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92、不是每个阿夏都妖艳发光

92、不是每个阿夏都妖艳发光

  白浩南能做的只有不顾阿达正在兴头上,抱了这狗东西就跑,差点还把泰迪给拽飞了!

  看看对方身上的穿着装扮,就知道肯定是个女主人,泡过那么多妞,白浩南也不想用这种手段勾搭对方,况且刚才已经扫视过,这座标准体育场内稀稀拉拉的看台上,全都是各方球员家属,要是女主人闹起来,白浩南不想被群殴,更拿不出来钱赔偿不是?

  所以还是赶紧跑,甚至还踹了一脚依依不舍的泰迪。

  出来才松了一大口气,低头埋怨阿达:“老子都收敛了,你在干嘛?”

  这条瘸腿可卡眉开眼笑的面对主人,白浩南从它的眼神中都看见一股尝到甜头的猥琐!

  老子捡了条什么贱狗!

  白浩南忍不住使劲在阿达的长耳朵上揉两把以示甚为理解,扔在地上不管了,阿达却立刻前腿支撑拖着又靠他脚上献媚。

  叹气的白浩南其实没忍住笑,抬眼看周围,发现外面有好几个小场地在热火朝天的比赛,和里面的标准运动场不同,这排开的几个场地应该都是在踢七八人制的比赛,白浩南自己很少踢这种,饶有兴致的走近看了会儿,发现这些野球比赛还真刀真枪的打得闹热些,关键是争夺得很激烈,看场边隔断的广告牌,应该是个什么业余足球杯赛,广告都是地方上的什么小品牌,可能规模比医疗系统那个比赛还小吧。

  白浩南终归是鸡贼的,或者说这些天他一直在转悠自己该找个什么事儿来搞点泡妞的启动资金,总不能真的去教牵牛去菜市场时候每斤包菜隐瞒两毛钱吧?

  所以在看见有个球员垂头丧气的批评了同伴以后在那生闷气,他就像个妈妈桑一样抱着手臂蹭过去,隔着膝盖高的广告牌问:“要球员啵,一场比赛三百块。”阿达依旧拖在地上蹭过来,一起露出傻笑看客户,好像在尽力帮白浩南讨好客户。

  那个满脸汗水的球员估计就是低头先看见这张狗脸,诧异的抬头看戴着墨镜的白浩南:“什么?”

  白浩南已经尽量带着桂西地方腔:“专业球员帮你们踢,而且不是全部换,你们的问题在中场,帮你们换一个人,保你们能赢!”

  这就是白浩南察觉到的区别,里面大场看起来十多个人一天收五千块,实际上算算人数才多少钱?最重要的是,全队换上去一来让球赛没啥胜负意义,二来让原本的那些踢球的根本享受不到踢球的乐趣,这种串场的生意面儿可想而知的窄,有多少机会愿意花几千块请人代替比赛,自己傻坐在旁边看,只为了得个名声?

  但如果找个技术超越好几级的丢进这种野球队里面,带动起来的乐趣跟提高即战力,那就完全不同了。

  这是白浩南在医科大踢野球时候的最大感受,更何况后来他还带了两三个月的职工球队,太明白这种差别了。

  七人制八人制的比赛,一般都是十来个球员,换一个,根本不影响原本的踢球感受,却能有质的飞跃,那个刚才还气呼呼的家伙几乎瞬间来了精神:“真的?换谁?”

  白浩南可能真的是做鸭子那几天留下点后遗症,谄媚的凑近些:“你们那个23号,太软,出球失误率太高,换他最合适。”

  对方诧异的笑了:“草!你都看出来了,我当然知道是换他,我说能换谁给我们?”

  白浩南展现一个妈妈桑应该有的素质:“那边,九号门进去,里面正在比赛的黄队……17号吧,让他来替你们的23号,去看看就知道了,一场三百,去KTV给个小费不都得这个数儿?”

  对方腾的一下就跳起来要跑,白浩南叫住他:“手机号!你号码多少?我把我的号码发给你,随时想通了联系我都行,要几个都可以,包送包换,满意为止!”

  对方也被这似曾相识的广告语逗笑了,哈哈哈的说了串电话号码就跑了,迫不及待的去看货。

  白浩南得意洋洋的顺着场地一边寻找下一个客户,一边摸出手机发了自己的号码给刚才的人,还给牵牛打电话:“叫挺爷来劲点,操得猛一些,我在外面揽了个串场的活儿。”

  牵牛估计是在玩手机,忙不迭的挂电话,但已经听见他在喊那17号发力。

  白浩南哼哼的挂上电话,人生得意对老子就是这么容易……刚想到这里,就听见后面颇有些气愤的女声:“站住,就是你这个流氓!”

  这种腔调一般只会出在白浩南的床上,增强情调的,所以他先挂了个自以为邪魅的笑容才转身,呃,是个胖妞,怀里抱着的当然就是那只可怜的泰迪犬,对方指控的显然就是地上那赶紧蹭到主人身后的阿达咯,但这会儿对上白浩南的表情,那姑娘刚才气势汹汹的劲头削弱不少,连语气都软不少:“艾薇,是不是这个坏蛋?”

  白浩南不想赔钱就只能赔笑,一直盯着别人看,其实仔细看胖是胖了点,但五官还是很不错的,白浩南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在那训练基地待久了有点眼花,想着刚才对球场边家属的判断,更不会出言撩了。

  结果就是他这么个神秘兮兮的笑容,那胖姑娘压根儿就不对视白浩南的茶色墨镜,只尽量提高声音加重气势:“喂!做了坏事就要承认,不要跑啊!”

  白浩南看着对方有点脸红的双颊,忽然有点猜测判断的走近两步,那姑娘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下,但反应过来站住勉力再气愤些:“干什么!想打人么?”个头大概一米六左右,哪怕仰头只看白浩南的下巴,还是有点呼吸急促。

  经验丰富的泰迪男凑近观察对方的眉毛皮肤,还有那精致细嫩的耳朵基本推翻自己先前的判断,咧开嘴笑:“它做了什么坏事?”

  桂西的上午多半都是阳光明媚,白浩南会指点乔莹娜去做美白牙齿,他自然就是一口白牙,阳光下的这种灿烂差点没把姑娘给晃晕了,而且这么近的距离上,白浩南无比清晰的看见那保养甚好的红润脸蛋上现在熟透得差点能沁出血来一样,这是真动心的娇羞,没什么男女经验的那种。

  表现到嘴上就是刚才还理直气壮的,现在居然有点口齿不清:“它,它……坏,坏……”

  白浩南不逗这种姑娘了,主动退开些:“对不起,真的说对不起,刚才没管教好阿达,能不能原谅下它?”低头用脚尖轻踢死狗批评:“快点!该干什么?”

  只能撑着移动的狗子能干嘛,只能使劲仰头傻笑兼带猛摇那指头大的尾巴根呗。

  于是那姑娘长出一口气的真是轻松下来笑了:“下次不要了哦!”

  白浩南就帮忙点头:“好!一定不会有下次,对不起啊!”

  说完就走,阿达只看了下刚才的露水姻缘,马上转身蹭在地上跟着白浩南走了。

  那姑娘明显是没料到这么干净利落的撤退,还下意识的喊了声喂,再赶紧闭嘴,然后白浩南跟阿达都没回头,快步顺着小场地到旁边这块来,起码有四五十米距离了。

  结果白浩南眼角一瞟,那胖姑娘真的抱着泰迪也看似不经意的走过来了。

  这回他是真的不想撩啊!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