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22、生命之外还有生命

122、生命之外还有生命

  两个月时间,最大变化就是阿达,已经拆掉夹板的狗子,远远的看见墨绿色陆巡越野车,就疯狂的冲上来,简直有要一头撞死在引擎盖的气势,白浩南不得不赶紧靠边停车。

  再一次确认,可卡狗除了会笑,真的会哭,满满的两眼泪汪汪,飞奔着冲刺过来,两条长长的耳朵飞扬得好像风筝的尾巴,整个身体腾空飞跃了,然后结结实实的扎进白浩南在车头半蹲张开的怀抱里,就是哽咽着不停的呜呜呜,白浩南再没有文化,也能感觉到那种充沛的感情,他也想念,使劲伸手抹阿达的头,狗子就把脑袋摁在他的肩窝上使劲蹭,那呜呜呜的哼唧仿佛在嚎啕大哭。

  白浩南笑着嗅嗅这狗的味道,特么的满是香水味!

  跟着姑娘都变得娘娘腔了,所以批评的打了两下狗屁股,然后笑对走过来的于嘉理。

  两个月时间,于嘉理显然没有落下锻炼,体脂率肯定掉到25以下了,那几乎已经是丰满的下限以外,所以现在的姑娘绝对可以用苗条来形容,而且是充满了弹跳力的苗条,一看就是保持锻炼而不仅仅是节食得到的身材,感觉脚下随时都踩着弹簧,活力无限。

  但这是白浩南这行家的习惯感觉,于嘉理却仿佛想掩盖,欲盖弥彰的走得比较慢,一脚一顿的似乎在表达她的不满,远远的还把手臂给抱起来,明显气鼓鼓的感觉。

  只是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看着那个没戴墨镜,穿着一身普通圆领白T恤和宽松运动裤,脚上趿着一双便宜凉鞋的男人,特别是白浩南蓄了俩月的蓬蓬头和杂草一样的络腮胡,有点落魄,又有点放荡不羁的模样,甚至不合身的肥大T恤还衬的身体像个衣架子似的格外高大,于嘉理的脚步就不知不觉加快了。

  她自己都没察觉的那种加快。

  当然更没自觉性的就是穿着,黑色无袖的针织衫,骄傲的露出一双胳膊,现在看着绝对没有浑圆感的胳膊显得白皙细腻,搭配胸口吊着的一根银色坠子,极大的塑造出狭窄的上半身,跟以前那个胖妞判若两人,再加上针织衫若隐若现盖着的一条似乎在泛光的包臀裙,还有惊心动魄的高跟鞋,硬是塑造出了高挑娇柔的新形象来!

  最暴露内心实情的就是头发啊,都俩月了,还保持着当初白浩南给她做的那个微卷丸子头加刘海儿,真不知道找了多少回高明的美发师,才能保证俩月都不变形。

  所以看着气鼓鼓却加快脚步走过来的姑娘,白浩南都忍不住笑了,也有点看到亲人的那种亲切感。

  最好笑的事情就来了,已经走到两三米内的于嘉理,双手都非常用力的在掐自己胳膊保持情绪,仿佛在忍耐怒气,可刚跟白浩南近距离对上眼,就是那种眼光刚接触上,整张脸蛋就忍不住笑,那种怎么控制都捂不住的笑意洋溢出来,最后居然干脆放弃控制的来了句:“好帅……”然后还自己都惊讶的一下捂住嘴,可爱极了!

  就像粉丝看见了爱豆的那种花痴崇拜!

  白浩南抱着阿达过去伸手,把她搂抱一下拍拍后背:“谢谢你的照顾,我回来了。”

  这时候于嘉理从电话里就开始演绎的怒火已经荡然无存,有点难以置信的双手捧在下巴上:“再抱抱!”

  妆也画得好,很有少女气,又带点成熟的自信,所以白浩南难以推脱的再伸手抱抱,于嘉理就伸手逗被抱在一起的阿达:“嘿嘿!好温暖的感觉!哦?”

  阿达也喜笑颜开的汪汪,确实有一家团聚的温暖感。

  白浩南记得还有外人,放下狗子转身到副驾驶,阿达几乎是抱着他的腿被拖过去的,反正它也习惯这种运动方式了,白浩南拉开车门展示这边的牵牛:“小腿断了,还需要养伤,不过回来就好,牛儿,不谢谢于小姐?”

  牵牛强打精神:“于小姐您费心了。”

  于嘉理对白浩南的朋友永远是最妥帖的春风满面:“没事儿,回来就好,天大的事情回来都能解决!”她也看出来这小伙子情绪不对。

  白浩南才打开后面的门,让这边规规矩矩的陈美娟下来:“都下来吧,陈美娟把你的座位翻一下,让后面也方便下来,今天应该就住在这边。”

  陈美娟就像个绝对服从的仆从,白浩南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心理变化,肯定和在传销地那边又不同,反正看着她照之前白浩南放倒座位的动作摸索下,放倒自己的座位,然后才默默的转身从车门后走出来,面对于嘉理。

  衣服很差,就是传销团队里最普通的白T恤,可越是简单,越能看见这件白T在陈美娟的身上绷得有点紧,把少妇的那种丰腴,还有最近比较通泰的水灵都体现得淋漓尽致,圆鼓鼓的胸口让于嘉理都忍不住低头比了下,仿佛真的如同白浩南说的有点区别。

  重要的是不说话,下来只是对于嘉理点点头没表情的站到白浩南另一边,接着下一个姑娘,也是白T,这个宽松,可下面的牛仔裙搭配显得青春的不羁,脸蛋也是比较瘦的那种青春型,有点小心的看眼于嘉理继续站到陈美娟旁边。

  再下一个,还有一个,一个比一个五官端正,面容姣好,除了头发有点蓬乱,但于嘉理自问没化妆之前的自己,跟她们对比是有点心虚的,所以忍不住狠狠的剜了白浩南一眼,可一看他那脸又电晕了似的,还是原谅他吧!

  结果这一回头,看见的就是怯生生下车来的李琳。

  能在大学生就当航空公司展示模特的身高,浅黑色的长袜正好搭配那身空姐小制服,可能唯一缺的就是一条绚烂的丝巾在脖子上,本来就像个好奇又小心打量世界的小羊羔,还一看见于嘉理,就连忙露出招牌式的咧嘴笑,那光彩!

  于嘉理终于忍不住了:“老白!”

  白浩南都不由自主用东北话回应:“咋了嘛?”

  于嘉理一对话一对眼气势又不见了,变有点跺脚撒娇:“你就不能消停点!这是去搞传销救人还是选美?一个个儿的!你要气死我啊,还有多少,都来!”

  好嘞,小婉最后一个下来,曾经有点单薄的身体,这俩月还是滋养得不错了,关键是身上还穿着紧身运动裤跟胸衣,那种害羞或者青涩的气质又带上了运动气息,也比前面几位同事都礼貌些,下来就鞠躬:“太太好。”

  于嘉理多喜欢这个称呼啊,心情顿时大好,秒变笑眯眯:“姑娘你叫什么啊……”

  白浩南有点翻白眼,这瘦姑娘演什么像什么,自己都很难辨认,阻断了于嘉理跟这些位产生交流:“行行行,先让我把这几位安顿下来,就住公司酒店么……”

  嘉正大厦也有酒店的,不过规模不算很大三四层楼,算是内部接待的时候方便点,反正集团公司嘛什么都要做点。

  原本一直站在大厦门口的于嘉理也奉送白浩南一个白眼:“这么些位住在这里你要让全公司都嚼舌头么!这边!”后面立刻有人来开走陆巡去处理,本以为上面还有行李的,压根儿一点都没找到。

  其实也就是隔壁更高档的五星级酒店,于嘉理确实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再打电话通知找医生过来,在大堂处更是指挥自己的助理立刻按照在场的各位男士女士去准备替换衣服过来,白浩南顿时觉得这个活儿应该自己干啊,所有内衣尺寸尽在掌握!

  当然也就是想想。

  一人一间房,很明显包括李琳在内都没住过这么好的房间,特别是从极度物质匮乏的传销团队,猛然来到这样豪华的地方,五位女传销加心大小白痴都不由自主的聚拢了些,而且下意识的朝着白浩南靠近。

  这让准备单独拉了白浩南好好说话的于嘉理很郁闷,但她的教养又导致她必须在这么多人面前保持风度:“你们先回房间休息下行不行?”

  姑娘们都看白浩南,白浩南是打算先给牵牛洗澡的:“那你们先休息?顺便把李琳给看着,这小屁孩啥都不懂,赶紧打电话叫你爸妈来把你拎回去!”

  助理飞快的在前面把一排房间门都打开了,白浩南就抱着牵牛去了其中一间,到卫生间打开浴缸龙头放水,然后给自己兄弟脱衣服,牵牛终于动弹了下:“我有手!”然后抬眼看于嘉理,这姑娘都跟着到卫生间了,赶紧笑着退出半步,可又舍不得走,就那么靠在门外调整到正好能看见白浩南的角度:“给我说说呗,怎么弄的这六朵金花,然后又准备怎么办?”

  白浩南得意:“本来是十三太保的!”

  连牵牛都忍不住噗了下,白浩南就帮他躺在滚烫的浴缸水中:“牛儿,这事就到此为止了,不管之前你花了多少钱,都到此为止,再另外找女朋友考虑结婚生子的事情,你看见那人是什么样……”

  牵牛痛苦的滑进水里:“你就别说了!”

  白浩南锲而不舍:“我觉得就得跟你把这事儿给说透了,才会吃一堑长一智。”

  于嘉理乱入:“你有吃一堑长一智么?”

  白浩南摆排场:“男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于嘉理忍不住笑,尽量鄙夷的撇嘴,然后伸长耳朵聚精会神的听。

  白浩南就当是两边一起说了,他真敢说:“……那传销团队里面是很枯燥紧张的,我也就用这种方式能找消息……”

  连牵牛都不信他,躺在水里吐泡泡:“还好你想得起我!”

  于嘉理使劲翻白眼,转身在旁边柜子上找了袋咖啡想砸白浩南,最后还是没舍得,只能恨恨:“你也不怕得病!”

  白浩南嬉皮笑脸的探头出来:“我每次都戴套!”

  于嘉理终于可以把咖啡壶都砸过去了。

  这一聊就是一个多俩小时,抵达时候其实就半夜了,于嘉理终于有点抵不住生物钟:“待会儿过来旁边的套房,还是以前那样!”她也有单独的话想说的。

  白浩南看都不看接过她递来的门卡,继续开导牵牛,那货就沉在水里只露个鼻子不说话,有这技术去游泳队啊,当年进什么足球队!

  然后忽然听见外面走廊于嘉理急促惊慌的叫了声,白浩南还是担心,一下蹦弹出去。

  助理肯定已经走了,一排两边四五间房的门都没关,包括牵牛这间一直都没关,豪华静谧的走廊还是静悄悄的,可能就是这种诡异让出去的于嘉理有点害怕的伸头看了眼开着门的房间,就发现五个传销的身影把那穿空姐小制服的姑娘严严实实的围着!

  就因为白浩南刚才随口说叫她们看住李琳!

  那种高级酒店只开了点氛围灯光的房间里,五条身影一动不动的围坐造型,太吓人了!

  于嘉理看见白浩南冲出来,才长出一口气的一个劲拍胸口。

  但李琳自个儿倒是心宽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在这样的环境,就不怕被别人给那啥了?

  还扭得很不雅观,裙子滑上去点完全露出两条丝袜长腿,于嘉理瞟见白浩南出来,都赶紧进去拉了旁边的床单给盖住,可能对他的性激素分泌频率已经到了很不信任的地步。

  白浩南过来看见没那么惊讶,或者说真有点恍若隔世,像做了个梦:“小婉,放松点,陈美娟,你们都放松点,已经没有做传销了,要做个正常的人,先睡觉,保证睡眠,明天再跟我一起到健身中心看看,愿意留下来在那里打工就打工,不愿意想回家我给路费,这事儿已经结束了。”

  传销团队里最多就是这样一群人围着另一个防止逃跑或者自杀之类的场面,能待到现在的都不知多少次这样坐着熬夜了,可能这么坐着反而让她们还习惯点。

  没人说话,但都回头看了看白浩南的,是最后把目光落到于嘉理身上才没说话的,得,于老板多有眼力价的,摇摇头退出去:“老白待会儿过来,我不关门……有点瘆得慌。”

  她那套间确实就在走廊尽头,只要白浩南守在这里,哪怕开着门还是安全的,当然,这也是给白浩南一个提醒。

  白浩南面对六个姑娘,除了那呼呼大睡还踢被子的女大学生,其他几位跟他都可是癫狂过多少回的,这会儿抬头互看,目光不复杂都不可能,还是陈美娟起身开口:“老白?你太太叫你老白?”

  白浩南苦笑:“不是太太,但那是我老板,衣食父母!要是留下来工作,也是你们老板,怎么样,有信心慢慢把自己变成正常人不,完全忘了传销那档子事儿。”

  陈美娟看着他,慢慢的抬手有要抱的意思,有个姑娘更是娴熟的起来就去白浩南身后伸手关门,另一个都在解扣子了。

  白浩南连忙退出门外:“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回到正常的社会,就要有廉耻!”

  得,传销多改造人,日天日地的泰迪哥都知道要有廉耻了!

  ~月票更重要,排名从来没这么高过啊,很容易被挤下去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