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87、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87、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白浩南因为这个意外的小事情,就在附近另一个县城耽搁了五六天时间才重新上路,把这条宠物医院都觉得他养不活的狗救活,基本上把兜里最后的几千块钱都花光了。

  他第一次知道宠物医院的收费这么高,那些抗生素、消炎药、皮肤药比特么职业球队的的药品还贵!

  当然,白浩南也不亏,顺带把宠物医院一个护士给睡了,他绝对不是为了省医疗费,纯粹是习惯性的,一身护士服的小姑娘刚对他有点和颜悦色,就带着对附一院护士们的怀念开始撩,随便拿几个当初听到的医护笑话来当话题,晚上就不用在车后排蜷着睡了。

  这几天的经历也让白浩南第一次意识到,一个魁梧阳刚的男人,带着一条奄奄一息的杂交可卡犬对女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吸引力,光是他带着童车上的瘸腿狗,坐在宠物医院附近的街心花园晒太阳,分分钟都有女性过来搭讪弯腰看狗的,还有蹲下来对着一身绑带包扎的狗狗流泪呢,那时候他看着衣领上露出来的一道道风景,觉得自己如果开始出言勾搭,成功率绝对比当初在医院的时候还要高。

  之所以在阿达的断腿还没痊愈就匆忙上路,就因为那护士开始叮嘱他已经,煮好饭要按时回家吃饭了!

  白浩南非常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稍微关系亲近了,就非要开始朝着所有权上面挪动呢,就这么简单的身体交流制造点激素快感,还不涉及各种道德法律的违反,不好么?

  所以只能赶紧走。

  阿达的名字就是那个叫星星的姑娘给取的,因为她说她在护校时候最喜欢表演周星驰的台词剧,跟她搭档的好朋友就叫阿达,在那个出租小屋没少给白浩南表演她的拿手好戏,有时候还光着身子呢,那时候是多快活啊,为什么非得要相互固定关系导致变味呢?

  白浩南一边开车,就一边给阿达说这个事情。

  自从有了阿达,白浩南发现自己好像也有点变化了,起码一个人坐在路边或者车里,有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可以把这家伙当成倾诉的对象。

  可卡犬是种猎犬,但星星说三四岁的阿达肯定是杂交犬,这种县级市小地方很少能看见纯种犬,这种买来不贵的杂交犬也就是最容易被抛弃的,因为不值得珍惜,但阿达还是保留了可卡犬的血统特征,一双稍不注意就会拖地的长方形耳朵几乎能在脑后打个结,所以现在治病阶段都是扎成蝴蝶结在后脑勺方便上药,两条后腿应该是淘气孩子砸断了之类,力量不大,有一边是脱臼,现在都上了夹板,未来能走路,但可能有点瘸,其他的都在好吃好喝好药物的照顾下开始恢复元气了,起码现在都能一直趴着一瞬不眨的听白浩南说话,时不时的还好像听懂似的,煞有其事点个头。

  这让白浩南剩下的旅途就再也不孤独,甚至连下道休息顺带泡个妞的兴趣都没有了,直接在高速路服务区打盹休息,更主要是给阿达换药,这家伙居然已经能忍住不在车上拉屎拉尿,非得白浩南把它抱到服务区的草丛中才会解决生理问题。

  自控力比人形自走炮的主人强多了。

  一人一狗抵达桂西省城之前,两位姑娘早回去了蓉都。

  陈素芬其实到了长途汽车站就有点后悔了,又想转身去找那男人,是伊莎拉住了她。

  十六岁的异族少女比女大学生更加清醒:“然后呢,你又继续看着他鬼混,追其他女人,一次次的伤害你,把你的那点女人尊严彻底打得稀烂?”

  高挑的女大学生都蹲在汽车站门口泪眼婆娑了,引起不少人偷看。

  比她矮的少女无奈也蹲下来:“男人永远都是幼稚的,这是阿婆和阿妈从我能听懂话就反复告诉我的,他们的脑子里面永远是新鲜女人,只是有些人敢说敢做,有些人闷骚,有些人连自己脑子想什么都不知道罢了,我们走婚就是彻底看穿了男人这种东西的德性,可他们还是不满足,你满足不了他的,他就是贱人中的战斗机,最新型号的那种。”

  蓉都体育学院大三女生猛抬头看旁边十六岁的姑娘,再次确认对方的白脸蛋上带着比自己更成熟的表情,那种看透了男女之间的表情:“那……那你还跟他……”

  伊莎嘴角牵牵就算是笑了:“他说得没错,我只是需要一个落脚点,我从来都没有走出过县里市里,而且我还不丑吧,我知道我这样孤身一人到大城市里面会有多危险,我是能一直拿着刀保护自己,但如果真的伤了人,我又只有回去了,那我逃出来就太不划算了,最稳妥的还是找个合适的男人,他带我一起出来,等我站稳脚跟有没有这个男人都无所谓了,我们族里的女人,永远都不会靠着男人,现在你能带着我,效果也一样,起码比跟他一起飘荡好,稍微有点脑子衡量一下就清楚了吧?”

  十六岁!

  陈素芬回想自己十六岁的时候,还在头顶着蚊帐和毛衣针跳到白浩南床上表演新白娘子传奇,被那货抓来狠狠打了几巴掌屁股。

  而这个自己说自己母亲吸毒患艾滋死亡的姑娘,考虑的居然是这些!

  怪不得之前几次都随口说自己不懂!

  关键是十六岁啊,多少女孩儿这时只会少女怀春,遇见爱情疯狂得要把自己焚烧掉都在所不惜,这位呢?

  要多么残酷的现实,才会磨练出如此头脑清晰的权衡利弊,然后毫不犹豫的做出选择,就像她当初毫不犹豫的端出那锅跑山鸡,再用歌声击退所有的姐妹一样!

  相比之下,陈素芬觉得自己幼稚爆了:“你……你真的只是利用下他?”

  伊莎还是笑笑,甚至嘴角拉起来的弧度比之前还大点:“我说了,所有男人都是幼稚的,他对我已经足够好了,这几天是我觉得最轻松幸福的日子,但如果我以为以后永远都是这样,那就太傻了,就当是完成了这步得到的奖励吧,接下来该我自己努力了。”

  陈素芬几乎已经忘记了之前所有的情绪:“不是,我问的是你跟他之间真的就只是利用一下,然后到此为止了?”

  伊莎终于笑得如同她在白浩南面前那样娇媚:“我的男人,只有我自己变得强大了他才会乖乖的回家来,现在他还没长大,要玩随他,反正过了这个店……”

  陈素芬都以为她会高傲的唾弃那个男人呢,结果伊莎俏皮摸出那个昂贵的手机晃晃:“那我就在下个村子等他好了,等他来求我,女人如果总是赶着特别认真的去对男人,结果通常都很差,反而要爱几吧谁谁谁,结果一般都会不错,不信你试试看。”

  女大学生都呆滞了:“我特么读的什么书,怎么感觉差了你好多级!”

  伊莎拉她起来:“阿婆、阿妈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可不光是在床上怎么取悦男人,这些道理永远都有用,走吧,带我去蓉都看看能做什么吧?我很期待的。”

  陈素芬念叨几遍你爱几把谁谁谁,忽然就觉得未来真有了很多期待!

  白浩南没妈,她的妈也没起多大的作用。

  特别是跟人家这妈相比。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