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83、人狠话不多
  眼球经济的社会里,狗咬人不稀奇,人咬狗才是新闻,不怕被人骂被人黑,就无人问津,最怕的就是连掏钱想推广,都找不到什么推广重点。

  任何公关跟推广都讲究个定位核心,很多艺人或者公众人物在这个事情上绞尽脑汁,太过伟光正让人觉得乏味,过于妖冶贱格又会流于低俗,连广告商都招不到,所以乔莹娜这样已经自带话题的选手,几乎已经成了本届选秀大赛的重点关注题材,哪怕她自己想退赛,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所以她提出来自己从头至尾只唱同一首歌的时候,主办方非但不反对,还花了大力气来协助她完成这个噱头,哪怕乔莹娜对自己算是个交代,但这确实是个推广的好噱头。

  在获取赛区冠军的同时,遭遇到那么多骚扰羞辱,甚至为了站上演唱台,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有个男人不声不响的为她犯错逃亡,这首《约定》确实被赋予了太多的含义。

  但一直唱同一首歌还是有点乏味吧,观众会不会审美疲劳呢?

  又或者这样能一直唱同一首拿手曲目,对于其他歌手又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呢?

  诸如此类的争论和看点自然就把话题吸引在了乔莹娜的身上。

  但今天一张嘴,所有人才有点恍然大悟!

  可以更改内容啊!

  之前乔莹娜唱的都是粤语,因为九声六调的关系,粤语歌本来在内行看来就比国语韵味要多些,但这次主办方请人把这首歌重新谱曲配合国语发音,同样还是那些词,但韵味跟意境都完全不同了,分明就是一首全新的歌,而且还让很多听粤语只闻其音不解其意的听众,这次都能完全领会这个歌手坚持唱这首歌的目的。

  就是在唱给远方的那个男人!

  应该说这确实乔莹娜本来在酒吧比较娴熟的拿手曲目,在站上蓉都舞台的时候,就肯定有心思的选择了,但绝对没想到现在这么应景。

  原来的曲子有些淡淡的忧伤,这次竟然改得比较阳光,节奏也稍微加快了点,非专业人士能听出来的也就这点区别了,重点还是乔莹娜的演绎。

  同一首曲子,不同的歌手就能演绎出完全不同的意境,乔莹娜出其不意的做到了,在很多人以为会听到一首熟悉歌曲的时候,用全新的曲风,用带来惊喜的方式让所有观众猝不及防的听到这样一首充满笑容的情歌,一点不像之前各种媒体传播的那么悲情,一点不像个充满抱怨跟愤怒的受害女人,所以这种阳光格外的灿烂!

  乔莹娜的歌声本来就是挺悠远的女中音,干净而富有穿透力才是她的演唱特色。

  这就是一首为她量身打造的曲子,简单独立的钢琴伴奏充分发挥出了乔莹娜的音色,跟其他选秀歌手的妖艳货色全然不同!

  主要还是背后有故事。

  这是乔莹娜在获得蓉都赛区冠军以后的第一次正式舞台亮相,如果说之前深陷事件旋涡,话题中央的都是那个处在黑白之间灰色地带的歌手,现在却展现出一股欣欣向荣的生机,一种绝不向命运低头的抗争!

  反正一曲唱罢之后,“热泪盈眶”的导师是这么评述的,伊莎都有点红眼圈了,陈素芬皱紧了眉头,只有白浩南没心没肺的哈哈哈:“看见没!这就是选秀节目,故意让导师带节奏,观众们傻了吧唧的就会想,啊,好像真的是这样,然后就觉得唱得真好!套路,全特么是套路!”

  陈素芬烦躁的转头:“白浩南!人一辈子总得追求美好的东西吧,难道你要怎么样?乔子也跟你一样,动不动就逃避,用砸瓶子来粗暴解决问题?以前我听说乔子在外面唱歌的时候,我还觉得她是不务正业,明明有这么好的前途,却非要去唱歌,这次我算是明白了,她是用心在做这件事的,哪怕唱歌的有那么多黑暗,有那么多内幕,但人不能活在黑暗里面!光明!你看看她是唱给你听的,这就是希望你光明点!”

  白浩南诧异:“卧槽,又来跟我说这些大道理,去去去,老子还不光明?这么阳光帅气,老子还不追求美好,你看看这刚追求的妞漂亮吧?”

  陈素芬气得随手抓了沙发上的抱枕砸了白浩南:“老子说不过你!但你是错的!”说完真有些赌气的噔噔噔冲上楼,然后听见好大声的关门哐!

  伊莎全程观察,睁大的眼睛移动状况说明她在尽量领会其中的意思,等整个场面都安静下来,指指楼上:“要不要去劝一下?”

  白浩南无动于衷的倒杯酒敬美人儿:“看见没,女人总是想把自己当妈,电视上那位是这样,楼上这位也这样,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想法?”

  满头黑直长发的姑娘想了想,拨浪鼓一样摇头,带动鬓发都乖巧的晃动:“我不会,因为当妈妈很累,我们族的女人要一辈子都照料男人长大,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

  白浩南简直激赏的打个响指:“好!来来来,陪叔叔喝杯酒!”

  伊莎绝对不是她尽量在表演的那个傻白甜:“是阿柱,我是你的阿夏,记得我叫阿古拉。”话语很简单,喝酒的动作更简单,仰头一口就把小杯子里的白酒给干掉了。

  白浩南想让自己傻点:“不要这样,我们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好么,就像你们那个走婚。”

  伊莎居然给他表演绝技,两人的小酒杯放在茶几上,她就拿着白酒瓶隔着快一米的距离,这么一甩一荡,一口白酒就给甩进杯子里了,虽然有点溅出来,也没恰好把酒杯装满,但亲眼看见还是觉得很神奇,白浩南鼓掌之余竟然说:“你去当小姐的话,绝对小费拿到手软!”

  山里姑娘也被他的无耻和没有道德底线惊住了:“我是你的阿夏,你都不觉得我去做小姐有什么不对?”

  白浩南拿酒杯敬美女:“我还去做过鸭子呢,都是做买卖,都是出卖自己的劳力,我觉得上班跟踢球、唱歌还有做小姐也没什么区别。”

  伊莎再确认:“你要我去做小姐?”

  白浩南摇头:“我只是打比方,你的日子是你自己的,随便你怎么选择,但别来帮我选择就好,谢谢。”

  伊莎终于认真的看着他:“阿妈告诉我,做妻子的要么选择做母老虎,要么当受气包,只有这两个选择,你觉得我应该选哪个?”

  看着跪在沙发上探身凑近自己的姑娘,白浩南终于有点心慌了:“你要干嘛?”

  伊莎缓缓的从后腰拖出那把精美的短刀:“从我告诉你阿古拉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说的话都是真话,你可别忘了,既然你已经跟我成为了命运中走到一起的人,那就应该为你我的选择负责。”

  白浩南忽然对这小野猫有点不寒而栗!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