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90、江湖救急走两步

90、江湖救急走两步

  打个简单的比方,这足球圈就好像普通社会之外的武林。

  蓝风俱乐部好歹也算名门大派,只不过还没到少林武当的水平,但崆峒、华山偶尔也能出点高手的,至于牵牛呆的这个小俱乐部,可能连五虎断门刀派都算不上,也就是个普通小武馆小镖局的档次,白浩南到这里来隐居,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像他形容伊莎的那样,这种生存状态,往往就是需要一个立足点而已,只要有人能协助解决打开最初的吃住问题,他有把握让自己嗨皮的活下去。

  所以晚餐时候,白浩南被牵牛带到四面敞风的“餐厅”吃饭时候,认识了十多个一直驻训在这里的球员,据说只有少数的四五个半退役职业球员是走训。

  哪怕是小武馆小镖局,趟子手们还是能从白浩南走进来的体型步伐就看得出来是会家子,正如白浩南在蓉都给队员们表达的,他就是标准的足球运动员模板,高大健壮的身材,下半身比胸肩都结实,翘翘的屁股扎实的外八字,只要牵牛说这是自己当年的师兄,所有在场的年轻人就基本上只剩下热情。

  足球的特点就是这样,可能作为集体项目必须跟人配合,很容易就接纳别人,白浩南又是个多随和讨喜的家伙,操着一口标准的蓉都口音,十分钟就把所有球员的姓名、绰号、场上位置、来自哪个省,甚至在队里的地位倒背如流,哪怕只是牵牛领着他挨个儿介绍说一遍,他那记忆力仿佛天生就是用来面对这样的人多场面,回过头在饭桌上就刻意指名道姓的聊天,初次见面这种故意称呼对方的交流,很容易就让人觉得自己被尊重了。

  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白浩南在蓝风俱乐部跟随老陈从梯队到一线队,真是身边流过了太多球员,他这老油子都油光水滑了,气氛好得很,甚至还跟好几个队员吹了两瓶啤酒,但是对别人奉上的香烟依旧拒绝:“作为运动员,喝酒真的不算什么大问题,还有助于血液畅通,但抽烟就是绝对的有害无益,对心肺功能和呼吸道的伤害,在高强度的比赛中那就是很有必要增加的砝码了。”

  但只要人多就必然有人对他不以为然,更满不在乎:“我听人说,抽烟再怎么也不误事,喝酒才是误事啊,再说那么多大明星大球员不都抽烟,这算个鸟啊?”

  一切都始于酒后掉了个手机的白浩南苦笑:“话都是人说的,怎么说都有理,不过我就说大明星吧,我认识有个东北的顶级球星,人家六七岁就开始抽烟,十八岁上顶级联赛,年过三十依旧踢得风生水起,但哥们儿,人家是什么天赋?一百分的天赋,哪怕心肺功能差点,呼吸系统差点,就算只有半场球的体能,那半场依旧是一百分,教练还不得不靠着他,心甘情愿只让他踢半场,拿高薪,说句不怕得罪的话,你有一百分的天赋,也可以这么乱来,你有么?六十分就能打职业联赛,八十分到顶级联赛,九十分打主力,你有么?千万别拿成功的家伙跟自个儿比,这种人几万个踢球的里面出一个。”

  被白浩南怼的小伙子脸有点涨红,面色不善,白浩南装没看见。

  饭后几个明显有点想试试他身手的年轻球员邀请他一起玩小场,白浩南都傲慢的拒绝了,休息时间够了以后,才很装逼的从车上翻了套印着附一院英文字样的训练衫换上,到那健身房自己摆弄,算是恢复这些天放松的体能,哪怕不当运动员了,白浩南也清楚自己能倚仗的就是这副身体,泡妞、逃命甚至活下去,都得靠这副身体,这是少年时期进入当运动员行当就最明白的一点,这是自己一切的根源,所以才比大多数同行都更珍惜身体,至于更多的,他就懒得去思考了。

  这恐怕就是白浩南在自己专业上努力的上限了,仅此而已,因为十二岁他就从那个一百分的夏令营同伴身上看到什么叫天赋差距,有些东西再努力都没用。

  所谓的健身房其实就在几张大圆饭桌的旁边,抹灰水泥地上铺了张巨便宜的红色化纤地毯,再加上几套最简陋的杠铃、哑铃之类就算是了,连划船机和动感单车都是家用级的,一台正规的组合健身器都没有,看着格外心酸。

  不过对白浩南来说,有就行!

  斯条慢理的按照自己熟悉的节奏,每一样都慢吞吞的做,但绝对符合专业标准,而且越慢越显示出了难度,譬如一个简单的哑铃动作,利用惯性做得飞快和只依靠肌肉缓慢拉起,在燃烧脂肪跟促进肌纤维运动方面是两回事。

  除了几个因为兴趣就在外面球场上只开了一两盏卤素灯打小场玩闹以外,其他大多数二十左右的年轻球员们都在三三两两的打牌玩麻将,少数几个看着高大帅气的开始打理外表,明显是准备出去浪,就跟白浩南曾经在队上干的一样,训练课都会偷懒,更不用说训练之余会加练了,抓住一切机会溜出去浪,才是他的常规选择。

  但仅仅就是逃出蓉都这么短短的半个月停止了适量的体能锻炼,专业运动员断掉系统训练的弊端就出现了,上半身各处立刻开始发泡,二十多年来的身材印象让白浩南还是有点不习惯,赶紧恢复,等站稳了脚再出去浪也不迟。

  顺便当然也就是骚包一下。

  这些年轻人好歹比生物酶、老宋、老周他们强多了,球场上展现差距不会那么明显,那就比比健身体能吧,顶级职业联赛哪怕被骂得再渣,有些强度和系统完整度还是好于这种冲乙的球队太多。

  如果说前面的器械还没体现出来太多差距,但白浩南的驾轻就熟跟气定神闲还是吸引了年轻人们的目光,主要是都在玩的时候,他这种默默无闻的锤炼有点装逼,牵牛倒是一脸仰慕的过去趴在半人高竹板隔断上帮忙数数,直到白浩南开始用杠铃做深蹲,四十、六十公斤的时候,还是从地上抓举到胸前做,上升到八十公斤的时候,白浩南只一个眼神,牵牛就叫了个他熟悉的老实队员,一起来左右抬起杠铃,帮白浩南放到肩后做深蹲,这一组完成以后,开始装到一百公斤杠铃片,几乎所有年轻球员都不由自主的凑在周围看了。

  牵牛自豪:“老……王,建国这深蹲,十年前就一百二十公斤,这就是实力!”

  有小年轻说俏皮话:“那不如去举重队招人来踢球!”

  牵牛脸上有点挂不住,立刻叱责:“周晓鹏!废什么话!”小年轻住嘴,但脸上是不以为然的。

  白浩南做完这个,容两边帮他把杠铃放下来,才随手拉肩头毛巾擦擦汗,给牵牛建议:“找人焊个角钢的深蹲架吧,老孙还记得么,赣西那个,就是做深蹲的时候重量出了问题,腰椎断了,当时就全身瘫痪掉。”

  已经晚上八九点,除了两盏卤素灯光下有很多虫蛾在飞,荒芜一片的周围几乎感觉不到什么动静,一群仗着崭新身体胡乱使用的年轻人,看见这络腮胡的老鸟,轻描淡写的双掌合十在牵牛的腰间这么比划错开,就好像感同身受那根椎骨的变化,背脊有点发凉,有点阴森!

  白浩南带着邪魅的笑容转过身来面对大家:“牛儿,膝盖伤了,我是左跖骨永久性损伤,但右脚还行……”就那么随意的拨过大棚边随处可见的足球,右脚尖拨到面前,没有任何助跑跟凌空之类,就是稳稳的球放在地面上,他就站在那单腿原地发力,身体也没有半点拉开的架势,纯粹利用大腿发力,算是球场上很不舒服的仓促起脚动作,但皮球依旧爆发出嘭一声闷响,就炮弹似的飞远了,白浩南笑眯眯:“你们能做到的,我输一千给他!”

  摆好了,助跑发力并掌握好技巧,要做到这样的力度,对专业球员来说不难,但原地摆腿那就受限制很多了,非得专门强化过大腿肌肉才能仅靠力量做到,年轻球员们都有点面面相觑。

  兜里还不到五十块钱的白浩南笃定得很。

  特么连深蹲架都没有,练这个都是敷衍的,看来教练也不是个多有能力的。

  对,得提醒牛儿王建国身份证上现在都只有23岁,特么谁13岁深蹲一百二十公斤?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