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35、该来的终究会来

135、该来的终究会来

  可能是于总在监控画面里看见李琳撩白浩南了,健身完说明天出差干脆带走了李琳和小婉,据说是要出席个档次很不错的地方政府接待,这一个姿色过人,一个有眼力会来事儿,所以一文一武的正好给于嘉理当助手。

  出发的时候李琳比小婉兴奋。

  白浩南也没觉得多失落,晚上跟卡拉和牵牛在球场上玩了玩,决定明天就开始恢复上班。

  结果第二天一早,商场刚刚开门,健身中心哐嘡一声巨响,朝着购物中心中庭那边的落地玻璃门扇就直接碎了一地!

  那声音把收银台的小曼吓了一大跳,正在门附近的健身教练冲过去,只看见两条黑影快速的从电动扶梯冲下去了,等他跑到中庭栏杆边根本看不到人影。

  从懒觉中被叫起来的白浩南睡眼惺忪,看了满地的玻璃渣子,和牵牛对了下眼,第一反应还是那个KTV歌城得罪的地头蛇报复来了?

  因为他散发的宣传单上很容易让人能找到这里来。

  卡拉从满地钢化玻璃渣子里面捡到个沉甸甸的铁疙瘩,感觉就是个钢板上切割下来很有棱角的铁块,很重,但没跟武侠小说似的上面缠着什么警告的布条,三个前足球运动员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咋办,白浩南还打趣要不要傻不拉几的阿达来闻闻,然后顺着路去找到砸玻璃的人啊,陈副总一边打电话通知的人过来更换玻璃门,一边倒是建议可以找购物商场物业管理方调出监控来看。

  真的,白浩南、牵牛、卡拉对于这个世界已经无处不在的监控探头还没那么深刻的认识,结果物业方能调出来的只是各个楼层和大门的,能看见是两个穿着黑衬衫的精瘦男子,这跟白浩南之前在KTV歌城遇见那帮混混好像有点区别吧?

  听了猜测,副总现在谄媚王总了:“这种社会上的混子,您给于董说一声?他有江湖关系可以搞定这种事情的。”

  白浩南是觉得屁大点个事情去找于德水丢不起那人,而且还真是连屁股都挨了刀:“可惜脸上不太清楚,不然就报警算了。”

  物管也殷勤:“看你们健身中心的监控啊,你们不是安了那么多监控么,只要从门外经过的绝对能拍得一清二楚。”

  白浩南完全不知道这事儿,不过十多分钟以后,他和牵牛有点叹为观止的仰着脖子在健身中心里面数了下,二十多个高清探头!

  除了几个大号儿的全面覆盖健身大厅各个角度,主要是收银台、办公室、走廊、桑拿房、深水浴池、球场、餐厅各个小局部都有,感觉也就是卫生间更衣间里面因为隐私关系没装,但门口都被监控住了,几乎全方位没有死角。

  特别是后面这些小探头设置得都比较隐蔽,本来健身中心顶部就是黑色的轻钢龙骨吊顶,抬头都注意不到那些黑色格子中间藏着二指宽的小镜头,一直在静静的记录着一切。

  陈副总忽然就期期艾艾了,白浩南问他哪里可以看到画面的时候,其实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些监控探头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但就是看了这家伙的表情忽然一下就懂了,啼笑皆非的对着探头做个树中指的动作,摇着头吩咐牵牛他们准备迎接中午逐渐增多的客人,自己回楼上去了,没有去查看自己那睡觉的杂物间里有没有探头,而是随意的坐在了宽敞的人工草坪上,仿佛只有坐在这里,才能远离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眯着眼晒太阳居然慢慢就打盹了。

  直到忽然被电话铃声吵醒,白浩南会随手存号码,但从来不记录名字:“于总……到了没有啊?”

  于嘉理肯定是得到了汇报,比较正式但又略微急促的解释:“我们在公司内部装监控是为了更好的提高工作效率,嘉正大厦这边所有办公区域都装了……”

  白浩南不说话,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等那边说完才回应:“好,知道了。”

  于嘉理有点委屈:“现在都装这个,街上到处都是天网工程!我又没有别的意思,总要看着点才放心嘛!”

  白浩南嗯一声,淡淡的等那边没声音了才挂上电话。

  另一边坐在保姆车里面的于嘉理肯定感觉到了什么变化,看着屏幕熄灭的手机,忽然就想喊司机掉头回去,但再看看膝盖上的招商引资文件夹,那边又是一堆政府官员还有相当分量的合作者在等着,紧凑的行程要一直到夜里去,容不得半点随心所欲,虽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白浩南这俩月更是啥都没做错,可就是一股不知道从何而起的气苦涌上心头,眼圈一热有点想哭。

  但坐在这宽阔舒适的顶级商务车里,前座的司机秘书,后面的助理随从,都让于嘉理甚至容不得半点软弱情绪泄露,飞快的抬手捂嘴,使劲眨眼想把眼底那股酸热劲儿顶过去,然后就看见坐在旁边沙发位上的李琳,小心翼翼怯生生正在看着她,被发现了还立刻把眼神收回去,可又傻得眼角还在瞟这边,明明脸都扭开了,还惯性的堆起笑容,属于连欲盖弥彰都做得磕磕绊绊那种,你对着前排头枕甜笑个屁啊!

  总之于嘉理噗嗤一声笑出来,刚才那些情绪瞬间无影无踪,就如同白浩南看见李琳就好像看见黑夜里傻乎乎的月亮盘子一样,她好像看到了大学时候自己羡慕不已的那些漂亮女同学,心情好得都探身过去:“昨天……你干嘛要给他剪胡子?”

  李琳惊吓一下,眼珠子到处转转,但明显又想不出来什么特别的回应:“那,他,呃,有点心疼……”一直坐在后面低头整理文件的小婉都想踢她一脚了,可惜这座位设置让她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办到。

  发现同行心态的于嘉理严肃眯眼:“心疼什么?”

  李琳终于挤出点谨慎的迟疑:“我……我也不知道,就觉得他过得不快活,有嘛事儿也不跟人说,有点孤零零的,特别是看他跟狗子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他挺孤独的,想照顾他。”

  于嘉理吃惊了:“你能看得出来这个?他不是只要泡妞踢球就快活得很么?”

  李琳小撇下嘴:“卡大叔说他就是个臭脚丫子,没天赋没功底,经常嘲笑他,最不好了!泡妞……反正我没看见过他泡谁,只知道他对人好。”

  轮到于嘉理撇嘴:“他对人好?那也得分好不好看,你不这么漂亮他会救你出来?”

  然后就看见李琳飞快的眼珠子朝后面溜达了一下,于嘉理愣了愣,然后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她当然知道李琳那会儿的心思流露就是你看看后座那漂亮不?

  跟她比,后座的小婉确实是相貌平平了,也就是小鼻子小眼的温婉可人细腻劲儿比较出众,但也比好多普通女性好吧,简直就是无辜躺枪。

  于嘉理剩下的旅程就快活得很,逗逗这懵懂的漂亮姑娘,还怂恿她给白浩南打电话:“叫他过来玩儿啊,反正只有俩小时车程,叫他过来一起玩,你看他来不来?”

  没想到李琳义正言辞:“叔不是这样的人,他一直都在认真的工作,我也要学习他……”

  面对这傻孩子于嘉理得使劲憋住笑,可又猜测白浩南到底是不是在装模作样的撩妹,这傻姑娘都完全信以为真,明显有点崇拜的味道了。

  再回头看,那小婉的脸上就一丝表情都没,平静整理各种文件手续,比旁边于嘉理自己原本那个中年秘书满脸八卦的表情功夫强多了,所以心下决定要彻底把白浩南的小秘给拐骗过来。

  其实白浩南没多大愤慨或者觉得被侮辱伤害的感受,从小他也没被别人多信任过嘛,只有点自嘲的笑笑起身,还调皮的对球场那个监控探头也做个竖中指,才踢踢脚下的阿达一起下楼去,准备先去看看自己那辆悍马车是不是洗干净血迹了,晚上可能就要派上用场呢,结果经过健身大厅的时候,牵牛还是有点不放心,叫了俩小伙子跟白浩南一起。

  门口的玻璃碎渣已经收拾干净,换了健身教练在这边当迎宾,说玻璃厂那边正在赶制尺寸,下午才能过来更换,白浩南做个惊骇的鬼脸笑着出门,一周多都没有下楼了,站在自动扶梯上看见四楼的运动用品商店已经基本打理出来,毕竟这只是个十来平米的商场铺面,和楼上上千平米的清水区域装修两回事,铺上地板装了货架就行,能瞥见陈美娟正在忙碌着摆货,光那婀娜多姿的紧身短裙背影就挺勾人的,白浩南发现俩年轻球员也在看,笑踢他们小声:“陈姐这边的生意,你们还是尽量给顾客宣传,帮她照顾下。”

  年轻球员还小声诧异:“听李琳说,还以为您跟她谈崩了,不许我们和陈姐打交道呢!”

  白浩南对这些比较单纯的球员如同当年的自己:“是谈崩了,但生意不成仁义在嘛,楼上楼下的我们也需要买卖这些东西,何必便宜了外人呢?”

  年轻球员连连点头称是,三个男人穿过相对更热闹一些的三二一楼,逐渐在增多的顾客中走出购物中心大门。

  这座商厦是半弧形的,环抱着一片能停几十百把辆车的停车场,白浩南平时都把车停在这里,之前受伤回来冲上马路牙子,是老李后来把车开去清洗了血迹的,现在自然又停回空地上了,明黄色的庞大车体趴在那就够引人注意,朝那边走的白浩南正在问跟自己一起受伤的小周梁子伤情怎么样了,待会儿干脆过去宿舍看看,就猛的听见轮胎在地上强烈摩擦的声音。

  任何爱惜车的人都不会用这种烧胎的猛烈启动方式,很多驾驶员一辈子恐怕都没这样开过车,所以这种声音在白浩南耳中现在突兀得要命,第一反应就是:“卧槽!没这么狠吧!”

  身体反应是展开双臂拉俩小伙子朝后面推,接着俯身抱阿达:“回去!回去……”眼中已经看见一辆很不起眼的黑色国产轿车从停车场另一端带着要杀人的凶悍冲过来!

  作为球员身体反应都还不错,连滚带爬的三个人立刻转身跳上五六级商场大门前的台阶,这种有点档次的购物商厦大门都是几米高的玻璃门好几扇,每扇都是不锈钢门框一米多宽,反正轿车就算能冲上阶梯也不可能冲撞进来。

  而且白浩南脑海里反应过来,这跟上午砸门就是个前后关系,要么是泄愤,要么是引自己出来,毕竟健身中心里十多个身强力壮的年轻小伙儿,又有不少器械,真要打起来没准儿能把进攻的人收拾了!

  傻子才会直接到健身中心里面去闹事。

  回望着急刹车在后面开门的黑色轿车,白浩南惊慌但不失措,推着年轻球员冲进商场,却又看见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从自动扶梯上下来,而且是忍不住自己迈步下梯步的那种,在其他路人中显得格外明显!

  分明是人家一直在楼上盯着呢!

  感觉现在被上下包夹了!

  白浩南一把拉住准备冲往电梯的同伴:“那俩……也是一伙儿的……走这边!”

  这时候他想的还是赶紧冲回健身中心去,不管怎么说那是自己的地盘,哪怕是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也要游刃有余得多。

  社会我南哥泡妞的时候动不动喜欢标榜社会人属性,其实他从来就没有一丝半毫的社会上那种凶悍劲。

  在KTV歌城跟人发生纠葛,第一反应就是跑,这才是普通人对上社会人的下意识反应,也压根儿就没有头脑发热想去打回来的报复心思,他从来都没觉得跟这种争强好胜有什么意义,狗咬了你,难道还要找狗咬回来?

  阿达肯定感应到了白浩南全身的紧张,呲着牙也在探头,但白浩南也没觉得这狗子能有什么战斗力,带头冲进琳琅满目的商场里。

  等绕过好些柜台商铺以后匆忙回头,现在非常清晰的看见两个穿西装的跟另外俩穿黑衬衫的已经会合,满脸恶狠狠的到处伸长了脖子找人。

  换个日天日地的彪悍家伙,有白浩南这样的体格没准儿就会打杀回去了,结果他还是鸡贼的领着俩年轻球员,仗着对商厦地形的熟悉,很快从内部员工通道跟货运电梯回到五楼。

  刚给牵牛他们通知了险情,血气方刚的年轻球员们都在找菜刀、臂力棒、钢管之类准备反击了,白浩南的电话响起来,他有点纳闷的接听了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白浩南……原来你丫的真躲到桂西去了,你就等着砍死吧!”

  听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白浩南简直就是一激灵!

  卧槽,自己这手机号怎么就被庄家给知道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