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29、你我本无缘,全靠钱来牵

129、你我本无缘,全靠钱来牵

  第二天白浩南还是带了秘书助理去嘉正大厦自己的办公室上班。

  嘉正大厦有点轰动,陈美娟是有点珠圆玉润的那种,稍微有点阅历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女人随便都能掐出水来,有点丰腴的姿态无时不刻都体现出她的欲望,哪怕穿着最普通的黑色套裙跟白色打底衫,哪怕处处都绷得浑圆,就是不会让人觉得有胖这字眼,连长发盘起来都是少妇熟女的味道。

  小婉恰好相反,浅灰色的套裙让她看着怎么都像刚工作的新人,略显羞涩的目光不爱正眼看人,走路也多半埋头跟在白浩南身侧,但就是有种脆萝卜的清新爽口,看见谁都是先小心翼翼的笑,让人很难有戒心。

  挂名儿运动总监,健身中心的王总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她俩来上班了,当然还有一步三摇的阿达,自从攀上嘉正这大树,明显狗子的营养开始过剩,有点横着长,肚子都浑圆了,更像得势嚣张的狗腿子。

  其实陈美娟和小婉还有点紧张,这几天去的那些运动场地公司规模都不大,这才是她们破天荒的第一次接触什么叫集团大公司,自己拥有大楼,整个一楼大堂都是接待区的大公司,白浩南一路随意的跟几位打招呼的经理主管点头示意,别人看他的排场也觉得理所当然,他还开导:“看见没,这才是一年十来个亿的大公司,不过放到全国又屁都不是了,1040工程吹嘘什么几千亿几万亿,看看那些穷了吧唧的大总,像个有钱人嘛?所以压根儿我就从来没信过,一群连领带、金链子、宝马车都要换着招摇的家伙,骗傻子咧!”

  进了装潢华贵的电梯,陈美娟才长吁一口气:“可没办法的时候就只能逼着自己相信,不然咋办?”

  白浩南的优点在于不复杂:“别想那么多,现在这机会不错,老板愿意支持,你们也能把事情做好,不就是不停吸引人过来参与健身嘛,我们这可是实打实的产品服务,有参加过世界杯的国际著名球星,还有那么多专业教练,就把以前拉人头那套用到这上面来,你们就有了落脚的地儿,慢慢赚得就多了,想回去就悄悄的攒钱还给别人,这世上没什么钱摆不平的事儿……”说到这,肯定想起来自己要摆平恐怕得花个上千万吧,庄家都说亏了几百万,还死人呢,有点苦笑。

  小婉一直把文件夹抱在胸口看他,可能读出来那点萧瑟,赶紧表忠心:“王总,我就一直跟着你做事,不愿走。”

  陈美娟终于有点笑意,偷笑。

  白浩南展开手臂同时拍她们肩膀:“我们是朋友,你们搞好健身中心对你们好处大得很,以后不管我怎么样,那都是你们的地盘……”

  他是有这个犯贱的习惯,跟异性说话动不动爱勾肩搭背,俩姑娘还有点惊喜的一起靠紧些。

  结果这会儿电梯门就在26楼开了,外面一大群公司职员立刻看见王总监明目张胆的搂着俩姑娘,关键这俩姑娘众目睽睽下都没啥惊慌失措,等白浩南松开手才若无其事的整理自己东西,一看就是相互关系不一般!

  所以这种场面,怎么可能不瞬间传遍整个公司?

  卧了个槽!攀上于总还敢肆无忌惮的打野食,还敢带到公司来?

  太匪夷所思了!

  也就于嘉理可能暂时不知道罢。

  当然,白浩南带她俩来纯粹就是为了偷懒,小婉文字能力还不错,大学也学过电脑能操作下,陈美娟虽然来自小地方,但在机关单位上过班,这俩才是能用上他办公室的人,找行政部门给这俩办理手续,以后就是她们轮流来这边上班跟总公司开会之类了。

  于嘉理对上白浩南的时候哭笑不得:“我让你经常过来上班,不光我俩能见面,你还能逐渐跟着学习成长,搞俩漂亮的丫鬟奶妈来算是怎么回事儿嘛!”

  白浩南振振有词:“我开会听不懂,她们比我更好学,其实传销那套我觉得是进攻球门方向选错了,但实际上还是能把一群穷人平庸的家伙搞得打鸡血,她们几个工作起来都很有动力的,以后说不定你还能喜欢用呢,我就捣鼓好我那一亩三分地的球场吧。”

  在自己的主场于嘉理有底气得多,单手撑了下巴凝视:“明天有信心么?我要一起去看。”

  白浩南没所谓的点头,好奇旁边那足有小腿长的大双筒望远镜和架子,于嘉理看见他偷瞟的猴儿样就溺爱:“要看就看呗,我什么时候能管着你了?”

  白浩南喜笑颜开的跳起来去对眼睛,嘴里嘟哝:“你还是管得有点多,小于,我是真不喜欢被约束,前十多年都是教练管着我,现在我们当朋友相处都自由自在的多好,我尽量帮你赚钱就是了,虽然你可能瞧不起这点钱。”

  于嘉理偷偷做鬼脸:“我们投资的每套房产租金,你说我瞧不起?每一分每一厘我们都很在意,只要你能把健身中心经营得开始盈利,那就是优秀的投资,我也能向所有人证明我的眼光是正确的。”

  白浩南试着调节焦距同时还习惯打击:“得了吧,你自个儿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卧槽,这玩意儿真清晰啊,卧槽……牛儿这样不行啊……”

  撇嘴的于嘉理跳起来过去看,白浩南稍微调整过目镜高度,她就得踮脚,拉了白浩南的双手环在自己腰上免得站不稳:“哦,对,我有时候都能看见他这样……”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顺势靠在白浩南怀里了。

  那边牵牛是有点不对劲,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球场边的屋檐下可能他自己都想不到会有人这么远的看见他,所以脸上有点灰暗的情绪一点不掩饰。

  白浩南的解决思路简单粗暴:“得帮他去泡妞!只要有了妞儿,这事儿就不会放在心里了。”

  于嘉理娇嗔:“我也要一块儿,免得你假公济私!”

  白浩南说干就干,留下俩助理秘书就带了老总和阿达下楼,这才来上班多会儿?

  其他员工主管们简直摇头,卧槽,这到底是公司迟早要完,还是给大家展现什么叫人生赢家?

  不过看起来投资公司这些业务好像也没受到影响嘛,兴许还能让于总有更好的心情给大家多发点奖金呢,所以跟之前的风气不一样,那时候动不动就是给于董还有于家亲戚通风报信打电话,现在都知道于总已经全面掌控,她开心就好吧。

  于嘉理是开心,蹦蹦跳跳的上了卡宴抱着阿达,白浩南接了郁郁寡欢的牵牛坐在后面,她还帮忙感染:“牛儿,你哥总是想你心情好点,不要让自己钻牛角尖。”

  牵牛靠在豪华后座上是有点跟以前不同,看着外面小声:“就觉得自己没用,踢球没踢出来,谈恋爱成家立业啥都没干好,辛辛苦苦积攒点钱还给骗了,被那样……”说到这里又有点痛苦的闭眼。

  于嘉理哪想到他看见那高晓婷是个什么匪夷所思的混乱场景,还引经据典:“你这点伤不算什么,禁锢身体的不是伤痛疾病,而是我们的心灵……”

  白浩南忍不住嗤笑了:“你就是说别人得劲,自己呢?”

  于嘉理牙痒痒的想拿阿达砸他:“我帮你劝牛儿,你拆我台干嘛!”可满脸就是控制不住的笑,她多喜欢这样的互动感受啊,像两口子叨叨不成器的儿子一样,还有条满脸傻笑的狗。

  简直完美。

  白浩南的套路就完全不同:“牛儿,这事儿是我劝你去见的面,算是推了你一把掉坑里,你恨我不?”

  牵牛对他反应大:“你说啥呢!人是我找的,不是你叫我去见面指不定一点点把钱全都骗光了连面都没见过。”

  白浩南点头笑:“那就是了,这种女人根本不用放在心上,不怕你于姐在车上,我也这么说,别特么信什么感情,合得来就上,合不来就分,你这么大条汉子,为个女人哭哭啼啼的老子都害臊!”

  牵牛反抗:“我比于总年龄大!”

  于嘉理一点不在乎白浩南的论断,喜笑颜开的给牵牛强调:“随你哥,也该叫我姐。”

  玛德,这简直就是在强行撒狗粮秀恩爱,都是男人,都差不多的成长轨迹,要说比白浩南长相身材区别多大还真没有,可做人结果的差距咋这么大呢,老实的牵牛又痛苦闭眼不做声了。

  白浩南都伸手指敲旁边女人头了:“你给我坐好了安生点行不行,就你话多!”一点不在乎这豪车还是人家老爸的。

  于嘉理生动的对他做个吐舌头鬼脸,关注他到哪里去泡妞,这才上午十一二点,不可能去夜场吧。

  泰迪南多有经验啊,直接开车去大学,而且还很行家的选了外国语学校:“对外接触得多,没那么装!”

  于嘉理都白眼了:“不就是拜金嘛,你真该写本书!”

  卡宴开进校园里来就够引人注意,白浩南还肆无忌惮的找人问女生宿舍在哪,然后把车尽量靠近了停边上,于嘉理都要羞与为伍了:“我知道这社会就这么现实,可你也别把最后那点遮挡全都剥了去啊!”

  白浩南嘿嘿嘿的招呼下车:“如果靠这车泡妞,那才是没有技术含量了,也就是帮牛儿逗个乐子。”到后门边给牵牛低语了几句。

  于嘉理顿时好奇的赶紧跟着下来,结果白浩南只把牵牛一人儿留在车上,还故意开着后门,自己跟于嘉理带着狗走远了,于嘉理好奇得不得了,使劲伸长了脖子看,白浩南随意的找个几十米外的花坛边吊儿郎当的坐着逗阿达,还放阿达到花坛里面滋养植物。

  于嘉理绝对比自己减肥前活泼多了,倚着白浩南当拉手爬上花坛站高了看,好一会儿才小心的注意自己裙边蹲下来,自从这腰腿效果出来后,她几乎都是穿包臀裙了,这是憋得有多狠,但走光的几率稍微有点大。

  白浩南体贴啊,瞥一眼脱了自己外面的牛仔衬衫给姑娘系腰上,于嘉理不但能随便垫着坐,还能拉起衣摆在两腿间了,幸福的给他个算你识相的眼神,不由自主靠他臂膀上了,还给自己找理由:“有点累,靠一下……你到底要干嘛啊?”

  其实这会儿牵牛腿还包着夹板呢,不是为了让他非得就去泡妞,而是换个环境,换个人多、热闹又青春洋溢的环境,白浩南笑:“喏,你等着看吧,还有会儿,差不多等女生们放学了,总有认得这保时捷车牌的……”

  于嘉理撇嘴哼哼:“话是没错……我以前在大学,那几个漂亮女同学也喜欢炫耀什么车来接她们,可……不能总拿这个来考验道德吧。”

  白浩南不屑:“哪有什么道德,就是钱,技术!”

  于嘉理忍不住给自己找难受:“好!不靠钱,不靠那车,你给我泡个来看!”

  白浩南嘿嘿嘿:“我真泡妞了,中午就不跟你一块儿吃饭了哦。”

  于嘉理飞快的看一眼腕上的坤表:“十一点三刻,一般大学都十二点下课,下课后给你十分钟,能泡上我就服你!”

  白浩南傲人的笑笑:“十分钟?我能泡俩!”说着就起身了。

  应该说于嘉理在最后一秒还是用理智战胜了好奇,跳起来一把拉住了男人:“好好好,我相信你,你最能了!”生拉硬拽白浩南坐下来才无奈的捂头:“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能遇见你这个冤家啊!”但她确实会开导自己,马上又嘻嘻笑:“也可以算是福分,我觉得我现在也不错了……”还一边说一边摆出跷二郎腿的美女姿态来,其实也确实挺好看啊。

  白浩南无所谓的态度更像是上场千百次的老油子,根本不在乎这次把次的成绩好坏。

  所以于嘉理把自己脸上用双手抹了个笑脸出来好奇:“你准备怎么办?”

  白浩南驾轻就熟:“刚进来问路不是看见那有个花店嘛,买束花就站楼下,看见美女就过去问你好我是送花的,这是你男朋友送你的,美女要是说啊,我没有男朋友,那我就说其实这花是我送你的,能请你吃个饭么,不管她真有没有,说没有男朋友的成功率就很大了……”

  于嘉理满脸被这种技术流震撼的表情,可当过大学女生的她又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对的,一大群女生中能被这样献花的虚荣心会无限促成结果,特别是白浩南看着还很拿得出手:“可……可,要是说她有男朋友呢?”

  白浩南诡笑:“多简单,谢谢,一共一百元货到付款,我要是长得丑点,批发一捆说不定还能顺便赚点呢。”

  于嘉理顿时就爆发出难以抑制的狂笑,太损了,笑得直接把自己送白浩南怀里。

  白浩南却小声把她推起来:“来了!”

  果然,于嘉理满脸通红的起身伸长脖子看,有个身材姣好的姑娘正靠在车门边说话呢……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