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97、其实就是个骗自己的理由

97、其实就是个骗自己的理由

  于嘉理一身紧身运动衣跳下车来,黑色运动长裤带白色镶边的,因为紧身嘛,使劲束着腿部还是显得没那么臃肿,还是只能说丰满,然后灰色的运动上衣取了个巧,紧身背心外面罩了件黑色单薄运动衣,看似通风透气,其实还是为了遮掩体型缺陷,有点吃惊的看了看这个训练基地的简陋程度,然后走过来板房边面对迎上来的球员客气开口:“请问王建国……”

  不等她说完,那边已经一叠声的对着大棚里喊:“建国哥!建国哥!于总,于总来了……”

  白浩南早在“健身房”里瞄到外面的保姆车了,要说没点虚荣得意,那不符合他的本性,反正出来都是得意洋洋的,看见于嘉理精心调配的穿法心里还不跟明镜儿似的,有点暗叹一口气,但还是没忍住骚包的心,过去伸手揽于嘉理的肩膀,在年轻球员们情不自禁的口哨起哄声里往球场边塑胶跑道走。

  于嘉理对他这种来不来就上手的主动亲密劲儿又有点吃惊,但肩膀明显抗拒下还是跟着一起走,听白浩南纳闷:“我都说了我是个什么人,你这白胖胖的小白兔就不怕被我吃了?”

  好像就是这种莫名惯熟的口吻,让于嘉理却忽然放松下来,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姑娘啊,只是在男女关系上可能从来都没强势过,应该说一直处在不怎么自信的状态,白浩南的话反而让她觉得轻松,双手都互握在一起,肩膀有反方向侧身摆脱的意思:“王建国,实话实说,我现在的工作状态,明里暗里追求我的人真有,海归、公务员、大学教授什么的都不缺,可还是那句话,先知道我家是什么样,再来追求我,我可腻歪死了,再傻我也能看出来他们追我的眼里是什么,连正眼看我眼神都跟看见钱似的,也就你……”

  白浩南顿时觉得失策:“对啊,我改,我立马儿改,不成么?”

  于嘉理立刻就笑了:“你怎么这么贫啊!”

  猜白浩南说什么,他居然装委屈:“没法,泡妞太熟练了,张口就来,真的,姑娘,泡妞撩妹这种事情上你跟我就不是一个级数,掉我这坑里,以后有得哭!”

  于嘉理继续扭头看他,她个头矮一些嘛:“不过你这知道我家庭情况,还不为所动,又一个劲撇清做出不想害我的高姿态,确实是谈判较量的高招,要不是我爸都说你是真不贪财,我都要猜你是不是装的!”

  白浩南感兴趣:“你爸?老于怎么说我的?”

  于嘉理对他的自来熟都佩服了:“上回回去我把你说的原原本本给他讲,他就说你人果然不坏,没那意思也可以交个朋友,要是我是个男的,也可以跟你踢踢球锻炼身体,结果白天我问了两家健身教练,觉得干脆不如来找你给我做健身私教了,前天你说起自个儿减肥塑形不是那么有把握么,听来很专业的。”

  白浩南对于德水的确不抗拒,实在是对方那种胖乎乎的八面玲珑给他很深的印象,哪怕知晓这种人该下手的时候绝对狠辣,但认识这种老板没害处,前提是只要别上了对方的女儿就行,更重要的还是现在没钱,有点没底气:“我这价码可不便宜!”

  谈钱就好,于嘉理都把肩膀上的手给甩开了:“行,你说个价钱。”

  白浩南也不乱喊:“我之前的价格是一千五一节课,一天最多两节,但最少签一个月。”

  于嘉理眉毛都挑了挑,说起来她真是有点胖嘟嘟的和气生财样,也只有挑眉毛时候,会有那么点严厉,但也就一闪而过:“你还真不便宜,省城的私教好像都没到这个价位。”

  白浩南点头:“我以前是在别的省城做。”

  于嘉理笑笑已经很平稳了:“那行,给我银行卡号还是要现金,需要签合同么?”

  白浩南不着急:“一周一结现金吧,看你也不是赖账的人,先说好,如果有机会见见老于,我很希望能跟他讨教些道理,但我们也就是健身培训的关系,我把持得住,你就没必要坑我这个小教练了,行不行?”

  于嘉理定定的看着他:“从一开始我觉得你不过是个运动型帅哥,花痴点也没什么,结果你还真是一点点给我惊喜,完全不是我刚开始想象的那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能解释下为什么你不可能跟我发展的真实原因么,这次我有信心把自己的体重减下来。”

  白浩南直言不讳:“我早就说了,我玩的是***或者约炮,走肾不走心的,你不是吧,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想得罪你,不过就是讨个生活而已,漂亮姑娘我自个儿会去泡,这样解释清楚了没?”

  于嘉理真有涵养,只是嘴角拉起点表情:“我还第一次听见把放纵私生活说得这么清新的,你真是大俗透了,行行行,我也就是贪图点帅气,你如果真的对我没企图,那也行,我还放心点,你是没看见今天下午去那家健身中心私教眼里那贪婪,争着要给我做体验课程,免费当私教都行,那架势好像一个个都觉得泡我是手拿把掐!”

  白浩南也笑了:“我就这么对你的胃口?”倒也不啰嗦:“那现在开始试试吧,先跑两圈,我带着你跑……”说着伸手指轻轻捏住于嘉理的手腕脉搏,没手表的他还摸手机出来对时间。

  于嘉理愣了愣:“你就这么简陋?好歹运动手表、心跳监测器之类的才对得起你这个价位吧。”

  白浩南懒散:“我就凭眼睛看也知道你的脂肪含量在百分之三十五以上,再放松点就彻底成了肥胖,这种事情上你教练我教练?”

  于嘉理其实还是有点觉得手指相触的地方有点火热,心惊肉跳的开始慢跑了,白浩南平行迈步,随时要求她加速减速,感受下她的呼吸心肺功能跟运动底子,如果说以前他还不是很注意这种普通人运动差别,两个多月的附一院教练阶段里,几十位男性球员,每天都有各种健身中心里的姑娘,让白浩南接触到大量的实例,稍微对比就能知道于嘉理纯属没多少运动爱好,跑个八百米都跟要了命似的,能锻炼好减肥才见了鬼。

  不过高价教练调理得好,只要感觉于嘉理的呼吸跟心跳有紊乱就放慢速度甚至慢走,这胖姑娘看来也是被羞辱惨了,真坚持下来,自己都觉得有点惊奇。

  但在球场上的其他人看起来,建国哥太特么有情调了,一直牵着手陪姑娘跑圈,时而侧身,时而并行,有时候还在前方倒退,为了泡富家女,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就差跪舔了!

  简直就是本活教材!

  结果白浩南领着于嘉理到那破陋的健身房里,还真的跪!

  因为他随手拉了张一次性塑料桌布铺在那廉价地毯上,跪着指导于嘉理平躺屈膝,然后把腰胯往上挺!

  如果不是看他的认真表情,于嘉理都怀疑白浩南是不是在故意调戏自己了,不过白浩南这时候倒是装得规规矩矩,只是把手在她后腰上扶着,很有节奏感的教她挺腰:“你看看肩部和脚掌落地,你整个身体挺起来就是反脊椎的一个拱形,可能你读书工作坐得太多,腰椎已经有点不对了,未来颈椎也多半会出问题,这个拱形恰好就是反过来锻炼脊椎,人体最重要的就是这根脊椎,我这可是拿着健身减肥的钱,顺带帮你做脊椎矫形,等你老了就知道感谢我了……”

  又不是没去过健身房,于嘉理感受着完全不同的方式,特别是从脊椎上传来的灼热感,还有那宽厚有力的手掌感受,开始信任了:“嗯,就是这环境太差了,我们不能换个地方么?而且你们这地方真有点偏僻。”

  白浩南偷懒不想动:“一来大庭广众的避免相互骚扰,免得你防着我,我也要防着你,二来越是这种所有人看着的锻炼,更能促进你的情绪还有身体激素,待会儿顺便跟我们吃运动伙食,这算我送的,不过你那司机保镖什么的就要付伙食费了。”

  于嘉理飞快的瞟他一眼,专心跟着白浩南做这从未听说过的锻炼方式。

  她给自己找的这个理由是真不错。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