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70、白脸的狐狸,黑脸的娃娃

70、白脸的狐狸,黑脸的娃娃

  有人说混血基因才是最好看的,而在西方人眼里,东亚人大多面部都缺乏轮廓和立体感。

  但国内西部地区就有好些个少数民族有让人羡慕的深邃眼窝和高高鼻梁。

  好比眼前这个姑娘,而且显然和大多数生活在艰苦气候条件下的同族不一样,没有常见的高原红跟深色肌肤,她那颇有些混血异域风情的脸蛋白皙娇嫩,一看就没遭受过多大的风霜,手指纤纤也能看出不是干重活儿的,张嘴更是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话:“欢迎欢迎……”言语间随意的瞟了下陈素芬,让一贯对自己身材很自信的大学生也忍不住低头看看。

  陈素芬确实是那种走在街头让人忍不住都会回头看的修长苗条,但还不是容易火辣垂涎的类型,所以跟这位穿着长袍的少数民族姑娘一比,哪怕已经初为人妇还是显得有点青涩。

  对方那很容易让男人都眼前一亮的脸蛋也就罢了,主要还是这种民族服侍,宝蓝色带着丝光镶边的艳丽可能在寻常大城市里谁穿出来都会显得俗气,偏生在这样的旅游小镇,这样漂亮的姑娘穿着就是让人觉得赞叹不已,白浩南已经迫不及待的迎上去握手了:“你刚参加了最新的选秀大赛吧,我在电视上看见你了,真人更漂亮!”

  哪怕是有点急不可耐的抓姑娘手,可这姑娘还是被他不要脸的胡说八道逗得咯咯咯直笑:“哪有……”

  白浩南当然不会色迷迷的抓着不放,很有水准的立刻松开,但赞美的话消防龙头一样直接灌溉:“漂亮就不要怕人看,你就是这点不好,太害羞太不自信,要直面自己这个缺点,努力改正……”

  一本正经的模样让姑娘笑得腰都要折了,带点横条纹的民族腰带上挂着串好看的红色小珠子,现在笑得一个劲哗啦啦荡漾,就像姑娘的心一样,艰难解释:“我,我是说我,哪有参加选秀,不过我好想去看看……”

  邀请白浩南来的小伙子可能觉得极有面子:“我姐姐唱歌最厉害的!最好听的……”

  白浩南无耻:“那我能不能当你的经纪人?”

  姑娘就好奇了:“你是经纪人?”

  白浩南吹牛不打稿子:“我这样优秀的经纪人很难找了,我还认识真正的好导演好培训老师呢,不过你听说没,选秀唱歌比赛什么的有很多黑幕哦。”

  少数民族就是剽悍,刚才看着还笑盈盈的姑娘随手把腰带一拉就反握住半尺多长的短刀!

  口中更是银铃般的斩钉截铁:“我知道,如果谁敢骗我,我就一刀切了他!”

  呃,只要跟美女瞎废话就乐不可支的白浩南瞬间冰冻,立刻顾左右而言他:“今天中午吃什么,有什么特色菜?没有那些传说中滋阴补阳的东西吧。”

  这倒是把后面正在撇嘴的陈素芬逗笑了,那姑娘又瞥她一眼,刚密集体验男女滋味的女大学生立刻就在心里狂叫糟了!

  只不过进门来短短片刻的两次回眸看她,就能区分出后面这眼里面多了些防备和疑惑,若不是对那王八蛋有点心思,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真是见了鬼了!

  但真不能否认浩南哥泡妞有一绝啊。

  有人说泡妞没什么秘诀,就是拿钱砸,像爸爸给女儿砸钱一样,要不有人就会谈器大活好,还有颜值高有前途和能力,拼爹拼妈,其实这都片面了点,长得不难看,兜里不抠吧,这些表面基本条件有了以后,其实最重要还是得有趣,总不能一见面就掏钱砸,又或者脱裤子展示吧?

  某些年代姑娘们曾经有歪曲的审美观,崇尚冷峻扮酷的那种,实际上风趣能逗乐的家伙才是永远的热门抢手货,什么朝代什么流行风格都改变不了的。

  一贯在队上就以好人缘、废话多著称的浩南哥把这点发挥到了极致。

  三言两语就发现这帮年轻人最大的渴望就是去看外面的世界,白浩南在普通社会上工作生活的见识不多,但走南闯北各大城市去得多啊,那就吹嘘各地风光,特别是夜场……嗯,夜晚的美丽景色,沪海、平京、粤州,点出来一个个都都是国内著名大都市,他当然能说得头头是道,反而是距离这里最近的蓉都省城,就因为没有顶级职业球队,所以才是白浩南最近几年来得比较少的。

  于是最多也就去过蓉都的少数民族年轻人们听得津津有味,三四个姑娘都挤在桌子边聚精会神。

  烦躁不已的陈素芬还有什么看不出来?

  那些个年轻人眼里的崇拜向往之情溢于言表,哪怕他们在这样的旅游小镇讨生活已经见过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但能遇见这种见识广博还这么能说的帅哥,确实比较罕见,等到白浩南开始表演各地方言说点笑话的时候,那个漂亮姑娘已经不止一次笑着趴他肩头了!

  这时候他反而不着急动手,得慢慢钓啊,就跟钓鱼似的,要起杆得慢慢摇一阵。

  泡妞对南哥来说,就是这么简单!

  实际上白浩南享受的是泡,啪啪啪不过是最后必然的结果,但不是最爽的阶段,而是现在这个自己竭尽全力去泡的过程,绝对比陈素芬那妞自己挖空心思反扑过来有趣多了。

  一起吃过本地特有的酸汤跑山鸡,当地人慵懒的习性当然是美美的泡上茶坐在阳光下晒太阳,几位姑娘都有以白为美的觉悟,忙碌着把茶水端好又笑嘻嘻的挤在屋檐阴凉处,这会儿白浩南自然已经知道那姑娘的名字,哪怕是在这几个少数民族姑娘里,也不得不承认索洛.伊莎这样的名字好听到爆,特别是伊莎在白浩南的诚恳要求下把名字写在屋檐下小黑板上的时候,陈素芬都想把自己的名字塞回警察局重新换过了。

  简直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换做其他男人,对这种不同民族之间的暧昧多少会有点小心或者心理障碍,白浩南怕个鸟,只要看见漂亮姑娘的脸蛋啥都忘得一干二净,和新朋友们毫不忌讳的盘腿坐靠在墙根下晒太阳聊天,兴之所至还会跳起来跟大家玩几脚毽球和足球,这里的日照光线很强烈,中午过后直晒的温度是比较高的,玩得汗流浃背自然就脱衣裳。

  换做其他城市里的男人,可能脱下来不是一身肥膘就是跟白生生豆芽一样缺乏光照运动,浩南哥怕过晒肉?

  一身古铜色的结实身材,除了背上的刀疤几乎完美无瑕,随便做个动作都在散发着雄性荷尔蒙。

  连陈素芬看了都没脾气,崇尚原始美感的部族姑娘们更是看得脸蛋儿红扑扑。

  所以到得晚上,白浩南邀约新朋友们一起到酒吧去玩的时候,姑娘小伙儿们都摇头说不去那种骗游客的地方,反而热情邀请白浩南去小镇旁边的寨子里玩儿。

  都没邀请陈素芬,直接把她忽视掉了。

  估计是女生嫌她烦,男生嫌她不是一路人。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