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59、是啊是啊,来之不易

159、是啊是啊,来之不易

  天龙法师对徒儿的叙事能力有点吃惊。

  因为白浩南的描述涉及到很多超乎想象的细节,甚至会给人感觉是随口编造的,老和尚没怀疑,因为白浩南原原本本把自己这点在顶级联赛赖以生存的倚仗也和盘托出:“我就是擅长记住细节复盘,围棋队说这叫做复盘,比赛中的人和事,也许事后很快会忘记,但起码在场上能快速记住分析,哪怕中国国内的职业联赛没多高的水准,但半场球下来,要记住七八个主力球员的各种细节特征,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曾经我以为会跟随我那位教练师父一辈子,要么给他做助理教练,要么就没名没分的混着,因为光是助理教练也需要考证,或者直接说买证吧,我也没打算多认真干这个,中国足球那环境,您是想不到有多糟糕的,可我又不会干别的。”

  天龙法师似乎很擅长面对白浩南这种文盲,也对,天龙寺面对的文盲就特别多:“昨天我送你十一个字,务正学以言,无曲学以阿世,就是希望你能保有这份纯净,不要卑躬屈膝的阿谀奉承这个世道,其实想来你面对于先生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了,虽然你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你就是不愿意把自己的独立人格给放弃了……”

  白浩南表示不懂:“啥人格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受了他们几百万上千万的资助摆平事情,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对于家小姐说走就走,一辈子在于家都抬不起头,更不想当什么老板做什么生意,我其实不在乎钱,多有多用,没钱跟和尚一样化缘吃饭也行,现在这样其实我也觉得蛮好的,我就喜欢踢踢球搞搞这个自由自在,可难道以后回到国内搞足球?我真的想不出中国足球有什么搞头,烂到根子里了。”

  天龙法师笑笑:“那我就送你四个字,仁者如射,这是中国古代孟子说的。”

  白文盲还心有戚戚:“仁者无敌的射门么?”

  老和尚摇头:“意思是射箭的人摆好姿势把箭出去,如果没射中,不要埋怨客观原因,而是要从中总结经验,你既然擅长复盘,那就好好把自己的人生都学会总结反思,这才是你能成功的最大方法。”

  白浩南不说话了,认真的给老法师磕了个头。

  天龙法师是慈祥的:“正因为心中有这块坚持,你才跟普通人不一样,心气儿不一样,你的未来就不一样,也许以前你不过是找不到方向,连方法都不会,现在慢慢的去找寻自己内心吧,你有颗强大的内心。”

  白浩南坐起来想想点头总结:“嗯,我在传销那边就觉得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有些东西是命!”

  老法师不跟他讨论这种玄龙门阵了,只满意徒弟身上慢慢打磨出来的那点傲气。

  其实白浩南一直都是骄傲的。

  从他看所有人都是HMP的时候就这样了。

  果然,第三天的比赛已经成了首都各大热门话题的关注点,早早的整个球场挤得满满当当,据说下午才比赛的天龙寺队,从上午这球场就坐满了观众,周围建筑上都挤满了人,最神奇的就莫过于等天龙寺队一走进球场,之前还乱七八糟的看台上几乎所有人都翻出来白色T恤、衬衫之类罩上,原本的正牌球迷,州府过来邀约的几百人居然没地儿去了,在跟组委会商量了一下之后,因为后面又源源不断的来了好几百号和尚,那就让这两部分人呆在球场边的跑道上吧,但说好这些人要是干扰了比赛,那就判天龙寺输球。

  白浩南听了宋娜的谈判都想哈哈大笑了,这些人岂止是干扰,简直就是在操纵比赛嘛。

  今天的对手可能也听说了之前那些倒霉球队的经历,居然吃一堑长一智的不进来,只派了人进来交报名表,其他都呆在车上想避免环境影响。

  结果本来昨天安排是要散布到各个看台的核心球迷们,今天干脆在跑道上面对各个看台了,十来面旗手环绕,各带了一群白衣球迷面对看台,显然就是要给看台上的人做互动示范。

  于是从比赛一开始,我得个佛祖啊,这些人哪里是来看球的嘛。

  念经也就算了,等大旗挥舞起来,带着各个看台此起彼伏的狂欢鼓掌,就是那种欧洲赛场常见的节拍鼓掌,数千人按照统一节奏鼓掌的阵势可想而知。

  今天对手还不错,有了之前两天的心理准备,说不定还来现场看过天龙寺队的比赛,没有吓得脚软,能够真刀真枪的比划,白浩南上半场本来就没打算自己上的,中场看一直僵持住,下半场才把自己换上去,这又有点符合他的替补本色了,哪怕对手是业余球员,也轻车熟路的找到弱点,接连打了三次穿透反击球给猜曼,灵活的小个子抓住一次机会就进球了。

  天龙法师今天也来看昨天讨论的盛况,他对这种出人意料的佛经盛况没有欣喜若狂,也没有皱眉反感,更多是静静的感受。

  白浩南上半场还给师父喋喋不休的讲解了整个半场,怎么看足球,到底这种团体运动和个人英雄主义的特点在哪里,还有他那种独特的对场上人点评,现在恐怕老法师就看得出来自己这个徒儿为什么在球场上看似不起眼,却能如定海神针一样忽然带来胜利了。

  三战三胜的天龙寺队虽然最后这场有点磕磕绊绊的只是一比零获胜,但已经足够进入最后的淘汰赛,明天一天要打两场比赛,能获胜就能进入决赛了。

  五天时间打六场比赛,原本不怎么被看重的业余杯赛就是这样,但现在却成了各方媒体关注的焦点,比赛完毕以后,如果不是宋娜推出了阿班跟阿依到媒体面前,恐怕那云集的镜头就要围住天龙法师了,最后留下十名球员照顾这三位可爱的发言人,白浩南才能得以跟师父悄悄退场。

  哪怕就是这样,在离场的时候,还是被知道他是教练身份的组委会拉住,希望能签署一份广告协议,这家颇有垄断市场地位的电信公司广告,白浩南当然是不能演,让对方找宋娜谈,顺便倒是建议如果可以的话,能否把决赛换个正规的大场地,也就是有上万座位的那种大型体育场,如果天龙寺队能够进入决赛,恐怕那样的场地才能容纳更多观众,那才是组委会最想看到的结果吧?

  对方连连说回去商量研讨下,非常感谢这个建议。

  给徒弟充当了一会儿翻译的老和尚出来上了锐志才问:“你有信心进决赛?”

  白浩南鬼魅的笑笑给师父贼头贼脑:“您没觉得是个暗示?假如我们能进决赛,对主办方才是利益影响最大的,足球这个项目可以影响的地方太多了,我这个时候已经不适合上场,为了让天龙寺队能站在决赛场上,主办方自然多少会偏向一些的。”

  天龙法师没什么喜色,开车都到寺庙了才点评:“你呀,有时候就是习惯于不择手段,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积极的,但掌握不好分寸,那就变成歪门邪道了,反思一下你过去这一年的做法吧。”

  白浩南今晚真的没出浪,居然能坐在禅房打坐!

  换做以前认识他的人怎么都想象不到吧。

  当然他也没去看今天的电视。

  今天大出风头的当然变成了阿班和阿依。

  白净伶俐的小沙弥和有点呆萌木讷的萝莉小尼姑确实符合了白浩南把这一切朝着秀去发展的思路。

  阿班只要一开口就带着超越年龄的成熟,俨然一副成绩优良学霸的特点,小大人般按照白浩南的吩咐讲述这次组织球队,也就是师兄们在闲暇之余讨论想给南部地区水灾祈福,又想引起更多的注意,才决定组队报名参赛,无论最后能拿到什么样的名次,都会把奖金捐献给水灾地区,并且动员所有观看球赛的爱好者来给灾区祈福祝愿。

  好像这么个小沙弥说出来的话更具有可信度,这种说法更进一步的打消外界对和尚踢球不务正业的看法,连女主持人都忍不住在电视上帮忙呼吁共同祈愿。

  这个过程中,阿依就是笨笨的,好像相声里面捧哏的,完全来衬托阿班,连主持人问她什么,都是心不在焉的懵懂,倒是逗得主持人一个劲的要求摄影师给她特写,最后还是这小萝莉不耐烦要求结束采访的,说是要回去照顾阿达了,主持人连忙问阿达是谁,她才说是条狗。

  立刻就被塑造成了爱心爆棚的孩子,一直拖着要她说点什么。

  这小尼姑犹豫了会儿,出人意料的从粉红色小袍子的领口拉出来一根吊坠:“出家已经快两年,非常感谢天龙寺的龙婆、阿赞对我的照顾教导,让我懂得做人的道理,也非常感谢我的龙毗,是您把我从偷抢孩子的坏人手里夺回来,我会用尽全力去弘扬佛法,宣扬佛祖的恩情,永生追随您……”

  主持人才恍然大悟的想起来:“原来你就是三个月以前那起小居士被绑架,足球和尚勇猛救回来的受害者?”

  阿依明显不太喜欢受害者这个说法,只是点点头对着镜头做了个跪拜,然后自顾自的离场了,反而得是阿班把事情经过又讲了一遍。

  很明显,天龙法师当时造成的关注度,哪怕都差点死人,差点被拐***现在足球队的影响力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重点是今天好多首都的佛门寺庙都在新闻里表达了对这种新弘法运动的赞扬,纷纷表示各自也会组织僧侣抽出休息时间来锻炼,推行这样一个既能强身健体,又能弘扬佛法的活动,向外界展示现时代的佛门,绝不容忍吸毒、炫富、淫邪之事的玷污……

  事情已经不只是天龙寺队一家的事儿了,最终有家官方电视台都放出简短消息说,代表溙国宗教界最高领导权的僧王都通过身边人对这个活动表示了赞许。

  这就是官方表态了。

  于是真的如同白浩南所说。

  第四天的球赛完全有意无意的在护送天龙寺队一定要进决赛。

  从头至尾白浩南坐在场下小声给师父介绍其中的猫腻:“足球非常简单,规则简单到不用了解都行,但实际上打起来又因为规则太简单,里面可操作的细节太多了,您看,对方只要拿球跟我们的人碰撞,裁判就会吹停,表面上看是吹我们犯规,但实际上这完全可以不用吹的,这一停下来不就给了时间让我们的人全都回去防守?还有,还有这个!你看,你看,哎哎哎……卧槽……”

  场上猜曼带着球冲进对方禁区,本来不是多好的机会,可只是被对方碰了一下,本来就以灵活见长的小个子摔倒在地,裁判立刻如释重负的吹了个点球!

  也不知道溙国人有没有喊黑哨的习惯,反正全场白衣人的欢呼齐鸣中,点球罚进去了。

  白浩南都忍俊不禁了,这特么黑哨都没国内做得专业啊!

  天龙法师没了昨天对这运动的陌生,慢慢点头笑:“这不就是生活嘛,你可以当它是清白的,也可以当成是暗黑的,就看你怎么看待了,一味的抱怨或者只想自己得利,是不是太过自私和推卸责任呢?”

  白浩南只说:“好好好,今天晚上反思,反思!”

  中场休息的时候,主席台用大喇叭宣布决赛将在首都著名的职业联赛大球场举办,只要持赞助电信运营商的手机卡就能买票入场,四万人大球场!

  全场欢声雷动!

  血脉沸腾的和尚们在裁判的协助下,下半场又灌了对方仨球。

  表面笑骂的白浩南却觉得心里甜滋滋,只要为了胜利,鸡贼如他就是要不择手段,这不是有个老和尚当师父就能改变的。

  这就是他的行事准则,哪里是随随便便就会改变的。

  现在还揣测,不知道决赛还会不会被主办方帮忙啊。

  天龙法师反而在这个时候,决定自己先回天龙寺了,很满意来到首都的这番感受,甚至都没跟白浩南有啥特别的吩咐就施施然的自己坐火车回去,白浩南强烈推荐阿班给主持当跟班,老和尚深深的看了眼自己的徒弟,笑着点头带走了依依不舍的小沙弥。

  差不多隔了一年,白浩南重新走进山呼海啸般的大型足球场里。

  心跳还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