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31、小试牛刀挺锋利

131、小试牛刀挺锋利

  这时候再走进白色遮阳棚下,就能看见旁边的宣传易拉宝上介绍健身中心的总教头是来自刚果的前著名球星卡拉……

  卡拉又在那架跑步机上展现他神乎其神的舞姿,用小碎步在跑步机上旋转、跳跃、扭动身姿,白浩南试过,差点没被摔得跟李琳那样,所以这可能也是人家的种族

  这位曾经参加过两次世界杯的刚果球员其实也没多少拿得出手的战绩,更没有登陆过高水平的欧陆赛场,但是十来年前借着甲a外援的名头,可以说是中国足球迷里面家喻户晓的非洲球星,现在发胖了但眉眼间还是看得出来确实是他,普通足球爱好者们都轰动了。~随~梦~小~说~щ~~lā

  哪怕白浩南才是正在当打之年的前现役球员,但在名气上真不如卡拉,而且十多年前新闻传播更加单一,电视和就那两三份专业足球报刊上期期都能看见这些外援的名字,稍微爱好足球的球迷哪怕没到现场看过,也能把好多各队甲a球员的名字耳熟能详,跟现如今除了明星球员大多不关心的局面相差大了。

  正好老李除了照看女儿也没啥事,穿着嘉能健身中心的工作员t恤一脸谄媚的围在卡拉周围做服务员,用东北普通话自豪的跟球迷们宣传卡拉为了这个健身中心付出了多少,一直住在健身中心,天天搞健身教学,一番情真意切的颂扬倒是让这些球迷一个劲的挤着要找卡拉签名。

  中国人就好这口儿,虽然都不知道这签名有啥价值,也没什么地方能变现,但既然不要钱的便宜那就不能错过,一个个的水泄不通了。

  还好还有两三位健身教练,连忙开始邀请登记,接受咨询,强调健身中心现在已经开放报名,但第一期只有一百二十个名额,接下来还有四个野球场地都会做推广,先到先得,后来的也许就没名额了啊……

  这些都是白浩南他们在健身中心反复演练过的。

  如果说之前半个小时,李琳已经笑得脸蛋都有些僵硬了,但现在她才真的忙碌起来……跟人拍照!

  开始是两三个踢球的家属过来偷偷拍,接着好多人都拿着相机拍,不得不说东北姑娘就是有肤白腿长貌美的特征,比这边当地女性普遍身高都高,再加上高跟鞋和空姐小制服,活脱脱的模特打扮,到后来就有人试着问能不能合影了。

  以这姑娘一心想把工作做好的心态,哪有不答应的,不就是照相嘛,可能这才是她最自信的事情,三百六十五度没死角的好看啊,反正老李就一直在旁边防范咸猪手就好。

  就像白浩南给老李提醒的那样,总有几个二愣子或者跟白浩南一样自我感觉良好的吧,打听姑娘是模特还是哪里兼职的啊,李琳老骄傲了:“我可是嘉能健身中心的健身助理呢!”

  健身助理?

  想想就让男人们有点心旷神怡!

  因为看宣传资料发得差不多了,陈美娟更是有随时都帮白浩南看护李琳的觉悟,五位穿着健身装的传销姑娘也返回来跟李琳互动,让她换班到折叠桌那边介绍资料,或者喝口水休息下,看起来确实是同事,也都各有特色的好看吧。

  这让男性足球爱好者们很肾上腺素分泌,这健身中心有这么漂亮的妞儿,怎么都值得去看看啊,更有好几个立刻拍板办卡,哪怕很有可能这么漂亮的妞儿已经是那开卡宴的老板囊中之物,但看上去那边还有个气势不凡的漂亮妞儿一直盯着他,一看就像老板娘啊。

  唯一那个穿着健身装却没被淹没的当然就是于嘉理,站在场地边若有所思的看着两边情况,专业的足球水准,靓丽的美色吸引,要说白浩南没把这两样最吸引他自己的要素都考虑进去,那肯定是假话。

  可能爱运动的男人,都是雄性激素比较旺盛的吧,这都面面俱到,还不能成功?

  那个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男人,没有什么商业头脑或者科班出身的运营经验,但就是能抓住最核心的竞争力产生商业价值,这不是跟当年的老于也一样?

  于嘉理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都会带上满意而自豪的笑容。

  她肯定认为是她从一群灰头土脑的球员,从那片乱糟糟的训练基地里面发现了这个男人的价值,并且引导塑造成这样的吧?

  这也是她在投资上的成功啊。

  不能再满意了。

  所以足球爱好者们再看看已经喷涂贴着嘉能健身中心字样的两部进口面包车,还有那个络腮胡老板的卡宴越野车,这家健身中心的底气可想而知,挑不出半点不去了解参观的理由来!

  等白浩南他们三部车中午在外面一起吃饭时,健身中心那边已经开始打电话过来报喜,接二连三的有人登门报名了,十多个人报名了,二十多了,参观了可以说在省城都能排在第一流的硬件设施水准,还有独树一帜的球场配备以后,已经有人在问那球场有没有单独出租的价码跟时间档期,今晚、明天就要约球在那踢了!

  白浩南不贪财或者说不把钱当回事的调性又出来了,给留守健身中心的副总强调:“不约!那球场不对外打比赛,那只是我们训练场地,有兴趣的,报名以后……今天晚上六点半搞一堂免费体验课程,欢迎他们来……”

  于嘉理再次对白浩南的抉择表示了高度赞扬:“喏!这就是我说过你的心态气质,你本能的就会选择更长远更大气的那个方向,而不是立刻见钱眼开的想赚点场地费,这种做法绝对会让健身中心的未来走得更好,因为各大比赛场是健身中心的蓄水池,健身中心不会跟他们争这点场地费用,这样才能形成良好的市场氛围跟生态链,很好!我很喜欢!”

  白浩南嘿嘿嘿的笑着摸下巴,端啤酒杯敬在座的所有员工,感谢大家都辛苦了,希望继续再接再厉,冲击这么两天推广业务,教练组就要全力以赴的转入健身工作运转,剩下就是外联部会每周到外面推广,而这种推广的工作也会越来越轻松,因为只要前期的品牌打出去,学员们自然就会成为最好的宣传名片。

  虽然下午还要接着工作,但架不住高兴,男人们一人一瓶啤的,司机意思点,姑娘们合着分了一瓶红酒,因为实在是有种旗开得胜的感觉。

  饭后在陈美娟的带领下,所有人总结了上午工作的得失,于是下午的推广宣传更娴熟了,各个环节都能挺有机的配合起来,连于嘉理都兴致勃勃的跟着去分发宣传单,如果让人知道她是嘉正的老总太子女,也来混在这样的推销队伍里,可能真会掉一地的眼镜。

  晚饭本来准备返回健身中心吃,再准备晚上的示范体验课的,现在统计起码有四十个人左右会参与,但五点过刚收摊,另一家场地就打电话来问,明天的推广能不能提前到今晚,因为今晚他们那边有一个银行系统的内部赛事开幕,人很多,而且他们通过圈内已经知道白天在两家比赛场地的健身中心推广盛况了,可能想抢业务,也为了在银行系统比赛这种大客户面前显得自己很有档次,邀请过去撑场面。

  哪怕如白浩南也有点喜不自禁了,跟卡拉简单商量下,他带教练组部分人回去,卡拉带其他人继续过去摆摊:“今天辛苦下,算加班费,而且提成都有各位的,恐怕今天每个人的收入都有好几百了,加把劲?”

  众人只有欢呼。

  于嘉理问问是哪家银行,临时决定:“我跟着老卡去吧,这个行的领导我大半都认识,顺便过去见见面,介绍下这跟嘉正集团的关系,看能不能跟这银行系统也拉上点团体关系。”

  白浩南煞有其事的跟她握手感谢,于嘉理绝对给男人面子:“我也是股东嘛,应该的。”但走的时候把所有姑娘都带走,特别是李琳。

  这姑娘其实可能才是所有人里面今天最累的,脸都僵了,但兴奋得很。

  结果这晚上的推销团队一直忙到十点钟才回健身中心来,这边的体验课都胜利结束了,于嘉理稳得住,直到见了白浩南才给他惊喜:“省行的领导决定在我们这里买二十张年卡、五十张季卡,作为今年省行系统足球比赛冠、亚、季军队伍的奖励!”

  那可就是十多万的大单子了!

  白浩南也投桃报李:“今天一共签了十五张年卡,三十张季卡,二十七张月卡,终于算是基本正式上路了!”

  虽然才二三十万的账面流水,对嘉正投资简直九牛一毛,但这明显是个开门红,而且还是白浩南回来以后才正式带动的良好局面,于嘉理都很认真了:“老白,珍惜这种局面,我爸经常给我说,赚一笔钱不算什么难事儿,人一辈子总会走狗屎运赚那一回两回,但很多人一辈子也就这么一回两回,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珍惜和把握,你是成功过的人,那就更应该明白失去有多么难受,我会尽全力帮助你把这份事业做大做强,做你最好的后盾,认真对待你的这份事业,珍惜我们这份事业,好么?”

  再玩世不恭,白浩南也有点触动,慢慢点头:“我……还是你管账,我冲锋做事,你管账,免得都被我乱花了。”

  有点男耕女织的味道了,于嘉理对他这个表态很满意:“下午我跟你那个做财务分配的下属聊了下,有点吃惊她搞的这个模式,有些庞氏数据的影子,但又抓住了可以利用的那种能动性,如果避开传销的特征,其实是很有可为的,因为健身……你不在的日子里,我还是带队好好研究了一下这个行业,一百个人办卡,其实能坚持来的不过百分之二十,所以这个行业里面的冲动消费,净收益非常之高,关键就在模式,如果搞好了,我们就真正做成全国性的大型连锁推广,那就是年产值上亿的无烟环保产业了,这也符合国家的大政方针,甚至能谋求上市……”

  白浩南回头看了看灯光明亮的健身中心里,哪怕这么晚了还很热闹,大家都有点兴奋,在他眼里这确实就只是个健身中心,他还一直认为于嘉理是看在自己面儿上,才可有可无的给自己做这个健身中心,没想到在于嘉理的眼里会迅速幻化成产业,甚至航母级别的大型企业。

  有点不敢相信的笑笑:“走吧,我送你回家。”

  于嘉理要求走回去:“今天的健身量不够!”

  其实也没多远,但有点情侣压马路的感觉,于嘉理也不再谈企业,聊了聊白浩南这些人,特别是那六位姑娘,对李琳有了新的认识,这姑娘确实很可爱,没啥心眼又比较单纯,可能属于看见卡宴车门开着,都不会去搭讪的那种,至于那五位,又太现实了,现实到有点可怕,稍微给她们点光线和空间,就能拼命的去抢夺,陈美娟尤为突出,但小婉才是最有辅佐领导才能的,因为这姑娘就属于办公室里很容易被领导倚重的那种不声不响。

  白浩南笑说自己回来以后可再也没跟她们有啥特殊往来。

  于嘉理差点说自己都在监控里看着呢。

  最后她还有点嫌家近了,意犹未尽的目送白浩南回去。

  直到白浩南回来,健身中心里的年轻人们都还在热闹,就在屋顶的水吧开了个小派对,庆祝健身中心真的正常运转起来,作为任何一个员工都希望自己的单位生意红火吧,特别是白浩南这老板又那么豪爽的。

  所以小曼已经大概给算出来一张清单,除掉部分返给个场地的费用,在场的员工今天光奖金都能各分个千把块,确实够高兴的。

  李琳拿着个玻璃杯,兴高采烈的迎上来对白浩南:“叔!谢谢你!今天真得劲!”

  白浩南看她也端着一杯,还以为是饮料,仰头就咕噜了,差点没给呛死:“白……白的?!”

  李琳嘻嘻嘻的笑着眯上眼一口闷,看起来酒量还很不错的样子,白浩南只能请她去祸害别人,手上很不经意的帮李琳把解开的深蓝色小制服领口拉拉就擦身而过了,神经粗大的姑娘一低头才发出现自己高兴之下衬衫领口解开,内衣肩带都暴露了,脸红!

  白浩南自己过去找到牵牛,担心他不带劲:“养好伤,就该你跟老卡带领健身团队了,他负责健身中心内的,你负责在外带队的,有信心吧?”

  结果牵牛琢磨的是另一件事:“人数不够,生意再好点,我再把原来队上的小崽子拉些过来……”

  他俩都没把那姓仲的放在眼里,在他们的道德认知里,老人家最多也就老陈可以稍微尊重下,其他的嘛,都是老不死的。

  从不尊老爱幼,也有点不讲规矩。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