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80、人无我有,人有我精

80、人无我有,人有我精

  哪怕山里小镇已经开发景区有七八年了,但始终没什么大馆子,也就是几家川菜和特色菜,主要还是什么酸汤鸡、腊猪脚之类的当地菜为主,一直在镇上跟姐妹们卖土特产的伊莎居然从来都没去吃过:“自己赚的那点舍不得,别人请客的倒是不少,但阿妈说了,白吃的东西肯定就得付出点什么,请我吃饭的图什么还用说吗?”

  白浩南乐:“所以你才请我吃跑山鸡?”

  伊莎摇头:“在我们族里,女人是地,男人是天,持家管家都是女人的事情,我会做菜,会种地,会做很多事情,当然要让你尝尝我的手艺,看你喜欢吃才有后面的事情,其实也都是跟阿妈阿婆学的,逢年过节才兄弟姐妹们一起弄来吃。”

  陈素芬看白浩南川流不息的端盘子过来,生煎包、燃面、水煮鱼、手抓肉、盐焗鸡、麻辣兔,也幸亏是个类似美食广场的地儿,味道虽然说不上多正宗,但确实琳琅满目,比较壮观,明显经过烤鸭洗礼后伊莎才没有那么瀑布口水,但始终能不紧不慢的一直吃,什么都吃点,而且还能都先给白浩南弄一份,才是自己的,这种发自内心的妻子礼仪,让陈素芬有点吃惊的检讨自己,是不是在配合白浩南粗鲁的这条岔路上走得太远了。

  因为白浩南明显有点享受这种服侍,要不是越来越多用餐高峰期的目光注意到这一男二女的组合,特别是两位姑娘的各有特色上,他真想再叫两瓶儿啤酒舒坦潇洒下。

  伊莎对剩下这么多菜就走很吃惊,甚至忍不住批评白浩南,听闻可以打包以后,立刻拿了一叠塑料袋过来挨个儿装上,连人家生煎包打底的荷叶都不放过,白浩南跟陈素芬不鄙视这种行为,只是对平时的浪费有点习以为常了,于是下楼时候购物中心好多人又注意到这多漂亮个浅蓝色民族袍子的姑娘拎了一手的打包袋,关键这傻妞还一路颇为细心的关注有没有滴漏。

  所以回到车上,白浩南和陈素芬都劝伊莎还是把民族服装换了,可在哪里换?

  民族少女再彪悍,也不愿在光天化日下车厢里穿脱衣裳,白浩南这方面经验比陈素芬还丰富,随便找个路边的内衣店啊,反正刚才那家购物中心里的品牌店只买外衣衬衫的,浩南哥简直一口清的给俩姑娘都选了几套内衣睡裙,陈素芬其实也没什么换洗衣裳呢。

  结果伊莎再次刷新陈素芬的观念,这姑娘还是寸步不放白浩南,特别是会离开视线范围的到试衣间换衣服,干脆的拉了白浩南一起进去。

  伊莎肯定是怕自己被扔了,但想想白浩南是什么狗德性,过了一会儿那试衣间里有了动静以后,陈素芬忍着满脸的红晕,还得跟那中年妇女店家东拉西扯分散注意力,但明显那老板娘满眼都是我知道那在干嘛的表情。

  可把体育学院女生尴尬得不行!

  只能说还好午后时段的顾客很少,折腾了好久的狗男女出来时,陈素芬已经在暴走的边缘,可看了一脸水色滋润的伊莎出来,又不得不感叹自己选衣服有眼光,或者准确的说是白浩南这狗东西有眼光。

  从昨天看到伊莎第一眼开始,就看见她一直穿着民族特色长袍,也觉得她应该是二十多岁的成熟姑娘,甚至以为比陈素芬还大点,等知晓了真实年龄以后,刚才陈素芬抓衣服就下意识的给俩人拿得有了年龄区别,结果这会儿哪怕只是一条极为普通的水洗紧身牛仔裤衬着没有扎进去的白衬衫,外面一件红白两色的圆领棒球夹克,很青春少女的简单穿着,被这有着混血面孔的女孩儿穿出来,就是一朵艳丽的鲜花!

  陈素芬开始发现自己遇见个强劲的对手了!

  白浩南倒是流里流气的一脸舒坦,示意陈素芬要不要也去换内衣,看他的表情好像对这种刺激还很有瘾似的。

  怎么可能?!

  格外讲究卫生的陈素芬气得给他一脚踹就拖出门了,伊莎倒是赶紧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用塑料袋装好跟出来,所以等再开车的时候,这姑娘完全是在一堆各种塑料袋中间收拾东西,看她精心细致的跪在后座上整理各种汤汤水水跟衣服的袋子,仿佛连后座那么小点空间都能搞出朵花来,然后跪着的夹克后摆一定是被那把短刀给顶起来的。

  所以陈素芬有点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翻看手机导航迅速找了个就在这座城市旁边几公里的景点:“到这里去住!必须要停留几天,我们把事情说清楚了再决定以后应该怎么样!”

  白浩南觉得这个办法也不错,所以循着导航过去,但有伊莎这个深谙景区特点的姑娘在,一连好几处度假酒店不是嫌人太多被关注也多,就是嫌人太少,三个人格外醒目,最后是陈素芬不耐烦了,循着上次跟白浩南的经验,找了个民宿式的小别墅酒店,虽然没那家威斯顿度假酒店高档,但也清幽独立,几十栋小山野别墅罗列在山坡上,车都能直接停在两层小楼门口,蛮方便的,万一有事逃跑也方便。

  更主要是这里可能靠近高速路,生意比较好,半数以上都有客人,所以配套超市、餐厅都很齐全,不会有上次那么太过远离尘世的味道。

  陈素芬像个女老板,尽量气呼呼的摔门下车,结果这种感应式的门钥匙没用过,十好几秒都没弄开,还是嘻嘻哈哈帮新女朋友拿那么多袋子的白浩南过来娴熟打开,这让陈素芬的怒气值进一步酝酿提高,满意的大踏步进去坐在沙发扶手上,双手抱在胸口横眉冷对:“都坐下好好说吧!”

  结果白浩南是过来沙发边坐下了,伊莎根本不听从吩咐,穿花蝴蝶一样里外进出,把那些塑料袋齐齐整整的排列在餐桌上,又把装衣服的袋子跟白浩南那些乱七八糟的行李袋包一个个拎进来摆好,感觉就是那族里的女人们一辈子的立场,男人懒洋洋的打空手在前面溜达,女人忙碌掌管一切。

  还有拎过来的拖鞋,泡好的茶水……

  最后甚至找了毛巾端了热水过来给白浩南洗手洗脸!

  搞得泡妞二十年的浩南哥第一次找到了当地主的飘然感!

  看着翘了二郎腿端着茶杯舒坦靠在沙发里的男人,之前也这么尝试过的体育学院女生发现,在为人妻这个项目上自己就是业余对专业的差距!

  更气!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