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94、宁死不屈反赘婿

94、宁死不屈反赘婿

  为什么白浩南的脑瓜子里,哪怕想过泡个富婆,都绝对没有找个有钱人家大小姐的思路呢?

  他知道结果啊!

  足球队、游泳队的小伙子里最容易找到帅哥,既没有篮球队那么跟患了巨人症似的变形,也没有举重队之类的矮锉锉肌肉疙瘩,虽然也有不少看不过去的,但相对大比例都是比较适中的高大威猛,确实很受各年龄段女性朋友的喜爱,所以除了娶空姐小明星来一起花那点踢球收入的傻帽,入赘豪门花别人钱的聪明人不在少数,但找个半老徐娘或者年老色衰的富婆,和娶个大小姐真是两码事。

  可能啥都不懂的小屁孩儿肯定想找个年轻又有钱的,起码不至于那么恶心,但白浩南这种老油子,还到鸭店去混了几天的早就明白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情,想图别人的钱就别在乎是不是臭猪肉了,富婆好歹自己能对自己的财务状况做主,只要伺候好了就衣食无忧,豪车洋房还是能用上,得到宠爱也是一份努力一份收获的事情,毕竟富婆都是人精了,图的就是年轻欢愉,那就是场买卖而已。

  大小姐呢?

  看似年轻还有感情,可想想这样的女孩儿,身边本来就应该不乏追求者,更不用说家族企业中多少年轻俊彦都在打她主意少奋斗几十年,能不虎视眈眈么,再面对多半很强势的父母,别人眼中宁愿找个能协助女儿事业发展的能人,也不想要个啥都不会的运动员吧,去当这多半看不顺眼的上门女婿滋味,白浩南在自己的队友身上看到过,还不止一两回,心理压力相当之大。

  所以鸡贼如南哥怎么会去犯这种低级错误?

  更何况这姑娘本身无论哪方面都不符合他的喜好,这会儿就差把头埋到裤裆里面去了,结果阿达又以为白浩南在看他,喜滋滋的腆着脸把那骨头吐出来半边,可能在问主子要不要分享。

  白浩南只能低头跟它傻瞪眼,指望别人无趣的走开。

  但白浩南显然低估了女人的仇恨有多严重,那姑娘居然直接拖着中年男人,走到柜台前面来,齐刷刷的一群穿着西装的男人都围着白浩南,再装着看不见,白浩南也只好抬头,目光漂浮的在面前转悠。

  近距离看,白浩南再次确认了那姑娘就是这位什么于董的女儿,因为都一样胖乎乎的脸型,只不过这当爹的梳着油亮的背头,仔细看与其说是大老板,还不如说是土老财,白浩南在职业俱乐部大老板还是见得多,但社会见识就比较浅显了,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勉强保持一直不开口,因为穷人没有开口说话的资格。

  明显看出来是针对白浩南,那个假领队都不敢挤进来介绍了,直到油亮背头的什么于董终于开口了:“年轻人是做什么的啊。”

  白浩南听不出来多大的凶狠戾气,心里稍微放下些:“我是球队跑腿的,帮忙联系个比赛开个车啥的。”

  于董又说话了:“把墨镜摘了我看看,大中午的进了饭店还戴着干嘛啊。”

  这语气甚至有点客气,白浩南悄悄在墨镜里瞟一眼那胖姑娘,对那姑娘使劲扬起来的下巴做了瞬间的猜测,到底是为了掩饰双下巴还是为了更高傲些呢,这方面那就可比伊莎差得太多了,当然在这瞬间思维中摘了墨镜,面对面看着当爹的油亮背头,对方比他矮了不少,所以必须要抬头看。

  于董的眼神,白浩南不会形容,反正感觉不那么阴沉,但也绝对不温柔客气,就是胖乎乎的一张肥脸带一对绿豆眼,这就显得脸脖子特别宽大,就这么对视着,白浩南没什么可避让的,手中提着啤酒瓶也看回去。

  几秒钟吧,于董再次先开口:“那有兴趣到我这里来开个车当司机不?”

  白浩南得忍住瞟姑娘表情的冲动:“谢谢,不需要。”

  于董是一直看着他表情眼神的,有点玩味的意思了:“你现在一个月挣多少钱?”

  白浩南更加警惕抵抗:“不好说,反正够用。”

  于董简洁明了:“我给你三个够用,来不来?”

  白浩南再没把小学读囫囵了,也知道0乘任何数都等于零,笑着摇头:“不用了,谢谢。”

  可在别人看来,就是他富贵不能淫啊,起码也是个普通价码不能收买的,于董哈哈笑两声做了个抬手指白浩南的动作:“年轻人啊……”然后就往外走了,那姑娘还有点不依,伸手拉了不放,如果换做苗条瘦小的姑娘说不定就被父亲带走了,她还是有中流砥柱的分量,不满的抱怨:“艾薇呢!他还踹了艾薇的!赔钱!”

  说着就拉了旁边随从抱着的泰迪来展示,果然那米白色小马甲上,还印着个运动鞋的脚印,要是把白浩南的鞋子脱下来绝对能吻丝合缝,想抵赖都没法!

  白浩南当然心知肚明是自己那点羞辱的口气得罪了人,可那才是阻挠这种小姑娘跟自己发生不应有往来的最好办法啊,现在这胖姑娘是平时没人追还是难得看上眼,有点不依不饶了,只看了眼不跟他对视的胖姑娘问于董:“老板,您是个讲道理的人,您说这事儿……”

  于董再看这穿着黄色球衣的年轻人两眼,笑着拍拍女儿在自己手肘上的:“还不错,起码眼光还不错!走了,哪有你这样没头没脑的。”

  胖姑娘被父亲点破了心思,终于回头看了两眼摘了墨镜的白浩南,又红了点脸走了!

  这下傻子都能看得出来那老板的女儿对人模狗样的建国哥有好感了!

  连那个假领队都过来热情的跟白浩南搭讪套近乎,仿佛这位只要当上驸马爷,他就能鞍前马后的当狗腿子:“于董姓于,于德水,他说自己从有了这名儿就一辈子顺风顺水,本来是近郊村民,但挖矿山、搞工厂、修房子到现在入股汽车厂,什么生意都做得蛮大,关键是对谁都客客气气的……”

  白浩南轻笑不语的戴上墨镜跟来敬酒的队员们一杯接一杯喝,听这位叽里哇啦说了好多才问:“那姑娘叫什么呢?”

  假领队肃然起敬:“于总的名字是这样……”居然是一边说一边就摸出自己的名片写在上面,于嘉理。

  白浩南又笑了,这姑娘是够家里的。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