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11、行家啊
  是稳得住,这点又比阿达强了很多。

  起码面对陈素芬,白浩南十多年来从来没越雷池半步,要不是那一晚中了计,白浩南一直都能把持得住,当然一旦食髓知味那就是另一回事情,泰迪哥就只凭本能行事了。

  于嘉理兴奋得显然睡不着,一直坐在沙发边跟白浩南聊天,还拿手机要白浩南给自己拍照,这次白浩南抵抗住了合影的要求,最后实在是熬不住,跳卫生间洗了澡随便拿张浴巾裹了腰出来,才把脸蛋红扑扑的于嘉理给吓回卧室去,但显然这一晚,这姑娘肯定舍不得卸妆。

  第二天一早,白浩南还在迷迷糊糊呢,就听见放哨的阿达汪汪汪,睁开眼于嘉理正裹着浴袍蹑手蹑脚的想偷偷过境,白浩南甩甩头看清晰些:“眼影啊,还有脸上的粉底,有些妆都花了!”

  于嘉理颇有点手足无措的站在那苦恼:“我洗了澡就碰到了,想去拿点东西补补!”

  白浩南叹气坐起身:“这都是超市买的便宜货,给你试着看看的,你这么高级的人应该去高级的地儿用高级货……”

  于嘉理光是看他光着的上半身就不知道看哪了,既没有健美运动那种过于低脂含量的纯肌肉块,又有流线型最自然的健美体型,腰腹肌肉更是好像每块都能让她刺眼,越是腹部往下还越面红耳赤,再看松散浴巾很可能滑下来就啥都没有,眼睛都得使劲看天花板,可又忍不住用余光瞟:“我要你给我画!”

  白浩南低头也觉得自己在勾引姑娘,伸手拉了去卫生间,关上门让遥远的声音隐约传来:“得了,你既然已经尝到专业健身减肥的甜头,现在又尝到化妆的甜头,就应该去见识下专业的是什么样。”

  外面的于嘉理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还偷偷拉开看了眼自己浴袍胸口里的景致,觉得还要再积累些自信:“那你要陪着我去!”

  这个没啥问题,吃过白浩南示范的健身早餐后,再把那辆悍马从酒店地下车库开到街面上,昨晚就觉得异乎寻常的明黄色大越野车,现在肯定是街面上万众瞩目的中心了,旁边公交车上还有人平行的拿手机拍照,于嘉理再体会下这种跟公交车差不多的视角,确认真的安全多了,她倒是没有对豪华之类的感受:“先陪我去化妆,然后一起去公司,早上我爸通知我警方还是要来做个笔录。”

  白浩南有背靠大树好乘凉的觉悟:“光化妆?不买点衣服鞋子搭配自己的新形象?不做个发型来尽善尽美?”

  于嘉理顿时有点心动,但还是跟普通女孩儿不一样:“一步步来,待会儿先随便买身衣服就行,头发我觉得现在还行。”主要是发型太有特点了,想多保留些时间。

  白浩南想鄙视的,早上才开机的电话响起来,是找他约球员的事儿,哪怕开着一百多万的豪华越野车,白浩南还是不怠慢顾客,问清楚地方跟对方是哪支队,多聊几句就知道安排什么样的人过去,约好时间再通知牵牛,那边问今天还带弟兄们去什么公司不,白浩南说事情已经解决了,牵牛还有点失望少了赚钱的机会,白浩南就笑说机会还多得很。

  接下来于嘉理再坐在高档购物中心的化妆品店被服侍的时候,两人的电话就此起彼伏了,这是白浩南搞这事儿的第三周,打出去的知名度让约人的电话很热烈,有人还埋怨昨晚就联系不上,最后牵牛都有点忙不过来,白浩南说下午自己过去支援。

  于嘉理自然都是公事,戴着耳麦轻声用方言聊,但眼睛都盯着化妆镜的,每当别人问她有什么选择,这姑娘第一反应都是看白浩南,最后白浩南看她差不多了,才顺便就在这化妆品店隔壁服装店帮于嘉理选了身高腰裙搭配衬衫的时装,等于嘉理忐忑的过来问白浩南妆容还好看不,这货已经推荐她进试衣间了。

  和别的丈夫男朋友大多讨厌陪女人逛街不同,白浩南对这事儿有乐趣,坐在外面等于嘉理出来的时候简直有种养成游戏的成就感。

  当然,这里就没法玩儿跟伊莎那么激烈的游戏了,有那么一丢丢想念,白浩南赶紧强行让自己把这些东西抛掉,浪荡子如果老怀念过去那就没法活了。

  等待是值得的,二十分钟后出来的于嘉理把忐忑变成了惊喜,但目光和注意力全都在白浩南这里,探询他的反应。

  她以前穿衣没自信,那当然就说不上精雕细琢,也捣鼓不出来名堂,一般都是比较宽大的衣服,比实际身材还宽大,似乎以为这样就可以显得身形比较娇小,殊不知年轻姑娘穿着平庸以后就等于慢性自杀,越不好看越没自信,最后只能自暴自弃的不修边幅,进入越来越胖的恶性循环。

  但现在显然是健身见效了,不同于其他健身减肥都是短期内朝着体重数字减少去,白浩南在乎的是体脂率,只有把脂肪消耗掉才能重建身体管理,也许现在腿上还有赘肉,小肚肚也不那么完美,臂膀更是有点俗称的蝴蝶臂,但白浩南阅人无数,现在又不在乎钱,选的衣裙就是奔着这几个缺点去的,深蓝高腰的a字裙一直到膝盖,少了几分性*感也顺便遮住了大腿,但无形中拉高了腰线,显得腿很长,那件露肩衬衫有蓬蓬袖,恰好掩盖了手臂,加上略微复杂的宽腰带盖住小肚肚,走出来的于嘉理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变化,导购不顾一切的迎上来吹捧:“您先生真是会选,这条轻微a字裙能增加不少少女气,而且这衬衫也有对胸围的照顾作用,您这穿出来就跟模特一样了,妆也搭配!”

  是,专业化妆品店的导购技师,手法肯定比白浩南更熟练,睫毛、唇彩、眉笔等各种专业配备更齐全,只需要看看手机上拍出来的那种略重的化妆风格,就能结合于嘉理的实际情况全面打理,以前很少涉足这些部分的于嘉理,开始还有点探索,随着镜子里的变化,那张原来平淡无奇的脸蛋愈发明**人,就试着放下电话练习高傲、双目含情、眼波流动了,满意,对未来更期待。

  白浩南没导购那么不要脸,给有点雀跃的姑娘挑了双白色高跟凉鞋,请于嘉理自己刷卡,姑娘想享受全套:“你给我买!”

  没想到白浩南真不计较,随手刷卡的动作别提多熟练。

  再从服装店走出来的时候,连隔壁化妆品店的导购都忍不住来恭维:“漂亮!真的漂亮,真是您先生帮您选的么,太有眼光了!”

  白浩南觉得这高挑姑娘还不错,摘了墨镜习惯性口花花:“我也可以帮你选……”

  于嘉理跟白浩南以前遇见的任何一位姑娘都不同,她没有对白浩南的撒娇或者动手,更无娇叱,就那么站在男人斜后方,冷冷的深吸口气看一眼这眼睛放光的年轻导购,那种瞬间释放出来的霸道女总裁气质,硬是让对方注意到她的态度,特别是再看到于嘉理手里拎着那个起码二十万的伯金包,知道这是真正的非富即贵,起码比油嘴滑舌的丈夫更像有钱人,所以勉强收回差点脱口而出的电话号码,职业性的恭送客人离开。

  白浩南略微纳闷的跟于嘉理离开,姑娘脸上又带着欣喜和……一点还不太熟练的自信,高跟鞋的姿态都要调整,和以前穿类似的鞋子感觉都不同了,还要适应整个露肩的衬衫造型,这对她来说还是太性*感了。

  进电梯的时候就伸手挽着白浩南的手臂:“你当男朋友或者先生,确实是满分,没有那点花心的话。”

  白浩南却嘿嘿笑了:“你认为这两位导购都称呼先生太太是为什么?还不是觉得你那点小肥肉是已婚妇女的状态,你难道不觉得脸红嘛?这才刚开始呢!”

  于嘉理深呼吸:“现在这样我就很满意了,但我知道你是在敦促我做得更好,我有信心的……扶我上车!”

  白浩南趁着这下再提个建议:“丝袜,你这应该配双漂亮的丝袜,就能让腿型更美了,特别你现在这腿型。”

  于嘉理终于有点开窍,飞快的赏了个千娇百媚的白眼给白浩南:“你就想!”然后重重的关上门。

  因为车身够宽大,阿达现在都能趴在前排座位间的扶手箱上了,但看见开门上车来的姑娘也有点怀疑是不是换了个女主人。

  白眼归白眼,回公司的路上于嘉理还是让白浩南下车帮自己买了双丝袜,自己躲在司机座后面穿上了,实在是她太想以一个完美的形象出现在经历破事的公司了,不过她连都不懂,还得白浩南给她普及丝袜知识。

  今天是周六,上班的人不算很多,已经有警察呆在大堂替代保安执勤了,当然说法是因为有突发案件,过来方便调查的,于嘉理跟白浩南就在办公室一起做了案情笔录,警方的态度好得连白浩南的身份证都没有查看,但还是记录了王建国的身份。

  有位年轻的办案警察忍不住多看了于嘉理好几眼,估计是被这位美女老总的颜值给惊讶了。

  于嘉理看来也体会到了做美女的感受,试着把下巴扬得高傲些,进一步提高了容貌以外的气质加分。

  等到警察礼貌的离开以后,特别被临时召集起来开会的主管们争先恐后表达惊艳,白浩南反而摆出有点无赖的男主人劲,大喇喇的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角上翘着二郎腿玩墨镜和手机,于是也得到了主管们的恭维。

  今天之内先必须请别的安保公司和物业公司来暂代老谭那帮人的工作,接着立刻请外面的审计公司协助警方梳理老谭他们留下的账务,整个投资公司不能因为这点内部事务就产生波动,特别是于董还在国外的情况下,必须要尽可能低调稳定的把整个事情解决了。

  坐在自己的大班桌边,于嘉理又回到自己的角色,但显然这时候的她,仿佛在原来那个指挥若定的领导气质上,多了些凌厉,是她这种身材、妆容跟穿着变化带来的锋利感。

  直到接近中午,于嘉理的事情才处理完,风姿卓卓的挎着包包跟白浩南并肩离开,一路上收获员工无数的赞美,白浩南感觉其中有好些都是临时得到消息到公司来看稀奇的。

  上到车上,于嘉理才长出口气悄悄给自己一个使劲握拳庆祝的动作:“好棒!这种感觉好棒!”

  白浩南不纠缠在这事儿上面:“老于,是故意躲到国外去回避这个事情的?”

  于嘉理想想承认:“嗯,老谭手里多少还是有些原来的老底子,如果一个没处理好,万一爆发出来坏事了,有些东西还是要防备的。”说完又轻松:“但刚才打电话给我,事情基本达成协议了,爸说幸亏有你这么个外来因素引发事件,因为拖得越久我们越被动,关键是还伤了几个人,警方处理就可大可小了。”

  白浩南笑:“我就说嘛,没有大好处,你爸怎么会允许你跟我单独在一起。”

  于嘉理细声细气得根本不像办公室那个总经理:“是我要求的。”

  白浩南不傻:“以你爸的背景能力,还找不到人保护你?不就是等着那什么老谭动手这个借口收拾他么,而且老于这么金贵你,同意让我来陪着你两天,估计不是你的意思就是对局面太放心了,我这种小虾米实际上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于嘉理也不喜欢跟他讨论这些事情:“现在去哪?这两天我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我们去旅游吧?到海边去玩玩?”作为滨海省份,到海边不过一两百公里而已。

  白浩南摇头:“我得去球场……”

  也对,这么漂亮的豪车,还带着这么漂亮的妞儿,不开到球场边去显摆,那简直是让白浩南锦衣夜行!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