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14、有些人,好像永远都没法束缚

114、有些人,好像永远都没法束缚

  ~半夜12点过就应该会上架了,再次求订阅,求月票

  而且月票是明天拿到手就投给《梦想为王》,不要等到月底别的什么活动,不管什么保底月票,赠送月票之类,有就投,尽量使劲投,我争取在新书月票榜上排名前列,这样就等于挂了九月一个月的推荐,这才能获得更多读者跟订阅,哪怕最后被别人挤掉也无所谓,我要的不是名次称号,要的是这一个月都在榜上引起注意,尽量前期就一定要上榜往前面挤,挤不过大神也要挤一身汗出来,至于投票规则,好像每天最多两张,月票多的拆开几天投都行,请给我,而且有马甲小号的,恭请帮忙订阅几章,争取早点进精品,还是一个目的,数据尽量好,才能吸引更多读者,吸引网站资源倾斜,默默写书的结果终究都只能走向消失,我也得学习时代潮流不是?求各位月票和订阅了

  ~~~~~~~~~~~~~~~~~~~

  开着劳斯莱斯接送一身汗津津的年轻球员去踢野球,那也太离奇了,就算于嘉理不在意,阿达也示范了在后排地毯上打滚,仍然没谁敢上车,最后还是都挤了牵牛的破面包车过去,但把牵牛给怂恿上了后排。

  这货一直小心翼翼的用屁股墩儿沾了个边侧身坐着,手还尽量拉着扶手减少接触面,于嘉理注意到就一直跟他聊天,试图帮他放松些,直到下车后,牵牛才憋了好久一样:“我决定明天就过去找她!”

  白浩南嘿嘿笑:“明天个屁,既然决定去了,那就连夜去,多远?坐飞机还是大炮?就是要连夜过去,一大早给她个惊喜!”

  牵牛本来鼓起所有勇气的表情忽然就纠结了,白浩南在于嘉理好笑的揶揄表情里搂着好兄弟的肩膀传经送道:“女人就是要个浪漫,既然要做就别在乎成本,别讲究道理,把筹码全都推上去,直接一把打昏了搞定!”

  于嘉理还以为牵牛是看起来那么憨厚,赶紧出言解释:“他说的是一鼓作气的对姑娘好,不是说真的拿根棍子把姑娘打昏了!”

  俩男人像看傻子一样看这妞。

  牵牛没说那姑娘在哪里,但明显意动的转身就跑了,留下白浩南还得跟年轻球员们再挨个儿叮嘱下,能开车的那个再负责把所有队友最后接回去,钱得交给老仲。

  年轻球员已经向着建国哥了,小声通风报信:“老仲有点不得劲,说我们耽误了训练,卧槽,他那点训练翻来覆去的都没有新意,还不如出来多跟外面打打增加实战经验,跟着建国哥你多有前途!”

  白浩南不在意:“没事儿,先踢着,哥这边的健身中心搞起来,需要教练,需要各种人手,弟兄们都能过来帮忙,带带这些踢野球的,不比打乙级联赛赚得多?”

  年轻球员们现在没有职业比赛可打就没有赢球奖金,一个月三五千块还得看老板眼色,国内拖欠球员工资那是家常便饭,只能说天天有饭吃而已,白浩南赚钱门路和攀附有钱人的功力现在所有人都看见了,远了不说,就凭球场边那辆熠熠生辉的黑色劳斯莱斯就说明了他的实力,一个个使劲的点头要围绕在建国哥身边一起发财。

  所以成功的老板们喜欢买车装门面也是有道理的。

  于嘉理还是笑眯眯的拎着新买的香奈儿菱格包站在旁边看,好像身材轻盈下来,连手里拿的包都要变小才配合,反正以前伯金包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都有白浩南帮忙拿,这种感觉确实不错。

  等白浩南把年轻球员们拍着肩膀分送上几个球场,还跟好几个故意过来跟他聊几句的显摆客户握手寒暄下,然后才在好多偷看的眼光中,转身和姑娘上劳斯莱斯扬长而去。

  是,五星级酒店或者国际会议中心这样的地方出现这种车叫做有范儿,对主办方和酒店都有提升逼格的作用,野球场边么,就像烂泥沟旁边来了位镶金戴银的王爷,太醒目了。

  于嘉理回头看看那些偷看的目光,若有所思:“你想通过这种方式把健身中心的品牌口碑传递出去?好办法!”在人人都懒得运动的大都市里,野球场边几乎全都聚集着各色运动人士,而且还大多都是有点经济能力,看看外面停着的私家车就知道这分明就是健身中心未来的精准客户群体啊。

  白浩南吃惊:“我就是骚包!显摆……”

  于嘉理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有点韵味了:“你就是明明能把事情做好,可偏要撇清!”不过她不多说了,打量白浩南的穿着:“今天去给你买几身衣服怎么样,我有点上瘾了!”

  白浩南让她意外又满意的摇头:“算了,我都这么帅,再穿得帅气又有钱的样子,忙不过来!”

  于嘉理也想拿手包砸他了,但又觉得这么想也没错,有点定定的看着那个开车的男人,话说就是穿一身破烂,开着号称最顶级汽车的劳斯莱斯,那看上去也还是很有气质的:“可能就是你在顶级联赛里面呆了那些年,其实你还是跟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球员在心态气质上不一样哦?”

  司机诧异:“怎么忽然说这个?”

  于嘉理懒懒的:“就是看到你面对豪车时候的态度,跟他们比较。”

  白浩南哼哼:“老子也是见过世面的好不好!”

  于嘉理笑。

  其实白浩南跟于嘉理去健身中心现场看看,也就是逛街,健身中心场地就在嘉正大厦隔着一条街口的商业中心裙楼顶上,停车上楼就等于逛商场。

  看来于嘉理之前对自己身材和容貌的不自信,导致她真没多少时尚概念:“大学在沪海读的,那会儿就想着我没脸蛋没身材,就只能靠能力,总不能靠钱砸吧,所以几乎没跟女同学们去逛商场,等回来这边就天天工作,也不敢随便结交闺蜜,各种商业聚会中认识的女性都四十岁朝上,低于三十岁的基本来路都不正,再说我妈一直讨厌那些涂脂抹粉的小妖精,你说我能有什么机会接触这个?”

  白浩南都比她经验丰富了:“你这会儿最适合穿丝袜了,各种色号都能试试看……”

  最多能分清裤袜跟丝袜的于嘉理娇羞:“你是不是很喜欢看这个?”

  白浩南装正人君子:“我是教你体会美感,你那大腿还有点肉,绷紧点好看,以后瘦了反而没有。”

  于嘉理试探:“那我这么打扮好了,过两天一起见我爸妈。”感觉有点太明显,赶紧欲盖弥彰:“就是处理完这档子事,我爸回来了,也让爸妈看看我现在的新形象!”为了避免回到于家被包围,今天连车都是打电话叫人送到酒店来的,但公司里显然已经把消息传播开来,要不是电话号码暂时换了,估计来问这事儿的也不少。

  白浩南真是可以号称妇女之友,这么顺便上楼都能帮忙瞄着几件衣裳:“见见就见见,我又不怕,那件不错,你还是给你妈买几件衣服吧,就算是一辈子没享受过的,你这自己变漂亮了,也得帮你妈捯饬下啊。”

  心下暗喜的于嘉理都异想天开了:“我们开家女装店怎么样?”

  白浩南嗤之以鼻:“我就这么点泡妞的乐趣,你还想把我给红牌罚出场,省省吧。”

  说着已经到了购物中心的顶楼,这商场生意人气一般,最上面两层都没啥店铺开张,所以这大白天的也能装修施工,只要声音不太大就行,结果白浩南压根儿看不懂设计图纸,装修现场更是乱糟糟看不出头绪,反而是于嘉理还什么都能问问现场监理的主管,这刚开始两三天,还得搞些日子,但没什么难度,健身房嘛,其实就前台接待和更衣洗澡间稍微麻烦点,大多数地方都是空旷摆设备的,白浩南只能扶着一身崭新时装的于嘉理小心翼翼从各种杂乱材料中走上屋顶,不差钱的好处就是这里搞专业人工草坪的公司也在同步施工,周围的十几米高围栏网、球门、休息区都能看到雏形了,未来这接近标准球场一半的屋顶面积上,会有两个可分可合的小场地,完全可以进行一些技战术的培训教导,而且周围还有配套的小水吧之类的让同伴不至于无聊等待。

  白浩南在距离江州千里之外的人生新起点,已然就在眼前了。

  他却没什么欣喜激动,随便看看,其实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又扶着于嘉理下去逛商场,果然对姑娘要给他买点行头不屑一顾,瞧不起那些动不动就几千过万的正装,说自己从来没穿过也没必要,其他名牌运动衣裤又说没自己喜欢的型号,以后就跟着健身中心蹭工作服穿算了,于嘉理说既然要见自己爸妈,还是要穿好点:“你不喜欢穿正装,那就休闲点?”一脸跃跃欲试一定要花点钱的样子。

  白浩南大摇其头:“给你爸看着我使劲花于家的钱很带劲么?都不是傻子,何必做那些事情给人看笑话呢。”

  其实心下甚是满意的于嘉理,才依依不舍的放下那些名牌男士皮带、钱包之类的,她属于购物欲有点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白浩南拎着满满的纸袋都是女士的,因为于嘉理阻挠了两次他勾搭漂亮导购的企图,有点恹恹的,直到回了停车库才有诧异的发现:“咦,这轮毂上的车标,怎么恰好前后轮都是正的呢?”

  于嘉理简直难以理解男人的注意点怎么在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方,然后看白浩南把袋子都扔到后座,围着车转了一圈,确认真的是四个轮胎中心的劳斯莱斯标志正好是正的,还好奇的打着车稍微移动下,再下来看,果然还是正的,一直站在旁边的于嘉理都观察到了:“嗯!你一启动,那标志就轻微晃动了一下,然后就一直是正的,无论车轮怎么动,标志保持了自己的模样。”

  白浩南想亲眼目睹,可惜于嘉理却从来都没开过车,也许从小她接受的就是坐在后排当老板吧,所以白浩南只能笑称自己待会儿到了酒店,请大堂泊车的经理来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于嘉理注意到了:“你确实对这种事情更有兴致些,男人就这么喜欢车?”

  白浩南点头:“这就跟你现在有点喜欢买包,买衣服和化妆品一样,我明天要开宾利,把这换回去,我看见你家楼下还有停宾利!”

  于嘉理露出个啼笑皆非的表情:“这算什么事儿,你高兴的话,自己挨个儿玩都行!”

  白浩南叹口气:“特么老子去当鸭子没能完全投入进去,现在想吃个软饭,都有畏难情绪,恐怕这挨个儿玩车玩下来,你那些亲戚的废话都能用箩筐来装了。”

  于嘉理说不定就是打的这个主意:“不为人妒是庸才!没错,你现在确实还在起步,肯定会有人风言风语,那你就要把这种压力当成动力,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证明给他们看啊!你还知道羞辱我是胖子呢!”

  白浩南貌似认真的深吸气:“好!我要努力……”然后瞬间就松懈掉:“特么的,可我现在最多就是只想玩玩车啊!”

  于嘉理不着急:“你还没遇见那个触发自己的点,就像我终于遇见你,才拿定主意有了决心让自己变得美丽,我相信你也会有那天的,我有这个耐心。”

  白浩南都要感激涕零了,结果到了酒店,大堂经理果然巴不得把劳斯莱斯引导停在最醒目的大门边,还热情的给贵宾介绍了这轮毂车标有水平仪装置,无论什么时候,那RR标永远都是正的!

  好高级的细节,让白浩南很期待明天开开宾利会有什么区别,接着还有奔驰宝马呢,于家那停车场尽是这种比较正式的豪车,超跑倒是一个都没,这有点遗憾。

  可星期一的早上,银灰色的宾利房车被于家的亲戚开到这边酒店跟白浩南交换了车钥匙,临时司机兼保镖兴致勃勃的刚准备送女老板到公司去,正在说自己认识那外籍球员这两天应该就会到了,这货退役以后压根儿没回非洲去,白浩南的电话响起来,是牵牛的声音:“建国,晓婷说很想邀请你来做客……”

  坐在连发动机声音都听不到的寂静豪华房车里,于嘉理隐约也听见了手机里的声音,睁大眼看白浩南只停顿了一下,就答应下来问了地址挂掉电话:“什么?我这个关键时候,你居然要走?”

  白浩南再摸摸大理石云纹的抛光方向盘,手指在上面敲敲开口:“牛儿无论如何不会在电话里叫我建国,他肯定出事被人逼着打这个电话,我熟悉他,知道他是个什么人,你只要一声令下,无论外面的警察,还是家里的亲戚朋友帅哥,现在都能抢着给你当司机保镖,不差我一个,但牛儿能找的只有找我。”

  于嘉理耐心而理智:“你现在不一样了,公司运作需要你,别人有事我们完全可以安排委托人去,你把地址给我,我马上找人问一下,立刻就能安排人手……以前是老谭的人接触这些破事儿,现在我还是能找人。”

  白浩南感谢:“能问问当然好,但牛儿不是别人,他在等我去,而不是其他人,这种事情我信不过别人。”

  于嘉理提醒他:“你现在已经是职业经理人,有身份的人,而且还有点不能见光,如果再去涉足这些有危险的事情,说不定我都帮不了你的话,眼前这一切都有可能会失去!”

  白浩南平静:“是我的,终究都是我的,不是我的,挖空心思也没用,除了帮我照顾下阿达,能借我个车不,就我那POLO的破车都行,听起来就在这省里,不算很远,我马上就走,我不能让牛儿受罪,特别还是我鼓动他去的。”

  于嘉理有点咬紧了牙看着眼前这个忽然变得有些陌生的男人。

  有些人,好像永远都没法束缚。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