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46、东西脏了,最好还是洗一下

146、东西脏了,最好还是洗一下

  等再醒过来,白浩南已经在护士的怀里了。

  不过是个男护士,而且还是有点妖娆的那种,让睁开眼的白浩南差点没吐了!

  但另一边坐着宋娜和阿依,欣喜万分的女教师都想扑上来了,但还是控制住悬在伤员的上方:“你好勇猛!好厉害……”

  白浩南感受着身上不止一处的疼痛苦笑:“厉害?就不会这样了。”

  小萝莉脸上还是带着脏污,表情依旧惊魂未定,嘴皮抖着都说不出话来,想把手伸过来摸和尚,也被宋娜抱住了,一个劲的叮嘱她:“来谢谢!谢谢龙毗!谢谢他啊,你知道会怎么样?”

  阿依说话都还含含糊糊的:“谢……谢谢……”

  宋娜环着她的腰凑到白浩南这边一起做双手合十:“这种年纪的小女孩,特别是长得好看比较白的,很容易被偷走,犯罪团伙会把她们卖给卖银集团,这是东南亚女性最为悲惨的遭遇之一,这也是有些家庭早早把女儿送到寺庙的原因。”

  白浩南觉得左眼都睁不开了,疲惫得想倒下去,他也知道这是肾上腺素急剧分泌以后的必然结果,有气无力:“帮我给……寺庙说一声,还有赔人家摩托车的……钱……”真不是晕过去,就是想睡觉,那种濒死的有气无力。

  但两位女性给吓住了,宋娜使劲拍打那个护士叫喊什么。

  小尼姑则哇的一声哭出来,伸手终于按到已经被染得乌红一片僧袍上扯开嗓子嚎!

  这正在行驶的救护车里偏白的灯光下,护士和急救医师也有点着急的扑过来不知道用溙语跟宋娜在交流啥,反正到处摸白浩南的身体翻开眼皮照手电筒。

  其实是小尼姑的哭嚎声把白浩南的耳朵给刺穿似的,无奈使劲睁开眼:“我……是累……”

  阿达这会儿终于得到机会凑上来舔了两下白浩南的耳朵,居然都没人招呼狗子卫生问题!

  可能那些一辈子都没有肾上腺素狂喷过的人,无法领会到这样战栗的疲倦感,人们常说的脱力,其实大多是这样透支身体以后的难以支撑,刚进入职业队,刚上一线大赛场的球员就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发挥不好甚至脚步发沉都是因为这个,过于激动的后果。

  宋娜已经顾不得什么和尚不能碰的规则使劲抓了白浩南的头抱在怀里喊叫,这女人惊慌起来的力量也是满动人的,白浩南终于如愿以偿的脱离那个妖娆男护士,靠在这富有弹性胸口,心满意足的头一歪,昏睡过去!

  这一睡,差不多就是两三个小时,连到了医院做伤势处理都没弄醒白浩南。

  没错,只是伤势处理手术都算不上,头皮砸破了没法缝针,现在肿得厉害也不过是皮外伤,而腰腹部被手枪子弹打了个贯通伤,没伤到腰子看来也是照顾南哥的未来性福,就是个子弹窟窿还没指头大的创口还是慢慢养吧,另外手臂上还有处被子弹半擦挂的伤口,所以包扎处理以后,白浩南与其说是受伤昏迷,不如说是好久没这样爆发以后疲倦得睡死了。

  睁开眼已经是满满一屋子的和尚跟镜头记者什么的,床尾那边更是摆满了黄色的单支花,都压在那件展开的受损僧袍上,当然随着白浩南的动作,整个病房里立刻就爆发出来一整片欢呼声!

  主要是穿着便服的人在欢呼,和尚们还是比较淡定,一排中年和尚基本都是阿赞导师,以艾达为首双掌合十的齐声诵经,那严肃认真的模样感觉白浩南醒过来都是他们祝福的力量。

  有这个奇怪念头的白浩南感觉左眼还是睁不太开,这边头顶也疼,艰难的扭头,看见一边是阿依和阿班跪坐在床边,小和尚比妹妹更激动,但使劲合掌没起身,萝莉尼姑就主要负责流泪,有笑容了,另一侧是天龙法师,面带慈祥的看着他,白浩南好怕他这时候要是又抽出那什么笤帚来当头棒喝,估计自己再得晕过去。

  但显然老法师是能掌控这个场面的,慢慢伸手到白浩南的头上,好像稍微积蓄了一下力量,开始浅吟轻唱,溙语版的经文,仿佛有种特别的韵律跟节奏,从那一排床尾和尚们的诵经声里穿透出来,感觉合唱团都是在为他的独唱做和声。

  触碰在白浩南额头上的指尖是微凉的,在头部受伤肯定有点炎症发热的时候,感觉很舒服。

  那两根指头有轻轻的揉动,好像传递了一股清凉的感受,反正白浩南都觉得心静不少,不由自主的闭上眼慢慢聆听这韵律节奏,刚开始感觉到一片咔嚓咔嚓的快门声、闪光灯就已经不在他的感知范畴中了。

  韵律不长,但有重复,好像是专门为了白浩南重复的华语:“我愿一切有情,永得安乐离痛苦,获得安稳之妙道,成就无上胜妙果……”

  当了几天的和尚,白浩南从来没有看过哪怕一页的经书,甚至连挂在佛堂里面的华语经文也没有去瞄过,现在却有种安宁的气息,让他随着天龙法师的手指轻触的节奏深呼吸。

  很奇妙,又有点玄妙的感受,从来不信什么鬼神菩萨上帝的白浩南,这一刻真感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冥冥感受,简而言之就是可能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他也知道该配合天龙法师的时刻,放弃了往日习以为常的抗拒防备,自然而然的接受这种心灵抚慰。

  泰文和华语交替重复了两遍,忽然就是那么在白浩南的眉间这么弹指一敲,白浩南下意识的再睁开眼。

  精神的力量是什么?宗教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这可能是世界上研究最为复杂的人文科学之一了,反正这一刻白浩南睁开眼的时候,是没觉得之前的左眼多么臃肿妨碍,更多是略显诧异或者颇为不舍的睁开眼,抬眼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天龙法师。

  殊不知对于站得水泄不通的那些病房其他人来说,震撼就有点大了,起码之前睁开眼的伤员懵懂疲惫,不过是天龙法师这么做法一番却双目炯炯有神,这是任何人都能分辨出来的,再配合陡然升高的诵经声,整个病房俨然充满阵庄严肃穆的气氛来。

  天龙法师伸手在白浩南的头上轻抚一下:“走,跟我回去吧!”

  应该说白浩南是半不由自主的被这种气势带动,半心有灵犀的配合迎上,还很有戏精风范的回以双手合十,然后撑起身来,阿班连忙起身使劲帮他扶着没有受伤的肩膀。

  天龙法师已经起身走人了,对着周围不下二十支相机、摄像机镜头侃侃而谈,阿依蹲着把一双拖鞋给放在白浩南的脚下,等他落地以后,阿班才小声在白浩南的耳边:“法师正在说已经收了你做他的弟子……恭喜龙毗了!”口吻是说不出的崇敬跟拥护。

  但在白浩南心里,显然没有那么简单狂热,甚至有点讪笑。

  还好这伤情确实不影响他站起来,白浩南也尽量显得若无其事,一路低头合十跟在天龙法师的后面走出病房,外面走廊也已经是人山人海的夹道欢送,从医生护士到闻讯赶来的普通民众,一直到走下医院建筑大门,都是好多人挤在周边,好像这里人都是不上班不做事成天都关心看热闹,特别是和尚的热闹。

  其中更有不少沿街双手奉上黄色的花朵表示恭敬,天龙法师在走出大门的时候有侧身稍微回头看了看白浩南,他的新弟子头上包着严严实实的绷带,上身赤膊,但腰腹和右边手臂也都打着绷带包裹,下身一条医院的病号裤,双掌合十的动作有模有样,最主要是面部表情足够淡然,绝对没有乍见大场合就挤眉弄眼或者喜怒哀乐形于色的慌乱拘谨模样,老法师满意的点点头。

  话说白浩南这些年是没啥出息,但好歹也是在几万人球场经常踢球,面对一个看台几千人呼喊老南名字都能淡定自若的,现在不就是有样学样么。

  天龙法师走在了前面,信手拿起路边拥挤的跪拜人群中奉上的一支黄花,随手在对方头顶轻抚诵经,做完以后又回头给了白浩南一眼。

  社会我南哥从来都不傻的好不好,花花轿子人抬人的道理再清楚不过,从他当职业球员那就是八面玲珑的鸡贼作风,现在当然明白天龙法师在借题发挥的造势,自然也就给了自己一个难得的台阶,能获得广泛认可的台阶啊,这种时候还不大抓特抓住机会,那才是枉为人精了。

  所以白浩南也会有样学样的也过去接过一支花,伸手抚在对方头顶,试着轻闭双眼:“我愿一切有情,永得安乐离……”

  其实不过几十个字,换做往日白浩南从无心思记忆这种经文,但今天却真的是有感而发,你说他没有后怕?

  如果不是那嘟嘟车过于摇晃颠簸,如果不是对方也惊慌错乱站不稳,那么近的距离上,手中枪真是狠了心给抵到自己头上这么来一枪,估计整个脑袋就报废了吧?

  鸡贼的人往往都会惜命,白浩南踢球二十年,特么连滑跪这种最为激情的动作都嗤之以鼻的从来不做,为的就是能保证自己不受伤,那一刻能挺身而出,没点对小尼姑的怜惜,没点责任感和负疚心态,是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冲上去的。

  还有就是愤怒,这特么大半年真如白浩南口中所说,过得就那么爽嘛?

  到处啪啪啪女人就是过得爽?

  在球队从来就没缺少过好不好。

  他心里多少还是很郁闷的,哪怕撇开庄家寻仇这件事,好不容易在蓉都那么爽翻天的环境里面,又有妞又有钱,过得那么嗨皮自在,却不得不因为身份暴露,自吞苦果离开,而在桂西的一切不过是再次升级,前途更加光明,甚至都要走上迎娶白富美,又或者找个傻白甜的幸福生活了,还是得跟孙子似的逃亡,自己不就是在求个安稳生活嘛,却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搞成了丧家犬!

  那一刻跳帮翻摩托的时候,说是在发泄也不为过。

  但刹那的决定却很可能带来不一样的结果,放弃营救小萝莉,自己没有半点危险的活下来继续过窝窝囊囊的生活,扑上去有可能是死亡,却也可能得到现在这样的荣光!

  所以白浩南确实是在那两遍经文的过程中颇有感触的回忆:“……愿消三界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普愿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萨道。”

  念完这篇不知道什么经文,白浩南忽然也有种神奇的感受,很舒爽的感觉,特别是看着面前那位信徒感激涕零,一脸满足的崇拜模样,估计这时候叫他把身家财产全都供奉给庙里都不带犹豫的那种狂热崇拜眼神,让白浩南都有点飘飘然,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一般人了。

  仿佛那一刹那心灵得到了净化,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很多往事都会浮现眼前,产生一种在给予别人祝福的同时,自身内心获得的那种满足感和幸福感。

  好歹也当过被万人敬仰的职业球员,哪怕那种崇拜比这个浅薄得多,但白浩南能笃定的轻笑着双手合十回礼,再洒脱离开啊。

  不得不说这时候老法师的眼里都闪过一道精光,对自己这个新收弟子的反应很吃惊。

  谁能知道白浩南就擅长点记忆力,好像看起来没多大用处的记忆力呢。

  师徒二人在周遭热烈的朝拜中信步前行了。

  他们身后是阿班和阿依,童男童女般捧着那件尽是血迹,还有明显枪弹洞口的僧袍,再后面才是两列大和尚,一边前行一边诵经的和尚……

  不过就是个因伤住院,却硬是变成了游街!

  从医院一直步行回天龙寺,哪怕这座城市不算太大,起码也是好几公里的事情,刚刚才受到枪伤的白浩南现在颇有些苦行僧的味道,低着头双手合掌跟在天龙法师的身后,哪怕他身体再好,大量出血以后还有内分泌失调,都导致他这会儿很快大汗淋漓,整张脸都好像从水里洗过一样初时蜡黄,接着就慢慢变得有些苍白。

  老法师不在乎白浩南明显的身体状况反应,自己大步流星的在前面走,好像是在考验自己的新弟子能不能跟上,中途还接受了好几处规模比较隆重的朝拜,白浩南显然都坚持下来了,因为他清楚这时候流的每一滴汗都能得到无数倍的回报!

  这就像有些小球员在教练要求这样那样的时候心不甘情不愿,甚至抱怨自己是来踢球的,为什么要去跑圈、健身房深蹲、甚至毫无报酬的去职业赛场做球童,殊不知这些看似不相关的点滴,都能汇集成最终的回报,不然哪有顺顺当当站在顶级赛场上心不慌气不喘的初出茅庐呢?

  换做十几岁的白浩南肯定不太懂这些道理,但现在,他甚至有些甘之若饴,享受这种身体极度支撑下的折磨!

  这是不是就是天龙法师说的往上走的感受呢,起码白浩南觉得自己好些年都没有过了。

  于是所有路边人都能看见这浑身带伤包扎着脸色极为艰难的光膀子和尚,还面带笑容的坚韧前行。

  对照那后面血染半边僧袍的实物展示,真真是做了好事就要大大留名,在这个无比推崇佛法的国度社会里,对这位僧侣的行为景仰崇拜不已!

  白浩南这次真的赚大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