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19、一见你就笑,永远没烦恼

119、一见你就笑,永远没烦恼

  总不可能为了找人,白浩南一股脑把十来个姑娘全都拉过去吧,交那么多钱还是小事,居然还藏有这么多钱,可能才是会在圈子里引起轰动的事情,而且十来个平日里最好看的女传销一起转走那目标也太大了点,两三个人,特别是白浩南这种业绩不好的家伙跳槽最不容易引起注意。

  但他想不到的就是这种环境下,仅仅就是跳槽离开,都会让人产生强烈的不安全感,感觉要被抛弃的那种,认识人出主意的那位女子肯定要一起走,经常跟在白浩南身边那个小婉多半也会带上,其他的呢?

  反正这天,白浩南正准备给自己的组长提出来要走,那有点丰满的少妇陈美娟就过来找他了,不再是欲盖弥彰的声东击西,而是直接把白浩南给喊出去,一脸的神秘:“我知道来了个漂亮姑娘,你看了绝对喜欢!”

  要说论之前在省城那会儿,白浩南一定垂涎三尺了,最近各种肥瘦肉加五花肉应有尽有,还是有点腻:“不是吧,这会儿你还给我介绍姑娘?”

  陈美娟嗔他个媚眼:“我还不知道你那尿性,真的,刚来的姑娘可漂亮了,绝对是我看见过最漂亮的姑娘!”

  老实说,白浩南真的没跟这些位传销团队的女性有什么感情,连陈素芬他都能掉头就走,更不用提这种露水姻缘了,大家相互利用慰藉罢了,标准的走肾不走心,最多有点怜悯,可怜这些女人怎么会掉到这坑里。

  不过这种情绪只要稍微放开点,看看周边几万人,就会消失无踪影,任何人落到这种地步都是自找的,无论是笨还是贪婪,在这里不到俩月的时间里,白浩南还是见证了很多起被骗来,但断然决然离开的案例,对于非常清醒并且坚决要走的,传销团队确实没有过多留难,这点据说是南方传销的特点,反正傻子多得很,不差这点,没必要搞出伤亡引来警方打击,只要留下来的基本都是这片传销沼泽的帮凶,包括到现在看起来还是有点青涩的小婉。

  又好比眼前这位,都不惜老鸨似的拉别的姑娘下水来讨欢心,这种扭曲的人性到底是可怜还是悲哀?

  真的只有在这里才会深刻体会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但既然陈美娟都说了是那么漂亮,白浩南多少还是有点好奇,说到底还是他好色:“在哪?聚义厅?”

  陈美娟得意的点头,聚义厅就是当初给白浩南留下深刻印象的那个千人大厅,现在熟悉流程的他当然知道聚义厅就是故意请刚来的人第二天到那里吃晚饭演戏,让第一轮洗脑之后的傻瓜们先被收割掉,能搞出63800元的大客户那是最好,最不济也能买一份上路,只有一毛不拔的才会开始第二轮强攻的不间断洗脑,这说明那漂亮姑娘还没完全上当?

  已经算是这片传销地区老油子的白浩南就跟陈美娟去了。

  看到李琳的第一眼,白浩南就决定一定要把这姑娘带走。

  不是搞翻了带走跟自己有什么瓜葛,而是不要让这个姑娘在这片肮脏龌龊的地方掉进深渊里。

  哪怕这姑娘可能属于典型的缺心眼有点傻。

  白浩南跟陈美娟娴熟的顺着菜市场后面污水横流的消防梯爬上聚义厅后门的时候,几乎不需要陈美娟指,白浩南就能一眼看到那个处在大厅中央几乎能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姑娘。

  感觉二十出头很年轻,一身小制服裙深蓝色的,有点类似空姐穿的那种款式,要么就感觉是什么名牌化妆品的高级导购,在这一大片几乎都是穿着普通家常衣服的准传销者中间显得格外醒目了,但最吸引人的还是她的脸。

  乌黑长发在脑后盘成小马尾,额前有点小鸡冠的分头,真是于嘉理说的那个道理,如果放在她以前的头上那就是土气加俗气,但在这张脸蛋上就是亲切自然,因为五官很好,双眼皮的大眼睛,淡淡的细眉,粉润的嘴唇轻薄略大,但就是这种非主流的嘴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也不全是陈美娟说的漂亮到惨绝人寰,而是这姑娘略大的嘴始终带着一种露出上牙的咧嘴笑容,干净明亮的笑,象征着美好跟阳光的笑容,对高大宽敞的大厅惊叹笑,对那些热情洋溢找她握手的人认真笑,对上百张桌子上其实掺了不少素菜凑场面的老鸭汤好奇笑,好像周遭什么都值得她用笑容来面对,她也显然清楚自己的笑容是最能够打动人的,可也就仅此而已。

  如果说白浩南是因为长期生活在职业球队,对普通人的生活自理有点缺失,那这姑娘就明显是从小生活在蜜罐子里的不谙世事,因为她的美丽,因为她的笑容,可能周遭所有人都用比较和善的方式对待她,保护她,所以她看到的世界全都是光明的,没有半点阴暗的瑕疵,也许只有这样长大的人生,才会有这样洁净无瑕的笑容。

  说好听叫纯真,难听点那就是太傻太天真。

  压根儿就不觉得这个社会处处黑暗阴险。

  和白浩南是两个极端。

  可能正是因为这种极端吧,就好像看着一尊精美的瓷娃娃即将被打碎,白浩南的爱美之心还是发作了,轻轻凑在陈美娟的耳边:“那你可要盯紧了,随时帮我制造机会啊。”

  陈美娟当然是有所求:“带上我!”

  白浩南更习惯于交易:“好!”

  简单的把他们准备投靠新团队的方案说了说,两人就分开行事了。

  晚上白浩南正式带着小婉和那个带路姑娘一起,跳槽投奔到另一个团队去了,这边还热情洋溢的帮他们搞了个欢迎仪式,有生日蛋糕!

  这对于其实大多数生活都非常简单的传销者来说,算是大菜了,这边的老总也对两位姑娘和白浩南的组合表示了期待,欢迎他们来到这个大家庭,可能以为这帅哥美女的组合擅长色诱吧。

  说到底,各个团伙之间都在不停的研究传销招式,推陈出新,只要从被诱骗的来到这座城市落地,用什么样的手法提高成交率,就是各个团队都在孜孜以求的事情,一般能在这事儿上面下功夫的,都是聪明人,而不是那些只会打电话或者抱着《《民间资本运作可能性报告》》苦读的家伙。

  白浩南关心的却是牵牛到底在哪里:“我想了个点子,希望能跟其他公司品牌完全不同的操作方式,用最为阳光健康的模式展现在新加盟人员的面前,而且成本还比较低。”

  这边的头目连忙招呼他过去附耳细聊,装神秘和摆谱已经是这些所谓的成功经理老总的共性,白浩南指笑容可掬的两位女伴:“您看,现在整个城市里面大多都是谈1040工程,638工程,谈国家经济大开发,其实我们在打电话的时候都已经发现这个问题了,只要新加入者给家里要求汇钱,说自己在搞什么经济大开发,就立刻会被使劲骂在搞传销,哪怕这些新加入者已经决定做我们的事业,也知道传销是个忍辱负重的时代重担,但还是会有很多人会动摇,而且相当一部分已经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的新加入者就此再也拿不到投资资金了,这是不是有点可惜呢,我们是不是在这个环节可以做些调整呢?”

  这就是所谓的聪明人之间谈话,也是经理老总们常见的开场白,对方听了顿时有点新鲜,若有所思的跟着点头:“怎么调整……”

  老实说,白浩南在这里快俩月了,最大的感受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恐怕都是在人云亦云,上线怎么教的那就怎么去骗别人,一个字一个语气一个表情都不敢错,老总说成功是怎么累积起来的,一块砖都不敢少搬,连袜子边都要提得整整齐齐展现自己的新风貌,殊不知那种东施效颦的扭曲感漏洞百出,一点不动脑筋。

  白浩南从小就靠鸡贼活下来:“我以前是做健身教练的,我这两个同伴也有健身基础,我还有些团队成员可以借过来,我们不搞什么老鸭汤、传帮带,我们搞阳光工程,健康工程,在沙滩上排成队列健身、在海边集体跑步,用完全不同的精气神展现给新加入者,你想想,假如这些人用手机拍照,他们正在跟一帮热情洋溢的运动者锻炼,要投资这里的健康工程,以后有了钱我们还要到处打广告,到国家电视台做广告!是不是能让人听了不联想到传销呢?”

  对方听了,不置可否,毕竟在所有传销者看来,以前的架构都是最保险的,除了天才绝绝的领导人,或者说旧有模式混不下去了,一般很少愿意彻底改动架构,白浩南这些天从不认真听讲,可真的那些所谓的民间资本运作的假话空话简单得早已倒背如流,跟女传销者们学英语的时候都能对答如流呢:“不需要投入资金,不需要重新拟定套路,我这边带着人免费做起来,你觉得有把握了再把新加入者交到这个体系中来,我这边专门负责帮忙打通这一关,你看怎么样?”

  其实搞一个团队还是很花钱的,租房子都是小事,几百上千人的吃喝拉撒,哪怕是吃白米饭加水煮菜,那叠加起来每天也是花钱如流水,所以老总们也是有业绩压力的,思忖着慢慢点头:“那我要怎么配合你?”

  白浩南心中暗喜:“我这边有十多个女性,都是身材比较好,换上运动服就有那种气氛的,重点是还得找些男的来配合,身材比较健壮结实的,有点运动基础的最好……”

  这么一听,好像确实没多困难,本着自主创新得谨慎的宗旨,新的团队老总说要再考虑下,但他们几个可以先挑选人手试试看。

  白浩南一口答应下来。

  他有屁的工程项目,不过就是想找个理由把这边所有人挨个清理一遍罢了,时间紧迫,稍微熟悉下这边大概三百多人分布的小区,白浩南就带着俩姑娘在对方两位经理的陪伴下开始挨家挨户的挑人了!

  小婉和那个姑娘还应景的换上了专门新买的运动衣,紧身运动裤加胸衣那种,就是要摆出一副艳光四射准备走色诱路线的邪恶劲儿,才能让这边团队相信他们是大有可为的。

  花费了万把块钱转投过来的心思就是动力,但从晚饭后的七八点开始,接连爬了三栋楼都无果,就在白浩南都决定明天再继续挨个“挑人”的时候,在这栋楼的十六层一套三居室里,住了十二个人的“一家人”里,本来已经要掉头离开的白浩南忽然瞥见卧室边有扇暗门,就是那种装修简单衣柜以后有些就把卫生间门藏在柜子里的那种,恰好现在打开了,他就多问了一句:“这厕所门一直开着不臭么?”

  这边的家长随口回应:“我们一个组员腿断了,说他膝盖什么月有伤,就只能丢在里面,万一警察来搜的时候关上门可以不用撤走,不然谁来搬他啊。”

  确实警方只要接到了比较确切的报警投诉,就会针对性来扫扫,但力度跟各地扫黄也差不多,最多探头进来看看,不会多认真。

  白浩南的心跳猛然加速了,牵牛退出专业队,就是因为膝盖半月板损伤,现在定定神若无其事:“要不要我帮忙看看?我搞健身的,还能懂点伤筋动骨的治疗,如果确实难搞的话,干脆弄出去丢给警察,让他们想办法遣送回去嘛,丢在这里浪费伙食做什么?”

  真的,在白浩南这两个月来的接触中,这些搞传销的大多就把自己当成可以成为社会精英中产阶级来幻想的,走火入魔的拖人下水狠毒无比,但是在人身伤害上,确实没有多毒辣,动手打人都是比较禁止的,反而还是他这狗东西来彻底带坏了男女风气!

  所以听到这个新加入的络腮胡这么轻描淡写的无情冷漠,陪同的家长经理都有点吃惊,但又承认他说的好像确实是个解决办法,就让他自己去了。

  推开半掩的门卫生间里夹杂着尿骚臭和人身体上的酸臭,伸手打开昏黄的白炽灯,白浩南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兄弟,有气无力的躺靠在那长长的洗手台上,铺张烂苇席这就是他的床,浑身上下明显是没有人打理的污秽不堪,可眼睛却映着那点灯光满是笑意,就像之前在那加油站看见白浩南一样充满欣喜,还有种笃定的相信,有些干裂的嘴唇含糊不清:“我听见你的声音,就知道……你会来的……”

  话说得轻松,可那脸上的泪水已经流得到处都是。

  ~~~求月票!求订阅!请各位看盗版的朋友尽量体恤下,过来支持我,很需要一切数据的支持!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