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98、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98、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牵牛当然是完全信得过白浩南的泡妞**,一直站在大棚外帮他挡着不要队员们过去看热闹,两位穿着黑西装的司机助理也站在附近,反正大大棚四面透风,一眼就能看个通透,随便喊声都能听见,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于嘉理让白浩南托好感的就是对胡乱搭配的运动伙食不挑剔,不是说家里托钱,而且自己还是老总了么,端着不锈钢盘子一点都不嫌弃卫生条件,坐在桌边跟白浩南他们一起吃饭,还对其他年轻队员试探着的搭话都能爽朗回应,解释自己就是找王教练带减肥健身的,白浩南把自己那套什么都不能吃的食谱口述给她,于嘉理写字蛮娟秀挺拔,再三保证回家不会再偷吃什么东西了,哪怕这晚上也没吃多少。

  这颇有点奇特的健身减肥活动还真就延续起来了。

  于嘉理每天下午下班以后直接过来,先跑步,再做舒展,最后上器械,白浩南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蓉都那两个月的短暂教练经历一点都没白费,特别是借着给护士们指导动作揩油泡妞的勾当,终归还是让白浩南琢磨了解很多跟女性相关的健身细节,再结合跟男性非职业球员们的训练,总结了不少真材实料的干货。

  如果真是把刚离开江州的自己丢到现在的局面中来单独指导一位客户,可能都不知道千头万绪从哪里抓起,说不定就跟当初带足球队第一次公开讲话那样都给憋住了。

  现在他很有信心。

  毕竟在职业球员里面如何利用大剂量运动快速增减肌肉、燃烧脂肪都是很成体系的套路,现在不过是心翼翼的转化到针对没有多少运动天赋和底子的普通姑娘身上,白浩南第二天就真的找了个破本子开始写教练计划和数据日志。

  不得不说,白浩南还是有个聪明的脑瓜子,只要是在他熟悉的范畴内,像模像样的计划日志他都习惯于运转起来,只是老陈带给他的这点基本规范之外,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去学习的,起码从来没有去找牵牛借过笔记本电脑上网搜索学习相关内容。

  当然那破笔记本晚上基本都是牵牛在跟网上女友聊天,白浩南也没兴趣打岔。

  但起码在于嘉理看来,在健身私教这个工作上,白浩南是非常认真,非常专业又独树一帜的。

  正因为白浩南从没去查找过别人是怎么做的,他只是把自己熟悉的那套专业手法尽量捏吧捏吧化整为零的教导给于嘉理,和外面动不动动感单车、瑜伽、跑步机燃烧脂肪之类的套路有鲜明区别。

  而且稍微好点的专业足球教练有个特点,那就是设计各种体能、热身兴动比较多,特别是在职业队里面,要让天天都以踢球为职业的球员们不对所有运动环节感到厌倦懈怠,稍好点的职业球队都会经常更新兴动内容,增加游戏性等等。

  白浩南现在单独用在于嘉理身上,简直得心应手!

  如果说开始一两天,于嘉理还有点向往着下班后过去跟帅哥教练相处的小鹿乱撞,四五天以后明显有点兴致盎然了,甚至期待猜测教练又会安排什么新鲜招式,周五这天过来,先把一个牛皮纸信封双手递给白浩南:“从小我就不喜欢运动,健身中心减肥班没少报,但基本上就没坚持过,真没想到你这一分价钱一分货,谢谢了!”

  白浩南心安理得的拿过来捏捏,大概猜测到是两万块左右,也不废话,笑笑揣裤兜里,开始带着于嘉理做热身运动,今天是利用一个足球,要求单手摸在足球上做下蹲,然后单腿下蹲,甚至垫在后腰上做反拱动作,十来分钟,女客户就香汗淋漓了,白浩南这才带着她开始做有氧运动:“一定要记住,以后你继续做这类运动的时候,刚开始身体就像黄油片,如果刚从冰箱里面拿出来是冷的,轻轻一掰就碎了,无论肌肉、筋脉甚至骨骼都这样,只有热身运动做好了,才能像加热的黄油那样软绵绵的随便变成什么形状都行”

  在健身中心的时候,白浩南也拿这话去挑逗过护士的,有些姑娘就心领神会的给他个嗔怪:“讨厌!”

  在于嘉理这里她就只会注意到:“以后?你不会长期在这里工作?”

  白浩南有点吃惊她的敏锐:“啊?我有说这个吗?”

  于嘉理很专注:“没说,但能感觉到。”

  白浩南随口:“我只是过来看朋友的,今天才是我来这边拿到的第一份工资呢,兜里有点钱就又可以到处去游玩了。”

  于嘉理欲言又止,好像对自己付工资的爽快感到有些后悔,但她真是个合格的商人,片刻之后提出了好像酝酿不少时间的建议:“我这几天减轻了六公斤体重,这点分量以前在其他健身中心也有短期达到过,但这次我很清楚这不是靠短期内脱水换来的虚假成绩,而且我已经能享受点运动带来的乐趣了,我有信心以后都能持续的这样锻炼下去,但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开个健身房,来开创自己的事业呢?”

  白浩南忽然愣了下,从来,应该是从斜候到现在,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创业,更从来没有伊莎那么强烈的自己开店愿望,或者说社会我南哥是眼高手低的典型代表,叫他去开个杂货铺,丢不起那个人,但开个健身中心呢?

  从来没想过。

  所以他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毫不犹豫的马上拒绝,而是脱口而出:“没钱!”好像当初面对伊莎的提议,类似的回答,含义却绝然不同。

  躺在健腹板上的于嘉理就笑了:“我可以投资啊,你来打理,我们共同持股,怎么样?”

  相比第一天穿着稍显保守的黑灰色健身服,于嘉理这两天已经不知不觉的换成了有鲜艳桃红镶边的款式,姑娘总是爱美的,这不光体现出她对身体变化的自信也在体现心理变化,特别是对白浩南的放心,这样平躺着酗晏晏的样子真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很奇妙吧。

  换做寻常的相处空间,普通男女之间能这样躺着说话?

  她还借助仰躺,聚精会神观察着白浩南的反应,察觉他有明显动心:“你不是有时候也会抱怨这些设备太差了,如果能有些更好的设备,是不是就能让你这个专业技能彻底发挥出来呢?没有谁的事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有能林有为人品德,投资你来做健身中心,对我的公司也是笔很有前途的项目,怎么样?”

  第一次被表扬有为人品德的白浩南也从来没跟女老板谈过生意,或者说他压根儿就没谈过生意,但不得不说这次破天荒的动心了。

  这跟之前在蓉都做医疗系统的职工队教练是天差地别,那边的收入是不错,但终究是个临时工,始终是寄人篱下随时可能失业,也看不到什么发展前景,这边可是直接提供了一个股东的地位,哪怕是个小股东,白浩南知道有些退役的球员梦寐以求的就是这种股东老板的生计,只要生意做上路,那就是悠哉游哉当甩手掌柜的逍遥人生了。

  而且这肯定不会涉及到身份问题,明显于家在这里就是一棵大树,大树底下好乘凉,这更是之前无论哪种情况下都没有的优势。

  于嘉理谈恋爱不行,但谈生意绝对是把好手,精准把握到白浩南的心思意动,当然就果断下注:“这样吧,反正也周末了,明天中午到我家吃饭,你不是说了想见见我爸嘛,你跟他聊聊,虽然是我自己就能拿主意,但你可以问下他的意见,怎么样?”

  白浩南迟疑着还是点头了。

  于嘉理还能忍资本获胜的笑容,继续轻描淡写的边健身边聊天。

  她多喜欢这种感觉啊。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