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12、就在眼前的,是梦想么

112、就在眼前的,是梦想么

  白浩南先把车开回训练基地去,周末是串场踢野球的高峰期,在别人看起来没多大收益的小业务,现在却是个可以衍伸出大市场的行为,也算是利用这支半职业队的球员们帮未来的健身中心做推广,白浩南不懂商务策划,但本能的会利用这种专业球员的价值。

  其实这会儿坐在车上,于嘉理也是不停的接打电话,三部手机估计都有点发烫了,感觉这宽大的车厢完全可以当成她的办公场地。

  当然,明黄色的悍马越野车开到训练基地的时候,引起了年轻球员们的强烈轰动,几乎都无心训练了,全都围在豪华越野车的周围到处摸,仲教练站得略远,估计是感觉到和白浩南之间的等级差距,表情有点精彩,既想保持自己主教练的架子,又想来跟这于老板套近乎,却又无从下手啊。

  直到白浩南下车首先就给他主动招呼,才笑着走近来:“建国,可以啊,这才几天,你……”然后声音就戛然而止,实在是副驾驶推开,露出一张精致娇艳的容颜,再随着那身露肩白色衬衫跟高腰蓝色长裙露出来,强行组成大长腿视觉,居然让这尽是男性的训练基地鸦雀无声了下,年轻球员们估计没谁把这姑娘认出来,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白浩南居然又去泡了个美女。

  还好于嘉理对众目睽睽并不怯场,远远的给白浩南招手:“来扶我!”

  哎哟喂,大多数球员终于从声音辨认出来这是之前跟着吃了好些天简单运动晚餐的那位有钱于总啊!

  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平时看着胖乎乎不起眼的于总,衣服也总是运动外套,最多到健身后半段才脱了外套露出那紧身运动衣,已经够让年轻球员们遐想了,结果没想到居然捯饬出来这么漂亮。

  而且平时多亲近随和的,现在还这样娇滴滴……

  真怪不得于嘉理装嗲,这越野车轮胎、减震都太高,也没看见有个踏板什么的,她这裙子稍不注意上下就会走光,再加上容易崴脚的高跟鞋也容不得往下跳,所以都得白浩南殷勤。

  好像穿上这些时装,画了美美的妆,就理所当然的有了那些美女的娇柔作态。

  其实主要就是放阿达下来走走,白浩南跟仲教练交流几句,点了五个年轻球员一起上车走,牵牛带着几个球员还在外面串场,人手不够啊。

  仲教练有点好像埋怨:“你这生意确实做得火热,俱乐部也能赚点伙食费,但既然于老板家有钱,那就应该拉赞助啊!”

  白浩南开了一周的会,多少还是听了些生意场的套路,就一句:“拉赞助没问题,球队能付出什么给人家?就在我们这个外人都没有的训练场地做一圈广告?估计倒贴钱都没人愿意打广告吧,我这边跟于总在合作准备搞个健身中心,回头赞助点市内的足球比赛,咱们当仁不让的就在里面做主角,那才是搞钱的好机会吧?”

  仲教练眼热:“说说!说说怎么搞?”

  白浩南意气风发:“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具体怎么搞还没想,您有主意就拿吧,健身中心肯定要做广告到处宣传的,俱乐部也能跟着红火一把啊,我先走,我觉得现阶段搞什么冲乙级冲甲级,都不如这样养一堆球员赚钱,十个人是两千,百个是两万,要是每天都有几十百把个球员在外面串场,我们不就赚翻了?”

  仲教练对他的异想天开质疑:“我们这省城能需要每天几十百把个球员?”

  白浩南完全是胡说八道最近听得挺多的那些词儿:“全国省会直辖市都去搞连锁啊,要不就在我们这相邻的两三个省搞啊,生意要做大做强嘛!”

  仲教练完全领会不到怎么把足球场变成生意,只能目送这家伙神采飞扬的在其他球员羡慕的眼光围绕中离开,总有些不爽的郁闷,吹哨子叫剩下的球员加大训练量。

  搞了两三周,白浩南已经基本上把省城这几处足球爱好者集中的场地都熟悉了,到了约定的地方,自然又是一大片瞩目的眼光,他阔气的把豪华越野车扔给喜不自禁的牵牛,让他自己开着再接送球员到其他场地,这个周末已经能有十五六人次到外面帮人串场了,很明显这种借兵借将的模式会在这个圈子里面迅速铺开,谁都喜欢这种短时间内就能大幅度提升战斗力的方式,只不过现在看来七座的悍马越野车居然用来搞这事儿,感觉那点收费连油钱都不够,这家专门搞球员租用的团队,逼格倒是非常高啊。

  看着高大威猛的越野车远去,白浩南给球员们分别叮嘱安排下,闲逸的顺着球场开始转悠了解别人的状况,于嘉理和阿达陪着他一起走,看上去挺像一家人的。

  有点奇妙。

  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白浩南跟于嘉理再一起走在足球场边,相互之间关系,特别是于嘉理这姑娘的外表跟心态已经大相径庭了。

  感受着到处都在偷偷瞄自己的异性目光,于嘉理相当感慨:“还是那个我,仅仅就是健身减肥,再懂得打扮自己,就能脱胎换骨的好像换了个人生待遇!”

  白浩南语重心长:“现在明白我们这种颜值比较高的人有多么为难了吧,那么多人喜欢,仅仅满足一个人就结婚收心,那是对大多数异性的不负责,既然这是个看脸的社会,那就担起这个责任来造福大众才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于嘉理被他的不要脸惊呆了,好一会儿才笑起来,只是这会儿手势也能自然而然的变成用手背去遮挡大笑露齿的嘴,娇柔可人。

  阿达时不时的抬头瞄她,可能对她的变化感到难以适应。

  好一会儿,摇曳的姑娘才收住笑:“你啊!能把追求刺激放纵生活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我差点都相信你了!”

  白浩南背着手慢悠悠走,像个老教练老干部,可能不知不觉间他所有的行为都在模仿老陈:“我就想追求刺激,随心所欲的过日子!”

  于嘉理看着周围铺展延伸,用绿色铁丝笼隔开的一溜儿七八块大小不同的人工草坪:“但现在你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事业吧,而且我都看得出来你心里是有打算的,假如手里能够掌握一大批年轻球员,实际上就是掌握了生产工具,健身中心只是个起点,你完全能够顺着这条线把体育产业做起来,只要能看到回报,我就能尽量给你资金支持,这么好的条件都不能让你定下心来全心全意的努力?”

  白浩南挑选人数最多,场面最激烈的一处场地,坐在旁边的长条凳上,若有所思的看着场地上飞奔搏杀的那些足球爱好者:“那么你给我的要求就是只能跟你做夫妻,不能沾花惹草?”

  于嘉理开通:“我还没到哭着喊着非得嫁给你吧,只是很欣赏你,如果你能爱上我那当最好,你全心全意对我,那我也必定会全心回报给你,我有事业心,但更珍惜你这个让我变得自信的男人,我爸跟你都不是读书才能成功的那种人,他未来也能毫无保留的指导你,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么?”

  白浩南岔开腿把双肘放在膝盖上,转头看旁边的丽人,桂西的阳光哪怕在年底依旧比较热烈,这时候的确是要用丽人来形容于嘉理了,虽然这里的紫外线比较强,看上去没有伊莎那么白皙,但现在已经展现出魅力的那一面,特别是现在好像刚刚得到表扬的三好学生,满脸都带着昂扬的心气,他就笑:“不错,起码换到昨天,你还不会这么自信的说这几句话,变漂亮就是有道理啊,嗯,听起来确实是各方面都无可挑剔,可是要我放弃那么多漂亮姑娘,只能跟你过一辈子,是不是有点残忍?”

  于嘉理双膝并拢斜侧靠着,很端庄正式的礼仪:“你总是能把歪理说得理直气壮,夫妻对等的义务跟权利,总该相互尊重吧?”

  白浩南没正形的嗤笑:“你搞得好像结婚前的谈判!”

  于嘉理点头:“如果我俩结婚,那也得谈判,婚前财产公证,假如以后离婚的财产分割是怎么样,这些都要签协议的。”

  白浩南好奇:“那这时候我能不能问下你跟你爸大概有多少钱?”

  于嘉理真不是傻白甜:“在目前这个阶段,我只能给你说投资公司只是我们用来处理流动资金的蓄水池,主要还是不动产和部分大型企业的股东份额,后者其实还是我爸掌握着的,未来肯定是要交给我或者我的丈夫。”

  白浩南深呼吸:“嗯,听着就很诱人,好像分分钟都能走上迎娶白富美的人生巅峰道路了,其实哪怕一个小健身中心就已经能收买我了,我这人又没什么骨气的……可就是舍不得那多姿多彩的生活啊,你昨天也去考察过了,一群妞围着喊大爷,啊,想想都觉得浑身骨头软!”这货还做出了不要脸的仰天流口水表情来。

  于嘉理却像是看调皮的孩子一样,宠溺的看着白浩南:“这世上的事情都这样,还是你跟我说的呢,要找个活儿好的,就别介意之前有多少过往,我看好你未来,就不在意你的过去,你要改邪归正,自然也要放弃那种浪荡的生活方式,这都是辩证的吧。”

  白浩南忽然转头露出个谄媚的笑容:“我跟你辩论个啥……从明天开始能不能让我开劳斯莱斯?我想把你家楼下停的那些车都试试看。”

  于嘉理都漂亮的翻了个小白眼没好气:“你就是淘气!”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