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15、乱搞真的不一定就是乱搞

115、乱搞真的不一定就是乱搞

  不过半小时以后,把于嘉理送到公司大楼,另一辆墨绿色的陆巡越野车被开过来跟他交换。

  刚刚驶离省城,于嘉理就打电话过来,但是个中年男性来说话:“根据王先生你提供的这个城市地址,十有八九这位朋友是被骗进传销里面了。”

  白浩南还得请对方普及什么叫传销以后不解:“这么简单的骗局,警察局不管的么?”

  中年男性嗤笑:“那都是些神经病,天天相互上课洗脑,平时买菜做饭,又没在当地犯法,警察局抓了他们要么是遣送,要么也只能放了,有些地方还因为他们聚集可以带动租房、旅游、经济消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咯,你去的这座城市现在早就是著名的传销城市了,四五十万当地人,然后有十来万来自全国各地的传销人员集中在那里,好多都是因为被网友或者同学老乡骗过去的,这种被控制了自由叫亲友过去的,百分之九十九是掉进传销里面,其实你最好还是回来,不要单独去。”

  于嘉理的声音有点着急:“我们这边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接触点搞过传销的家伙,这些人就跟吸毒的一样,最好别沾,有时候会把自己搭进去,就把这件事交给警方,或者我们委托当地人去慢慢找他好不好?”

  白浩南有点奇怪:“地头蛇都不能很快把人捞出来?”

  中年男人无奈:“要到那里去找个人也不是不行,但肯定有点耗时,因为那边已经自成体系的有那么多人,通过警方去找肯定会打草惊蛇,而我们就算找当地人去很有可能引起那些人的反扑,毕竟在当地人眼里,那都是些疯子,平时懒得搭理,相互井水不犯河水的,他们也不吃窝边草,所以只能慢慢找,几万人啊。”

  白浩南就坚持自己的决定了:“牛儿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清楚,他肯打这个电话,就是在跟我求救,我等不得慢慢找了。”

  中年男人犹豫下也同意他的说法:“一般来说,他们吸收新人都要洗脑好几天,才能开始允许打电话找下线,听于总说你的朋友是昨晚连夜过去的,这马上就打电话是不怎么正常。”

  白浩南有点心急如焚的加大油门,于嘉理比他更清楚传销的危险性:“那里面尽是些如何煽动成功的歪理邪说,打了鸡血一样洗脑,你千万要注意安全。”

  白浩南还是有点温暖:“小于,谢谢你!我尽可能不耽误健身中心的开业,应该没多大的问题,老卡来了你想让他顶着,他有办公室电话。”

  于嘉理顿顿,尽量温柔:“老白,他们在车上安了gps定位的,随时都能找到车子的方位,这边也再发两个当地人的电话给你,只要找到阿牛,通知他们协助你解救出来就行,我等你回来!”

  白浩南嗯了以后挂掉电话,从省城到那座滨海城市只有两百多公里,如果不是自己调侃催促,其实一直比较稳沉保守的牵牛,不会去上这个大当吧?

  体育系统的人其实真很少接触外面世界,相对还是比较单纯的。

  白浩南略微有点懊恼,但也不是很担心,哪有说得这么玄乎。

  感觉自己在单枪匹马闯龙潭虎穴似的。

  只是自己尽量不要借助警察罢了,看看手机已经通知收到了于嘉理的短信,连接头人都有了,那就更不用担心不是?

  其实从开着车上路,他甚至觉得现在比憋在省城去搞那个什么健身中心,更有种自由的感觉。

  他更喜欢这样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当然如果能有点乐子就更好了。

  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白浩南在中午时分,把车开到了这座本省人都谈虎色变的海滨城市,以前在俱乐部好像也听说过这以旅游闻名的城市,从还没抵达就感受到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地理地貌,到处都是平坦的滩涂跟水泊,最后进入城区更是随处可见那种椰树林立,阳光沙滩的味道。

  没有什么危险的样子吧?

  白浩南戴上墨镜,把越野车顺着城市街道开始匀速转悠,尽量让自己冷静点,不要因为着急就做错事,这跟比赛中的心态一样。

  个把小时以后,他已经基本上把这里的主要街道都转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什么比较特别的东西,最后选了家听口音都肯定是当地人的饭馆吃午饭,然后用似是而非的省城口音普通话跟饭馆老板打听关于传销的事情。

  果然,当地人都是一脸的鄙夷:“就在那边那些小区里面,一片一片都是他们的人,平时很少出来,都在小区里面相互乱窜,成天口口声声做大项目,那么多男男女女乱七八糟的住在一起,不乱搞才怪了……”

  应该说,事情可能就是在饭馆老板随口乱说的这句话开始走岔道的,从原本的焦急、悲壮变成了搞笑。

  本着信别人不如信自己的心态,打算先看看环境,大概了解情况再给联系人打电话的白浩南,真是眼睛一亮:“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这时候他满脑子都是一定要去见识下这种乱搞的念头。

  当然也有可能是南哥有好些天没放飞自我了,对这种人间奇观,怎么都要去看看。

  所以颇有些狼吞虎咽的把蛋炒饭吃完,再把挂着省城牌照的越野车停到附近的收费停车场里,按照之前于嘉理介绍那位行家的建议,取了点现金放在身上,然后把钱包身份证手机银行卡之类全都放在车上,最后连车钥匙都悄悄藏在后保险杠的缝隙里,才几乎两手空空的到街头,随便找了个药店的公用电话,拨打牵牛留下的那个号码:“我是牛儿的朋友,我到了……”

  这会儿白浩南的手居然对着药店柜台,顺便买了几盒那啥!

  电话那头问明白方位之后,最多二十分钟,四五个年轻男女就顺着街道颇为与众不同的出现在白浩南的视野中。

  具体要说是哪点不同,可能一般人很难说出来,但习惯于观察对手,而且具备特殊记忆习惯的白浩南有点忍俊不禁,因为不管这几个人穿的是t恤还是衬衫,短裤还是长裤,在这个已经是热带,可能一年四季日照都比较强烈的海边城市,都穿着凉鞋的他们,却都穿着袜子,而且都是提得很高绷得很整齐的那种。

  真的,天晓得白浩南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个细节,难道是昨天刚刚笑着给于嘉理推荐过丝袜,还是因为这种袜子的穿法跟足球运动员的标准穿法差不多?

  反正白浩南看见这几个男女围上来时候,非但没有半点惊慌忐忑跟防备小心翼翼,甚至看着其中那两位年轻女性眼中流露出来的热烈兴奋,他也有点兴奋!

  可能有种阿达被放进一群泰迪里面的感觉吧。

  伟大的传销事业中出了一个叛徒!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