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18、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叛徒

118、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叛徒

  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应该说传销组织是严防男女关系的。

  起码在白浩南初到的这两三天观察,几乎所有男女之间都是多人同时存在,而那些所谓的上级老总也不需要女色侍寝,因为所有人的目的都很简单直接,要钱!疯狂的奔着钱去,什么个人情感,色情欲望在各种宣讲当中都是嗤之以鼻的,似乎这些东西都绝对是腐蚀创业大计,宏图伟业的毒药,似乎所有人要把性别观念给抛开,相互之间都要像家人,像同事,像工作伙伴一样共同努力,嗯,也就是共同骗钱,不停的打电话招揽人过来骗钱。

  要取得这种可以打电话招揽新人的资格,当然就是得起码要买一份这个什么绝世大工程的投资项目股份。

  这是个从无数人围着游说到成为同伙的门槛。

  但谁也想不到白浩南居然会用这种方式翻过门槛。

  第二天一早白浩南在一直低着头的小婉跟另外几人陪同下给于嘉理的一个手机号打电话,让那边给指定的账户转了3200,当然在电话里,白浩南也是用王建国的身份对那边的于嘉理说自己还想叫牛儿也来参与这个项目,想来那边的于总就明白,他还没有看见牵牛了。

  这点小钱很快到账,白浩南的身份也就从之前的被游说投资,到了开始正式进入学习阶段,也就是终于到了那饭馆老板所说的跟一大群人开始混居!

  现在肯定没之前窗明几净的待遇了,十四五个人住在一套两室一厅里,这会儿白浩南彻底搞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都喜欢凉鞋穿袜子,因为这些基本只是简装修的新房里没有家具没有电器,为了方便所谓的每天上课,也就是集体跟念经似的学习一本居然还能出版的《民间资本运作可能性报告》,所有人都是在只铺了一张地板革的地上席地而坐,为了避免脚臭保证地面干净,方便随时坐下来或者说成天叨叨的那些端正自己态度,穿个袜子是最方便的。

  只不过和那个饭馆老板说的有点区别,这种以屋为单位的小组里,绝对是男女分开的,十多个男人住在一起,打地铺,中午晚上都只能吃最简单的清水白菜,然后就是不停的指望能找来更多的亲戚朋友,帮自己凑齐那份63800元的起步资格,当然每次对外打电话,都有三五个同伙坐在旁边监听,防备传递求救讯号。

  不想被手机定位的白浩南就时不时的厚脸皮借别人的手机给于嘉理打电话说叫牛儿也来跟自己做生意啊,算是报个平安。

  随时出门也都是好几个人一起,还经常不同组的人交叉换人,免得形成了内部攻守同盟。

  所以在白浩南看来,就是几个领头的圈养起来这么多人不停打电话找来更多的煞笔,吹嘘洗脑以为找更多的人来给自己买单就能赚到大钱,先进来被骗的就想再骗别人弥补自己的愚蠢损失,哪怕看懂了这点也装着不知道,才形成了这样的死循环。

  不过从来上课都不认真,发自内心抗拒大道理的白浩南就是传说中的四季豆不进油盐,吃饭的时候比谁都快,睡觉也比谁都香,可能有人觉得这种充满难闻气味的杂居生活多么痛苦不堪,在他看来跟体工队的那些年到处都是汗津津的乱七八糟环境还有点类似呢,挺怀念的。

  因为还能那啥啊,简直比当初在医院跟护士们胡天胡帝,还要如鱼得水!

  没错,传销组织各种防范手段是非常严密,但是得考虑到这个地方的传销人员已经有数万人之多,哪怕是分成好多家所谓的公司,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密密麻麻的分布在这座城市新城的几十个小区里,有些整栋整栋楼都是这样的传销小组分居在各套房屋里,和正常的当地人生活完全不沾边。

  每天除了学习洗脑,相互鼓吹加油,就是挖空心思的打电话拖亲戚朋友下水,每天都在排演各种出门去迎接新人的戏码。

  只有到了某一级才能知晓某一级的所谓秘密跟权限,所有人随时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神经绷得极为紧张。

  古时候领兵过万还怕营啸呢,知道什么意思嘛?

  就是兵营里面面临战争的那种紧张状态下,有可能仅仅是一个人做噩梦的惨叫,都能让整个营盘发生兵变,也就是俗称的炸营。

  所以眼前这种到处都是精神上极度绷紧的疯狂状态,再严密的手段,恐怕都抵不过人本能的那些个欲望释放,特别是这种欲望释放能食髓知味的碰见个活儿好的。

  也许从学术上来说,这里面还有很多精神层面的东西,譬如类似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那样在极端精神状态,人性都会畸变了,现在能有个可以发泄情绪的事情,不如鱼得水才怪了。

  浩南哥这都能当鸭子出台的收费水准,自然是极受广大中青年传销妇女欢迎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越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那个陈美娟第二天下午就找了个理由过来跟白浩南走了个二道友谊,接着干脆以相互介绍学习的名义好几位女同志经常过来把王建国同志借过去嗨皮,而且还很是掩人耳目的每次都喊好几个人,但别人在外面傻不愣登的吼着背《民间资本运作可能性报告》,浩南哥在里面陪女人学英语!

  想想吧,能到这里来的人,无论如何都会背负一些精神压力,焦虑、紧张、悔恨、疯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痛痛快快释放一下真的很不错。

  而在白浩南看来,这些特么会陷入传销的女人,基本都是煞笔,有姿色的还不少,在俱乐部的时候他曾经听道上的人都讲过,女监狱的欲望问题,绝对比男监狱严重得多,这次他算是领教到了,可能女传销者们私底下也会偷偷传递信息,逐渐经常有别的组女人过来串门,挨着坐会儿给点小动作就不动声色的心领神会进里屋去了。

  一周不到,连小婉都欲拒还迎的跟白浩南来了好几回语言交流,甚至还尝试过多人辩论赛,白浩南自己随身带的那点现金全都贡献给那什么橡胶制品公司,他都想开始收费了,所以得挑人,姿色不好身材不好的免谈。

  卧了个大槽!

  再到半个月时间,连白浩南都开始觉得自己有点营养跟不上,简直觉得自己像个慰安妇,为的就是找这些女同事询问牵牛到底去了哪里!

  办正事啊,咱们能别动不动就学英语,先办正事啊!

  泰迪南都有点想哭了!

  可能最早研究出传销的人,强调不能近女色是有道理的,只有割舍了七情六欲,坠入魔道才会变得疯狂,六亲不认的连自己爹妈兄弟姐妹都会骗,所有人在眼里都只是可以发展的下线,连那些把男友女友骗过来的恋人之间,都要彻底的分开,必须男女有别,才能没有机会在一起发展私情,但千算万算的防范各种环节,却没想到白浩南这泰迪男,居然在缴纳会费的关口拿乔,实现了突破,现在一旦有了鱼水之欢,有些人伦常情不可避免的就开始软化松动起来。

  白浩南肯定没想到自己为瓦解一方传销组织默默的做出了巨大贡献,听小婉说,几乎就是白浩南开的头儿,现在有些组别之间已经开始偷偷的有各种男女之事了,这种事情的泛滥未来肯定会导致传销工作的发展,连她都有点觉得眼前这打鸡血的什么事业没多大意思了。

  环境、氛围,永远是传销这种洗脑工作的重要环节,只有感觉周围所有人都在煞有其事的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个体情绪才会被群体抹杀,义无反顾的干下自己都匪夷所思的事情来,这种情绪利用好了真能创造世界奇迹,利用错了方向当然就是搞传销,而情欲可能就是与之针锋相对的另一种邪门,国外不是有很多邪教就是乱搞么,通过释放自我感受彻底破坏整体性,盲目的追求感官刺激。

  两强相遇,必有一伤啊。

  南哥,这回真是牛逼大了!

  好像有谁说过古时候的妓院是最佳的情报流转地,白浩南这准鸭子显然诠释了这点。

  因为牵牛的消息也正是通过这种关系才得以慢慢流传到白浩南这里来,刚开始连小婉都不知道王建国的那个朋友跟女友晓婷在什么地方,只隐约听说确实是有个姑娘把他引过来的,而且那姑娘也是刚来,当他打完电话就被随便扔到哪个组去没了关系,其他消息随着白浩南“结识”的女传销者越来越多,终于有知情的露水姻缘透露,王建国的这位朋友可就没他这样滑不留手,来了发现是传销立刻就爆发,据说当时六七个人都打不赢他,最后好像是给关起来了!

  这么一听,乐不思蜀的白浩南又才有点着急起来,大半个月时间,要是牵牛那执拗的性格给饿死了咋办!

  还好女传销者们都说那是北方传销的做派,南方主要就靠洗脑,软性洗脑,其实暴力手段主要都是北方,这边很少有听说伤亡的,偶尔几例都是承受不住巨大压力自杀的,最近也没听说死人,所以现在王建国在保证女性传销者,起码是姿色比较好的这拨儿女性传销者精神状况方面是做出了积极贡献的。

  说这话的姑娘浑身通透,完活后皮肤红彤彤的感觉什么都肯透露打听了,让稍微放下心的白浩南有了更多渠道帮手寻找牵牛。

  毕竟他现在已经混了大半个月,数万人之间的管理也不可能精细到毫无漏洞,靠着一帮女传销者的帮衬,他也基本上能自由外出了,反正跟他走一块的都是女性,有时候七八个女子跟他眉目传情的走在街上,南哥简直觉得古时候皇帝巡游也不过如此吧,就差几个太监开道了。

  然后按照这些女传销者相互之间能得到的消息,开始顺着看似乱七八糟,其实组织严密的各个传销小区,登门拜访寻找牵牛。

  这还真有点像当初来的时候于嘉理那边提醒的那样,就算是当地人,也很难完全搞清楚这些传销组织内部错综复杂的结构,其实就是譬如谁谁谁特别牛逼,搞懂了背后的真谛又很快就骗来一大群人,那当然就要上位自立门户,好像繁殖出新地盘一样带着自己的架构单出了,看似差不多的模式其中分为很多个部分,还好这帮女子的姿色都还不错,到处走走串门学习,也没受到多大的阻碍。

  在几万人中偷偷摸摸的查探一个人的消息,这难度还是有点接近于大海捞针,哪怕白浩南现如今的姘头比较得力,经常能得到各种关了人的消息,但最后往往发现都不是。

  反倒是白浩南这边还生出些事端来。

  因为他这个成天不好好学习,既不打电话拉新人,又不再进贡的后进分子,终于在一个月后的例行考评中被数据化查出来!

  鉴于他吃得多,睡得好,啥贡献都没有还影响了别人学习跟业绩,给予他警告处分,如果再不改进就要彻底踢出去了!

  居然连传销组织都要开除的家伙,是有多么惫懒。

  不过也是,他才花了三千多块白吃白住还白嫖了这么久,成天啥都不用做,要不是非得找牵牛这个倒霉蛋,白浩南都有点吃腻了想拍拍屁股走人。

  但现在还是耐住性子答应一定努力改进,还在数千人的同品牌大会跟另外几个后进分子做了诚恳的检讨,红颜知己们趁机在这难得的全体集合中各方去打听,得到一个有点倒霉的信息,好像牵牛那组就是后来出了个能干的,把那几组近百人,直接带着跳槽了!

  反正现在能确认的就是在这个两三千人的庞大体系内,应该是没有再被关押的家伙,牵牛也应该活着,有人还见过他。

  那咋办?

  也只能也跳槽呗!

  有位女子给白浩南出的主意就是带两三个人一起跳过去,她认识那边的人,每人交个首期就能摸进去,再逐渐用介绍其他人的理由把别的姑娘也带过去……

  有时候人在特殊环境下,扭曲的心态跟情绪真的会带来匪夷所思的变化,白浩南在这个封闭的小圈子里不知不觉裹带了一群姑娘,感觉漂亮点的,活儿好的都给他囊括了,然后差点的女子动了心思只能找别的男人去,这道闸门一旦打开就有点泛滥,听说现在有些组别已经发展到那种男女两个组相互抽牌凑对集体乱来的状况,都这样了,还搞屁的伟大工程啊,这个组织架构迟早要完了,还是大家赶紧一起跳槽吧。

  但都没人说要彻底逃出这传销地,一方面可能是没钱没交通工具,另一方面可能更大的是不愿回到那个已经被自己骗得乱七八糟的家庭环境吧。

  现在纯粹就是鬼混。

  最离奇的是仅仅就这么个跳槽的改变,居然还能让人生出争宠的戏码来。

  就是当初最早打开这欲望盒子的陈美娟。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