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23、人生的赢家还费什么劲啊

123、人生的赢家还费什么劲啊

  白浩南回牵牛那睡的,平心而论他心里最有分量的估计也是牵牛,他才不关心那几位女子会不会跳楼或者无声无息的消失呢,他也是心大。

  只不过牵牛还处在痛苦的状态中,不想说话,哪怕医生来给他重新检查了伤患,确诊是小腿骨裂,只要再固定一两个月就能下地,也没能挽回哪怕一丁点心情。

  白浩南是从来没尝试过失恋或者情感破灭的,也可以说他从来就是为了避免自己掉到这种境地,非但不同情劝慰,还嘻嘻哈哈的奚落调笑自己可怜的兄弟,随便找了把工艺扇子在房间里对牵牛跳好笑的傣族舞,扭来扭去的蹩脚动作,让牵牛始终没法沉浸到自怨自艾的情绪中去,不得不怒吼:“老南!你个**虫,别逗老子笑!”然后使劲拉了被单蒙住自己转身不吭了。

  白浩南只好跟阿达玩,阿达居然知道咬他的裤脚去于嘉理那边,看来它真有敏锐的嗅觉跟聪明的头脑,白浩南只悄悄的帮忙把门关上,就回来这边看着牵牛入睡了,他只怕这货有什么想不开。

  还好,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活着,当然所有人脸色都不好,哦,除了那缺心眼的李琳,欢天喜地的换上了助理送过来的衣裳,于嘉理哪怕又一直带着冷漠脸还不看白浩南了,但就是会给男人留足面子,都是不便宜的牌子货,而且还不重样,助理眼力不错,大概尺寸都没问题,连牵牛都有很不错的T恤衬衫,就白浩南没有,于嘉理清晰的表达出了不高兴!

  也许昨天晚上白浩南过去哄哄就会好点吧。

  反正陈美娟她们换上衣服,再看白浩南和于老板的眼神都不太一样了,起码知道建国这次把他老板得罪透了,可能昨晚加倍哄都没哄开心,当面儿终于没什么特殊的亲密动作。

  当然,李琳是不会考虑这些的,早上去吃五星级酒店的自助早餐已经乐成嘛了,让小婉她们的眼神都变得很奇怪,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可怜这孩子。

  如果一直住在五星级酒店,于老板肯定是不会皱眉头的,白浩南都怀疑这酒店是不是也是于家投资的了,因为感觉保安人员的穿着跟嘉正大厦差不多,而且全都是新换的感觉:“我去……租个房子?”

  于嘉理绝对的不看他:“你还真打算把这些女人都养起来?你不觉得荒唐嘛?”

  白浩南若无其事:“健身中心也要人手嘛,我保证不跟她们上床,那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现在再乱来,就有点欺负人了!”

  于嘉理还是忍着不抬头:“这是你的事儿,还是那句话,你的企业自己打理,我去办公室了,你自己好好考虑该怎么办,这个世界不是缺了你就没法运转的。”

  白浩南连忙谄媚的送老板到酒店门口,看见那辆明黄色的悍马车已经停在门口,另外那辆宾利是来接于嘉理的,到嘉正大厦才一百多米,这谱摆得!

  白浩南还卑躬屈膝的帮忙开车后门,于嘉理使劲让自己再冷漠些:“老白,你太自我了,你以为这个世界都得顺着你,你就是偶像剧的男主角,只要你想,女人钞票都会唾手可得,但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你,不是所有人都应该喜欢你,你毫不珍惜你所得到的一切,如果你让这种优势消耗殆尽的话,会受到命运最残酷的惩罚,你明白嘛?”

  白浩南点头哈腰的送于嘉理坐进去,满口的好好好,可连旁边的迎宾小弟可能都能听出来他的敷衍,更在意欢天喜地的接过司机奉上悍马车钥匙,热情的站在酒店门口挥手送宾利离开。

  其实宾利一开动,于嘉理就连忙悄悄转头趴在后窗看了,看着那个高大帅气的男人站在那。

  白浩南也没如同他表现得那么急切,有点傻笑的站在那看顶级豪车开到隔壁大楼门口,目光更在街对面的于家八层楼上停留了一会儿,脸上露出点什么表情,还很快的伸手捂住了嘴,然后才吊儿郎当的用手指穿着车钥匙转着圈回大堂去。

  于嘉理的眼神还是有点痴迷,是很帅嘛。

  哪怕身上的衣服鞋子加起来不到一百块,一副落魄的样子,但就凭白浩南这表情派头,还有手上转悠的钥匙,酒店里的服务员个个都是恭敬的,看他像个暴发户似的走到大堂休息区,六个姑娘和牵牛都坐在那,只是除了李琳这所有人过路都会偷看的傻妞,其他六人都是呆呆的,不过小婉的眼神倒是一直挂在白浩南身上,看他走近立刻站起身来,带动其他几位也起身,牵牛翻白眼,哪怕没有参与过一天传销工作,他躺在那也听了整整俩月,知道这些女人都特么有病!

  白浩南尽量想抹掉所有传销的痕迹:“卧槽,看见大老板的车没?宾利!一辆就四百多万,那些什么大总天天吹嘘自己资产几千万过亿,一辆宝马五系还要一个个偷偷换来换去的展示是自己的车,车牌都不换,我都不稀得笑,这才是老板开的车,看见没?大总们也就骗骗穷人,走了,去我的公司看看了,虽然开不起宾利,我这也好歹过百万,只不过可惜还是老板给我开的,谁叫我长得帅呢?”

  也就李琳配合了他这个不好笑的笑话:“其实你可以把头发和胡子修一下,我会修剪的,如果有工具的话。”

  白浩南看见她就没好气:“回家去好不好,外面很复杂很黑暗,回家去好好跟你爸妈呆一块儿,找个老实人嫁了,别出来瞎混了!”

  老实人又痛苦的闭一下眼。

  李琳赶紧撒娇:“咋滴啦……”她是件黑色打底的过膝连身裙,以白浩南的眼光,起码也得是七八百往上走的青春少女品牌价位,虽然没有任何性*感元素,也没丝袜,但还是凸显出了这东北妞的高挑、白皙跟阳光,对,可能老板没说,那助理就没买鞋,和其他人昨天穿什么今天就穿什么不同,李琳才不穿之前职业装的高跟鞋呢,趿着酒店的高级一次性棉拖鞋,就是个软萌妹子的标准打扮,现在还用甜美柔和的萌萌声音说这粗犷豪放的东北话,不得不说,就仨字,都能带出极强烈的反差萌效果。

  白浩南骨头都酥了:“啊,行行行,您随便!别碰我!小心我把你搞成昨天开门看见的那样儿!”

  踹开门看见的场景确实太过惊世骇俗,李琳都已经伸过来的手硬生生收回去,满脸通红的把手指头绞在一起吐点小舌头,又说不出的可怜。

  白浩南才能过去背起白T打底,灰绿户外衬衫加溯溪大短裤的牵牛起身,小婉连忙又伸手拿水瓶、药包之类的东西,连在餐厅给阿达拿的吃食都不落下,其他四位都在陈美娟带领下围住了李琳,可能认为白浩南是在用欲擒故纵这招,怎么可能到口的肥羊放掉呢,所以得防着这妞儿跑了。

  白浩南觉得自己跟一群神经病在前行!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几位没见识的看见那辆庞大的明黄色悍马,觉得比低调奢华的宾利还豪华,更是完爆昨天那辆陆巡,殊不知这车也就是外表嚣张,倒是蛮适合白浩南的。

  也适合超载一两人。

  其实就一个街口几百米的距离,白浩南把车继续嚣张的停在这购物中心大门外的路牙子上,本来有设置隔离墩的,碾压之!

  这种跟传销团队过街老鼠一般默默的生存方式,有点刺激到女传销者们,连牵牛都睁眼看小心:“警察要抓吧……”

  白浩南不屑:“老子上头有人!”

  陈美娟她们的表情估计就是脑海映出来于嘉理在他身上挥汗如雨呢,但知道帮他招呼阿达。

  白浩南走进去的派头就感觉整个商场都是他的:“这才是生意,正儿八经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意……小曼,你不是搞法律的嘛,天天听那大总吹嘘大工程,他知道大工程,特别是涉及到政府的大工程是嘛样吗?会议纪要、计划书、请示报告、上级批复拿得出来么,具体项目策划书有么,项目规划,开工期竣工期有吗?总投资数额,细分到每个小项目的花费,有详细的表格清单嘛?任何稍微大点的工程,没这些东西开不了工,我就跟着开了半个月的正式会议,都能听懂这些,你们这些大学生有文化,有工作经验的人,一点都不懂?”

  讨厌的是,小曼刚准备下意识的引经据典,就被白浩南阻挠了:“好好好!不用跟我辩论,现在重点是看看你们能做什么,这特么商场人气够做个屁啊……”

  不得不说白浩南的派头确实不当个传销大总都可惜了,顺着电动扶梯往上走的时候恣意评点有些空荡荡的购物中心,声音回荡在巨大的中庭,换个同行的可能都会羞愧得不好意思跟这种人走一块,偏生五位女传销听得极其认真,还点头,李琳则干脆是傻不愣登一直咧嘴笑,然后偷偷的伸脚去逗阿达,肯定读书成绩也不好。

  但在外人看起来就气魄非凡,六个漂亮姑娘这样众星拱月的,要是没背着牵牛,就一定是大老板了,以至于走上顶楼的健身中心大门口,站着的两名迎宾男女都不敢随便招惹,看他们走近才小心翼翼的问找谁。

  白浩南知道这些人肯定都是开业才招来的,所以不尴尬:“知道健身中心老板是王总嘛,我就是了,叫认识我的人出来给我带路……不用了……卧槽,你大爷的!”

  最后四字提高了音量,回荡在宽阔的健身中心大厅里,然后一群人就看见靠着落地玻璃的一排跑步机上,一个有点发福的大个儿黑人,欣喜的转头用绝对地道的平京腔:“你大爷的,丫的终于回来了,我亲爱的……等等啊!”

  除了看见一个黑人这么标准的汉语表达让人新奇,还主要是这位黑大个儿居然是在一排跑步机上跳舞!

  但凡玩过跑步机的人就知道那跑步速度一起来,除非立刻断电,步伐稍微紊乱就很容易在跑步机上摔跤,高速跑的时候甚至会被甩飞,结果这位黑大个非常轻盈潇洒的在高速运转的跑步机上小碎步、转身、扭动、踮脚,做出各种花哨的小舞步来,就像一只跳舞的大野猪!

  然后他面前就站了一排统一运动服的小伙子,转头看见白浩南,都很激动,大都是原来足球队的嘛!

  黑大个儿缓冲了一下脚步才关掉跑步机,跟着这六七个年轻小伙子们一起过来,急切的直接拨开这些家伙给了白浩南一个热烈拥抱:“老南!好久不见,这是怎么了?”

  阿达肯定不是第一回看见这位黑人,有点亲切的摇尾巴,可能终于发现人类也有它这样棕黑色的品种。

  小伙子们也发现了牵牛:“牛哥!怎么了?”

  白浩南没想到他们也在,放下有气无力的牵牛,这下就有一群小伙子伸手了,让本来也想帮手的小婉她们站住了,一排好看的姑娘站在那,还是给小伙子们不少注意力,动作都斯文好多,七嘴八舌也变得小声些,白浩南指挥他们把牵牛放在健腹板上坐好,拉了黑大个儿给牵牛和姑娘们介绍:“卡拉!刚果老球星,叫他老卡就是了,我好哥们儿,这是牛儿,我的发小,这几位美女都是未来在健身中心上班的同事,这个不是,这个……”

  李琳着急:“咋不是!费老鼻子劲了才来,咋不能呢……”

  果然,她那阳光青春的纯真形象一搭配东北话就让悄悄围过来的所有工作人员还有球队小伙子们笑起来。

  白浩南懒得理这个活宝,开始拍拍老卡的肩膀问怎么样。

  卡拉的确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原来白浩南走了以后,他抵达这里跟随装修方面和健身房运营机构一起,很快就把这个健身中心操作运行起来了,就连于老板的健身指导工作也被他替代过去,本来白浩南的健身技巧就跟他是如出一辙,所以现在除了大量的踢球爱好者还没有被有效引导过来,几位经常跟着牵牛到外面串场的球员已经悄悄结束了自己那点可怜的俱乐部合同,到这边来跟着老卡上班了。

  这一切当然都是在于嘉理的指挥下,由卡拉带头完成的,包括这些人的跳槽,顺便靠着于嘉理的关系招募了大概二三十位客户,不过实际上来健身的很少,这个地方本来人气就不旺嘛。

  但似乎就是在给外面嗨了两个月的帅男人提个醒,这年头,从来不会因为缺了谁,这地球就不转了。

  也许在于嘉理长期接受的这些经营管理理念来说,这样的敲打是最有效的。

  就是想激发白浩南的斗志吧?

  能有用吗?

  ~~~我也不想啰嗦烦人,但没订阅,没月票,就没重视,没影响,最后惨淡收场,这种后果我真不是威胁,现实就这么残酷,您看看盗版,想着不差你一个,没准儿就差几个就精品了,这些都是衡量指标啊,求订阅,求月票,叨扰各位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