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42、上坡?下坡?
  以天龙法师的慧眼,恐怕话一出口就能看得出来白浩南眼里的茫然吧。

  这跟聪明与否没关系,无论文化修养还是思维能力,白浩南都无法理解老法师这句话的禅机,所以见多识广的天龙法师笑笑还是解释了:“那是长菩草,用力打在别人头上两个目的,对于真正能领会人生顿悟的人来说,那叫当头棒喝,让他们可以反思自己的一切,重新换个不同的思维角度和方式,对于附庸风雅,人云亦云的人来说,那就是拍打信徒的头,给他们消灾祈福,心理安慰吧。”

  白浩南真的思考了:“那我不是这两种人?”

  老法师坐在那有种意味深长的笑意:“你觉得你是什么人?”

  白浩南说不出来,这已经算哲学命题了,他懂个屁。

  天龙法师不咄咄逼人:“能顿悟的人,心中有自己的方向跟信仰,他们明白自身就是最大的信仰,附庸风雅的人跟着别人盲从,以为信仰可以改变一切,把一切都寄托在信仰上,但不管怎么说,信则灵,你什么都不信,我对你说什么都没用,打你的头还浪费我力气。”

  白浩南尽量听了,表情哪怕做着恭顺,神色还是不以为然的:“信不信有啥意思?都是骗人的吧,我不相信天上会掉下个菩萨来做些神神鬼鬼的事情,也不相信什么人得道以后变成神佛,那都是骗人的,骗傻子的。”

  天龙法师没赶走这大逆不道的家伙,静静的开口:“那你来找我学什么?”

  白浩南无所谓:“老于说我应该找你学,我还想知道我该学什么呢。”

  著名法师还是名不虚传的:“你以前曾经成功过,但现在迷惘了,在寻找自己的方向?”

  白浩南嘴硬:“也不是,我觉得现在这样也过得挺好,挺舒服的,到处游山玩水逛逛,泡妞喝酒,现在还当上白吃白喝的和尚,这是多少人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人生经历吧。”

  天龙法师忽然话锋就毫不留情:“走得太舒服的路,往往都是下坡路,只有你学会反思,然后才有往上走的底气,你现在不过是心虚的给自己一个幌子,自由自在过点小日子这样的幌子,掩盖你毫无底气的心虚,你明明就知道你在走下坡路!”

  白浩南楞了下:“我听不懂这些大道理……”

  老法师愈加不留情面:“不是不懂!而是你在逃避!下意识的躲避,你有聪明的头脑,但一旦触及这些真正显示你在走向人生低谷的话题时候,就赶紧拉了听不懂来阻挡,逃避这种痛苦的自省!世间多少庸人都在这样逃避,所以他们才是庸人,如果你放弃这种思考,终究也会变得跟他们一样碌碌无为!”

  面对陈素芬和乔莹娜的说教,白浩南能马上怼回去,自己都没毕业的大学生有什么资格来教导他这个圈子里混迹了二十年的接近中年人?

  但是在面对老于和于嘉理的时候,白浩南就吃力得多了,对方成功的标签也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而在天龙法师这样的言辞面前,白浩南已经无从抵挡了,眼神游离得跟乱撒尿被逮住的阿达一样慌乱。

  好一会儿才承认:“所以才能请您指点下……”

  没想到天龙法师慢悠悠的却话风一变:“感悟是个人的命运,外力只能引导,你不可能上溙语诵经课,更不可能有人单独为了教中文经书课,你就专门做知客僧吧,但不是在寺庙里面为了这丁点功德箱的收入小事情,去学会怎么给天龙寺做宣传,提高知名度吧,既然你这么擅长利用寺庙景点赚游客的钱,那就专门做这个工作,你是聪明人我们就用聪明人的方式来说话,只有真正主持了这么大一间寺庙的法师,才知道要操心寺庙的名声跟运作,才是命运攸关的事情,只要不沾染女色,不贪污善款,你大可不用受到其他寺庙戒律的约束,去吧。”

  白浩南有点发愣,这位传说中大名鼎鼎的法师很有点另类啊,而且那句聪明人的话好像还在什么地方听过。

  不过接下来天龙法师真的没再给白浩南指点什么迷津了,挥手让他退下。

  白浩南稍微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下楼来,解开被拴在楼下柱头边的阿达,狗子立刻欢快的对他摇尾巴,这时候白浩南甚至有点羡慕它,玛德做人怎么非有这么多复杂的大道理,不就是吃饱了就睡嘛。

  在普通人家应该用晚饭的时候,夕阳西下的寺庙里确实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炊烟气,和尚们三三两两的到处游荡,有一处用瓶盖在地上画了格子就下棋的地儿就围了七八个光头,白浩南凑上去看了好会儿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感觉又好像回到了当年少体校那种训练完毕之后无所事事的状态,当然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姑娘。

  刚想到这里,正在犹豫天龙法师说的自己不受其他寺庙戒律约束,是不是包含了晚上可以去出去吃饭,可自己带的那点美金跟银行卡们都已经被艾达这个死脑筋给收去了啊,忽然面前就那么直愣愣的冲过去两条身影,前面是橘黄色的僧袍,一米多点的身高明显就是个小沙弥,后面也是光头,可那身袍子却是粉红色……

  等等,白浩南忽然想起来这座寺庙里还有尼姑!

  卧槽,这不跟少体校追逐的少男少女感觉一模一样了嘛,不能这样吧,口口声声说女人不能碰和尚,这会儿却公然让小尼姑跟小和尚在这里嬉闹啊。

  难道真如天龙法师那言下之意说的,有些东西就是做样子的?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白浩南信步跟了过去,却赫然发现刚才的小和尚小尼姑根本不是躲到仓库草堆里干嘛,而是冲进一间挂着电视的殿堂里,那里已经挤满了和尚,当然粉红色的尼姑袍是极少数,而且也泾渭分明的聚在门口的一个小角落里。

  没什么看电视习惯的白浩南哂笑自己脑子肮脏,正要转身,却听见几乎整间殿堂里的和尚们齐声发出欢呼,定睛一看,那电视上本来只是主持人呱噪听不懂的画面切换到了足球赛场!

  这恐怕是最不需要语言的电视画面了,原本肚子已经有点咕咕叫的白浩南自然而然的靠在门边,注意力一半在电视,一半在这些本来从无瓜葛的溙国和尚身上,难道和尚也爱踢球?

  接下来的这场直播的英超比赛,让白浩南好好见识了一番溙国人对足球的狂热,或者说对英超的狂热,那些白天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和尚们一个个咬牙切齿血脉贲张的在那狂喊怒吼,绝对比国内公共场所看球赛的气氛热烈多了。

  虽然听不懂电视屏幕上的解说词语,但显然这些和尚鼓掌呐喊还有捶胸叹息的时机都说明他们很懂球,不是国内赛场看台上那些来凑热闹的假球迷居多,这让白浩南愈发的饶有兴致。

  看球赛还不够,等这场利物浦对埃弗顿的比赛完结之后,意犹未尽的和尚们还翻出一个球来,就在殿堂外面的空地开始玩球,也许这就是足球的魅力,不需要场地或者特别的器械,甚至连基本的球场面积都不需要,就这么点空地一群人围着就能相互传球玩儿。

  不是球队训练常见的遛猴儿,也不是业余爱好者胡乱踢一气的哄闹,而是颇有特别的相互之间尽量不让球落地,就这样颠来挑去,虽然失败的次数很多,但二三十个年轻和尚散站在空地上随意的把球腾空,相互传接,很是自得其乐。

  白浩南站在建筑门边靠着,其实有点远离那边,开始是有点想过去显摆一把自己那点技巧的,但多看几分钟,居然生出来一种好像最好别去献丑的怪异感觉。

  不是说这些和尚玩球技术有多好,而是可能人种差异,这些年轻人普遍身高都在一米七以下,但柔韧性和球感爆好!

  特别是后者,球感不是说能玩得多熟练,而是指对皮球的熟悉感受,就是有点杂耍的味道,也许这些小技巧在正式比赛中不一定能派上用场,但对提高踢球能力有绝对的帮助,白浩南自问自己控球能力肯定能超过他们,但要说有些花样或者匪夷所思的小动作从来就没玩过,说不定还会出洋相,所以现在有点聚精会神的观察,这恐怕是他最感兴趣的事情了。

  结果就在这时,一把怯生生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在旁边依依呀呀,抱着手臂单腿支在地上的白浩南低头一看,一个粉红色的小光头正在嘘嘘嘘的逗趴着的阿达,狗子却有点爱理不理,光是从头顶这么俯看下去,白浩南估计这小尼姑也就六七岁的样子,同龄的中国小女孩,不是在家当几代同堂的掌中宝,也是好歹能有父母照顾上学去的小萝莉,哪像这里居然就来当尼姑了,而且这种情况还蛮普遍的,所以有点可怜对方,伸脚轻踢一下阿达,责怪它太懒散了,狗子才懒洋洋的抬头跟小尼姑互动下,但粉红色的小身板反倒怯怯的又往殿堂门内退了点,只是孩子心性,忍不住蹲在那伸一只手出来逗弄阿达。

  白浩南抬头回到那边玩球的和尚身上,可接下来却听见一声格外亲切的华语口音:“阿依,回去了,你该跟着她们回去了。”

  只有身处异国他乡的人才知道那种听见乡音的感受,白浩南猛转脖子的颈椎都有咔嗒声了,又得低头,看见个稚气未脱的小和尚,正隔着那么几十公分的距离招呼小尼姑,粉红色的小身板摇头再眷恋的把手放在阿达头上摸摸,再次白浩南感怀,这种年纪的小女孩儿真的在国内大城市好多都是家里的明珠,却来过这么清苦的寺庙生活,忍不住开口:“让她再玩会儿吧,阿达,热情点!”

  狗子当然不会完全听懂,但对白浩南的脚丫接触有深切感受,立刻喜笑颜开的对着小尼姑过去扎在怀里,乐得小女孩儿立刻咯咯咯的笑起来,但还是有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白浩南。

  小和尚机灵些,立刻双掌合十站好:“您……也是华宗师兄么?”

  白浩南看着这也不过七八岁的小男孩,心生喜爱:“不,我只是临时来跟着大法师学习的,我是中国人……”

  天地良心,这是白浩南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说出这五个字,而且说出来居然有种非常特别的感受,让他不由自主的再说一遍:“中国人,我是个中国人。”

  小和尚眼睛一下就明亮如星辰:“真……”

  还没说完,那个足球就飞过来了,小和尚面朝那边的忍不住抬手遮挡尖叫,裹着一身黄色僧衣的白浩南只是在原地稍微迈步踮脚,就扭身用胸膛把球挡住,而且又是个习惯性的含胸动作,就是双臂朝着胸口一夹,他那宽厚但不格外凸起的胸肌就稳稳的把颇有些力度的球给卸下来,顺着胸膛往下一滑,顺势抬膝,就把足球用大腿颠起来……

  这其实是白浩南最喜欢的一个本能动作,正如他最后一次在正式比赛中打进那个惊天远射前就这么颠了下一样,在医科大第一次接触野球也是这个动作,足球运动天赋并不突出的他,球感真不是出类拔萃,就只能靠少年时候苦练基本功,那时就有点鸡贼的他最喜欢用大腿颠球,因为相比窄窄的脚背,大腿轻松多了,起码他觉得轻松多了,每当遇见考评必须颠多少球,他就很爱用这个来顶数。

  所以当初能用大腿颠球以后再暴抽射门,动作连贯那么好,也是有道理的。

  现在自然是有点卖弄的,双腿轮流颠球,每次提起大腿到直角正平的样子,感觉就好像在走高抬腿步,但是就稳稳的把球给左右轮流颠起来,接着又单腿提起就一边的大腿这么快速高频的颠动,这个动作更加取巧,因为频率比较快,单腿支撑又有点摇摆,就好像全身都在抖动,速度极快,其实练熟了就是个简单的直立大腿膝关节快速抖动就能颠球。

  但在周围人看起来,完全就是杂技啊,特别在他们都很喜欢这种小动作小技巧的氛围下,立刻哄的一声全都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近距离观摩。

  好歹也是职业球员,做不出巴西球员那几个标志性的高难度花活儿,摆点基本功还是没问题的。

  随着白浩南把皮球做了个标准的七部位轮流颠球,用头顶顺着脖子滑到怀里,全场的和尚轰然叫好,齐刷刷的合十笑脸了!

  转头那小萝莉尼姑睁大眼不可思议,而年岁稍长的小和尚已经满眼崇拜。

  好吧,白浩南出国交的第一个朋友有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