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89、活着已经耗费了所有力气

89、活着已经耗费了所有力气

  哪怕这么差的俱乐部,哪怕是助理教练,还是有点特权就是可以单独住在板房里,牵牛看来也很在乎这个等级差别,哪怕这里面不开空调比那大棚还要闷热得多,因为主教练和另一个体能教练都是本地人,每天要回家,所以他就能让白浩南跟自己一起住在板房里,他还很自豪这个事情。

  白浩南都不稀得打击他,也没什么可打击的,就像他跟陈素芬和伊莎说的那样,没钱住桥洞工地都行,谁叫自己点儿背混得差呢,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的白浩南宽慰自己人要知足嘛,不然连活下去都是气咻咻的了,不过除了把阿达的窝给抱进板房来,自己车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懒得拿。

  阿达艰难的拖着后腿在地上爬行,居然还很敏捷,只是看见球场边用铁链拴着的那条大狼狗,才迅速的追随白浩南的脚步躲到他脚下,明显带着点白浩南的鸡贼风格。

  坐下来就掏香烟的牵牛也不是很犯难:“反正你来,想干活儿干活,不想干跟着吃伙食都行,随便你住好久,我巴不得你一直在这里!”他最难过的是不能给所有人介绍这是自己的好兄弟,真正的现役顶级联赛球员,因为正如白浩南跟老陈还有陈素芬都清楚的那样,一个不知名球员的失踪,在没有家人持续报案寻找的前提下,实际上很难有什么关注度,甚至连新闻或者报道都没有。

  但是在圈子内,白浩南的消失,几乎是瞬间传遍大江南北。

  猜测很多,包括赌球搞砸了、在外面泡妞被阉了、因为招摇被绑架勒索,甚至就是最简单的车祸被毁尸灭迹,各种传闻都有,反正所有人圈子内都知道白浩南出事并且失踪了。

  赌球买球在国内很少是个集体事件,毕竟买通整支球队的做法那得有多傻,对于这种集体运动买通一两个人,最多三五个已经是极限了,所以哪怕整支队可能都有行为不端,但接受一方庄家买卖的往往只有极少数人,他们也不会暴露自己免得更多人分钱,所以极端情况下会出现一个队有不同队员被买了不同的结果,相互内讧,而其实相互之间都不知道对方在做局的。

  于是白浩南并没有被言之凿凿的定义为就是因为做球买球出事,最多有猜测。

  就算是这样,白浩南还是不能顶着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球场上了,这会儿的胡须确实能起到点遮挡的作用,但上场在行家面前就很容易露馅。

  白浩南也不解释自己具体为什么到现在这样:“我得罪了人,不能再踢了,你这边我能干什么活儿?”

  哪怕憨厚,牵牛也是老油子:“老南你可能不清楚,这几年哪怕到了乙级队,主要还是得靠串场养活球队,不然就凭我们这个摊子,一年少说五六百万的投入,谁给得起?”

  说起球队建设,白浩南比夜场的妈妈桑还门儿清:“嗯,这些队员三五千一个月的工资,二十来个人,就差不多十万,一年就一百二十万,所有人的伙食、场地费用,然后才是赢球奖,你们给到多少钱?”

  这就类似企业里面的奖金,工资是死的,球员全靠赢球奖,不然谁会拼命争胜啊,牵牛挠头:“哪怕乙级联赛,现在赢球十万,平球减半,输了没有,这已经是行规了,遇上重要场次还得加钱。”这样一算联赛几十轮,只要不降级奖金又得上百万了,但实际上二三十个人一分也没多少。

  白浩南点头:“现在一年能拉多少赞助?”

  又点了根烟的牵牛像个小经理:“就这个工地房地产老板当的冠名商掏钱也不过是百八十万,其他都是零零碎碎,就这他还分期付款经常拖,所以平时全靠我们把人带出去串场,帮着其他企业单位踢比赛赚点伙食费,不然都撑不到去打升级赛,现在全靠没有打乙级联赛不用每周主客场,真升了乙级那交通费才是最头疼的。”

  白浩南再确认点:“这个主教练人怎么样?”

  牵牛毫无保留:“以前在顶级队当过助理,人面儿不错,其他嘛,业务水平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能有多大的差别?”

  白浩南就拿主意了:“行,只要他人不错就行,我不要钱,跟着吃住就行,你就说我是你以前少体校的哥们儿叫王建国,后来没进梯队,一直在蓉都帮企业队带队员,现在队上解散了没事做,就过来玩,不上场比赛,但是可以帮忙跑腿带队,落个脚就行。”

  牵牛毫不犹豫的就一口答应下来:“王建国!好,没问题!能要点补贴还是要,总是你想得周到些!走吧,出去吃饭,我请你吃特色菜!”

  白浩南却笑:“不着急,你那女朋友呢?要不要我帮你把把脉?”

  牵牛立刻嘿嘿嘿的笑起来,打开旁边颇为陈旧的笔记本电脑,等待开机的时候才说:“网友,聊得蛮好的……”

  白浩南顿时泄气:“算了算了,牛儿!我给你说过多少次,哪怕嘴笨点,找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别去搞那些虚头没脑的东西。”

  牵牛使劲挠头:“你就知道打击我,我又没你那么会说,再说晓琳真的不错!”

  白浩南只能耐着性子看了眼电脑上的照片,牵牛还有点失望的打开通讯软件看了看对方不在线,白浩南能怎么说呢,哪怕没有算卦看相的能力,以浩南哥这些年来阅女无数的经历,自然就能看出照片上的女人光是脸就知道不是牵牛能驾驭的啊,再看看桌上的烟那么便宜,所以牵牛再想拖他出去吃晚饭,白浩南都难得体贴:“算了,就在队上吃,顺便认识下人,晚上有体能课没,我跟着恢复体能。”

  牵牛就佩服他这点:“所以当年我们几个,只有你能踢上超级联赛,不抽烟、不乱吃、保持体能锻炼,这几点从来就没放下过。”

  白浩南笑着摇头:“牛儿,我们除了老陈那点关系,没有背景,没有钱,甚至连天赋都不如好多人,光靠苦练是不行的,这几样不过是本分的基础,关键是得动脑,用什么来弥补我们缺的这几样。”

  牵牛不介意的揣上烟起身带路:“我知道,我只会傻练,结果伤了膝盖,老陈想拖我进梯队都没法,我的命就是打不上职业比赛,我早就认命了,是你教我别耿耿于怀的,人总得活下去,是吧?”

  白浩南低头看见阿达也挣扎着跟他起身,忽然就笑了,真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见拖着两条断腿还在殷勤对着自己使劲摇半截尾的这条狗子,白浩南心情就大好,伸手揽着发小的肩膀一起出去:“对,活下去,而且我们要尽量活得开心点!相信我,只要我来了,你一定会比以前开心!”

  牵牛顺着他的眼光看到狗子,也哈哈笑:“你怎么养条这样的狗,而且那尾巴……”

  白浩南轻描淡写:“听说这种是小时候为了冒充血统正,被剪掉了……比起它,我们好歹还没那么惨,是不是?”

  阿达好像知道在说它,又使劲摇自己的半截尾。

  那种遍体鳞伤却竭尽全力讨好的样子是蛮好笑。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