,很多人这时候都会战战兢兢了,白浩南却有种由衷的刺激感,刺激得他身体都有些微战栗,皮肤上都有小鸡皮疙瘩了,再跟细腻的姑娘皮肤摩擦下,那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可能这时候叫白浩南冒着砍头的危险他都觉得难以描述的爽。

  最后把那幸运的啤酒罐咬着在仨美女的胸口到处转移熨烫,顺便还用嘴就解了人家内衣,换来欲拒还迎的娇嗔,情趣极了,瑞能才静静的开口:“%¥&@%……”

  白浩南有点茫然的从俩美女缝隙看了他一眼,大师有点冷笑:“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越湳语都听不懂……”

  大心脏还是忙得不可开交:“重要么?我说我是抬弯或者奥門、香港,甚至中国大陆都行,这重要么,我对您又没有威胁,干掉我或者搞掉我对您有什么好处?我做的事情只要能为您所用,对您有什么坏处?或者说您又能找到谁能跟我这样替代天龙老和尚?他对你是什么态度,您会不知道?那帮首都各家寺庙的主持长老们对您是什么态度,您会不知道?”

  这可能就算是利弊权衡吧,白浩南不会游说,但紧扣利益这个主题,围绕佛门斗争的基本点不放,看似随意却基本点中了核心,瑞能轻轻点头:“那些饭桶……不足为虑。”

  白浩南忙碌中轻笑:“您的思路我只觉得是独辟蹊径的有创意,但是在那帮老顽固眼里就是怪异,就是羡慕嫉妒恨,就算是条不起眼的狗,天天在那汪汪汪的乱叫也烦人不是?您可以不在乎,也可以让我慢慢帮您把这些狗一条条的给吃了。”

  不得不说,瑞能再次被吸引:“哦?怎么吃?”

  白浩南更拿乔了:“我说了是我的专业,没人知道我跟您有协议,我们暗地里配合着,一点点拿下这些寺庙的控制权,还没人知道我们关系,我听过一个故事,说是两兄弟开了两家超市,假装竞争实际上把周围都给吞了,不敢和您平起平坐,我也不图出名,有钱有女人就行,您看这拿个冠军实际上都没多少人知道是我带的队,也就您眼力好!”

  瑞能敏锐:“你……有案底?!”

  白浩南模凌两可:“这您就别管了,您看这年头,我也不在乎您这是不是有摄像头在偷拍我这样,更不会威胁到您的名声,我就好这个……怎么样?我能把和尚踢球这事儿给做大了,特别是在传统寺庙里面推行开,您也暗地里协助下,影响力起来让法恩寺来得最后的好处。”

  瑞能显然有个掂量的过程:“你要什么?”

  白浩南无耻下流还贪婪:“今天这几个妞陪我,帮我促成佛门寺庙间的比赛,我们搞个各家大庙都来踢球的弘法活动,每场球吸引那么多信众,可不就是钱?您看着分我点,来首都有妞就行!”

  实在是白浩南已经把妞儿都伺候得娇喘连连,感觉急不可耐的要上马了,这幅眼前的春宫图让瑞能怎么都不会认为这家伙是个好人,起码不是个品行端正的僧人,所以哈哈一笑:“好!”

  白浩南立刻伸手,瑞能还楞了下:“什么?”

  色胚不要脸:“给我辆车,再给点现金我去酒店开房啊,我可不愿明天满街都是我的录像碟片到处卖!难得有机会老和尚回去了,我也好好爽一把!”

  可能瑞能还真想试试他的无耻成色吧,哈哈哈的笑着起身:“你还很小心谨慎嘛!行……”

  真的,白浩南就这么全身而退了,留下联络电话,带着四个妞还有五千美金开了辆卡迪拉克扬长而去!

  阿达屁颠颠儿的跟着跳上副驾驶还得了美女们的喜欢呢。

  不知道站在小喷泉旁边沉思的瑞能和尚到底有没有觉得自己当了冤大头。

  也许和尚都会觉得这种化缘的方式是理所当然吧。

  但可能抱着试探招揽态度的瑞能大师,对眼前的协议感觉更有惊喜吧,相比之下对于干大事的人来说,哪里会在乎眼前这几个女人或者一辆车几千美金?

  可白浩南说不定就是图这点。

  一路上把前后座的美女逗得花枝乱颤,下山后到市区立刻找了家高级酒店开房,带着穿了内衣披着浴巾的混血美女上楼开心的活色生香大半夜,浩南哥的花样百出不需要语言沟通了都,当然更不用担心被人偷拍之类,连手机都没法带上来。

  不过事后倒是毫不眷恋的留下车钥匙,更阔绰的把剩下几千美金也丢在一床美娇娘身上,在半夜前自顾自打车回寺庙去了。

  就凭这份面对玉体横陈还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定力,就足够瑞能对他刮目相看了吧?

  稍有意外的是回到寺庙,却发现宋娜和阿依都没有住在酒店,而是跟一大帮球迷车辆全都云集在了寺庙外的路边,焦急的在等待。

  嗯,白浩南享受最近小半年最为美妙的时刻,这些人全都在焦急等待他的消息,这让白浩南居然有了点内疚,热情的要邀请大家去吃夜宵!

  宋娜明显大松一口气,赶紧小声恭敬:“过午不食!您辛苦了……”

  阿依使劲抱住了阿达,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浩南确实觉得自己辛苦了:“那给我泡点能量水吧……”这战斗消耗真不是一般般啊。

  也就是瞬间,得到消息的球员们也从寺庙里赶出来,虽然不敢问龙毗去了哪里,但还是一副马首是瞻的模样。

  刚打了顿牙祭的白浩南就差挑牙齿了:“早点休息吧,大家都早点休息,明天一早,你们就带着奖杯返回州府去……”

  众人要不是已经深夜,真的要齐声欢呼了,但还是压低了声音一起振奋,让连忙捧了大杯子出来的宋娜站在旁边笑得那叫一个温柔恬静,外加自豪。

  喝着蛋白粉的白浩南也笑得得意。

  真的,他这时候就是种从鳄鱼嘴边硬生生偷了个蛋的愉悦感,不但虎口脱险还把别人的妞儿免费给睡了,这就是他的成就感,要说他有多深远的谋算,那真是高估他了,给瑞能胡扯那些东西已经是这一年来所学的极限,最多算是小混混自我满足的偷了别人一点东西那种感受。

  不过,图谋甚远的瑞能大师会随便让人偷了嘴去?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