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05、逍遥的魂儿呀,假不正经

105、逍遥的魂儿呀,假不正经

  于是白浩南平生有了自己第一间正式的办公室,独立隔断有办公桌,有沙发的那种,甚至还有个狗窝垫子!

  白浩南带着阿达到办公室报到上班的时候,全公司都轰动了,好多职员都偷偷摸摸寻着各种各样机会到过道边来看这八卦中搞定胖姑娘老板的健壮小白脸。

  不得不承认,确实高大威猛,还会装逼,虽然从风格上来说还是有点说不出的杀马特味道,但起码简单的运动衫搭配牛仔裤还是很阳光帅气的,寸头加络腮胡更有男人味,都在办公室里了还不摘掉茶色墨镜的风格,给所有职员都留下深刻印象。

  当人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带的那条狗,带着狗上班的已经是老板待遇了吧,嘉正投资公司并不是那种气氛活跃的创业型氛围,各方面都是很常见的传统公司风格,这样带着狗,而且还是条后腿拖着爬行的狗,太让人觉得特立独行了。

  简直有恃无恐到了有点嚣张的地步。

  肯定有不少人急着打电话给于董。

  但据说老于刚好去了泰国拜见法师,手机暂时联系不上。

  运动总监就摆出来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了。

  其实这还是主观印象。

  白浩南又能有多嚣张?

  他自己还处在好奇的状态下,虽然坐在办公室都不知道该干嘛,拥有这样一张桌子和独立空间总是比较愉悦的,先逗逗阿达,那狗窝垫子据说是那条泰迪的,于嘉理忍不住主动捐献给了可怜的断腿狗,还安排人买了包狗粮放在白浩南的办公室。

  说起来白浩南这办公室空空荡荡的就一包狗粮,一本书一份文件都没,桌上一叠白纸几支铅笔,他也只是拿来在上面画些类似足球阵型图的东西,难道还能指望白浩南写出什么文字类的东西来?

  另外有台笔记本电脑据说是于嘉理刚换下来的,他连打开的兴趣都没有,反正就是坐在老板椅上看着落地窗外面发呆,一坐就能一两个小时。

  如果说这种人畜无害的无所事事还不能让人觉得是小人得志,恐怕运动总监啥都不做还能得到的待遇就肯定不招人待见,最多参与下关于健身中心的规划建设进度会议,基本上一言不发的坐在那走神,然后本来就是中午才来上班,下午到点就跟于总一起带着狗走人!

  又是一周的时间,从财务部那边流传出来的消息是,于嘉理为他的健身中心起码投资三百万,而且还得另外搭上属于公司资产的一处一千多平米的商业房产,省下的租金其实也不便宜,因为嘉正拥有的地产基本都在省城闹市区,那处房产虽然因为处在商业空间顶层不可能租出路边门面的价格,但包括两三千平米的屋顶使用权,要是遇见做露天业务的什么客户,总面积四千多平米还是可以收入不少的。

  这等于都为运动总监挥霍了!

  还有小道消息感觉于总也信不过这位运动总监,从头至尾没有让他插手任何账目,只是开了份月薪八千的普通工资,据说等到健身中心顺利运营之后,这位运动总监是拿两成的股东分红,而不会在乎这点死工资的。

  虽然八千块的月薪也不算多高,但想想吧,只来上半天班,一直坐在那发呆走神逗狗啥都不做,年薪十万,未来还有股份分红,这就是做人的差距!

  想想怎么都能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仅仅就是在年轻的胖妞老板那独得恩宠,就能这样轻而易举的当人生赢家,谁不嫉恨?

  公司内部肯定还是有打于嘉理主意的,可能想循序渐进,结果现在看见她居然这么容易的就被搞定,还有这么高的回报,估计肠子都悔青了。

  况且最近整个公司都发现于老板好像减肥见成效,穿着都苗条不少!

  真是不能轻视任何一个在减肥的胖妞啊!

  那都可能是潜在的天使!

  其实白浩南每天下班就是陪于嘉理去健身,既然他都来城里上班,也就干脆到市区其他健身中心去见识下。

  于嘉理肯定高兴,从办公室出门到电梯的时候,所有职工都能看得出来她脸上的容光焕发,有不少员工都觉得以前那个胖老板,有了男人以后真的在脱胎换骨,就看什么时候能蜕变了。

  而且最难得的就是她居然从不嫌弃白浩南那几乎是入门级的小白车,以前就喜欢抱着泰迪的姑娘现在上车就抱阿达,也不嫌弃副驾驶座位上尽是狗毛,更不用说这跋涉千里的小两厢车,白浩南懒得就没怎么洗过,全靠下雨自己冲刷,放下自己的伯金包系安全带:“今天去哪家?”

  白浩南不需要记事本:“威达健身,据说是最高级的,待会儿还是把阿达放在车上。”

  于嘉理好奇他的记忆力:“那你背圆周率能背到多少位?”

  白浩南还问了那是什么才鄙夷:“没用的东西背来干嘛,我只记自己感兴趣有用的,明天我可能要把我那哥们儿带过来,下午万一不能一块儿健身,那你自己去。”

  于嘉理显然舍不得:“要不换个时间?”

  白浩南看她一眼,姑娘立刻懂:“好好好,我们就事论事,你注意安全,他还是有不少关系,非得出了事我才能偏帮你,但你千万别吃亏。”

  女人在这时候真的就是天生胳膊肘往外拐,其实这两天因为看不惯白浩南,跟于嘉理反映情况,找于董汇报,甚至传话给亲戚、阿公阿婆的都有,于嘉理已经借着撒娇生气,撤换了俩位老主管,感觉就是姑娘为了男朋友啥破事都敢做,但最棘手的还是要解决。

  最棘手的是保安主管,据说还跟于家有点亲戚关系,已经跟了老于二十年,在最艰难的时候帮他挡过刀的,这种人老于肯定很难翻脸,于嘉理又动不了,所以现在四十多岁拿着一两万的高薪,在整栋嘉正大楼物业部门那边当土皇帝,没少干假公济私的事情,因为老于以前的管理模式比较粗放,现在要找把柄容易落人口实,但这部分肯定也不符合于嘉理的新秩序和未来构想,算是最难啃的骨头,前两天在大楼大堂跟带着狗的白浩南有打过两次照面了,脸色都不怎么好,白浩南打算跟他遛遛。

  现在无所谓的笑笑:“你们这些资本家花花肠子也不少,反正比我们管理球队复杂多了。”

  于嘉理观察他表情:“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完全干净的钱,企业如果太有道德感,根本就没法逐利了,你不会不明白吧?”

  白浩南好理解:“再漂亮的妞也要拉屎!”

  于嘉理只能让自己瘫倒在椅背上:“你的思路总是那么直奔下三路!”但瞬间又有点精神:“今天带我去酒吧看看?”

  白浩南奇怪:“你没去过?”

  于嘉理嘿嘿笑:“大学时候跟同学去过校门外的那种小酒吧,我的安全意识还是比较强的,在外面很注意,但回到这里来总不能带着安保司机去酒吧之类,况且他们还多少都是老谭的人,如果明天你真的跟他斗出点结果来,说不定暂时还真得你给我当几天司机了,我要把那边的人全换了,老谭带着的人这几年吸了太多公司的血,我爸碍于情面睁只眼闭只眼,但总得解决吧。”

  白浩南自恋:“我觉得你折腾这些事情就是为了制造机会跟我多厮混吧?”

  于嘉理果然没有刚开始那么小鹿乱撞,娴熟平静不少:“你要点脸行不行,我承认如果不是钱,你比我受欢迎,但我现在减肥有效果了,持续低于一百二十斤,还有二十斤的目标!现在我都觉得自己身轻如燕了!”

  白浩南没好话:“你才刚有点运动基础,哪怕减到一百斤也不说明什么,还有个重新调整自己体内脂肪含量的过程,真的养成锻炼习惯之后,哪怕再回到一百二十斤,你的肌肉都是匀称的,那时候才算是真的体型出来,等你以后正儿八经有了男人,再考虑身材变化吧。”

  于嘉理还没他了解女人身材:“为什么?”

  白浩南做了个猥琐的手势:“胸啊!你胖的时候都没多大胸,明显没开发耕耘过的!”

  于嘉理悲愤:“你个流氓!”

  白浩南点头:“我的某个前女友就说过这个道理,想找个活儿好的,就不能指望多清白,对吧,我这眼光、技术那都是一位位女同胞协助我练出来的。”

  于嘉理不说话了,直到那健身中心去,换了健身服跟白浩南在器械上慢慢的热身,借着动作反复观察自己的胸口:“真的能看出来?我有女同学也没谈过恋爱,但胸挺大啊。”

  白浩南尽量学术化点:“我不是说大小,是形状,你考虑下自己和面对面手型的感觉就明白了,你还处在内收的状态。”

  于嘉理还是没他不要脸,不敢大庭广众的做什么不雅动作,但明显一直在冥思苦想的偷看侧面落地大镜子。

  对于新来的健身者,时不时有私教过来询问要不要服务,白浩南拒绝了同行抢业务,不过经常有其他男性来周围晃悠,本来就发现美女数量远不如附一院健身中心的白浩南有点不乐意看,提醒于嘉理:“是不是你减了点肥,就吸引男人了?”

  于嘉理偷看下周围欣喜:“长得还不错哦!”

  白浩南鼓励客户:“眼光放长远点,千万别被这种花架子迷惑了,你还是要寻求内在美的,当你的脂肪含量控制住,脸蛋再好好化妆捯饬,就该你选男人了,大把!”

  于嘉理尽量高傲:“不稀罕!”但眼光还是偷偷观察那些过来的年轻帅哥,好看的东西都赏心悦目嘛。

  意想不到的是最后趁着她回更衣间洗澡换衣服时候,却有人找白浩南问他的电话号码!

  还问东问西的要他把身材展现下,可以帮他提些健身建议,白浩南哭笑不得,

  以前很少涉足营业性健身房的他终于遇到传说中的兔儿爷?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