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66、动静两相宜,各朝天边去

66、动静两相宜,各朝天边去

  胡乱包缠的T恤被扯开,因为用了碘酒擦拭,所以凝结的血痂没有撕扯出更多的鲜血,但伤口在消毒水的刺激下还是让白浩南发出一阵阵猪叫般的呻吟。

  陈素芬已经尽量小心翼翼了,满脸的好笑:“我承认是有点疼,但你好歹也是职业运动员,受点伤这点疼都忍不住?”

  白浩南理直气壮的惨叫:“老子从来没受过大伤,码的,除了帮你挨那一刀!”职业足球球员确实也很少有这种开放性伤口,是有点疼嘛。

  初为人妇的姑娘眼睛尽量温柔下:“好嘛好嘛,我轻点,待会儿我们找个人少的地方去住好不好,刚才看床头的介绍,这周围有黑颈鹤的栖息地,蛮漂亮的。”

  白浩南不耐烦:“啊啊啊,随便你,搞快点饿死了,老子随便找个诊所包扎不行么,非得在这里捣鼓!”

  陈素芬快忍不住了:“老子这么辛苦的给你收拾,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正常哪个男人不应该都觉得很浪漫温馨?老子亲手给你包扎伤口呀,亏你还是还是为了另一个女人受的伤!你泡了那么多妞,这点情调都没有?”

  白浩南嗤之以鼻:“你能算妞?再给你说一遍,今天早上只是个操作失误!”

  陈素芬耐住性子:“老子不是妞?你今天早上哆嗦的时候在干嘛?”

  白浩南叹口气:“芬儿,有些东西是强扭不过来的,我给你举个例子,随便换个妞,哪怕还没你漂亮,老子摸摸后颈的头发,伸手搂个腰,心里就快活得很,巴不得翻过来看领口,如果能再蹭着脖子,早就开始发情了,你呢?如果不是早上老子迷迷糊糊,根本就下不得手,我们两个太熟了,熟得老子摸你就跟摸我自己一样,有屁的乐趣!有屁的情调!”

  陈素芬前半截听得已经要发飙了,后面半句又让她充满了动力:“老南,从我高二开始专心准备高考,我俩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我有信心慢慢把这点感情慢慢培育起来,我们是有感情的!”

  白浩南一脸没好气:“老子真是搞不懂,你现在大学生又有前途了,老子没得钱又没得搞头,你还挂着我做什么!”

  陈素芬坚定:“你会有前途的!”还证明:“你看在蓉都,只不过给了你那丁点机会,听医科大那些护士和女生说你已经做到那么有前途!你行的!”

  白浩南嗤笑自己:“那是运气!老子现在运气一直都好,但顺风球好打,一旦打逆风球,老子就要命了!”

  陈素芬已经帮他把伤口固定包扎好,顺势抱住他的胳膊在胸前,送上女人最崇拜的那种眼神:“我相信你!绝对相信你!”还有挺胸的辅助动作。

  白浩南感觉浑身不自在,使劲想把手抽出来,但包成一大坨的纱布绷带肯定不能用力,陈素芬又足够倔强,最后就如同小时候无数次被撒娇的结果,他只能无奈的拽着姑娘起身:“算了算了,懒得跟你说,随便你怎么搞,闷死人了,出去走!”

  这是川滇边界一处不起眼的县级市,陈素芬比白浩南有太多旅游经验,借着床头的宣传资料就摸熟了特色,更了解这家威斯顿旅游度假连锁酒店自己还有新开发的民宿酒店在黑颈鹤的栖息地附近,下楼来就转到民宿那边去,这边立刻殷勤的安排车辆接送,自己有车那就有车在前面带路。

  距离城区二十多公里外的山上!

  几栋石头砌成的小别墅,无论周围环境还是建筑特色,都绝对是可以跟外国接轨的档次,陈素芬还没下车就喜不自禁:“你看!这种地方躲起来隐居,要是还能被发现,那真是见了鬼!”

  白浩南也承认这点,所以也就没有抗拒陈素芬这个安排跟着下车。

  是舒服,几乎就在山崖上的别墅,除了石块砌成的基座就是落地玻璃跟防腐木结构的阳台走廊,随便找个方向望出去,都是举目远眺的山脉起伏,一片投身大自然的惬意,只要外面的车熄了火,耳朵里只能听见虫鸣鸟叫的声音,近处崖下有一大片原始湿地,时不时的就能看见几只白鹭飞翔上天,哪怕是白浩南这种没文化的,也点头:“以前队上好多人都说想赚了钱找山清水秀的地方养老,估计就是这种地方了,安逸!”

  陈素芬像刚结婚的小媳妇一样,欢快的把两人那点东西搬进来,其实全靠白浩南之前从出租屋卷起来那堆准备丢的生活用品,酷爱运动的她鼻尖上很快沁出点小汗珠,但心里美啊,还快速的烧水泡茶把大老爷们儿服侍好。

  可惜白浩南真的是粗胚,最多坐在那风景如画的门廊上十分钟,就开始东张西望坐不住了,哪怕手上有伤还是起身到外面去转悠,然后失望的发现这个民宿酒店真的就只有这个院子,两名服务员一个厨师,面对七栋别墅十多个房间,不知道是因为国庆节之后的旅游淡季还是什么原因,反正现在就只有这俩客人!

  可能对于很多喜欢游山玩水的达人来说,这简直是梦寐以求的幽静,逃避都市钢铁森林的一段心灵放空之旅,但在白浩南眼里就是神经病啊!

  这种空寂无聊的状态他怎么可能过得下去?

  他那从未安静下来的躁动心态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怎么可能适应?

  他的心里只有静你麻痹!起来嗨!

  陈素芬欢喜的从那些杂物里面翻出来白浩南买的那个名牌电推子,好不容易抓住他,摁在门廊上给他把长了不少的头发试着推成圆头,心满意足于这种二人世界的温馨,白浩南瞅着机会就抓了车钥匙窜出去,说自己开车到周围到处看看。

  姑娘有点无奈,但站在气质优雅低调的山村别墅里左右看看,还是忍不住笑,那猴子似的的男人能跑哪里去?能享受到现在的相处状态,已经是无数次梦寐以求的场景吧,看看那每扇门窗望出去的绿色景观,连卫生间都能直面森林,跳起来到台子前找寻下电视频道,给自己放一首潺潺流水般的宁静曲子,先做个瑜伽吧。

  陈素芬没那么小资,练瑜伽不过是作为未来健身教练最主要的工作技能之一,但显然她也没想到,从自己孜孜以求的决定好好读书,要为这个男人的未来塑造更好的可能时候,她已经开始对自己改造了。

  书读得多了,必然就有种书卷气。

  瑜伽练得多了,也必然会带着能够思考的冥想和沉静。

  这些都是白浩南迄今绝对不会有的东西。

  男女之间如果只是约炮只在床上挥洒汗水也就罢了,如果想做夫妻做长时间的爱人,恐怕共同语言才是最重要的吧?

  哪怕女大学生已经尽量让自己说话粗鲁些,保持体校的风格,但这条鸿沟哪里那么容易填平的,反而在慢慢的扩大。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